大汉龙骑 第一千三百四十七章 大战开启(46)

小说:大汉龙骑 作者:皇叔刘司马 更新时间:2018-11-17 23:40:29 源网站:八一中文
  从小吏做起层级提拔,如同他在部队搞的那一套,让兵能够看到自己也有一天能够成为将,要让每一名小吏知道,所有的官都必须来自于吏,要让他们只要用心办公,那他们就有晋升的可能,只要梳理清官与吏的关系,才能彻底根治胥吏不作为,乱作为,甚至是为祸一方的问题。

  对于小吏的问题,其实早在沛县时就有过论调,但在当时小吏的问题其实并不严重,但随着刘澜在秣陵一波招贤过后,问题便不得不考虑,不过刘澜对寒士小吏并没有任何歧视,毕竟他身边大多数人都是寒士出生,而他们的才能显然不比所谓的氏族子弟差多少,可以说,他现在的势力,完全可以说是以寒门为主,但是与主流氏族所存在的问题一样,他们在出仕之后,更多的还是为了本族而考虑。

  似这类人的出现,倒逼着原本寒士出身的简雍等砥柱都不能继续选择冷眼旁观了,他们站出来,与陈群等氏族集团联合倡议,当然这样的倡议,其实还是老调重弹,都是刘澜以前的一些设想,所以氏族自然无法幸免。

  一视同仁,不管是寒门还是氏族,若要为官,就要靠政绩升迁,尤其是刺史下的督油一定要起到监督作用,但督油问题,其实在现在汉末,问题并不比各郡县的胥吏轻多少,但类似的检查体系正不断完善,虽然最初会出现鸡飞狗跳的情形,这是必然的,毕竟大汉朝到如今,吏治之腐败早已经烂到了骨子里,连曹操都能在许都刮骨疗毒,更何况是他。

  这样的问题,在最初确实经历了一番镇痛,不管怎么说,这始终都是封建社会,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你这里加大了监督力度,惩治一些不作为乱作为甚至是贪腐的小吏或县官,那里就出现大规模的械斗、甚至是义仓失火官仓失盗等情况,最初对各郡发生诸如此类的事情还只以为是特例,可是这样的事情如雨后春笋一样冒出来,各郡县令、县长忙的焦头烂额,扑灭了这一头,那一头又横生事端,怎么也扑不灭,这立时引起了各郡的重视,比如说徐州,这事最后惊动了陈群,可在他与赵云徐州军政一把手双双出面之后却发生,依然无法扑灭这一波嚣张气焰,每天都有各郡郡守上门来诉苦,已是焦头烂额的陈群不得已只好请示刘澜,要用雷霆手段对付这帮乱民。

  可刘澜把事情大抵了解了一番,这件事看起来是民间的纠纷,甚至最初他误以为是因为迁徙秣陵引起的骚乱,可随着事态的发展,他算是看明白了,这就是再给他下马威罢呢,显得徐州各县没有了他们这些胥吏就要打乱一样,只有继续留用他们,大小政事才能回恢复清明,这些情况,他见得虽然不多,但也知晓是个什么情况,就看看闹事的郡县,就能够得出结论。

  毕竟这帮小吏,父终子及,兄终弟及,虽然不能与世家想比,可是在胥吏这个圈子里,却有着极大的影响力,尤其是他们一直深耕于当地,可要比从他方来上任的县令、郡守甚至是刺史说话在地方上更好使,这样的蛀虫,或者可以说地头蛇是必须要根除的。

  而且他们的政治嗅觉,一定也不必县官们差,他们非常清楚这一回刘澜的目的是什么,所以这才借整顿吏治来向他试压,而刘澜要做的其实就是查,哪里出事,龙骑就驻扎到哪里,实在不行,从沛县抽调兵力来,有了刘澜这样的命令,陈群索性也就不怕破罐子破摔了,所谓不破不立嘛,趁着现在徐州一团乱麻,索性就不如大刀阔斧的改革。

  那时候正是寒冬时节,这样的骚乱,确实够森寒冰冷的。

  可就是一个冬天,一切问题都被解决,待到春暖花开,问题便也迎刃而解,小吏的影响被将至最低,恐怕这是陈群在徐州遇到的最大的一个难题,其实强势解决他也能,但毕竟徐州牵涉到的利益太大,他却是动起手来会畏首畏尾,就好像解决胥吏,很多人都明白,问题的结症看似在徐州,其实还在秣陵,他们虽然是替自己打抱不平,可是官方的口径却是在替糜竺抱打不平,曾经呼风唤雨,执掌徐州政务的糜竺居然被闲置,没有任何实权,他们正是以此为借口闹事,却绝口不提自己的问题。

  而刘澜处理的时候也很简单,先将糜竺看押起来,当然不是捕,只是看押,不许他出门,这样一来,徐州就彻底乱套了,然后在关键时刻他再一发生,由糜芳亲自前方徐州,这样一来,这些胥吏也就没有了任何借口,带把他们的问题解决,刘澜顺势任命糜竺为扬州别驾,总览扬州政务。

  可以说,刘澜这一任命彻底让徐州安定,这些事,虽然背后看起来有着糜家的影子,其实糜家说白了是被人家推上了前台,没办法,糜家的地位摆在那里,不管是谁都会要用它来为自己摇旗呐喊。

  陈群在议事厅接见了荀台,不得不说,刚才与父亲之间的对话过后,他的情绪显得萎靡不振,神采黯淡,再也没有了往日的风采,在议事厅等待之际,他心中所思所想,完全都是返回许都之后的事情。

  回到了许都或者是颍川,他要找一处安稳宁静的地方隐居,绝不会在曹操处出仕,哪里不会有他可施展的空间,这是他现在心头唯一所想,在徐州,他毁掉了一个旧时代,创造了一个新世界,这是他多年前所不敢想象的。

  百姓丰衣足食,却并没有想前辈那般出现眼中的奢靡之风,这是很多人都难以想象的,要知道多年前的商业发展,社会奢靡之风几乎毁掉了大汉朝的根基,铺张浪费之风,让天下有识之士担忧,可是他们在徐州开创出来的陈家,是让人侧目的。

  可是到了许都之后,这样的事情,还会发生吗,曹操会像刘澜那样雄才大略吗?

  陈群揉了揉太阳穴,这绝对是让他头疼的事情,很多人只看到了商业之末,认为他对于发展没有任何贡献,可是商人的贡献,直到他亲自去接触之后才真的切身体会到了他的作用,他在脑海之中过滤着几年来所发生的一切,回想着沛县在他的见证下每一天都发生着巨大的改变。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了黄岸的响声,很快,荀台便在他的引领下进入了厅内。

  这是荀台第一次见到陈群,他很年轻,颚下留着长髯,狭长的眼睛最为引人注目,不过现他现在却闭着眼,可能是等着太久,有些犯困,正在假寐,待听到黄岸的声音后,他骤然清醒,抬头望向了他,后者忙躬身施礼,有些局促,说实话,他的眼神远没有家主凌人,可是他的眼神却足够震慑人心。

  曾经听家主说,这世上有那么一种人,做事与做人都是光明磊落,所以他的一举一动都会让人折服,因为在他身上,已经养出了天地浩然之正气,虽然他至今未见,但在看到陈群那眼神扫来的一刻,他觉得,家主口中所说的那种人现在就在他的面前。

  这人高高在上,压力显而易见,看到他,你会不自觉的感到害怕,以前在颍川时,未入荀府他也见到过县君、郡守,可是对于他们的害怕却只是恐惧,而对于陈群,却是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分明他什么也没说,什么也没做,可他就是生不出一点大胆的念头,甚至连看他都不敢看。

  而看到他这个样子的陈群,却好像是见怪不怪,这类人他见得太多了,大多都是那种平日里做多了亏心事的,被他这么一看,好像内心的秘密都被发现了一样,心虚了,不过对他来说,荀家和他并没有多大的关系,更何况以荀家现在受曹操的重视程度来看,他家中的奴仆,那在许都,也可以说是横着走。

  这种人,那可是不会有人主动去得罪的,而陈群自然也不会,尤其是值得他们就要回颍川了,更何况陈家和荀家,也完全不用为一个家奴而有所嫌隙。

  而刘澜处理的时候也很简单,先将糜竺看押起来,当然不是捕,只是看押,不许他出门,这样一来,徐州就彻底乱套了,然后在关键时刻他再一发生,由糜芳亲自前方徐州,这样一来,这些胥吏也就没有了任何借口,带把他们的问题解决,刘澜顺势任命糜竺为扬州别驾,总览扬州政务。

  可以说,刘澜这一任命彻底让徐州安定,这些事,虽然背后看起来有着糜家的影子,其实糜家说白了是被人家推上了前台,没办法,糜家的地位摆在那里,不管是谁都会要用它来为自己摇旗呐喊。

  陈群在议事厅接见了荀台,不得不说,刚才与父亲之间的对话过后,他的情绪显得萎靡不振,神采黯淡,再也没有了往日的风采,在议事厅等待之际,他心中所思所想,完全都是返回许都之后的事情。

  回到了许都或者是颍川,他要找一处安稳宁静的地方隐居,绝不会在曹操处出仕,哪里不会有他可施展的空间,这是他现在心头唯一所想,在徐州,他毁掉了一个旧时代,创造了一个新世界,这是他多年前所不敢想象的。

  百姓丰衣足食,却并没有想前辈那般出现眼中的奢靡之风,这是很多人都难以想象的,要知道多年前的商业发展,社会奢靡之风几乎毁掉了大汉朝的根基,铺张浪费之风,让天下有识之士担忧,可是他们在徐州开创出来的陈家,是让人侧目的。

  可是到了许都之后,这样的事情,还会发生吗,曹操会像刘澜那样雄才大略吗?

  陈群揉了揉太阳穴,这绝对是让他头疼的事情,很多人只看到了商业之末,认为他对于发展没有任何贡献,可是商人的贡献,直到他亲自去接触之后才真的切身体会到了他的作用,他在脑海之中过滤着几年来所发生的一切,回想着沛县在他的见证下每一天都发生着巨大的改变。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了黄岸的响声,很快,荀台便在他的引领下进入了厅内。

  这是荀台第一次见到陈群,他很年轻,颚下留着长髯,狭长的眼睛最为引人注目,不过现他现在却闭着眼,可能是等着太久,有些犯困,正在假寐,待听到黄岸的声音后,他骤然清醒,抬头望向了他,后者忙躬身施礼,有些局促,说实话,他的眼神远没有家主凌人,可是他的眼神却足够震慑人心。

  曾经听家主说,这世上有那么一种人,做事与做人都是光明磊落,所以他的一举一动都会让人折服,因为在他身上,已经养出了天地浩然之正气,虽然他至今未见,但在看到陈群那眼神扫来的一刻,他觉得,家主口中所说的那种人现在就在他的面前。

  这人高高在上,压力显而易见,看到他,你会不自觉的感到害怕,以前在颍川时,未入荀府他也见到过县君、郡守,可是对于他们的害怕却只是恐惧,而对于陈群,却是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分明他什么也没说,什么也没做,可他就是生不出一点大胆的念头,甚至连看他都不敢看。

  而看到他这个样子的陈群,却好像是见怪不怪,这类人他见得太多了,大多都是那种平日里做多了亏心事的,被他这么一看,好像内心的秘密都被发现了一样,心虚了,不过对他来说,荀家和他并没有多大的关系,更何况以荀家现在受曹操的重视程度来看,他家中的奴仆,那在许都,也可以说是横着走。

  这种人,那可是不会有人主动去得罪的,而陈群自然也不会,尤其是值得他们就要回颍川了,更何况陈家和荀家,也完全不用为一个家奴而有所嫌隙。九四文学网启用新网址94shu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汉龙骑,大汉龙骑最新章节,大汉龙骑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