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龙骑 第一千三百七十五章 大战开启(74)

小说:大汉龙骑 作者:皇叔刘司马 更新时间:2018-11-23 00:38:05 源网站:全书网
  徐庶起身亲自为刘澜舀酒,这份深意也只有刘澜能懂,随手把酒樽递过去,徐庶结果酒樽,为其舀酒。

  这是多年的默契,不用过多理解,正所谓强扭的瓜不甜,刘澜也不会去主动让他为自己舀酒,毕竟酒瓿就在身边,就算赵雨离开了,他也可以随手为自己盛酒。

  之所以欣然接受,也完全是因为这是徐庶主动为之,不管其处于何种目的,他这个征西将军自然没有拒绝的道理,更何况他明白徐庶这是为了什么,与其说是感激刘澜当年慧眼识英才,倒不如说是在感念他的知遇之恩。

  徐庶将酒樽放回在刘澜面前的矮几后就转身要悔去,可刚走了两步,便啊了一声,有些要事想了起来:“对了,主公,黄忠那边又有消息传来。”消息是在撤离时传来的,因为撤离比较匆忙,所以没能在第一时间向刘澜汇报,这不以上船就来见刘澜了,却因为其他事情耽搁了,到现在才想了起来自己此行真正的要事。

  刘澜正要去拿酒樽,听他这么一说,手掌便停在半途,只听刘澜也哦了一声,道:“什么内容?”

  之前刘澜收到的消息,是他到临淄的头一天,一切顺利,撤离也按照计划执行,可没过几天,就又传来了臧霸要一个明确的任命,结果刘澜正为此事苦恼呢,怎么又来消息了?是以他这一声哦,更多的还是好奇青州又传来什么消息,望向徐庶,而后者则如实回答:“还是那臧霸向主公您要一个明确的答案,他撤往徐州之后要如何安排他。”

  刘澜明悟一般点了点头,等徐庶坐了回去,端起了矮几上面的酒樽,喝了一大口之后,对徐庶打趣笑道:“这个臧霸啊,是怕我诓他,最后人财两空。”

  既然是老调重弹,刘澜也就没有了多大的兴趣,当然了这还是因为臧霸,对于他的安排,刘澜是想好了,就是他的官职不动,不过现在嘛,还不能回复黄忠,这是他在和臧霸角力呢,如果这一回他妥协了,那么无疑就是对所有人开了一个口子,下一次再发生类似的事情,那么都拿这个幌子来讹他了。

  他便不在多说一句话,低头喝酒。

  从表面看,刘澜是一点也不担心,可是内心之中却有些担忧甚至是不安,这个臧霸不仅是对青州十分重要,对刘澜也十分重要,刘澜若不是想要折服他,也不会费这么大的力,可这个臧霸就是不识相,从当初入主徐州之前,臧霸委婉拒绝他,刘澜就知道这家伙野心大的很,虽然历史上这人先后在吕布曹操帐下都效命,而且很有才干,可是从那一日开始,他就明白,想要让这位有着野心的男子真的踏踏实实安心为自己效命,没那么容易。

  这人啊,终归是要有希望,可臧霸这个希望,完全就是不切实际,可他却有不自知,刘澜必须要改变他,可偏生,这位事无巨细都喜欢亲力亲为的男人,想要改变他还真不容易。

  虽然有一个王修在,可还真没办法,反而王修成了他治理青州的能臣了,这结果连刘澜也没想到,不过从王修反馈回来的信息来看,大抵这位青州刺史这么多年这希望还没破灭,还想着自己另立山头,而从一开始就没真打算寄人篱下。

  也许臧霸的矛盾之处就在这里,他是又想自立,又知道刘澜不好惹,还有一个袁绍虎视眈眈,他现在就是讨好两头,积聚实力,只要能让他在青州军的实力变得实力无比强大,强大到刘澜和袁绍都不敢在轻视他的那一天,那他在以青州自立,不管是徐州刘澜还是冀州袁绍这些大佬就都不会再轻视他。

  尤其是刘澜,再也不能明目张胆的,做任何事的时候,他都得考虑一下,而不是像现在颐指气使,好像他臧霸真的是那关羽和张飞一样。

  这些年,了每年都搞什么到徐州述职,包括那徐晃都要回来,可臧霸就从没在徐州露过面,虽然还会招个借口,但这对他来讲,还是受到了刘澜的压迫所致,也许这就是一个认知吧,刘澜从来都把臧霸当徐州的一部分,而臧霸始终都把自己当做独立个体。

  现如今,刘澜算是想明白了,对臧霸也使出了一些手段,这一次,通过袁绍攻打青州,他就是要做一个了断,要么臧霸自立或者投降了袁绍,要么就怪怪的以后归在秣陵的编制之内。

  刘澜喝酒,徐庶也陪着他喝酒,不过比起沉默许久的刘澜来说,徐庶就有些沉不住气了,刚开口,却发现刘澜终于抬起头,与他对视一眼,道:“我知道你在担忧什么,首先我可以肯定的说你的担忧不无道理,但是对臧霸这件事情上,逼不能急,容易把他逼反,太松容易让他不满,反倒不如这么晾着他,还能让他有个期望。”

  “其实,主公完全可以回一封文书直接给臧霸,一句话不说,一个字不写,只要在文书上加盖了您的印玺,一切麻烦都会迎刃而解。”

  刘澜听了徐庶这个建议之后,笑了笑,将酒樽放在矮几上,平静说道:“让他自己去猜测我的意图么,以他对我的态度,我不确定他能猜测到什么,到时候又会是一个什么样的结果,都无从知晓,这样不受控制的局面,可行?”

  “只要有主公的印玺,臧霸就不会往太坏的结果处着想。”

  刘澜冷笑出声,他还是不想在这件事情上被臧霸要挟,甚至是牵着鼻子走。

  可徐庶却泰然处之,好像只有如此,才是最好的选择,因为这是一个态度,能让臧霸下定决心撤兵,而不是这么一直拖着。

  两人意见相左,谁也不肯退步,刘澜喝光了一酒樽,最后瞥了一眼徐庶,道:“既然要写,那就写两封!”

  “两封?却不知主公要在两封信中写什么?”

  刘澜笑道:“第一封,就按你说的,无字信,至于信中的内容是什么,就让臧霸自己去猜测吧,至于第二封信嘛,还是任命他为青州刺史,不过这两封密信必须要密封,并且保密,除了臧霸谁都不能看。”

  徐庶皱眉道:“主公这是何意?”

  刘澜平静,道:“臧霸不是要一个任命,怕我诓他嘛,到时候一无所获,那我就给他这么一个选择,只要他撤兵,最不济也会是一个有名无实的青州刺史,更要让他清楚一点,现在放弃青州,也会在未来的某一天夺回青州,至于给他什么任命,你说有了青州刺史这个再次任命,臧霸会这么想,空白文书的内容,会是比青州刺史高呢,还是低呢?”

  “绝,真绝!”徐庶由衷赞叹,刘澜这一决定,几乎可以确保了臧霸撤兵徐州万无一失,明面的任命都是青州刺史了,那不敢公之于众的空白任命,自然不会比青州刺史低,有这封书信珠玉在前,那臧霸,自然不会犹豫了,当然,臧霸到底会不会撤兵,其实还难以保证,毕竟这封空白文书的诱惑,到底大不大,还无从判断,到时候他要是依然坚持刘澜最新的任命,那么这就是臧霸自己找死了,刘澜极有可能放弃他。

  不过这智商徐庶的猜测,以刘澜对臧霸的态度来说,身边少了谁,也绝不可能让青州少这么一位刺史的。

  “其他的,先不用去管他,你只要按我说的去做就可以了。”

  “似乎主公是真的忘了他身边那四位了吧?”

  刘澜笑道:“那四人不用担心,你以为他们可以控制臧霸,左右臧霸?不会的,他们只会被臧霸左右,只要臧霸决定的事情,他们没有那个能耐,如果可以的话,臧霸每年就都会到徐州述职了。”

  “这四人已经暗中效力主公了?”

  刘澜闭上眼睛,手中把玩着喝光了的青铜酒樽,略带自嘲,道:“怎么可能,如果这四人都能收买,那臧霸现在不就是孤家寡人了,我还能这么头疼,他身边就只有一人为我所有,可是另外其人,却被他人所用。”

  怪不得臧霸每次都出尔反尔,原来他身边这些人都被其他诸侯收买了啊,

  看着沉默不语的徐庶,刘澜笑道:“让他们去暗中较劲去吧,我算是看明白了,他身边那三人,都是喂不饱的白眼狼,如果不是臧霸和那对兄弟,我还真不会费这么大的劲,甚至甘愿给臧霸一个‘封疆大吏’。

  在刘澜帐下,他自己是征西将军兼扬州刺史,陈群是徐州刺史,可以说,如果不是真的看重他的话,臧霸又怎么可能与陈群相提并论?

  毕竟在刘澜的控制范围内,刺史就这三个位置,多少双眼睛都盯着呢,尤其是在与陈群争徐州刺史失败的那几位,谁不惦记着青州,虽然有风险,可那是实实在在的实权,刘澜如果把扬州刺史和青州刺史都放出来,让他们来竞争,那选青州刺史者的人最少有三分之二。

  不过他们内部有分歧,也挺好的,最少谁也没有机会说服臧霸,而臧霸呢应该是也看透了这一点,所以也不会受他们的摆布,当然了这几人终归是他多年的老兄弟,虽然被收买,可还是效忠着他,保住臧霸是他们的首先,其次才是希望臧霸能投降。

  可臧霸,虽然不知道他的态度,但他现在陶谦处效力,又在刘澜这边效力,所以除非自立,不然让他再投降其他人,他是不会考虑了,他看重的是名望,而不是什么官职,这一点和当年的刘澜一样,如果不是因为这一点,恐怕在讨董之时,他就真被曹操收到他身边了。

  从柴桑北上的数十艘快船一路顺着长江东进,而在船舱内,徐庶终于接过了刘澜的递来的纸笔,将任命写完。

  刘澜看着他吹干墨迹之后,接过书信,说实话,徐庶这一手字写的是真漂亮,遒劲雄浑,这一点刘澜是真的比不了。

  刘澜的字也很好看,不过却秀气了些,毕竟他这一手字乃是师从刘茵,甚至是在中后期时,直接临摹,可想而知,他的字也就因此在很多人眼中变成了被嘲笑的原因之一。

  不过刘澜并不以为然,这对他来说,根本就没有任何影响。

  拿起书信,看了一眼信中内容,便将书信交还给了徐庶,说实话,徐庶的文采确实厉害,实话实说,就算他不当这个军师,去当个经师讲经授徒也足够了。

  不过他们内部有分歧,也挺好的,最少谁也没有机会说服臧霸,而臧霸呢应该是也看透了这一点,所以也不会受他们的摆布,当然了这几人终归是他多年的老兄弟,虽然被收买,可还是效忠着他,保住臧霸是他们的首先,其次才是希望臧霸能投降。

  可臧霸,虽然不知道他的态度,但他现在陶谦处效力,又在刘澜这边效力,所以除非自立,不然让他再投降其他人,他是不会考虑了,他看重的是名望,而不是什么官职,这一点和当年的刘澜一样,如果不是因为这一点,恐怕在讨董之时,他就真被曹操收到他身边了。

  从柴桑北上的数十艘快船一路顺着长江东进,而在船舱内,徐庶终于接过了刘澜的递来的纸笔,将任命写完。

  刘澜看着他吹干墨迹之后,接过书信,说实话,徐庶这一手字写的是真漂亮,遒劲雄浑,这一点刘澜是真的比不了。

  刘澜的字也很好看,不过却秀气了些,毕竟他这一手字乃是师从刘茵,甚至是在中后期时,直接临摹,可想而知,他的字也就因此在很多人眼中变成了被嘲笑的原因之一。

  不过刘澜并不以为然,这对他来说,根本就没有任何影响。

  拿起书信,看了一眼信中内容,便将书信交还给了徐庶,说实话,徐庶的文采确实厉害,实话实说,就算他不当这个军师,去当个经师讲经授徒也足够了。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汉龙骑,大汉龙骑最新章节,大汉龙骑 全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