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龙骑 第一千三百七十三章 大战开启(72)

小说:大汉龙骑 作者:皇叔刘司马 更新时间:2018-09-14 23:53:39 源网站:云来阁
  这一点是徐庶所想不到的,或者说是很多人说不敢直面去正视的问题,牵涉太广,再说现在明显是利大于弊,现在考虑这些明显是自废武功,当然了刘澜现在做的也没错,防患未然,毕竟刘澜做什么事情,都能做到心中有数,他们对于刘澜的施政,还是比较放心的。

  毕竟刘澜不是那种不计后果之人。

  不然的话,刘澜做的太过分了,秣陵的军政一定会受到影响,刘澜用了这么多年拼下这么一大片地盘,如果说单凭着军事实力可就难免牵强,毕竟刘澜真正崛起是在入主徐州之后,若非不是徐州两大家族,刘澜怎么可能顺利入主徐州。

  虽然这些话都是大家说刻意回避的,但事实就是事实,刘澜能有这一份大家业,不就是因为他两家吗,如果刘澜现在反过来对付他们,那坊间说他翻脸比翻书还快,只怕就真坐实了。

  说实话,现在这个样子刘澜觉得在世家面前有点被动,手脚被束缚的感觉,很多事不得不慎重,说实话,刘澜这个时候能做的,就是再扶植一个江东的氏族来与徐州氏族抗衡么,别看现在江东世家远无法与徐州世家比拟,可别忘了江东世家毕竟人才济济,比起徐州那极大世家青黄不接,就靠陈登、糜竺有了今天的位置,将来被江东世家取代很自然的事情,他们会变得越来越重要,所以往后两大世家起争执,自然而然,刘澜要做的,就是让他们互相牵制,只要不涉及大是大非,刘澜到时候肯定是会偏向糜竺这边的,这也算是对糜家和陈家的一点补偿。

  相比于甄姜,刘澜之于糜箴确实有着几许愧疚,和他远不像甄姜那般交心,与他在一起,有入徐州之无奈,但何尝没有因为他乃三国名女之原因,虽然刘澜也想付之真心,然而他因家族之事数次吵闹,刘澜自然变得冷淡,可随着局势改变,刘澜就不能再太过打压糜家。

  所以他现在是一边扶江东,一边宠糜箴,就是要让所有人都知道,糜家依然是他说看重的徐州势力。

  他只要这以态度一放出去,江东氏族日后就算翻天,也绝不可能在徐州世家和辽东势力面前讨到好处,最少能够保持一个平衡。

  虽然现在江东世家还没有明显的表态,但随着与步家联姻,江东世家迟早出仕,刘澜和徐庶说这些,就是要让他心中有数,刘澜对于徐州这些世家,还是心存感激的,尤其糜家,如果糜竺能像甄家想开一些,那现在糜家将是另外一个模样,不过他也明白,过度打压也不好,真要把糜家逼到对立面,有朝一日反目成仇,甚至闹到了要兵戎相见的地步是刘澜最不愿见到的。

  不过他也知道,糜家还没这个胆子,可是如果他在这么打压下去,一定会,别忘了徐州还有陈珪这条老狐狸呢,不过老狐狸可没那么容易对付,而且有他在一天,徐州应该不会出什么大问题。

  他比任何人都清楚,自己现在只是打压,只是让他们不要太过分罢了,如果哪天不管不问,那才是彻底到了要收拾徐州世家的时候,想到这里,刘澜心中多少有些沉重和感伤。

  如果他们能主动放弃一些既得利益,就像甄家,刘澜将会轻松不少,但可惜不管是糜家还是陈家就是不怎么开窍,刘澜把那么多商业机会交给他两家,这是为了什么,就是在政治上打压在经济上补偿,可他们就是不明白。

  甚至还在背地里搞小动作,刘澜刚小小惩处了糜家,那边糜箴就又是上吊又是跳河,刘澜虽然生气,可说白了,不是气糜箴,他毕竟是糜家的女儿,为家族着想无可厚非,可是这样逼他,只会适得其反。

  而且随着糜箴的儿子出生,现在徐州世家那叫一个开心,别人不清楚,刘澜能不明白,虽然刘源才是嫡长子,可是刘巍出生,那就完全有可能日后成为继承人,如果刘巍能够取代刘源成为刘澜的继承人,那不管是糜家还是徐州氏族都将是一大要是,对他们日后更是格外重要,所以说刘澜现在所担心的,都不是徐州氏族真正关心的问题,人家现在看重的是,几十年数十年之后,要的何止是一个从龙之功,更是一个长久,只要刘澜有一天当真能坐上那中原之主,那么这继承人就是日后的天子,虽然这番话现在不能说,说了那就是大逆不道,日后史书上,那可是要背上千古骂名的,对这帮人,家族重要,可名声更看重,有些事可以说,有些话可不能学那百姓平日里口无遮拦的瞎起哄。

  其实不管是党争还是政争,立嫡不立贤,立长不立幼的原因就在这里,刘澜能不清楚,何况北面的袁绍和刘表都一直在提醒着他呢,他又怎么可能让徐州氏族如愿以偿呢?

  哪怕刘澜日后昏庸发聩,那也不可能在这个时代做出这样的事情来,更何况,现在这两孩子岁数还那么小,说实话,刘澜想都没想过,他们就已经开始考虑这些,太早了,也难怪刘澜会大动肝火,毕竟他们这些小动作,刘澜的内卫又不是吃素的,虽然他们谈的隐蔽,可又如何能瞒得过刘澜?只不过现在刘澜不可能再对徐州氏族往死里去打,必须要手下留情,有些事,提醒一下,点到即止就好了。

  当然了,何况甄姜现在对刘澜,那是一门心思都放在他的身上,别提对他有多在意了,对刘澜那些个风流韵事他现在能做到睁一眼闭一眼,可如果有人把坏心思放在刘澜身上,那他也不会无动于衷。

  甄姜小小年纪那可是撑起了偌大的甄家,还有他大哥,二弟这些外力,除了这些,关羽张飞赵云这些人,在这事情上,那也肯定是全力站在他的身边,可以说,到时候就算刘澜想换储,有这些人在,也不可能成功。

  更何况,这些年刘澜少在徐州,都是甄姜一手把他拉扯大的,对他的教育也是非常不错,虽然这小子有些淘,但还是颇有些灵气的,而且文武都有涉猎,甚至小小年纪,就手抄了一部急就篇。

  当时刘澜听说了之后,却是大为吃惊,这么小的年纪,如果说已经从急就篇中学会了不少字的如何写,不奇怪,可要说誊抄,对他这个年纪明显困难吧,可他前去查看之后,发现笔迹稚嫩,甚至有些丑陋,绝不可能作假,也不会冒充,刘澜这些年南征北战养成的铁石心肠,在这一刻是真的化了,他大笑着,拉着关羽张飞喝酒。

  这样的刘澜,他们已经好多年没见到了,那种高兴比夺下秣陵还让他兴奋,当天的酒局,刘澜始终都在夸着刘源,直到这一刻,刘澜才真正像个父亲,和所有望子成龙的父亲一样,那一天话题就没离开过刘源。

  当然了,对刘源,如果说心疼他,那张飞绝对是第一人,他可是一门心思想收这小子当女婿,现在就想着和夏侯涓要割女儿,现在听刘澜如此夸奖刘源,虽然只是抄了一部急就篇,他也不知道其中到底有何玄妙,可是等从州牧府离开之后,回去把这事和夏侯涓一说,连她都惊奇,小小年纪,真的很难得。

  可让张飞万万没想到的却是,张苞却受到了无妄之灾,平白无故,被老娘揍了一顿,张飞在一边看德那叫一个心疼。他对儿子张苞,那可是十分疼惜,舍不得骂,更别说打了,看着张苞哭得撕心裂肺,当场就说好话,可没想到夏侯涓却说出了一大堆张苞惹得祸事来,再听到刘澜的董事之后,做母亲的能不生气?

  张飞立时无话可说,虽然心疼,可在夏侯涓的淫威之下,只能干着急。

  没办法,这位在徐州位高权重的人物,偏生惧内,至于张苞自此之后,有没有收敛,在外的张飞是无从知晓了,不过张苞也开始读书了,而且还是在他的要求之下,送到了刺史府,和刘源一道学习,夏侯涓可不管张苞现在的年纪小,反而可惜的是赵云的孩子留在了徐州,不然一并都送过去。

  甄姜多明白的人啊,小小年纪就执掌凤来楼,什么人情世故看不透,别说这事夏侯涓登门拜访,就算不来,他也会亲自去为刘源找几位小伙伴来一同成长,尤其还是张飞的嫡子,若不是关羽那边刚有动静,恨不得一同招来呢,这可是笼络人心的极好机会。

  而这一点,夏侯涓多聪明啊,哪能看不出来,就凭刘澜能和关羽张飞谈刘源这件事,他就知道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这可不是为了张飞仕途能如何,完全是为了自家儿子,从刘澜的反应就看得出来,刘澜对他的喜欢,这可是未来的秣陵之主,不说张家日后能否与刘澜联姻,便说两小家伙一同长大这份感情,就不用再为苞儿操心。

  而且,他看得最明白的一点,就是甄姜生刘源时身子出了问题,这么多年虽然一直调养,可再也没给刘澜添子女,刘源日后很可能会出现无依无靠,独自一人的情况,这时候他把张苞送过去,甄姜能不明白他们老张家的意思?

  所以说,夏侯涓这一举动,让甄姜大为感激,尤其张飞在军队的地位,虽然甄姜与辽东系元老派走得最近,他们也是极力支持着他,可有了这一层关系,同在一条船上,关键时刻,他们能不为自己和源儿说句公道话?

  说实话,现在甄姜是真有点害怕,虽然他是正室,源儿是嫡长子,可是糜家甚至是江东步家日后真要做手脚,他那时人老色衰,能不能保住儿子的地位?

  所以他必须要做防备,而刘澜对这些也是睁一眼闭一眼,不太去关心,倒不是刘澜在这些事情上以近妖,而是他对这些太了解不过了。

  不管是少帝和献帝之间相争,还是袁绍刘表孩子的互相倾轧,所以他几乎是放任着甄姜,让他去慢慢凝聚人心,赢得大势,毕竟对于甄家,已经在权力上失去了话语权,如果在这些事情之上,再去打压,那不仅是甄姜包括甄家,可就都要人人自危了。

  如果是别人,刘澜也许也不会这么放任,可是她是甄姜啊,刘澜的正妻,当年刘澜还是小小的县令,再天下人都看不上他的时候,是甄姜一路扶持,始终坚信着他有一天能够出人头地,她一直在背后默默支持着他支撑着他,使得刘澜最终有了今天,可以说只有甄姜一人是与他共过患难吃过苦才有了今天的光辉,刘澜能做出那些个忘恩负义的事情来?

  虽然这些年一直有人骂他忘恩负义,可说这话的人又能指出刘澜对谁做出天怒人怨的事情么?并没有,这个说法就是对他的诬陷,最简单的道理,现在正是同甘苦的时刻,刘澜就算真要飞鸟尽良弓藏,也不会选这个时候自废武功,这些话,刘澜不说,明白的人也会懂,至于那些没有分辨意识的人,听风就是雨,刘澜也不不在乎他们的想法,反而还会把他们当傻子看待,因为不管他们如何中伤刘澜,都只会让刘澜更谨慎的处理一切事情,他们不急没有伤害到刘澜,反而还提醒了他,不要过分。

  现在的刘澜,不比当年了,当年他不管如何被打压,首先他一无所有,不怕被打压,大不了东山再起,可是如今不同了,他没这个资本了,也没这个资格了,辽东埋了多少忠骨,徐州埋了多少尸首换来了他今天这个地位,他怎么可能再无所畏惧,他变得比任何人都谨慎,因为他无比确定,想要保住现在的成就,就要比任何人都狠,又要比任何人都谨慎,只有这样,以后的秣陵,才更安全,未来才能给刘源一个相对安全的环境。

  但有些人啊,就是看不懂,这一点甄姜看明白了,所以刘澜给甄豫一个富家翁,给甄俨和甄尧一个不大不小的太守职,不管三兄弟日后会如何,最不济都能给子女留下一份富贵,一份产业。

  看来,这一回徐州之战结束之后,是该和糜竺谈一谈了,给他个暗示,希望他能学甄豫。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汉龙骑,大汉龙骑最新章节,大汉龙骑 云来阁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