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龙骑 第一千四百二十四章 徐州之战(21)

小说:大汉龙骑 作者:皇叔刘司马 更新时间:2018-11-23 00:38:05 源网站:全书网
  费县城内,因为袁军的突然陈兵下密等县的消息让他立时招来了杨弘,询问道:“张勋将军那边有消息吗?我现在很想知道他们到底什么时候才能与曹仁汇合?”

  冀州军南下的消息杨弘自然知晓,被曹操专程叫过来也明白是为了什么,可他能不过来吗,虽然他知道到时候会很尴尬,可他也没有办法,现在害怕和担心的事情发生了,不知道该如何回答的杨弘苦笑着,可关键是他还必须得回答,只能老调重弹一般说:“他会继续催张勋让他尽快抵达预定地点与曹仁将军汇合。“

  “什么时间,我要准确的时间!”这番话曹操已经听了不下数十遍了。

  “曹司空,下官现在还没法给您确切的消息,但卑职一定会尽最大的努力,同时向后将军和张勋将军传书,相信很快就会有消息传来”

  “很快?你知道现在的情况吗,如果冀州军攻打了东莞和东海,难道我们还在这里等消息吗?”经过短暂的蜜月期之后,积累的不满终于让曹操彻底爆发出来了,原本曹操是盼着能够与寿春军联合起来大干一场的,甚至连寿春军的指挥权都拿到了,可最后却没想到还是被袁术摆了一道。

  杨弘十分尴尬:“我会尽全力的。“

  “最多半个月,你自己看着办,半个月之后,如果张勋还没有反应,我将与冀州军配合出击!”曹操估计着自己的身份,有些话不可能说出口,毕竟显得小家子气,但是他相信他这番话的玄外之意杨弘会明白的,到时候寿春军就算攻打徐州也不可能再有平分徐州的可能,就算是失败了,加入寿春再出现什么困难,那他也不会再对其进行帮助甚至是援助。”

  杨弘脸刷地变得苍白,曹操已经保持了克制,可是他明白,现在双方的关系已经到了最关键的时刻,而造成这样原因的,不仅不是他想要的更不是袁术所希望看到的,会有这么严重的问题,完全就是因为张勋抗命,说实话,真追究源头,改不到他身上,可这对曹操来说不是借口,就算是袁术和他如何想要部队汇合,可张勋的抗命,那也是你袁术御下不利吧,这样的情况,曹操没有彻底撕破面皮,已经是很给面子了,如果人家一点面子不给,把这番话说出来,杨弘不仅没法解释,还会显得他和后将军极为无能。

  “曹司空,俗话说谋事在人,成事在天,下官和后将军已经尽了全力了,怎料到张勋抗命不前,我知道您现在想什么,下官也不想再多解释什么,这一次如果再无法命令张勋按照计划与曹仁将军汇合,下官也没脸继续留在费县,到时我也在费县留着让您心烦,我会亲自回寿春去解决这件事,给您一个交代。”

  曹操的脸色稍微和缓一点,他之所以生气,是因为杨弘一直在逃避话题,这让他都有些怀疑是不是寿春军上下都在应付自己,但现在见到杨弘的表态之后,曹操才可以肯定自己的猜测并非真相,完全就是袁术和杨弘不给力,面对抗命的张勋没有任何办法,而杨弘之所以一直不肯正面回应,其实就是因为这事会让让他们太过难堪,所以有些内幕杨弘不肯说,就算是现在他也没有说明白,但他知晓,在自己的逼宫之下,他已经交代不过去,所以才说出之前那番话。

  这对曹操来说,虽然真相并不知晓,但已经可以确定,不是袁术两面三刀,那么就再给他半个月的时间,这已经是极限了,如果这半个月袁术还不能让张勋如约到指定地点,那么他也就不会在指望寿春军了。

  这一仗,曹操都觉得可笑,他居然帮了这么一帮忘恩负义的小人,让人气愤,可他有没别的办法,就像郭嘉说得那样,如果不是我们攻下寿春,那留着袁术对他们来说自然是最好的选择。

  所以并不存在又一次帮袁术挡火的说法,而是出于战略意义做出的决定。

  杨弘擦了一下额头上的汗,他不清楚曹操现在想什么,但他现在心中想着的则是如何才能指挥动张勋。

  突然,曹操微微一笑,道:“看来这件事是真的让你有些头疼了,不过我倒觉得不是什么大问题,虽然我不知道张勋和你们到底在顾虑什么,是怕刘澜再偷袭寿春吗?还是怕这一仗损失过大,得不到好处,其实你们现在完全不必想得太多,毕竟那都是之后的事情,而眼下我们最主要的目标就只有一个,那就是对付刘澜,在这件事上不上心,那我问你,不管是你考虑刘澜可能突袭寿春又或是之后瓜分徐州,这不就是痴人做梦吗?试问,你们连主力都没出扬州,徐州军又怎么可能突袭寿春?所以让张将军启程很简单,把话说明白,把现在的情况说清楚,而不是一味的下命令,我相信他会明白自己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的,你说呢,杨长史?”

  曹操说话很慢很慢,循循善诱,便把他认为的一些问题说了出来,张勋他不太了解,但这个人能位居高位,不大可能是那尸位素餐的废物点心,所以他现在不动,一定是因为担忧寿春而变得瞻前顾后,这才是关键所在,甚至他看到了未来可能出现的一些危险情况,所以他才会做出抗命的举动来,而对于这位抗命不尊的大将,袁术几次三番都没有办法,所以说曹操得知这件事儿的真相之后,他觉得杨弘继续去催袁术再由袁术去催张勋最后的可能依然会是杳无音讯,所以催甚至命令对现在的张勋没有任何意义,能调动他的就只有让他明白徐州之战的重要性,还有他所担心的一些未知威胁都是完全没有必要的事情,因为这些事都只是徐州之战开启之后可能发生的情况,可如果徐州之战不开,那么这些威胁也就不会存在,到时候寿春会变得安全吗?

  不仅不安全,还又同时得罪了曹操,如果日后再出现危险,他们真的有可能扛下来刘澜的进攻吗?那么这个责任谁来责任?

  曹操冷冷道:“所以你们要让他明白这个道理,甚至可以在关键时刻派去一位监军嘛,甚至换将,反正最后的指挥权是他曹操,就算临阵换将,其实影响也不会太大。“

  “司空放心,我会向后将军禀明的。“杨弘之前一直是直接书信袁术,可是根本就没有任何改变,所以这一回他决定同时向袁术和张勋二人传书,将其中的厉害关系一五一十的都说出来,也许根本就不需要半个月,最多十天,就会有结果,大军得到一个满意的答案。

  “好,我等你的好消息。“曹操微笑着说道:“杨长史,冀州军准备南下了,这个道理不用我在多说了吧,徐州之战能否抢占先机,获得全胜,在此一举了,请务必竭尽全力。”

  “下官知晓了。”杨弘心中却无比苦涩,因为袁绍不动,只有曹操动的话才是最符合他们利益的情况,到时候他们能够摄取最大的利益,但现在随着袁绍的加入,情况就变得不一样了,到时候他们获得好处肯定要大打折扣,而这,他心中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不过福祸相依,如果说他们和曹操的联盟是摄取最大的利益却要承担近半甚至更多风险为代价的话,那么冀州军的出现会让这些风险全部转移到他们的身上,所以说看待问题的角度不同,得到的结果也就会不同,这个时候,也许真正要开怀大笑的那个人反而变成了张勋了。

  杨弘告辞而去,但一直没有说话坐在他对面的郭嘉却没有走,他本来是有事情禀报的,但听说曹操已经召见了杨弘,就只能在偏厅等候,不过曹操却把他请进了议事厅,让他以旁听者的身份出现,待杨弘离开之后,曹操看了他一眼,道:“说说看,这人到底隐瞒了我们多少事情?”

  “最少八成。”郭嘉躬身道:“毕竟我们两家旧怨不少,他们不大可能和我们推心置腹,若不是因为有着共同的对人,也许根本就不会坐倒一起,所以人家虽然表面笑嘻嘻,可背后还指不定算计着我们,只不过连他也没想到张勋反倒看穿了我们的心思,一直迟迟不肯与我们合兵一处,让我们的情况变得有些危急,不过现在看来局面应该会得到改变了,相信不管是杨弘还是袁术甚至是张勋,都能明白这千载难逢的良机。”

  “互相算计着对付,这样的联合,如果一盘散沙,我真担心徐州之战会成为第二次讨董之战,到时候因为利益分崩离析,甚至是反目成仇。”曹操叹了一声。

  “放心吧,这一次不会在发生那样的事情了,因为这一回是司空您亲自指挥。”

  郭嘉这一番话,可是让曹操沉默了下来,看似平淡的一句话却让曹操内心泛起无数波澜,好半晌才说道:“这张勋看起来还真是对袁术大为不满啊,但不知到时候我们能不能对其进行拉拢,不管是任何要求,我都可以满足他,这种事情,交由郭嘉掌管的谍探机构最合适不过了,要是他亲自出面,如果谈崩了,反而会有反目的可能,但是由郭嘉甚至郭嘉派人去洽谈,谈好了他再出面,谈不好,他再圆场,不过这样的事情,是真的有些不厚道,如果真出现了,不仅是对张勋还是他曹操都会出现极为负面的风评,所以这事必须要做得漂亮了,奉孝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吗?”

  郭嘉皱眉,道:“明白,卑职会尽力,但是卑职认为可能性不大。”

  曹操下意识点了点头,道:“张勋是袁术帐下少数会用兵会打仗的将领,有能耐,但是却摊上了袁术这么一位主公,这些年窝囊气估计受了不少,像上次徐州之战,如果袁术真听了张勋的话,不派军回去的话,你想想看,现在的天下会是什么样?”

  关东三大诸侯鼎立,他和袁术早已瓜分了刘澜的徐州甚至是秣陵,对于曹操来说,没有吃过水军亏的他,对于到时候长驱直入攻入秣陵是有着很大信心的,不过现在嘛,完全不一样了,丧失了绝佳时机,再想消灭刘澜,就有些难了。

  “刘澜已经成为了那个最让他忌惮的存在,甚至比袁绍还要恐怖,也许是我真的太悲观,或者是太高看刘澜了,但刘澜的军队,确实是真的很强大。”

  “刘澜占着辽东,那是产马产骑兵的所在,占着丹阳,又是产悍卒的地界,在加上这些年他经历大小战无数,帐下兵丁强悍无可厚非,但是刘澜的老底真正能有没有号的部队其实并不多,尤其是在他疯狂扩张之下,就比如说现在的辽东,他放了那么多的精锐,没办法调动,因为要防着东胡,假如刘澜放弃了辽东,把这支部队调到中原,只怕就在部队数量上都不差袁绍分毫,但是他要防备辽东这兵员战马的重地,所以辽东军南下不了,而丹阳同样是这个问题,出精兵,人所皆知,但是山越却有不得不防,所以我才会对主公说,这刘澜最聪明的一步棋,恰恰是放弃了青州,这样一来,他就为自己腾出了近三万部队,这对于他来说,将是一个极大的提升,而以刘澜在作战方面的经验,甚至可能是成倍的提升,最重要是,他们还是以守为主。

  用一个千疮百孔的青州,换一个富庶的徐州安定,刘澜这步棋可以说是最高明的一步棋,能与这位国手过招,真的是卑职三生有幸,不过这位国手算到了一切,可偏偏他最大的估算错误便是太相信袁绍了,以为他真的会不南下,结果他却忘掉了主公与袁绍的私交,再加上袁绍看着触手可摸的徐州这块肥肉,能不动心,所以刘澜这招胜负手下的秒,却同样让他再无翻身的机会,而我们则能够通过袁绍的助力,如果能再加上袁术的帮助,此增彼消,我们的实力就会逐渐超过刘澜,最终变成刘澜从而击败袁绍,统一北方。”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汉龙骑,大汉龙骑最新章节,大汉龙骑 全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