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龙骑 第一千三百九十六章 大战开启(95)

小说:大汉龙骑 作者:皇叔刘司马 更新时间:2018-11-23 00:38:05 源网站:全书网
  用龙胆枪的赵云都不是吕布的对手,更何况是改用秋水剑之后,和吕布真要碰面,拿什么报仇?

  然而用秋水杀吕布,如今已经变成了赵云最大的执念,对此刘澜并没有想过去改变他,就现在的赵云来说,多些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豪气,多些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豪情对现在的赵云显然是最好的表现。

  见过了赵云当时死气沉沉的样子,好不容易如今振作起来,刘澜当然不希望赵云好不容易找到走出来再变回当时那个萎靡的模样。

  所以赵云能有这样的想法,刘澜知道了也不会去提醒,更何况,刘澜也不会傻到真的去让赵云去和吕布拼命的地步,如果有机会,他会亲自去找他的麻烦,当然了是用他的近卫军。

  刘澜对吕布这位便宜老乡确实很想将他收归帐下,然而除了这么一档子事,不说刘澜和赵云戚里这层关系,就单轮主仆这一大渊源,别说是他赵云了,换做任何一人,刘澜也都会去找吕布的麻烦。

  不过刘澜也知道这一回是没多大希望了,按照他的计划,等收拾了会稽和吴郡,豫章和九江,用个一年半载,彻底收复了四郡民心,再北上寿春,到时候才是彻底和曹操清算之时。

  说实话,这些话,刘澜是真的没法对赵云说,要是他知道刘澜这些想法的话,嘴上也许会选择服从,可是心里的滋味肯定不好受。

  这也是人之常情,更何况这其中十有八九还会发生袁绍和曹操的决裂,如果这个时候他要请令出兵与袁绍夹击曹操,那时候刘澜还真会难做,按他的想法,‘官渡之战’看热闹等着分出一个结果再说。

  可赵云等不了,袁绍优势那么大,他能不急着去找吕布报仇?到时候吕布被袁绍解决了,那时一大遗憾,可吕布一旦再投袁绍,以哪个时候的袁绍实力,赵云还能有机会寻一寻他的晦气?

  自然没有可能了。

  “主公,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但你放心,末将公事私事分得清。”刘澜的沉默,被赵云误以为方才自言自语被他听到了,解释了一句。

  刘澜摇了摇头:“这件事不是单单的公事私事这么简单,子龙,有句话你要明白,鸿雁的事,不仅是你的事,更是我的事,我不会让吕布一直逍遥下去的,就算这一次他能逃过一劫,可你放心,终会有一天,我会助你亲手为鸿雁报仇的。

  赵云起身单膝跪地,有些激动的说:“卑职在主公身边,乃天大的荣幸。”

  刘澜起身把他扶起来,一脸无奈:“说这话,可就有些见外了。”

  黄忠的派出的信使在徐州见到了刘澜,而黄忠、臧霸和王修则耐心等待着刘澜的最新消息,有了刘澜恢复之后,臧霸估摸着是想通了,这几天比另外二人都老神在在的等着消息呢。甚至还专程把四大心腹都专程叫过来,算叮嘱也算是警告了一同,反正他就差直接说出来不管你们之前与袁绍还是曹操或是袁术刘表在暗中常年保持秘密联系,但从今天起,这些联系都最好给我切断了。

  臧霸之前的默认,可以说是在为自己留后路,只不过是自己与外联系变成了默认帐下与外勾结,但经过这一轮后,臧霸算是彻底打消了一些不切实际的幻想,虽然还不到死心塌地跟着刘澜,但也不在去奢望其他了。

  三姓家奴的事情他不会想了,不过自己另立山门也不会再有任何幻想,如今天下大势,如果是以前,他是那只不自量力的螳螂想去挡车,那经过这些年的耳濡目染,对天下局势多少也有了几分独到见解,天时地利人和,如今能称霸一方的诸侯最少都占了一样,而他却错失了崛起的最佳时机。

  一直颇为后悔的臧霸在这一点上是最为后悔的,如果当时他能够趁势而起,也许现在也能为一方霸主,但错过了良机,现在就算在青州立足,可是如今的青州人烟稀少,民生不振,是最大的不利和弊端。

  青州不足以作为臧霸的根本,这是最根本的关键,再加上青州三面都有虎视眈眈的敌人,这要是公孙瓒还没被灭,臧霸还真要试一下,但可惜,如今袁绍得青州之心昭然若揭,连刘澜都不敢喝袁绍证明开战,他在想这些,那不是自找死路?

  这一点虽然臧霸有些看不懂,但有一点,那就是刘澜之所以能够有今天,考得就是幽州突骑,虽然他为自己的骑兵另起一名,美其名曰龙骑军,但说白了还是幽州之军,而幽州之兵的优势,自光武帝以来就因为地处东胡,民风悍勇,人人皆为兵。

  而正因为这一点,刘澜凭幽州军崛起,而袁绍如今又夺下了这一丰富兵源?但与刘澜不同的一点是,这些年刘澜真正的主力部队,却始终处在徐州甚至是扬州这一的环境之下,这一的环境,远不是幽州那种缺衣少粮的环境可比,在这样的环境下,军心意志被消磨自然难免,就算这些年他们一直在战斗,始终都属于悍卒一份子,但是在得到着一座富矿的袁绍,却不在是从前那个样子。

  也许正是因为这一点,在有了幽州军的相助之下,刘澜才会出现不敢在与袁绍相抗衡的情况。

  当然这都是以臧霸现有眼界做出的一些大胆的猜测,说出来也许会让人笑话,但他并不认为自己所想到的这一点不是实情,毕竟在第二次徐州之战时,刘澜也做出了放弃青州的决定,但当时就只是放弃青州,而现在却是主动割让青州,这一字之差,说反应出的刘澜心里可就大由玄妙了。

  主动让出青州,这明显的示弱,甚至几可等于跪倒在袁绍脚下,这在世人眼中可是奇耻大辱的事情,甚至在内部,他就不信所有人都会赞成,就没一个人没主动挺身而出,愿意与青州共存亡,可是这样的情况并没有发生,刘澜拉下了面皮,让出了青州。

  据传闻,如今最先得到消息的冀州军颜良部,已经开始紧锣密鼓的整顿起来,但许攸却更是跨马加鞭朝着邺城赶,颜良不会让许攸把功劳全拿走,而许攸呢,又要急着在颜良出兵之前先把功劳坐实了。

  这里面官场上的蝇营狗苟,臧霸虽然有时候不是很懂,但多少还是能看懂的,刘澜既然把这么一大面子卖给了许攸,那么这件事就绝不能让颜良讨到一丝一毫的好处,所以没有许攸再次前来,那么青州各郡就不能急着交出去,就算颜良来了,也得先拼死抵抗,只有许攸到了,再做顺水推舟让出青州的事情。

  其实现在等刘澜的回复,说白了就是等在谁的手上交接青州的印信,虽然臧霸心里有数,但若是刘澜另有布置,那自然另当别论了。

  毕竟这个时候如果他们直接把青州让给颜良,那这份功劳,必然要落在颜良头上,到时候如果出现两方扯皮的情况,显然对刘澜来说才是最乐见的情况。虽然这个套路有些俗,路数一般都会被看出,可也够恶心颜良和许攸两人的了,最少两人这口水战就要打好几日,毕竟谁才是首功?

  这可是关系到切身利益的事情,换给谁,也得一针到底。

  但臧霸的眼界却只能瞧到这里,倒不是说他的格局太小,只不过是因为一人智短,他一人能想到这一点已经很不错了,毕竟这个情况,可是在徐庶张飞甚至是陈矫和张南等人的一同参谋下做出来的。

  试想一下,更深的一层,臧霸要想到,还真得好好琢磨一下。

  其实这深沉的意思,说出来,也就不会太大惊小怪了,臧霸能想到这一点,其实就是人们口中的阴谋,在未被差察觉的时候,确实有很大的杀伤力,但缺点却是很容易被识破,到时候所有的努力都白费。

  可是现在这么明白无误的宣告天下人,更像是阳谋。

  刘澜就是要恶心颜良和审配,就算袁绍最后看出了刘澜的目的,可他面对青州这么大的利益,等视若罔闻吗?

  不能,所以他就只能牺牲一部分人的利益,谁的利益,自然是准备了半年时间,最后到论功行赏的时候,却发现,没自己什么事的颜良和他帐下的士兵,这大半年时间,虽然仗就打了两次,可这士气却被磨损了大半,如今青州的功劳又没自己的份,颜良能扛得住下马的压力?

  到时候就算冀州士兵不把这事算到颜良不出兵的头上,毕竟这有袁绍的命令,可就算有着一点,他们还是会把主要原因算到是因为颜良无能的原因里,会说他没有麴义决断,如果是麴义遇到这件事,必然会违命,说将在外君令有所不受,然后大举攻青州。

  士兵如果出现了这样的情况,那颜良势必不可能抗住压力,自然要讨一个说法,那么不管是他针对袁绍还是针对许攸,肯定要给帐下讨封赏,那么谁会妥协?

  袁绍?许攸还是颜良?

  这就是刘澜要看的好戏,如果袁绍看明白了刘澜的真正用意,那么他自然会息事宁人,毕竟士兵这半年在外也辛苦,给出对等赏赐来息事宁人。

  又或者许攸有眼力劲儿,主动拒绝封赏,把所有赏赐都让给颜良,反正在袁绍面前露脸的机会一举拿到了,现在把赏赐让出去,反而会让颜良另眼相看,更重要的是,他为袁绍排忧解难,到那个时候,颜良能不感激?说不定许攸等南阳氏族就迎来了第二春。

  又或者是颜良不去找,吃亏到底,然后在自己背黑锅,抗下所有来,这样的情况不是没有过,反正就是上边也骂下边也骂,里也骂外也骂的媳妇,里外不是人呗,但只要能把部队稳住了就行。

  不过以颜良的性格,让他当媳妇恐怕没有这个可能,必然会找晦气,到时候如果能发生上述三种情况,那么一切都好说,可如果没有发生,那乐子就大了,到时候南阳士人和他们河北系彻底决裂。

  以河北系在如今袁绍内部的实力分布来说,那可以说是真正的飞扬跋扈,说一不二,到时候南阳系恐怕连一点活路都没有了,毕竟以前这样的争斗仅局限与文人之间,现在好了,文武都抱了团,到时候袁绍就算迫于压力,也得给出一个说法。

  内部因为青州,加速分离,彻底决裂,那时候刘澜还会担心袁绍南下徐州?内部这档子事就够他喝一壶的了。

  当初众人想到这一计策的时候,都阴森森的大笑起来,这事不管袁绍能不能看出,都够窝心的,毕竟牵涉到三方,只要有一方不肯善罢甘休,那么这事就没好,之所以刘澜会把这一决定归在阳谋而不是阴谋,就是因为清楚,颜良一定瞧不出来,而许攸他们就算敲出来,也会装作巧不明白。

  而袁绍,到时候不管他瞧得明白瞧不明白,因为以他的性格,在青州到手之后,他必然膨胀到目中无人,完全不会把这件事放在眼里。

  到时候他们直接的争斗,才是最大的看点。

  而这一切,都只是因为刘澜对这三人的一些了解。

  其实对于袁绍,只是存于书面文字,是从后世说了解,就算是颜良,也不过是从内卫密探口中多少了解,但也很片面,毕竟与他并没有多少交集,如果是文丑,也许刘澜还能有所针对,但颜良却不能。

  可是许攸就不同了,因为他和许攸有过两次打交道的情形,通过与他的两次直接谈判,刘澜把他的脾性摸了个清清楚楚,他既然来,就是要揽滔天之功,试想一下,在这样的情况之下,他又怎么可能愿意有人来分自己的利益,更何况就他所知,王修所找的人,最初乃是陈震,也就是说,在这件事情中,最少有两名当事人,甚至更多。

  分享利益的人本来就多,如果在掺和进来颜良,许攸能答应?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汉龙骑,大汉龙骑最新章节,大汉龙骑 全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