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龙骑 第一千四百零二章 大战开启(101)

小说:大汉龙骑 作者:皇叔刘司马 更新时间:2018-11-17 23:40:29 源网站:八一中文
  臧霸的说法不管是不是真相,从现在的局面来看,刘澜还真是想在徐州大做文章,再加上将青州拱手让人,臧霸说刘澜要对付曹操和袁术就算不是真相,但最少也不会离真相太远,毕竟这可是关乎到刘澜的生死存亡,这件事上他可不会冒险。

  青州军撤退,断绝了青州百姓的最后一线希望,说实话,有过前一次大撤退,百姓应该早有准备,更何况刘澜南迁秣陵时,还专门搞过一次大迁徙,可以说能走的都走了,但是留下来的百姓,要么是一些年老体弱之人,要么就是一些极为眷恋故土的百姓,宁死也不会离开家乡一步。

  这些人现在听说臧霸要撤往徐州,心底是真的绝望了,虽然对他们来说,青州多少任刺史更迭,好像早已无所谓,但较之之前袁谭在青州做下的恶行,他们是真的害怕,可以说,这个消息彻底在青州各郡县激起了千层浪,虽然王修等一早就做好了迁移工作,但是对于他们,又不愿前往徐州。

  这就是他们的矛盾之处,又不愿臧霸等离开,又不愿随他们前往青州,可臧霸却有不得不走,被迫之下,只能一走了之。

  再等下去不是办法,愿意走的,跟着他们走,不愿意走的,也不强求,再者,这年头谣言多如牛毛,很多人都被传言说蛊惑,说什么刘澜把他们骗去秣陵开矿,很多人犹犹豫豫,分不清真假。

  这样的情况,肯定是袁绍的谍探在背后捣鬼,不过这时候在剧县的臧霸已经管不了这些了,离开时专程派青州军前往各亭里,愿意走的登记之后,就跟着大部队离开。

  百姓会按照里、亭、县划分撤离,而部队则以曲为单位负责他么的安全,将他们安全带回徐州,这一路说长不长说短不短,路上难免出现一些意外,有他们护送能确保他们的安全。

  可以说臧霸和王修已经能够尽最大的可能去做好撤离的后勤了,虽然这些年二人在青州百姓的心里威望还是很高的,可尽管如此,但是真正愿意离去的百姓,并不多,甚至包括一些里正和亭长带头抵制,根本就不肯配合,所以最终撤走的百姓寥寥无几。

  部队撤离,马车里的王修看着四周撤离的百姓和士兵,脸色有些难看,虽然这一回是撤离,与上一次看起来完全一样,但还是有着本质的区别,虽然他也知道这是为了徐州能有更好的前途,可是心里多少还是有些不舒服。

  其实当年留在青州,王修是顶着极大的压力的,臧霸这里有问题,刘澜会把怨气发泄到他的头上,而刘澜那边有问题,臧霸也不会给他好脸色,他成了受气包,两头受气,可以说这样的日子也许从此以后就再也不复存在了。

  可是突然等到了这一天的到来,他却又有些怅然若失,离开为之战斗了大半辈子的青州,这感觉确实很难受,黄忠就坐在他身旁,他张口想要说些什么,可是最后,却变成了心中的一声叹息。

  “不用太过紧张,我们会回来的。”黄忠看着手掌紧握的王修,看出了他内心的不甘心,说道。

  王修摇着头,苦笑一声,没说话,虽然这一回黄忠能被刘澜委任到青州来负责撤离,看得出刘澜对他是格外倚重和信任的,但就揣摩心里这一点来说,黄忠却始终无法找到他心中真正关心的那个点,他不是期待着有一天再杀回来,他害怕的是这个天下,恐怕就此之后就要真的分裂了。

  从来也没有过这样的感觉,以前,刘澜一人力扛袁绍和曹操,这样的局面看着好像刘澜始终都是那个风雨飘摇的存在,但对于整个天下来说,却好像存在着某一个平衡,虽然年年都有兵灾,但不至于打乱,可是当袁曹联盟破裂之后,他知道,天下要乱了。

  刘澜、曹操和袁绍都是强势的存在,但袁曹之间的不合,被刘澜招到了根源,甚至以青州这极小的代价使其分裂。

  这一步棋,现在来看,确实是格外的妙,就算是国手也未必能下出,置之死地而后生,刘澜成功了,可是接下来会是什么样的局面,也许连刘澜也无法想象,或许他已经想到了,可是真的能入他所希望的那么顺利的进行?

  袁绍正的会按照刘澜的设想,如同他手中的提线木偶去对付曹操?

  如果会,那么一旦曹操被袁绍所败,那么提线木偶也就彻底失去控制,下一个被消灭的不是别人,正是养虎为患的刘澜,而这才是王修真正有所顾忌的关键,如果是他的话,他是不会对袁绍妥协,相反,他会主动与曹操联合,用相同的手段,去对付袁绍。

  然而他看不透刘澜为何会做出这一看起来是极其愚蠢的决定,这一决定不会为他带来任何的好处,只会让原本的平衡局面被打破。

  其实他一开始是考虑过刘澜向趁着袁曹之间的矛盾趁乱捞取好处,这想法看起来美妙,但是到时候拿什么对付击败了曹操后的袁绍?

  王修其实把自己这样的想法传递给刘澜,甚至在刘澜身边的人都有很担忧的向他说明这件事的严重性,可他不明白刘澜到底是怎么想的,为什么会回答出那番让人摸不清头脑的话来,曹操难道真的比袁绍更难以对付?也许是他对曹操争的缺少了解吧。

  王修只能以此来安慰自己,其实他现在更想与黄忠谈谈此事,不过看起来,黄忠或许刻意在往别的事情上引话题,根本就不给他这样的机会。

  “黄都督,其实我有一个想法,想必你也知道,无非就是让主公联合曹操一同对付活着说是打压曹操,我觉得到现在的局面,这是最好的选择。”

  “这是最好的选择,你知道,我知道,主公刘澜也知道,可是为何他没有这么选择?难道他真的头昏眼花,看不明白大势?不是。”

  “可是……”

  黄忠打断他道:“可是你却没有想过曹操,你觉得在曹操眼中,现在最大的敌人是谁,是袁绍,但也是主公,你说他是要联合袁绍先对付我们呢,还是联合我们对付袁绍呢?所以说你想的一点也没错,因为你是站在主公的角度去考虑问题的,可如果你站在曹操的角度去看待如今袁曹刘三人的关系,你就会发现,这样的想法是大错特错了!”

  王修怔住了,过了好久,才长叹了口气,当局者迷,当局者迷了,王修苦笑摇头道,他想到了所有,却忘记了曹操,相比于袁绍和刘澜,这两大诸侯都是曹操说无法轻易击败的对手,但和袁绍的私交却促使他绝不可能与刘澜联合起来对付袁绍,这一点与其说是他没有当年刘澜果断与刘繇结盟的凌厉手段,倒不如说他现在没那个实力与袁绍一刀两断,所以他只能选一个风险最低的可能,而与袁绍继续结盟显然是最稳妥的情况。

  王修彻底想明白了,低下头,为什么刘澜会做出让出青州的决定,看来确实是事出有因,而不是他没想过去与曹操结盟,相反他是对两人做出了评估之后做出的决定,离间两人关系,若从曹操开刀,那势必没有一点可能,但从袁绍下手,事实证明他成功了,使得徐州逃过一劫。

  突然,王修脸色大变,那主公为何还要和曹操拼命啊,这个时候,他更应该主动去化解与曹操之间的误会,最好能够使两家罢兵才对啊,尤其是在知道袁绍要进攻曹操的情况之下,就更不能让他在徐州有所损失了,不然的话,他有凭什么抵挡袁绍?

  黄忠再也忍不住了,以前那个睿智的中年,现在的智商几乎等于零,他叹道:“不是刘澜想打,是曹操非打不可,只有打下徐州,曹操才能有与袁绍一战高下的可能,不然的话,你觉得曹操就算不与我们开战,又能有多少胜算挡下袁绍的大军?“

  疯狂念头。

  但却让王修彻底沉默了下来,掀帘看着车外撤离的百姓和士兵,未来会如何,我们又该怎么办?

  “这个天下,不会姓袁的!”突然黄忠开口说道:“只会姓刘!”

  这算不算一语双关,王修不清楚,但这句话却让他彻底安下心来,因为姓刘的不会放任袁绍不断强大下去的,或者说,如果袁绍进攻曹操时刘澜会不惜代价支援他。

  不过当他转向黄忠的一刻,却发现他早已闭目养神,王修的眼神随即黯淡下来,因为他并不能确定刘澜是不是真的要帮曹操。

  但是就如他所说的那样,其实现在天下的局势,关东的格局,最好还是保持目前的局面是最好的结果,假如有谁打破了这一平衡,那么这个天下也就彻底乱了,也许他是真的有些多虑了,但这就是现实,可是袁绍和曹操不会如此想的。

  当然不要忘记还有在寿春的袁术,他现在对刘澜可谓是恨之入骨,可以说从去年到如今,他已经很少有过笑容了,他本身就是心胸狭窄之人,现在对刘澜心中的怨恨,比之袁绍还要深,他无时无刻不想着报仇,甚至在梦中都梦到过生擒刘澜的画面,他狠狠的鞭挞着刘澜,一刀刀割下他的肉,那情形,让他放声大笑。

  睡醒之后,他的嘴角都还挂着笑容,心里也舒服了一点,可是这终归是梦,但这样的画面,却让他越发期待这一天!

  王修彻底想明白了,低下头,为什么刘澜会做出让出青州的决定,看来确实是事出有因,而不是他没想过去与曹操结盟,相反他是对两人做出了评估之后做出的决定,离间两人关系,若从曹操开刀,那势必没有一点可能,但从袁绍下手,事实证明他成功了,使得徐州逃过一劫。

  突然,王修脸色大变,那主公为何还要和曹操拼命啊,这个时候,他更应该主动去化解与曹操之间的误会,最好能够使两家罢兵才对啊,尤其是在知道袁绍要进攻曹操的情况之下,就更不能让他在徐州有所损失了,不然的话,他有凭什么抵挡袁绍?

  黄忠再也忍不住了,以前那个睿智的中年,现在的智商几乎等于零,他叹道:“不是刘澜想打,是曹操非打不可,只有打下徐州,曹操才能有与袁绍一战高下的可能,不然的话,你觉得曹操就算不与我们开战,又能有多少胜算挡下袁绍的大军?“

  疯狂念头。

  但却让王修彻底沉默了下来,掀帘看着车外撤离的百姓和士兵,未来会如何,我们又该怎么办?

  “这个天下,不会姓袁的!”突然黄忠开口说道:“只会姓刘!”

  这算不算一语双关,王修不清楚,但这句话却让他彻底安下心来,因为姓刘的不会放任袁绍不断强大下去的,或者说,如果袁绍进攻曹操时刘澜会不惜代价支援他。

  不过当他转向黄忠的一刻,却发现他早已闭目养神,王修的眼神随即黯淡下来,因为他并不能确定刘澜是不是真的要帮曹操。

  但是就如他所说的那样,其实现在天下的局势,关东的格局,最好还是保持目前的局面是最好的结果,假如有谁打破了这一平衡,那么这个天下也就彻底乱了,也许他是真的有些多虑了,但这就是现实,可是袁绍和曹操不会如此想的。

  当然不要忘记还有在寿春的袁术,他现在对刘澜可谓是恨之入骨,可以说从去年到如今,他已经很少有过笑容了,他本身就是心胸狭窄之人,现在对刘澜心中的怨恨,比之袁绍还要深,他无时无刻不想着报仇,甚至在梦中都梦到过生擒刘澜的画面,他狠狠的鞭挞着刘澜,一刀刀割下他的肉,那情形,让他放声大笑。

  睡醒之后,他的嘴角都还挂着笑容,心里也舒服了一点,可是这终归是梦,但这样的画面,却让他越发期待这一天!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九四文学网启用新网址94shu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汉龙骑,大汉龙骑最新章节,大汉龙骑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