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龙骑 第一千三百四十八章 大战开启(47)

小说:大汉龙骑 作者:皇叔刘司马 更新时间:2018-11-23 00:38:05 源网站:全书网
  不过荀家子弟,自然不会当真因此而动怒,荀彧从小,开始练习书法,每日里所写四字,便是养气与制怒二字,尤其是制怒,每日都写,可以说算是自省,其实从这一点就能够看出,荀彧脾气并不是很好,虽然在出现问题时并不会去迁怒于他人,反而是对事不对人,这样的个性看起来比较光明磊落,可是不管什么人他训斥起来都不管不顾他的身份,可想而知,他在同僚之间的评价有多糟糕,虽然每日都会去反思,写制怒来让自己用更温和的手法来处理一些问题。

  这么多年来,荀彧虽然改变了不少,也入他所要求自己的那样做到了每临大事有静气,可是反而在小事上,却稍显有些刻薄,虽然这是他对细节的看重,可这反而会极大打击让下面的人办事效率,畏首畏尾,尤其他在对自己身边的亲人时更是这样,为此,民间甚至一度流传着这样一句话:老贼不死,国难不已。

  最初很多人都以为‘老贼’是在对曹操的污蔑,可最后才发现老贼居然是在骂荀彧。甚至连他听到之后,也都为之一愕,但是随后他却轻轻一笑,看淡一切,用他的话说,他并不在乎别人对他如何评价,他就如天真无邪的孩子,对这些满满恶意的诋毁一点也不在意,甚至他始终相信,是汉贼还是汉臣,后世会给他公正的评价,对此,他做到了问心无愧,所以才能做到无视诋毁。

  问心无愧的荀彧不在乎民间如何评价他,甚至他对身边的人自嘲说我身处这个位置,严格要求你们,你们才能严格要求自己,而那些骂我的人,只是少数人,而他们为何要骂我,说明你们严格要求自己,正因为如此,才触及到一些人的利益,他们才会如此编排我,若非这样,他们又怎么可能这么快就原形毕露了?

  这一切让荀彧更为坚持,但同时也让他意识到自己对下的苛刻不等同于严厉,所以他再练习书法养气时,将制怒养气四字改为了制怒与慎独,以此来鞭策自己。

  而这一切的改变,让他在与郭嘉相处时,不在如以往那般争锋相对,而这对于兖州来说,无疑是最大的好消息,兖州上空的阴风阴雨消失不见,拨云见日。

  而这可是以往曹操如何暗示也没有改变的,那时候的曹操是真希望两人能够屏弃矛盾,求同存异,可郭嘉是人尽皆知的真小人,看不惯就是看不惯,不可能让步,而荀彧的脾气又在哪里,而且他又是对事不对人,根本就无法劝,只能当和事老,可荀彧根本就不在乎,反而暗示曹操,他对事不对人。

  现在好了,他在也不用为了两人的事情而操心了,不过很多事情,其实看起来并没有那么简单,荀彧的改变只是不再那么火爆了,可在对待郭嘉或者其他的事情上,他并没有因此就放纵谁,在这件事情上,曹操自然也不好说什么,兖州能有今天,说实话全靠着荀彧呕心沥血,尤其是他的一颗公心,从不为私,就拿郭嘉这事来说,明知道他的人品不佳,但还是能够以其才干推荐到他面前,这一点就是很多人都无法做到的。

  这世上,任人唯亲者太多了,可荀彧不管是他喜欢还是不喜欢,他都能无私推荐,而这些被他推荐之人,可以说已经在兖州撑起了一片天,但这些人,对荀彧的评价,却截然相反,不说他又推荐之恩,但也不至于反目成仇吧,可这类的事情,还真就发生了,所以说,荀彧才是他心中那个又爱又恨之人。

  但说起来,如果荀彧当真是那种搞圈子之人,他也未必敢用,更不会吧他视为第一谋臣,甚至任命他为尚书令,掌管天下章奏,这全是因为他的那片公心。

  对于又爱又恨的荀彧,曹操是真正的信任,尤其是在陈家父子这件事情上,他处理的就非常好,只要能够把陈家父子招到兖州,那么首先徐州就会陷入泥潭之中,而那个时候,曹操出兵徐州的成功率就更大了。

  不过徐州本来就是泥沼,可没那么容易对付,去年的吕布就是陷入在徐州的泥泞里最后成为孤家寡人,不得不孤身来投,而他数次对徐州出兵,都没有讨到任何好处,这一回,会不会收到不错的效果,还真不确定,但最少,只要陈群能到,几率更大了。

  当然这些话,他是不会对荀彧说的,有些话,大家心知肚明,但说出来,可就不只是呱噪这么简单了。

  但可惜,曹操还是太不了解荀彧了,有些话必须要说出来,不然的话等到事后那是要造成两人之间无法调和的矛盾的,就如历史上那样,两人最终反目。

  不过,曹操不说也在情理之中,毕竟荀并不是那种会装糊涂之人,有时候显得有些愚甚至是直,这样的人,什么都对他说,遇到他不赞成的事情,当场就要反对,甚至的强烈反对,这反而会让两人都没有面子,反倒不如快刀斩乱麻,先把事情做了,他就算知道了,也无力回天,至于记恨上倒也不至于,他这人虽然脾气火爆,有时候一根筋,却是吃软不吃硬,到时候他找个机会,说些软话,事情也就过去了。

  曹操呼出一口气,眯起眼沉思起来,他之所以隐瞒出兵徐州,其实还是因为现在他们的粮草缺口太大了,支持迎献帝入许都之后,荀彧就一直反对曹操四处用兵,希望能够休养生息,他从宛城回师,荀彧是最为高兴的那一个,如果让他只得又要出兵徐州,那他可就不会是苦口婆心的劝说,而是要以辞官做威胁的反对了。

  眯着眼睛的曹操双手揉着太阳穴,荀彧这人啊做人差了些,甚至做官都不太会,可就是这种人反而让普通百姓爱戴,因为他公正无私,而且还能替百姓做事,所以才会发生这样在民间毁誉参半的评价,对他,曹操能不头疼嘛?

  反倒是那个郭嘉,能力有,毛病也不少,可大毛病却没有,都是鸡毛蒜皮的小毛病,比如强纳个妾,甚至是圈几亩地,这都无关紧要,毕竟都是些不起眼的小事情,甚至可以说是无伤大雅,可荀彧却不同了,他是真敢做也真敢说,有过前车之鉴的曹操,甚至阴影之间还有些怕他。

  要不然说他不会做官呢,如果是那些会做官懂人情世故之人,又怎么会当着众人的面和他这个车骑将军,汉司空硬碰硬,而且还是在庙堂之上的大朝会,如此一来,让天子怎么看,又让大臣们怎么看?

  这样的人,就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绝对是一把利刃,能伤人,也能伤己,好在他光明正大,如果是那种背地里使阴柔招数的小人,那只怕会让曹操更为恶心。

  这样说起来,他还是更喜欢郭嘉那小子,能揣摩他的心思,他只是说一个头,他就已经想到了自己要干什么,完全不在乎别人的感受,一切都为了他着想,为了兖州强大,他不惜做最卑劣的事情。

  而这就是他与荀彧的差别,其实也是两人出身不同的差别,荀家那可是颍川名门,而郭嘉虽然也是,不过他的遭遇却非常不幸,能有今天,全靠着抱住了他这条腿,所以他更懂得这条大腿对他的意义,他想继续过这样的快活日子,就绝不能撒手,所以也更尽心竭力,虽然荀彧也能做到这些事情,可是他却与郭嘉不同,荀彧为的,是天下,是大汉朝,而郭嘉,单单是为了他曹操,至于汉室,他并不在乎。

  曹操抬起头,对房外的典韦吩咐了一句,让他去把郭嘉招来,现在每到关键时刻,曹操更喜欢与郭嘉商量,或者是程昱等人,至于荀彧,那是万不得已的选择。

  毕竟有些事情,却是也不能和荀彧商议,现在朝廷之中,有那么一部分人明里暗里跟他玩阴的,你说,有些话,他怎么对荀彧说,只能去找郭嘉,这个时候,他身边的谋臣之中,除了他,没几个人是值得他信任的。

  他一直努力培植着属于自己的势力,最后发现,身边除了姓曹姓夏侯的本家宗族,居然就只有一个郭嘉,一想到这里,他就显得有些郁郁寡欢,原来他们所效忠的只是大汉朝而不是他曹操。

  这话说起来有些刺耳,可就是现实,他必须要想办法改变,可通过什么事情来改变呢?人的权利在变,欲望也会改变,曾经,他与刘澜的愿望,只是平定边患,消灭内患,再现大汉荣光,而时至今日,两人或多或少,都展现了一点自己的野心。

  而刘澜因为所处阵营,成为了世人口中的野心家,可是曹操呢,难道就真的一点想法都没有?

  郭嘉不过片刻便到了,几乎每次曹操召见他他出现的速度是最快的,如果是别人,也许会因为公事甚至是私事所累,要稍作叮嘱后再来,可是郭嘉不会,他只会让事等人,也不会让曹操等自己。

  曾经,曹操为此批评过他,可他却不言不语,但是时间久了,他对这些也就不在多说了,听到他的脚步声,曹操睁开了眯着的眼,欲言又止,最后叹息一声,指着下首位置示意他直接落座。

  郭嘉这辈子胆子大的事情做过,谨小慎微的事情也做过,可在曹操面前,他始终保持着小心,或者说是敬畏之心,每当曹操都会这样安排,他都会执意施礼之后才坐下,起初还没有太在意,只是随着与很多人对比之后,才愈发清晰感受到他那份难能可贵。

  而这就是他与荀彧的差别,其实也是两人出身不同的差别,荀家那可是颍川名门,而郭嘉虽然也是,不过他的遭遇却非常不幸,能有今天,全靠着抱住了他这条腿,所以他更懂得这条大腿对他的意义,他想继续过这样的快活日子,就绝不能撒手,所以也更尽心竭力,虽然荀彧也能做到这些事情,可是他却与郭嘉不同,荀彧为的,是天下,是大汉朝,而郭嘉,单单是为了他曹操,至于汉室,他并不在乎。

  曹操抬起头,对房外的典韦吩咐了一句,让他去把郭嘉招来,现在每到关键时刻,曹操更喜欢与郭嘉商量,或者是程昱等人,至于荀彧,那是万不得已的选择。

  毕竟有些事情,却是也不能和荀彧商议,现在朝廷之中,有那么一部分人明里暗里跟他玩阴的,你说,有些话,他怎么对荀彧说,只能去找郭嘉,这个时候,他身边的谋臣之中,除了他,没几个人是值得他信任的。

  他一直努力培植着属于自己的势力,最后发现,身边除了姓曹姓夏侯的本家宗族,居然就只有一个郭嘉,一想到这里,他就显得有些郁郁寡欢,原来他们所效忠的只是大汉朝而不是他曹操。

  这话说起来有些刺耳,可就是现实,他必须要想办法改变,可通过什么事情来改变呢?人的权利在变,欲望也会改变,曾经,他与刘澜的愿望,只是平定边患,消灭内患,再现大汉荣光,而时至今日,两人或多或少,都展现了一点自己的野心。

  而刘澜因为所处阵营,成为了世人口中的野心家,可是曹操呢,难道就真的一点想法都没有?

  郭嘉不过片刻便到了,几乎每次曹操召见他他出现的速度是最快的,如果是别人,也许会因为公事甚至是私事所累,要稍作叮嘱后再来,可是郭嘉不会,他只会让事等人,也不会让曹操等自己。

  曾经,曹操为此批评过他,可他却不言不语,但是时间久了,他对这些也就不在多说了,听到他的脚步声,曹操睁开了眯着的眼,欲言又止,最后叹息一声,指着下首位置示意他直接落座。

  郭嘉这辈子胆子大的事情做过,谨小慎微的事情也做过,可在曹操面前,他始终保持着小心,或者说是敬畏之心,每当曹操都会这样安排,他都会执意施礼之后才坐下,起初还没有太在意,只是随着与很多人对比之后,才愈发清晰感受到他那份难能可贵。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汉龙骑,大汉龙骑最新章节,大汉龙骑 全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