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龙骑 第一千四百零六章 徐州之战(3)

小说:大汉龙骑 作者:皇叔刘司马 更新时间:2018-11-17 23:40:29 源网站:八一中文
  曹操带着满心热情接待杨弘,却发现号称是带着极大自主权的杨弘根本任何事情都无法做主,曹操只好耐心等待袁术的回信,不过问题应该不大,毕竟袁术只要想在徐州捞取利益,他就必须得接受听从曹操指挥的现实,至于粮草等后勤,会存在一些变数,不过曹操也没真指望他出那么多的粮草,这就是一个讨价还价的过程罢了。

  当然比之袁绍最大的不同是,袁术在九江之战后已经切实感受到了刘澜的威胁,所以说,这一仗是他认为最有可能击败刘澜的时机,不然的话,杨弘也不会在临走时说出今刘澜乃釜中鱼,阱中虎;若不就此时擒捉,如放鱼入海,纵虎归山矣。

  这番话,就是杨弘在向他透露一个信息,无论如何他都会促成两家联合,很简单的道理,到现在这个局面,就算袁术还看不明白,但他已经看明白了,如果这一仗没有消灭刘澜,或者是让他伤筋动骨,那么反过头来刘澜就会不惜一切代价来攻寿春,所以他们已经没有任何选择可言,所以这番话是给曹操一个保证,同时又叫他不会生出一些枝节,万一他那边说好了,曹操这里却有像袁绍一样反悔不出兵了,可怎么办?

  事实其实也是如此,虽然曹操不出兵也许会在内部出现一些问题,但以曹操现在的强势,其实并不足以让他垮台,但袁术可没那么幸运,所以说,现在的袁术比曹操更为迫切,只不过身在局中的曹操当局者迷罢了,如果现在有个局外人,诸如郭嘉等人能够提醒他一下,他也就不会那么急切了。

  送走杨弘之后,曹操在议事厅内观看了一遍徐州地图,从得来的情报,赵云的徐州主力已经在城外集结,随时会向琅琊而来,而沛郡的徐盛也已经跃跃欲试,虽然琅琊的徐方哪里还没有任何消息传来,但他一定也已经集结了重兵,如果再加上青州军到来,双方短时间内能够集结的大军几乎都集结在琅琊。

  草草统计,最少不下十万人的规模,这样的重兵,几乎可与当年的冀州之战相提并论了,甚至是讨董之战也不遑多让,说实话,一想到战争的后果,他的脸色变得有些阴沉,毕竟这是在开战之初,战争之复杂,根本就无法在战前预料到最终的结果会怎样。

  但战争又格外简单,因为他的结果无外乎三种,胜平负,可是他输不起。平负的两种结局都不是他能接受的,但他面上虽然会难看,可是心中却始终如同止水,因为他和刘澜都是半斤八两,他输不起,刘澜难道就能输得起了?

  他现在因为战事愁眉不展,刘澜又何尝不是和他一样?只要一想到这些,他的心情就会好转。

  不过他现在更关心的是,刘澜接下来一定会尽可能的想办法来守住徐州,毕竟相比于他,刘澜对和局是能够接受的,曹操向来喜欢荀彧说的一句话,要击败你的对手,就要了解你的对手,尤其是要知晓他心中所想,那么现在的刘澜最想的必然不是该如何才能击败自己,毕竟战胜自己,并不是他的最终目的,因为与他的利益所不符,最后只会让袁绍渔翁得利。

  反而是平局的局面,甚至不开战,才是他所盼望,当然如果不能避免,必须一战的话,那么首先他必然会是以守势存在,也就是说,他需要确保该如何才能守住徐州,更准确的说是琅琊。

  因为他现在的部队就在费县,攻打琅琊的意图十分明显,不过也一定会有所防备,害怕自己声东击西,从现在徐盛、赵云的表现就能看得出来,徐盛集结在沛县不敢轻举妄动就能很好的解释这一切,但赵云没有轻举妄动,同样说明了,他在观望,只有确定了他对哪一方进攻,才会前往支援。

  可以说,刘澜已经把他的意图都准确的预判到了,不管是他进攻琅琊,还是真的声东击西攻打徐州,都是在刘澜的预料之中,到时并不会占到任何的便宜,碰上这样的对手,必须要想出其它能够出奇制胜的手段。

  在看着地图的曹操极可能想着能够让刘澜意想不到的办法,可是实在有些困难,毕竟你的对手并不是傻瓜,他必然会尽可能的不放错,不给他任何机会,甚至有些机会,反而是他故意制造出来,这就是刘澜,他会让你觉得机会出现了,等你杀到之后,却会发现,真正被动的那个人是你自己。

  看着地图的曹操心中突然升起一团怒火,熊熊燃烧了起来,不过有一点蓦地转身,看向了郭嘉:“我们现在唯一的好消息,就是徐州无险可守,我们可以从任何方向对其发起攻击,而不是只在刘澜为我们选择好的交战地点,尤其是在即将和袁术联合之后,我们可以选择的进攻点将更多。

  郭嘉道暗暗叹了口气,曹操虽然如此说,看着是找到了突破口的感觉,说白了就是没有信心正面突破,需要用这样的方式,来让刘澜的部署作废,这样的情况,虽然是最好的选择,但何尝不是没有正面突破刘澜的信心,如果是几年前,这样的情况绝不会出现,但是现在,双方的实力对比已经发生了巨大的改变,虽然不想承认,但却必须接受这一现实。

  这就是现在的大局,郭嘉作为曹操的首席智囊,必须要明白这一点,不管他是否接受,必须以大局为重,也必须忍下这口气,只有这样,才能更理智的做出决策来对付刘澜,不然还是拿老眼光,甚至是因为与刘澜的私人恩怨说事,只会让局面变得更被动。

  这口气必须要忍下,其实他比很多人都看的看,尤其是在这样的事情上,手段并不重要,就算再肮脏无耻,结果才是最重要的,更何况连郭图这样的深仇大恨都忍了这么多年,更何况是刘澜?

  起身说道:“攻打徐州以前确实是最佳的选择,因为那里是刘澜的治所所在,但是他现在已经搬迁到了秣陵,那么攻打徐州城和攻打彭城也就没什么区别了,起身相比起来城池高大的徐州坚城,末将以为开局之战,最好还是选择他处,一个可以直接攻下,而又无须重型攻城器械的城池,这样一来,在攻打徐州其他城镇会更顺利。

  “先易后难,把那些大城留到最后,也许到时候根本不费一兵一卒,就能够迫使他们投诚也未可知。”曹操说着,微微点点头,就听到程昱接过话头说:“奉孝所言不假,如果这一仗让卑职来指挥,卑职会直接攻打广陵,到时候只要我军能手坚守得住,那么就是守住了敌军后路,那个时候刘澜必然会疯狂进攻,自然而然就要放弃对琅琊甚至是徐州的防御来救援,到时候如果我军在琅琊徐州放下还能有一支主力存在的话,对刘澜前后夹攻,就算刘澜不败,那么他也将没有后路,到时士气全无,我军亦可不战而胜!”

  曹操点了点头,这倒是可行之计,不过随即想了想,这个计策的冒险性太大了,首先在刘澜疯狂要打开南下通道时,能否守住广陵是个关键问题,其实在与刘澜多次交锋的经验来看,这样的决策,只会让刘澜各个击破,毕竟曾经袁术也不是没想过在广陵做文章,可最后呢,还不是前功尽弃?

  “不要忘了,刘澜在广陵同样有一万的驻军,甚至是在秣陵和濡须坞也有着驻军,如果我们攻打广陵,先不说能不能切断刘澜后路,到时候很可能会受到四面围攻,甚至刘澜在徐北的主力根本就无须回师,就能够解决广陵的麻烦,到时候反而会让我们身陷险境。”

  程昱一惊,急声道:“是卑职考虑不周。”

  “这不怪你,毕竟前两次你都在负责荆州事物,对徐州的情况并不了解。”曹操看向地图的视线终于转了回来,看着两人,道:“其实,自古用兵,以弱敌强,要击败比我们强大的对手,最好的选择,就是破坏他们的后勤,经过前一次吕布偷袭徐州之后,如今的徐州粮草大营,不知搬迁到了何处,如果我们能够找到他们的后勤屯粮之所,在这上面大做文章的话,那么我们战胜刘澜的话,也就会变得轻松了。

  “可是刘澜又怎么可能会轻易的让给我们找到他的屯粮之所?”郭嘉摇摇头,有些无奈:“徐州只有五郡六十二县,并不多,可要从这五郡六十二县之中找到刘澜存粮之所,无异于大海捞针,除非能从熟知敌军内情之人口中探知,可哪那么容易啊。”

  程昱突然笑着说:“容易,只要陈群甚至是孔融开口的话,就容易。”

  郭嘉仿佛被雷击一般,呆住了,他怎么就没有想到这两位即将来许都的刘澜重臣呢,可是还不等他开口,曹操就已经打断了两人,让他们不要在这件事情上多费心思了,他这么急切的把两人弄过来,可不就是想探知一些徐州内幕?

  可结果还不是空欢喜一场,两人虽然都点头了,奉命听从‘天子感召’,可却都是一拖再拖,尤其是陈群,更是放出话来说什么要等着还未开启的第三次徐州之战结束才会启程,当时从陈纪口中得知这一消息之后,曹操差一些就要一口鲜血喷了出来,比起孔融,陈群才是那个熟知刘澜大小机密的存在,有他在,可以说刘澜明面暗地里的任何部署都能为他说熟知,然而他要等战后才来,让他错失了掌握刘澜所有核心机会的可能。

  而等到战后,陈群就算来了,那么刘澜也一早就重新部署了,到时候掌握的情报,根本就是些无关紧要的消息。

  曹操摆摆手,示意两人不要在多说这些事情了,指挥让他更郁闷,看着曹操深深吸了一口气的两人只能再去想其他可能:“虽然无法从他二人口中探听,但是也完全可以从徐州的一些动静来打听清楚,毕竟大战开启,刘澜肯定要运输粮草,尤其是青州军到琅琊,肯定会往琅琊运输粮草,如果我们从中顺藤摸瓜,也许能够找到一些线索。”

  “对,我们甚至还可以看一看,刘澜有没有抽调民夫,如果有的话,那么也可以从民夫这里找到突破口。”

  郭嘉仿佛被雷击一般,呆住了,他怎么就没有想到这两位即将来许都的刘澜重臣呢,可是还不等他开口,曹操就已经打断了两人,让他们不要在这件事情上多费心思了,他这么急切的把两人弄过来,可不就是想探知一些徐州内幕?

  可结果还不是空欢喜一场,两人虽然都点头了,奉命听从‘天子感召’,可却都是一拖再拖,尤其是陈群,更是放出话来说什么要等着还未开启的第三次徐州之战结束才会启程,当时从陈纪口中得知这一消息之后,曹操差一些就要一口鲜血喷了出来,比起孔融,陈群才是那个熟知刘澜大小机密的存在,有他在,可以说刘澜明面暗地里的任何部署都能为他说熟知,然而他要等战后才来,让他错失了掌握刘澜所有核心机会的可能。

  而等到战后,陈群就算来了,那么刘澜也一早就重新部署了,到时候掌握的情报,根本就是些无关紧要的消息。

  曹操摆摆手,示意两人不要在多说这些事情了,指挥让他更郁闷,看着曹操深深吸了一口气的两人只能再去想其他可能:“虽然无法从他二人口中探听,但是也完全可以从徐州的一些动静来打听清楚,毕竟大战开启,刘澜肯定要运输粮草,尤其是青州军到琅琊,肯定会往琅琊运输粮草,如果我们从中顺藤摸瓜,也许能够找到一些线索。”

  “对,我们甚至还可以看一看,刘澜有没有抽调民夫,如果有的话,那么也可以从民夫这里找到突破口。”九四文学网启用新网址94shu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汉龙骑,大汉龙骑最新章节,大汉龙骑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