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龙骑 第一千四百章 大战开启(99)

小说:大汉龙骑 作者:皇叔刘司马 更新时间:2018-11-17 23:40:29 源网站:八一中文
  沮授是真没意识到袁绍已经把曹操视作了眼中订肉中刺,才说出共同讨伐刘澜这样的话,现在已经知晓了袁绍的用意,沮授在心中就开始深思熟虑起来,该如何在这中间找一个平衡,不过很快,袁绍就让他把这件事放在了看热闹上,反而是说起来要不断收集刘澜和曹操直接的情报。

  至于青州,袁绍心中已经有了安排,袁谭去出任刺史,许攸去进行交割,这些就不用他去操心了。

  “回禀大将军,曹操已经在费县集结了数万兵力了,而且还是调走了河内境内协防黑山的守军,刘澜……”

  袁绍忽然打断了沮授的汇报,道:“我记得曹操在第二次徐州之战时就调走了山阳的守军吧?”

  “是,不过当时他只是调走了三万大军,但还留下了万人,这一次是全部都撤走了。”

  “那高干那边和井陉关都没有消息张飞燕的消息?黑山军没有任何异常吧?”

  “回禀大将军,还没有消息传来,而就探马的消息来看,也没有黑山军有任何异常的情况,不过就凭曹操敢把山阳最后的守军都撤走这一点来看,就算现在不防,日后主公如果对曹操动兵时也不得不防。

  “黑山!”袁绍嘴上念叨着的时候发出了一道冷哼声,道:“继续说刘澜吧!”

  “刘澜那边的情况其实传得并不多,想必主公也都知道,他本人已经到了广陵,但关羽的主力现在所处何方却是一个迷,通过情报来瞧,关羽从浔县撤退之后,好像突然消失了一般。”

  袁绍点了点头,如果不是关羽不知其踪迹,估摸着曹操早就行动了,随即下令,道:“随时关注两人的动向,虽然这一仗我们要置身事外,但是全局还是要掌控的。”

  “卑职明白!”

  从一开始,沮授的目的就只尽量不掺和到两人之间的争斗,想着恢复生产以及让攻打幽州的主力士兵得到休整,现在好了,可以说是如愿了,当然如果不是袁绍表现的如此明显,即要让曹刘两家交兵,又不愿他们分出胜负的话,那沮授还真会献上一计,让这团火烧的更旺一些。

  其实袁绍不想看到两家拼个你死我活也好理解,从他的角度来说,两人不管是谁赢了,首先对他来说不能说是最好的结果但也绝不会是最坏的结果,这样的局面和出现对某一方极为有利的情况,可以说是袁绍最不愿意见到的。

  所谓两权相害取其轻,那么袁绍最乐意见到的情况,也就是双方厮杀一场,却又都无法获利,原本两家的实力就不如袁绍,如果再出现这样的情况,那自然是袁绍说希望。

  反而,如果让他们联合这样他最害怕的情况一旦出现,势必他们将变得难以对付,这样的情况,是袁绍极力避免的,所以他就算对曹操再不瞒,但却不敢与他撕破面皮,原因就在与这一点,但是现在刘澜主动示好之后,袁绍自然要调转矛头,毕竟他还没那个实力同时与两人开战。

  “不过,主公最好还是对刘澜防备一些,此人毫无诚信可言,当年就是在与袁术结盟的时候暗中与刘繇勾结,如今他虽然向主公示好,可一旦主公真打算对付曹操的话,他又极其可能会转而支持曹操。”

  “你说的不错,这完全是可能出现的情形,不过我们现在只是看戏,让他们两家结怨,到了无法化解的地步时,他们二人还会结盟?”袁绍有着自己的想法,首先,唇亡齿寒的道理,两人肯定不会坐视自己一直壮大下去,尤其是在大举南下之时,在他的威胁之下,被迫结盟是完全可能出现的情况,更何况两人乃是多年的好友,虽然关系早已不如当年密切,但两人也不是没有再次联手的可能。

  所以让两人互相残杀,若到了你死我活的地步,到时候他袁绍南下攻打曹操的时候,只怕刘澜不仅不会帮他,还要拍手叫好。

  “对了,许攸的事情,尤其是他在去临淄的情形,你要给我调查一下。”袁绍突然开口,这件事透着蹊跷,虽然之前与他见面他说的很完满,一点纰漏也没有,可袁绍正的有那么好骗?更何况这事处处都透着蹊跷,虽然他没有当面说出来,但不代表他可以任由你许攸欺骗,在这件事上,他可以说不吭声,但是却一定要搞清事情的来龙去脉。

  “诺。”沮授应诺一声,然后小心翼翼的说道:“大将军是怀疑许攸与刘澜暗中勾结,有不轨之心?”

  “别人会,他也不会。”

  袁绍叹息一声,道:“我不是怀疑他暗中勾结刘澜,如果他真敢吃里扒外的话,不管真假,我早就把他控制起来了,虽然他是我的故交,但只要证实之后,我不会留任何情面,说实话,我早年的这几位老友,都依附与我,若没有我,他们哪来的富贵,所以他们还没傻到去对别人摇尾乞怜,不过那曹操不一样了,有了根基,在我的护翼下翅膀终于硬了,反过头来要和我作对。”

  袁绍的回答看起来南辕北辙,可是他在需要的事情上说起曹操,那么他的意思也就是十分明显了,他是真害怕再出现第二个曹操,或者说他是害怕许攸也是白眼狼,所以他必须要调查清楚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看一看刘澜割让青州这件事情上,许攸到底对他隐瞒了些什么。

  如果在可以接受的范围内,颜良可以对他纵容,可是如果触及到了底线,那么现在的袁绍是绝不允许出现第二个曹操的,当然在这件事情上,其实袁绍真正怀疑的并不是许攸,而是逄纪,在这件事情上,他最大的怀疑是许攸身不由己或者是被逄纪说利用。

  不得不说,虽然沮授也受到袁绍的怀疑,乃至于猜忌,但能一直被袁绍说用,并在冀州别驾的位置上一坐就是这么多年,如果只是因为其才华这一点,显然并不准确,说白了,沮授虽然有些时候,也很犟,但是他要比一些人能更清楚袁绍的心,袁绍表面的宽容,看上去能听劝谏,其实他内心的猜忌心是极其重的,虽然这是否如刘澜当年所说是因为读周易的原因还无法确定,但只要在无关河北氏族的一些事情上,沮授还是能受到他的信任的。

  沮授心里也很明白这一点,所以他尽可能的不去掺和各方势力,但是有些事情却并不是他所能决定,虽然他想把自己摘出去,但有时候,反而过犹不及,指挥让人更加的误会,在这种情况下,其实沮授只要做好自己,或者是干脆沉默,不要有任何态度,但可惜他躲不开,就只能不偏不倚。

  袁绍看了他一眼,缓缓问道:“如果让显思去青州当刺史,你觉得他能否胜任?”

  前一次,对付田楷的时候,袁谭就有过这样的经历,但是他的一些做法却让人发指,虽然袁绍不管坊间的传闻到底是好是烂,但是他对待百姓是真的不错,如果让冀州百姓对袁绍做一个评价,不包括世家,那么在冀州百姓口中,只会得到一个答案,对袁绍由衷的夸赞。

  而袁谭在青州一系列的表现则让他感到痛心,可以说这两年来袁绍一直对他闲置着,目的就是让他对在青州犯下的恐怖行径进行反省,这一点在冀州也许并不是人尽皆知,但对沮授来说,这并不是什么秘密。

  而从袁绍的反应来看,他并不能确定袁绍是否已经做出决定,又或者是在看他的看法,所以在回答的时候,沮授便有些犹豫,但是,从大将军能开口询问他袁谭出任青州刺史这一点来看,袁绍显然是想再给袁谭一个机会,也就是说让他在哪跌倒再哪里爬起来。

  有着自己的想法,首先,唇亡齿寒的道理,两人肯定不会坐视自己一直壮大下去,尤其是在大举南下之时,在他的威胁之下,被迫结盟是完全可能出现的情况,更何况两人乃是多年的好友,虽然关系早已不如当年密切,但两人也不是没有再次联手的可能。

  所以让两人互相残杀,若到了你死我活的地步,到时候他袁绍南下攻打曹操的时候,只怕刘澜不仅不会帮他,还要拍手叫好。

  “对了,许攸的事情,尤其是他在去临淄的情形,你要给我调查一下。”袁绍突然开口,这件事透着蹊跷,虽然之前与他见面他说的很完满,一点纰漏也没有,可袁绍正的有那么好骗?更何况这事处处都透着蹊跷,虽然他没有当面说出来,但不代表他可以任由你许攸欺骗,在这件事上,他可以说不吭声,但是却一定要搞清事情的来龙去脉。

  “诺。”沮授应诺一声,然后小心翼翼的说道:“大将军是怀疑许攸与刘澜暗中勾结,有不轨之心?”

  “别人会,他也不会。”

  袁绍叹息一声,道:“我不是怀疑他暗中勾结刘澜,如果他真敢吃里扒外的话,不管真假,我早就把他控制起来了,虽然他是我的故交,但只要证实之后,我不会留任何情面,说实话,我早年的这几位老友,都依附与我,若没有我,他们哪来的富贵,所以他们还没傻到去对别人摇尾乞怜,不过那曹操不一样了,有了根基,在我的护翼下翅膀终于硬了,反过头来要和我作对。”

  袁绍的回答看起来南辕北辙,可是他在需要的事情上说起曹操,那么他的意思也就是十分明显了,他是真害怕再出现第二个曹操,或者说他是害怕许攸也是白眼狼,所以他必须要调查清楚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看一看刘澜割让青州这件事情上,许攸到底对他隐瞒了些什么。

  如果在可以接受的范围内,颜良可以对他纵容,可是如果触及到了底线,那么现在的袁绍是绝不允许出现第二个曹操的,当然在这件事情上,其实袁绍真正怀疑的并不是许攸,而是逄纪,在这件事情上,他最大的怀疑是许攸身不由己或者是被逄纪说利用。

  不得不说,虽然沮授也受到袁绍的怀疑,乃至于猜忌,但能一直被袁绍说用,并在冀州别驾的位置上一坐就是这么多年,如果只是因为其才华这一点,显然并不准确,说白了,沮授虽然有些时候,也很犟,但是他要比一些人能更清楚袁绍的心,袁绍表面的宽容,看上去能听劝谏,其实他内心的猜忌心是极其重的,虽然这是否如刘澜当年所说是因为读周易的原因还无法确定,但只要在无关河北氏族的一些事情上,沮授还是能受到他的信任的。

  沮授心里也很明白这一点,所以他尽可能的不去掺和各方势力,但是有些事情却并不是他所能决定,虽然他想把自己摘出去,但有时候,反而过犹不及,指挥让人更加的误会,在这种情况下,其实沮授只要做好自己,或者是干脆沉默,不要有任何态度,但可惜他躲不开,就只能不偏不倚。

  袁绍看了他一眼,缓缓问道:“如果让显思去青州当刺史,你觉得他能否胜任?”

  前一次,对付田楷的时候,袁谭就有过这样的经历,但是他的一些做法却让人发指,虽然袁绍不管坊间的传闻到底是好是烂,但是他对待百姓是真的不错,如果让冀州百姓对袁绍做一个评价,不包括世家,那么在冀州百姓口中,只会得到一个答案,对袁绍由衷的夸赞。

  而袁谭在青州一系列的表现则让他感到痛心,可以说这两年来袁绍一直对他闲置着,目的就是让他对在青州犯下的恐怖行径进行反省,这一点在冀州也许并不是人尽皆知,但对沮授来说,这并不是什么秘密。

  而从袁绍的反应来看,他并不能确定袁绍是否已经做出决定,又或者是在看他的看法,所以在回答的时候,沮授便有些犹豫,但是,从大将军能开口询问他袁谭出任青州刺史这一点来看,袁绍显然是想再给袁谭一个机会,也就是说让他在哪跌倒再哪里爬起来。九四文学网启用新网址94shu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汉龙骑,大汉龙骑最新章节,大汉龙骑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