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龙骑 第一千三百四十三章 大战开启(42)

小说:大汉龙骑 作者:皇叔刘司马 更新时间:2018-11-23 00:38:05 源网站:全书网
  王修现在看得也明白,陶谦自从离开北海郡到了秣陵,也不知道是不是心灰意冷,每日里除了坐而论道就是喝酒,指望他在关键时刻帮忙,可能性几乎为零,所以说对于黄忠,不管是他还是臧霸,算是铁了心要和他打好关系,虽然不管保证,到时候他真能帮得上什么忙,可怎么也要比现在的孔融管用啊,所以说二人就算没有今日这一番深谈,也早有了这一选择。

  至于青州刺史这顶帽子,虽然说是当初总督四州的公孙瓒所任命,可终归是刘澜在背后出力,现在公孙瓒已不在,刘澜真想要用别人取代他,这就是最好的借口,但他并没有,最少现在他还兼着青州刺史,也就是说,这个任命他应该不会变动,毕竟要撤出青州了,至于还能不能再夺回青州,那都是后话了,就算换人,刘澜也不会选这个时候,而且如果之前他和王修所说是现实的话,那么他到了徐州,刘澜非但不会撤了他青州刺史,反而还会重用他。

  就这一点,臧霸是真的佩服王修,看事情看得就是通透,如果刘澜真要用他来遏制辽东系,那时候他就算提一些要求,那也会变得理直气壮,不过他也明白,越是这个时候,就越不能提出什么过分的要求来,只会过犹不及。

  两人各怀心思,而在秣陵的孔融也一样,自他来到秣陵之后,说实话刘澜还真的特别重视他,不仅分给了他秣陵城中数一数二的府邸,还专程给他送来了一些装饰,尤其是一副屏风,一颗老松栩栩如生。

  可以说刘澜这事把孔融拿捏的透透的,似他这类人,若有何喜欢之物,除却权利,再无其他,至于什么金钱美色还真无法受到诱惑,可刘澜呢,偏生能够另辟蹊径,这也算是投其所好吧,毕竟似他这也的人物,终归不可能没有喜好,而偏生他又是以君子自诩,金钱美女都不喜欢,那么自然是喜欢一些雅趣,而刘澜这一副屏风,说白了就是投石问路,结果却受到了意想不到的收获。

  五大夫松一到,孔融说的头一句话就是这世上只有刘澜能懂他,他把屏风放置中堂,如视重宝,当然了,他这也的举动,在坊间并没有获得多大的好评,很多人把他此举视作炫耀。

  不过孔融还真没有此意,不然的话,也不会专门把屏风放在中堂主位之侧。

  此刻孔融坐在中堂主位之上,只不过今日他却并没有喝酒,而是喝茶,这对嗜酒如命的孔融来说相当席前,不过下首毕竟坐着从鲁县老家来的表侄,只不过他的父亲现在却是在莱芜为县令,而这里却又在曹操的统治之下,这就使得他的到来,透着一丝危险气息,所以他可不敢喝酒,怕出现什么意外,不过,这位年轻人孔连还真不是来打探什么消息的,他可是奉了父亲之命,前来招揽的,而背后则为曹操在出谋划策,可以说这一次他就是来策反孔融的,而且曹操为了能够将孔融招募到兖州,可是真下本钱了,诱惑很大,可是自从他进屋以来,事情就变得有些不寻常,确实,与孔融比起来,他还是稍显稚嫩了一些,从进屋到现在,最少也要有半个时辰了吧,可偏偏这半个时辰里他连一句有用的话都没说出来,尤其是每每在关键时刻,都会被他岔开话题。

  孔连心中别提有多着急了,他这次来虽然父亲的书信他不敢斗胆偷看,可是来之前他早就知晓了信中内容,这一回曹公可是已经向天子谈好了,只要孔融愿意到许都,那就给他一个少府主官,别看少府只不过主官一些民间的山泽湖海,可那毕竟是九卿的高官啊,如果孔融答应,对他他的父亲能不感恩戴德?说不得自此之后父亲就要凤凰台等了。

  结果,现实的残酷让他无比郁闷,为了这事儿,他直接就把孔连赶出了家门,可这小子就是不识趣,死皮赖脸,就是不肯主动回去。

  对此,孔融索性也就对他避而不见起来,可是人家孔连有天子之令,他就算是想不承认,都不能,今日这不他又来了,孔融索性就陪着他喝茶,谈一些他父亲的事儿,至于他想把话题岔开,转回到天子诏令之上,孔融要么是不理不睬,要么直接就岔开话题,或者干脆装作听不到。

  这茶水,一连喝了好十几盏,夜食都过了,看一点也不饿,早喝饱了,孔连发誓,他这辈子就没喝过这么多的水,甚至怀疑,把这辈子的茶水都喝光了,而且这茶水还如此苦涩,他知道孔融这是啥意思,可就算知道人家这是在赶人,他也不能走,父亲在他来秣陵时,已经明确的告诉他,此行最少要得到孔叔父的明确回复,要不然就别想回去。

  他没有选择,可以说这么多年,身为孔家后人,他对儒经的研究还真没有人心多,孔融这个意思,他自然明白已经拒绝了他,可他就是要听他亲口说出啦,甚至有些固执的认为,孔融始终不愿捅破这层窗纸,只是喝茶,说明他内心之中是摇摆不定的。

  说起来,到朝廷那可是去做九卿,可留在秣陵,不过就是刘澜的幕僚,有什么好待的?

  对于孔连这样的举动,孔融真是有些寒心,孔家现在的子孙到底是这么了,这么会变得如此无耻了,可以说从他第一天见到孔连听到他那番拍马屁的话后,对他的印象就格外不好,可以说孔连留给他的印象太坏了,对这样的人,他真的不愿和他多谈下去。

  他一直在委婉的拒绝,毕竟是族中小辈,他在一些事情上自然会照顾他的感情,一直保持着和煦笑脸,可这样的笑容,尤其是那笑眯眯的眼神之中,却让孔连误会了其中的深意。

  这是孔融所没有想象到的,他承认自己在这种事情上很难生起气来,直接就撵人,当年在青州的时候,不管是普通百姓还是十恶不做的坏人,他都能够一视同仁,绝不会因为对对方的身份而出现歧视。

  可是现在面对孔连,他越是这样,反而把自己陷于被动之中,这个孔连啊,想什么,他都明白,他父亲不过就是一县县令,如今位高权重的曹操会给他任务,说白了就是因为自己,而他更想着借此机会扶摇直上,毕竟他父亲还是有些真才实学的,最少很多事情他都不敢做,也没那个单子去做,可以说他把为官之道都摸透了,现在看到了机会,尤其是关乎到自己仕途的前提之下,他有这么能不慎之又慎?

  别看他们都是老孔家的后人,可在仕途之上,却并不顺利,尤其是他的父亲,当县令都多少年了,现在好不容易有机会见到了曹操,为了仕途着想,他自然想要把我这一天赐良机。

  只要能把孔融说服劝降到许都,他就有机会换一身更漂亮的行头来换。

  可是对于这些,孔融还真没当回事,甚至还一本正经的给许多上上了一团客,这就搞得孔连无比尴尬,他实在想不通,以孔融在当今天下的声望,入朝为官那才算是正途,现在的孔府,还真没有一位有实权,既然被曹公如此器重,为何就不知变通,改换门庭呢,更何况曹公为了怕他难做,专程让他在朝廷出仕,就此一点便知曹公对他的看重了。

  要知道曹公对待寒门和氏族那可是两个态度,就他所知,这还是曹公头一次为了一个人如此妥协,可客人呢,居然对他会是如此嘴脸,他还真有些为曹公抱不平了,当然了,以他的身份,是不额能对曹公指手画脚的,可是他真的不爽。

  孔融他又什么能耐?

  如果真有能耐的话,刘澜会把他闲置起来不委以重任?对现在的刘澜来说,人才才是首要的,不然也不会在秣陵搞什么招贤令,唯才是举,可见孔融并没有什么果然之处,甚至可以说曹操这一回是真看走眼了。

  孔连为他可惜,唉,事到如今,继续这么僵下去,也不可能有什么任何的效果,只好决定起身告辞,可是在关键时刻,就算是在腹中打了无数遍的槽糕,但就是不知该如何开口。

  “叔父。“孔连刚说了这么一句,不想孔融一摆手,丫鬟们便进屋厅中,又捧着茶水来了,看着那慢慢的茶水,他彻底崩溃了,说道:“叔父,不必奉茶了,孩儿这就走。”

  他说着,站起了身,恭恭敬敬朝孔融施礼之后便要告辞而去,可在就要抬腿离开的一刻,他终归还是没有忍住,说道:“叔父,孩儿是真的不明白,你应该看出来了,这一回曹公是带着诚意来的,不然家父绝不可能让孩儿来当这个说客,如果您觉得孩儿这是和父亲骗叔父入许都,那就是大错特错了。”

  孔连摇着头,有些激动:“孩儿来时,并没有抱多大的希望,可是当孩儿来到秣陵之后,看到叔父您的处境,孩儿才会如此坚持,以叔父您的能耐,别说九卿少府了,就是三公也绰绰有余,可是您现在在秣陵的处境,是多么的尴尬啊,孩儿为叔父您屈啊,叔父您的才学,世人谁人不知,可那刘澜,却如此欺人太甚,什么劝学从事什么典学校尉,叔父您当初在北海,怎么说也是一郡太守,到了秣陵,就成了这教书匠了?连家父的县令都不如,这样的刘澜,叔父您还留下来干什么?

  孔连有没有才学,有,可他并没有用到正路上,尤其是这些年天下大乱,什么儒经在这个世道根本就不可能有所施展,所以他把所有的心思都放在了研究人心之上,就逢迎讨巧这一点上阵没人比得上他,当然他最自得的还是透视人心。

  叔父自从拒绝了刘澜出仕,就一直买醉,这是为了什么,空有抱负而无法施展,不然的话他就算再嗜酒如命,也不可能成天买醉,这是为了什么,破罐子破摔,他有怎么能忍心见这叔父沉沦下去,所以有些话,他必须要说。

  叔父您不能再这么下去了,你必须要去一个能展您生平所学的地方,在刘澜这里,是为了大汉的天下,到天子身边,更是为了大汉的天下,叔父,怎么这个理儿,您就是看不懂呢。

  他说着,站起了身,恭恭敬敬朝孔融施礼之后便要告辞而去,可在就要抬腿离开的一刻,他终归还是没有忍住,说道:“叔父,孩儿是真的不明白,你应该看出来了,这一回曹公是带着诚意来的,不然家父绝不可能让孩儿来当这个说客,如果您觉得孩儿这是和父亲骗叔父入许都,那就是大错特错了。”

  孔连摇着头,有些激动:“孩儿来时,并没有抱多大的希望,可是当孩儿来到秣陵之后,看到叔父您的处境,孩儿才会如此坚持,以叔父您的能耐,别说九卿少府了,就是三公也绰绰有余,可是您现在在秣陵的处境,是多么的尴尬啊,孩儿为叔父您屈啊,叔父您的才学,世人谁人不知,可那刘澜,却如此欺人太甚,什么劝学从事什么典学校尉,叔父您当初在北海,怎么说也是一郡太守,到了秣陵,就成了这教书匠了?连家父的县令都不如,这样的刘澜,叔父您还留下来干什么?

  孔连有没有才学,有,可他并没有用到正路上,尤其是这些年天下大乱,什么儒经在这个世道根本就不可能有所施展,所以他把所有的心思都放在了研究人心之上,就逢迎讨巧这一点上阵没人比得上他,当然他最自得的还是透视人心。

  叔父自从拒绝了刘澜出仕,就一直买醉,这是为了什么,空有抱负而无法施展,不然的话他就算再嗜酒如命,也不可能成天买醉,这是为了什么,破罐子破摔,他有怎么能忍心见这叔父沉沦下去,所以有些话,他必须要说。

  叔父您不能再这么下去了,你必须要去一个能展您生平所学的地方,在刘澜这里,是为了大汉的天下,到天子身边,更是为了大汉的天下,叔父,怎么这个理儿,您就是看不懂呢。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汉龙骑,大汉龙骑最新章节,大汉龙骑 全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