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龙骑 第一千四百二十章 徐州之战(17)

小说:大汉龙骑 作者:皇叔刘司马 更新时间:2018-11-23 00:38:05 源网站:全书网
  果酒,是刘澜一直在考虑的一件事情,而这时代诸如葡萄酒应该算得上是比较常见的果酒了,在徐州也很普及,但是徐州的其它水果,诸如梨、石榴甚至苹果却十分罕见,如果把这些过剩的水果用来酿酒,除却一些如葡萄酒这样发酵的果酒之外也许难以取代,可用这个时代的蒸馏法,将这些发酵后的果酒再进行蒸馏,那么得到的水果白酒则有了代替白酒的可能,最少刘澜颁布限酒令时,不会反应那么过激。

  这件事刘澜想的很清楚,不是要禁止米酒,而是要限制每年消耗大量粮食用作酿酒,他相信这道政令将极大改善现在治下屯粮的缺口,为此他到了徐州之后还专程见了徐州商曹徐宣,和他商议这件事情。

  所谓的限酒令,首先对于民间私酿是不限制的,只是对官酿进行限制,把徐州各官方的酿酒坊,每年产生的果酒比例最少要达到五成,甚至更多,当然对于民间的酒坊也要进行鼓励,在这件事情上,由商曹来为酒坊和酒馆客栈提供便利。

  为此商曹徐宣专门把市曹和酒掾都叫了过来,如今市曹不仅受管于各地令府,还要由各州、郡商曹从事、掾史直接管辖,这样能保证商曹的政令能够更好的实施,当然也能保证各地商业能够在令府的直接管理之下更好的运行。

  可以说,徐州的改制虽然远不如沛县那般彻底,但是在管制上的改革却是很彻底的,以前的官职虽然也很细化,但是在政府职能上却呈粗放式管理,而现在看起来是新增了许多新的部门,但是被裁撤的部门同样很多,比如负责盐铁的金曹官吏,可以说一个金曹的编制,比新增的商曹工曹加起来还多,当然了这里面最大的一部分还是主管市集的市曹直接并入到商曹之中,所以说现在办公看起来更快捷,但官府人员反而减少了不少,而减少的官吏,同样能够为刘澜减少一大笔粮食的开支。

  这个时代所有官员的薪俸都是以粮食结算,如曹操、袁绍,一个是三公之一的司空一个大将军,食秩便是万石,而刘澜不过是征西将军,食秩只是中二千石,只不过曹操是左右到右手,而刘澜也不可能从朝廷那里领到薪俸,甚至还要给自己控制的郡县内的所有官员发月俸,粮食除却要向数十万的官兵发放,还要向这些官员发放,而这才是极大的一比开支,就说各郡的郡守吧,每年便食秩二千石,等于一千五百斛,而像张颌、太史慈这样的武将也都是食秩二千石,比他们再高的则是关羽张飞赵云张昭等人,食秩真二千石,等于一千八百斛。

  而从他们往下一级级的官吏虽然领到的俸禄会越来越少,但是下面的规模却越来越庞大,就好像周仓这样的校尉,食秩千石,看起来不多,一个人一年也就一千斛,可别忘了在刘澜军中,这样的校尉却有近七十多人,这开销之庞大,刘澜能不想办法开源和节流嘛。

  不过市曹和酒掾一听徐宣的说辞,虽然刘澜没说话,可两人哪能不明白这其中的学文,立时一个个拍着胸脯表态,甚至当场就提出了解决的办法,别说这都是成了精的人,尤其是在市集和酒坊这里负责了这么多年,对立面的事情摸得门清,酒坊的事情好解决,只要商曹的政令一传达,他们就能实施,不过最好是能够对各郡郡守各县县令都提前打好招呼,不然到时候闻起来,他们可就要两头讨不到好了。

  而市曹就更更轻松了,虽然他也是在县府和商曹的两重管理,可是他毕竟只是负责市集里的商铺,这点和负责官方和民间的酒掾不同,官方的酒坊他能指挥得了,可民间的人家不听你的,你也没办法不是,所以他才在听到只要求官方酒坊之后才会拍起了胸脯,毕竟他一句话就能决定一切。

  而市曹在市集里,更是如此,他就是市集里的土皇帝,在市集里的商贩们可以不害怕别的政府衙门,可是对主管市场的市曹,哪一个不讨好,可以说是真正的实权单位。

  而他给的方案,也很简单,就是加大收取客栈的米酒售卖之税和酒坊的生产税,但降低果酒的售卖和生产税,只要酒坊和酒馆能在果酒上有赚头,甚至能大赚,那么他相信果酒的问题一定能够得到解决,当然这样做的后果可能是米酒的价格急剧攀升,所以他会密切关注有商贩从中赚取黑心钱,只要查到,那就立即关铺。

  市曹说的恶狠狠的,不过刘澜却摆了摆手:“这就有点欺负人了,按照私自涨价的处罚条款罚款就是了,不要动不动就封店嘛!”对于这样的官吏,刘澜明白就算取消了所谓的商籍,但是几百年来对他们产生的歧视却是很难一两天就改变的,刘澜甚至打算以后负责官吏市场商业都要从这些商人里选择,由专业的人来干专业的事情。

  相信他们会让市场变得更规范,毕竟他们常年与商业打交道,要比这些‘官老爷’们跟懂得如何去管理市集,不过这事要慢慢来。

  在秣陵限制了米酒之后,徐州也开始限制米酒,只不过关羽和张飞现在却不会去关注是否以后果酒盛行,没有米酒可喝,两人闲聊着,都说起了徐州之战,尤其是对于取虑县,两人最是有所感触,当年随刘澜援助徐州,他们可是亲眼见到过取虑等县的惨状的。

  当张飞提出拒敌于外,不要再让好不容易恢复生机的取虑再遭受兵祸的话题是,关羽的表现是极为认真的,甚至可以从他哪微眯的眼中看出有些许沉痛。虽然取虑县已经重建,虽然取虑百姓是从各郡迁徙,但是取虑当年的惨状,没有人愿意再次见到,可以说连宗寇也没想到因为他提到了当年的屠城惨案,而让关羽彻底改变了与敌交战的态度。

  当然,他并不会急于进攻,而是像主公的命令所说的那样,严密盯着寿春军和曹军,虽然主力对付寿春军,但是却也必须要防备着曹军,取虑县,绝不能再受到曹军的毁灭和破坏。

  不过他也知道,想完成这两点很难,但是现在他可不是自己还有张飞呢,到时候大不了他来守城,让张飞去攻击张勋就是了,虽然不敢保证能击败曹军,但是守护取虑县那还不是轻师的事情?

  两人商议着,关羽很清楚曹军情况,尤其是士气正旺的曹军,让张飞去和他们交锋,毫无胜算,当然这只是从各方面进行比较之后做出的论断,一旦开战也许不会出现他所担忧的情况,但是关羽必须谨慎起见,为此张飞也没什么好说的,反正对他来说就是,主公在的时候听主公的,关羽在的时候听关羽的,没人在的时候则听宗寇的,如果连他都犹豫不决的时候,那么就由他自己来亲自决断,既然云长都这么说了,那他连想都不想,直接提起酒樽,就向关羽敬了一樽酒。

  喝完之后,更是亲自为关羽舀酒,这几年,说实话,他和关羽聚在一起喝酒的机会是真的少,尤其是张飞成婚之后,关羽尽可能的避免与张飞鬼混,而在关羽和张子研成婚后,其实这也的情况就更少了。

  没想到今天却遇到了这样的机会,张飞那叫个激动,一杯杯酒下肚,话题也不知怎么说着说着就到了夏侯涓和张苞的头上,说完了他们又说道了张子研,关羽出兵之前,张子研已经有了身孕了,推算时间,孩子差不多就要出生了,如果不是张飞说起来,他真的都快把这件事情给忘记了。

  说实话,和张子研新婚几个月就分别,说不想念那是假的,曾经他心里是想着胡金锭,可是自从胡金锭离去之后,他和张子研结合,他就把心思都放在她的身上了,这时候听他这么一说,很自然的就想到家里的妻子。

  不过张飞关注的焦点可不是这个,而是他要给孩子起个什么样的名字,这事可得早点想,不然越拖就越不知晓该叫什么名字了。

  其实关羽早就想好了名字,不过他并不打算当着张飞的面说出来,他打算派人专程回去,告诉妻子孩子出生后男孩儿叫什么女孩儿叫什么。

  说实话,他在张飞娶夏侯涓之后,是挺羡慕他的。

  市曹说的恶狠狠的,不过刘澜却摆了摆手:“这就有点欺负人了,按照私自涨价的处罚条款罚款就是了,不要动不动就封店嘛!”对于这样的官吏,刘澜明白就算取消了所谓的商籍,但是几百年来对他们产生的歧视却是很难一两天就改变的,刘澜甚至打算以后负责官吏市场商业都要从这些商人里选择,由专业的人来干专业的事情。

  相信他们会让市场变得更规范,毕竟他们常年与商业打交道,要比这些‘官老爷’们跟懂得如何去管理市集,不过这事要慢慢来。

  在秣陵限制了米酒之后,徐州也开始限制米酒,只不过关羽和张飞现在却不会去关注是否以后果酒盛行,没有米酒可喝,两人闲聊着,都说起了徐州之战,尤其是对于取虑县,两人最是有所感触,当年随刘澜援助徐州,他们可是亲眼见到过取虑等县的惨状的。

  当张飞提出拒敌于外,不要再让好不容易恢复生机的取虑再遭受兵祸的话题是,关羽的表现是极为认真的,甚至可以从他哪微眯的眼中看出有些许沉痛。虽然取虑县已经重建,虽然取虑百姓是从各郡迁徙,但是取虑当年的惨状,没有人愿意再次见到,可以说连宗寇也没想到因为他提到了当年的屠城惨案,而让关羽彻底改变了与敌交战的态度。

  当然,他并不会急于进攻,而是像主公的命令所说的那样,严密盯着寿春军和曹军,虽然主力对付寿春军,但是却也必须要防备着曹军,取虑县,绝不能再受到曹军的毁灭和破坏。

  不过他也知道,想完成这两点很难,但是现在他可不是自己还有张飞呢,到时候大不了他来守城,让张飞去攻击张勋就是了,虽然不敢保证能击败曹军,但是守护取虑县那还不是轻师的事情?

  两人商议着,关羽很清楚曹军情况,尤其是士气正旺的曹军,让张飞去和他们交锋,毫无胜算,当然这只是从各方面进行比较之后做出的论断,一旦开战也许不会出现他所担忧的情况,但是关羽必须谨慎起见,为此张飞也没什么好说的,反正对他来说就是,主公在的时候听主公的,关羽在的时候听关羽的,没人在的时候则听宗寇的,如果连他都犹豫不决的时候,那么就由他自己来亲自决断,既然云长都这么说了,那他连想都不想,直接提起酒樽,就向关羽敬了一樽酒。

  喝完之后,更是亲自为关羽舀酒,这几年,说实话,他和关羽聚在一起喝酒的机会是真的少,尤其是张飞成婚之后,关羽尽可能的避免与张飞鬼混,而在关羽和张子研成婚后,其实这也的情况就更少了。

  没想到今天却遇到了这样的机会,张飞那叫个激动,一杯杯酒下肚,话题也不知怎么说着说着就到了夏侯涓和张苞的头上,说完了他们又说道了张子研,关羽出兵之前,张子研已经有了身孕了,推算时间,孩子差不多就要出生了,如果不是张飞说起来,他真的都快把这件事情给忘记了。

  说实话,和张子研新婚几个月就分别,说不想念那是假的,曾经他心里是想着胡金锭,可是自从胡金锭离去之后,他和张子研结合,他就把心思都放在她的身上了,这时候听他这么一说,很自然的就想到家里的妻子。

  不过张飞关注的焦点可不是这个,而是他要给孩子起个什么样的名字,这事可得早点想,不然越拖就越不知晓该叫什么名字了。

  其实关羽早就想好了名字,不过他并不打算当着张飞的面说出来,他打算派人专程回去,告诉妻子孩子出生后男孩儿叫什么女孩儿叫什么。

  说实话,他在张飞娶夏侯涓之后,是挺羡慕他的。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汉龙骑,大汉龙骑最新章节,大汉龙骑 全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