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龙骑 第一千三百六十八章 大战开启(67)

小说:大汉龙骑 作者:皇叔刘司马 更新时间:2018-11-23 00:38:05 源网站:全书网
  有人的地方就会有江湖,如今刘澜内部虽然不能说矛盾重重,但也远不是当年三几千人的时候可比了,这就是人的欲望,但不管他们的欲望有多大,终归聚集在刘澜身边为的,还是那遥不可及的从龙之功,只要这一点没改变,刘澜只要掌握好平衡,始终能在正确的道路行走,那就绝不可能出现意外。

  而现在刘澜最担心的无疑是浔县,不过关羽已经传来了好消息,他已经开始按计划撤兵,而刘澜在收到消息后,立即出兵撤离柴桑,于此同时,诸葛瑾辞别刘澜,前往南昌。

  这些年一直有书信来往的诸葛瑾突然传来消息说在明日将抵达南昌,诸葛玄坐在书房内,借着灯光,低头看完了诸葛瑾给他传来的书信。

  书信是今天到南昌的,而他明日就要抵达,也就是说,他是昨日写的书信,他从琅琊来看自己,不提前打招呼,而是在快到南昌时才匆匆写就书信,这本身就够奇怪的了。

  正觉得诸葛瑾来的突然又蹊跷之际,老管家蹑手蹑脚推门进入了书房,双手捧着之前他吩咐去取的参茶,轻手轻脚放在矮几上,正要倒退出屋,没有抬头的诸葛玄却突然朝他挥了挥手。

  老管家立时在原地定住手指则指向了埃及前的帛纸,上面的字迹虽然他不清楚来自何人,但这封书信可是他交给的家主,自然清楚写此信之人是谁。

  老管家没敢答话,首先他并不知道信中内容,其次也不确定家主的用意为何,只好在边上静待下文,可诸葛玄却始终没有说一句话,只是指着桌上的帛纸书信,轻轻叹了口气:“我这个侄子啊,自我们来豫章时,他就一直喝继母生活,说实话,这些年鲜少与他又联系,虽然同样和诸葛亮是我的侄子,但就关系来说,还是多少疏远一些的,但他终归都是我的侄子,和我亲子没有什么区别,我不该厚此薄彼。”

  诸葛玄抬起头,看着老管家躬身垂头的身影:“你跟了我这么多年,不必这么拘谨。”老管家在他身边数十年,一直小心谨慎,他明白他这个样子因为什么,就是要让他明白,自己没敢往书信里多瞧一眼。

  对此诸葛玄心知肚明,所以他才会说出这番话,其用意自然就是告诉他,要让他参谋参谋诸葛瑾这封书信。

  不过他也并没有对老管家有多期待,其实他心中已经多少有了一些判断,之所以要让老管家发表意见,其实就是看看他是否能看出其中的不同寻常,如果连他都看出了,那就说明了这件事情上,诸葛瑾确实很有问题。

  果不其然,老管家在拿到书信之后,多余话都没说,就说了这封信的不寻常之处就在于日期,如果诸葛玄要来豫章,那么首先要做的一定是在琅琊时将书信写就送出,毕竟提前知会一声,诸葛玄才能由他出发的日期推断出他抵达的时日,到时好留在豫章等他,不然他突然到来,如果诸葛玄因功外出,岂不是要擦肩而过?

  所以说,从这封书信能够得出一个结果,诸葛瑾来豫章,最初是并没有打算与他见面的,只是临时起意。

  听了老管家这一番分析,诸葛玄收回了书信,摇着头,自嘲道:“都说日防夜防,家贼难防,果不其然啊。”

  诸葛瑾这些年虽然偶尔会有书信,但与他的联系并不多,而关键的一点是他身处琅琊,正是在刘澜的势力范围,如果他一早就投效了刘澜,那么他突然出现在九江,又临时决定来豫章见自己,也就符合常理了,不过他到南昌要来拜会自己,绝不可能是为了问安,所以说,这事儿十有八九,还是与刘澜有关,至于因为什么,前一次刘澜隐晦提出条件,他虽然没接受,但也没拒绝,所以,刘澜这是派了诸葛瑾来当说客来了。

  “这个刘澜啊,手段当真是高明的很。”

  听了诸葛玄这番话,老管家大为吃惊:“瑾少爷应该不会吧……”

  诸葛玄抬臂让他不必多言。

  信中所写内容虽然没有提及任何有用的内容,也无法确定诸葛瑾来南昌的真正用意,但诸葛玄已经可以肯定了,此事没有其他可能,想到这里,诸葛玄的瞳孔猛然收缩了一下,早知道会有今日,当年就不应该把诸葛玄和嫂子留在琅琊,毕竟是继母,还是留在自己的身边教导才好啊。

  这些事情,他是真的忽略了这一点,家风、家训、家规这些年很可能对诸葛瑾来讲是有所缺失的,而这是要怪他,不然他也不会连一点明辨是非的能力都没有。

  而这一切,最终造就了他被刘澜说利用的情况发生,如果知道会有这一天,他当年就应该弃官而去,然后彻底扎根荆州。

  现在他几乎阻绝了自己一切的后路,只剩下豫章,几乎已经无路可退,可偏生,刘澜没有吓跑他,却被他的亲侄子背叛,难道要和他反目?他不知道,因为他内心深处是想避免这样的事情发生的。

  诸葛玄拿起了书信,把它在矮几的蜡烛前一寸寸烧成灰烬,看着矮几前的灰烬,老管家刚要上前收拾,却被诸葛玄阻止,而他也没有收拾的他算,而是吹了一口气,灰烬立时飞散向四周。

  诸葛玄走到老管家身边,神情有些苦涩:“该来的终归会来,就算诸葛瑾不来,还会有其他人来,就算我扛了下来,人家文的不行,还会用武的,我们没有那个实力,就是鱼肉,人为刀俎,没得选择。”

  老管家不知该如何接话,这么多年来,这是他第一次见到诸葛玄如此一面,几乎已经放弃了对豫章的希望,要知道当年就算是朱皓突袭,他都始终坚信着能够收复豫章,可现在他几乎已经放弃了任何的希望。

  甚至他还听到了最后诸葛玄口中的那句自言自语:“可能我一开始就不应该抱有任何不切实际的希望,如果一早就答应了刘澜,也许就不会有接下来这么多的糟心事情发生了。”

  ~~~~~~~~~~~~

  送走了孙观等四人之后,王修又在刺史府见了臧霸,而对方突然改口则让王修心头一紧,虽然他并没有与孙观等人相遇,但能看得出来,臧霸一定是又听到了一些什么消息,不然的话,他是不会改变二人最初既定的计划的,现在好了,一切都被他推到重来,这让王修脸色变得有些难看,想和他交流一下,看看能不能修补,但看起来,臧霸这一次是彻底铁了心,要和孙观等人同进同退了,对他的建议连听都不听。

  王修有些无语,可又没得选择,在利益面前,所谓的私人关系,都不值一提。

  在青州,王修才是那个被誉为真正掌握着刺史职权的实权人物,对此臧霸也从未否认过,而且他也清楚自己的能耐,如果青州由他来治理,那最后肯定是盗匪横生,可是在王修的治理下,青州又恢复了生机,而且他不仅只有治理州郡的才干,更有层出不群的奇谋妙计,臧霸笑着说道:“王别驾一定能想出更好的办法来。”

  王修立时被噎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完全不知道该如何与他继续交谈下去,最后只能告辞,他回去想想办法,希望能有办法,可是王修刚回到府上,却被告之黄忠已经等候多时,第一时间在议事厅与黄忠见面,之前与臧霸的一番交谈,让他有些感触,原来说过的话,可以如此不当回事,但与黄忠见面,他却不会这样认为,因为他非臧霸,从昨日的一番见面就可以看出,这人办事细心,而且最关键的一点是能沉得住气。

  刘澜用他到青州,显然是经过深思熟虑的,他帐下那些武人,王修几乎都认得,虽然没什么深交,但多多少少都有过交流,就见到的聊天,就能看出对方的脾性,可以说,这一次刘澜换了除黄忠任何一人来,只怕和臧霸都要爆发矛盾。

  两人见面,相视而笑,而王修则在与他擦肩而过后坐上了主位。

  而黄忠虽然和他客套,可以对眼珠,却并没有去大量他,而是在议事厅内扫视了一圈,可以说,他到过很多高官的议事厅,已经养成了一个习惯,就是观察议事厅内的布置,不得不说,天下间所有议事厅看起来好像都没什么区别,可是从细节来说,还是有着本质的不同。

  就好比说刘澜在议事厅内喜欢在显然的位置摆放各州郡地图,而在角落里又摆着书架,放置着各类书籍,可是书架之上,你却发现连一本兵书都没有。

  而这就是刘澜最大的不同之处,不是他平日里不看兵书,也不是他不懂兵法,而是他明白一个道理,兵书只是让你明白一个道理,这个‘道理’掌握了,就不用再去夺瞧多看了,不然,死看书,看死书,关键时刻你要从书本上去寻找答案,那么你将一败涂地。

  尽信书则不如无书。

  而同样,王修的议事厅又有着极大的不同,在他的议事厅里,挂满了字画,可以看出,如果你以为这是他对名人墨宝有着极大的兴趣那就错了,因为这些字画都出自他之手,只不过他的书法与画工,就难以恭维了,却是有些难登大雅之堂,可是这些字画如果摆在书房,自娱自乐也就罢了,可他偏偏摆在议事厅,而且还是最显然的地方,好像刻意要让所有人都看到,这用意可就有些门道了,最少黄忠就猜不透,他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

  主位的王修见黄忠的目光一直在他的那些书法上徘徊,有些尴尬的笑道:“黄都督,让您见笑了,我这人平日里就这么点爱好,结果还做不好。”

  “王别驾闲情雅致,好与不好,又何必在乎他人之言,就我看,一个人的书法写的到底如何和一人人的人品是没有任何关联的,就拿王别驾您来说,不管是学识还是人品都乃世间最出类拔萃之人,就算书法差强人意,又有何妨?”

  “看来黄都督也是受了主公人无完人的毒害了。”这番话虽然说得极为客气,可是却似曾相识,正是当初刘澜曾对他所言之语,而今日从黄忠口中说出,他自然明白,这其中的用意。

  黄忠点了点头,笑眯眯回道:“不知道网别驾如何看待德安这番话,不过我是觉得他说的不错,这世上是否人人都可以成为圣人我是不知道的,但我却清楚从三皇五帝到如今,能被称作圣人者,就那么几位,所以说,我还是更认同德安这番话的,好歹他说的是那么个理儿,不然都抛弃七情六欲,那我这带兵的将军还这么带兵,连军功都不稀罕了,谁还去拼命,去打仗?王别驾,你是儒生,我这番话啊,就是胡言乱语,你可别当真。”

  “自然,怎么会当真呢,都督只是把自己心中所想说了出来。”

  “哈哈,我这才到青州一天,可是听说了在青州官场里可都再传王别驾霸道,说一不二,定下的事情,根本就不给人开口说话的机会,现在看起来,好像不是这个样子嘛。”

  “有些话,得让人说,不让人说,人家怎么背地里骂我?如果我真的那么霸道,你说,青州还有人敢骂我?黄都督来了青州一日,这事儿都能听说,可你听说有谁骂臧刺史又或是那四位权利大到没边的郡守了?”

  “这倒没有,不过你别说,还真是奇怪啊,这一日,我在青州,别说是骂你了,就是连德安都有人骂,可偏偏,臧霸却没有一人骂,这好像是有些奇怪,除非啊,他是真的为民请命的父母官,百姓对他感激涕零,可是我却并没有听到有谁去夸他,反倒是王别驾,褒贬不一。”

  “没有人骂,也没有人夸,这才说明问题。”

  王修点到即止,不愿在这件事情上多谈,更何况聪明人,有些话差不多就得了,这里终归是青州,有些事情不必了解的太过详细,这样见面了也不会尴尬,不然面子上挂不住,那青州的事情,也就要麻烦喽。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汉龙骑,大汉龙骑最新章节,大汉龙骑 全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