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龙骑 第一千四百二十六章 徐州之战(23)

小说:大汉龙骑 作者:皇叔刘司马 更新时间:2018-11-23 00:38:05 源网站:全书网
  从闫志口中可知,这时候的三韩,并没是以一个国家的形式出现,而更像是一个部落的合体,而三韩的部落酋长都有一个共同的称为‘辰王’,但能当辰王者,却又必须是由马韩人充当,也就是说由箕子氏后裔的马韩为三韩部落联盟中的盟主。

  如果非要给这样的部落加一个国的话,那么三韩部落中存在两个所谓的“国”,即辰国、马韩国。而马韩国,在史书中也称韩国,乃是对马韩国的简称。

  而最让刘澜感兴趣的,则是闫志提到关于辰韩的一些消息。

  闫志的老师管宁,在辽东最初乃是辽东的文学从事,负责教育,可以说如刘澜现在有三分之一的官吏都是他的弟子,而随着辽东教育事业蓬勃发展,这位专注教育数十年的龙尾,开始著书,第一部练手之作,就是以三韩为题材的杂记,而根据他在书中记载,在结合翻阅众多史料发现,三韩之中的辰韩国民,乃是在秦朝时迁徙而来的秦人后裔,不过因为逃避苦役,这些秦人纷纷流入了马韩之地,而箕子的马韩则很慷慨的让出了东部的土地,自此之后四百多年,秦人便在辰韩定居,四百多年间,他们的人口比原来翻了一番,而部队也从最初的六个发展成为十二个。

  不过让刘澜感兴趣的,还是闫志背出了一段三韩杂记中关于辰韩的记载:及秦并天下,使蒙恬筑长城,到辽东。时朝鲜否立,畏秦袭之,略服属秦,不肯朝会。

  从管宁在书中的描述可以得出一个结论,秦人到三韩的目的居然是为了修筑长城,假如这是真相的话,那么刘澜在后世看到关于秦长城的东端乃后世朝鲜的平壤市西南江西郡以西的咸从里就不是信口开河了。

  既然在秦朝的时候辽东郡已由清川江以北而拓展到了清川江以南箕氏朝鲜的西北角一带,为何却会在《史记》和《汉书》的《朝鲜传》里,这一区域却又变成了空白地带?这里成为了立时争论的焦点所在,所以刘澜自然要有所保留意见,不过当他说出这些来,却没想到这位上马能带兵,下马能治民的辽东副都督却给出了一个听起来极为合情合理的答案。

  秦皇统一七国,修筑秦长城,然秦人远来辽东,为避苦役而逃亡了。这是管宁在三韩杂记中的记载,而看到本书的第一人正是闫志,所以他对本书的内容自然记得十分清楚,所以他觉得秦人逃亡,在秦的暴政之下,只能向南、向东而逃,而不可能返回故地,所以就出现了秦人分留居住在朝鲜地区一部分,而后我大汉灭卫氏朝鲜设四郡,即乐浪、临屯、玄菟、真番四郡,而秦人留在乐浪郡的后人便又称为大汉之子民。

  而秦人远避,并非只留在乐浪郡,更向“古之辰国”之东迁徙,而老师在三韩杂记里说,也正是因为这一点,所以辰韩人谓乐浪人本其残馀人,说明古“辰国”的土著居民对这些逃难者只是收留,让他们在其东界以居住,但却要世世代代受到马韩所制”。

  所以末将刚才说三韩中的辰王(部落首领),不仅是马韩的辰王(部落首领),还包括辰韩、弁韩的“辰王”(部落首领),只能选马韩人担任,这个担任,到现在还不是封建制度下家天下的世袭,而是要从马韩人里选出一人来当辰王(部落酋长),而辰韩、弁韩,说白了乃是外来者,他们并没这个资格成为辰国。

  刘澜听了有些好笑,感情说了半年,马韩辰韩这都是中国人的后裔啊,不过现在田豫把马韩的辰王处死,那势必会激起三韩的极大敌对情绪,不过就三韩的实力来说,还真威胁不到乐浪郡,不消其他,只需要派三千重甲兵过去,能横着躺平他们所有部落。

  而最主要的是,刘澜对于三韩还真没多大的兴趣,就像他说的,现在去攻打三韩,将三韩收编到大汉的版图内,那是给他们加速封建化进程,刘澜可没那个好心,如果真要真的对外扩张,那么他看重的也只是高句丽和鲜卑控制的土地。

  “这件事,既然你都亲自跑来了,就说明一定是有些想法的,说说看吧,不会是真要吞并三韩吧?”刘澜笑着说道,这些年孙乾在辽东太守的任上,做的最绝的一步棋就是让三韩百姓成为了大汉朝的‘自耕农’,他们和不少东胡被雇佣来到乐浪耕种农田甚至是养蚕种茶,使得原本就人口稀少的辽东有了极大的发展,当然他们因此也为三韩带回了先进的文明,比如说耕种的农具,使得三韩粮食产量提升不少,而这对于辽东也是一个极大的补充,毕竟如今到辽东经商的人越来越多,辽东能够自给自足,三韩也是出了一份力的。所以说让他们编为子民,还不如让他们的劳动力来为辽东发展做出助力。

  “卑职们最初的设想,既然三韩要乱,干脆将三韩来一个彻底镇压,但主公既然有了指示,末将觉得不如干脆在三韩扶植我们自己的势力,也就是说不管三韩如何去选辰王,但选出来的辰王想上任,必须得得到辽东都督的册封,这样一来,就可以保证选出来的辰王绝对忠诚,不至于发生仇视的情况。”

  “嗯。”刘澜点了点头,他记得后世的朝鲜王好像就是需要中原王朝的任命,尤其是袁世凯时期,一人就能决定朝鲜王的任命,这一点和闫志提出的设想极其吻合:“可以试一试,不过这样做未必保险,不过我相信你和田豫能够处理好三韩的事情的,用上二三年时间,把敌视我们的三韩人除掉,选我们扶植的人来统治三韩,我相信,三韩将会成为我辽东稳定的大后方。”

  正在这时,门外突然传来的许褚的身影,道:“主公,陈端太守到了。”

  “让他进来吧。”

  “陈端在第二次徐州之战结束之后转任下邳太守,随着关羽抵达下邳,刘澜便把他招了回来,当然这一切其实是一早就做出的决定,再次之前,张昭专门上书举荐陈端入将军府,接替即将上任为徐州刺史的陈登为从事中郎,不过刘澜临时改变了计划,这对他太过屈才了,像他这样的智谋之士,天生就是军师(参谋长)的料。

  可以说,刘澜对于军制的改革还并不彻底,但已经再部署,就好像他在赵云身边留下了陈宫,在臧霸身边留下了王修,虽然后者是被迫,但是他正在向着这一步逐渐推进着,他想着日后的大军团里,这样的谋士必须要有一个,而他们的存在不是将领府邸的属官,而是与主帅上下级的关系。

  在这一点上,刘澜已经有了好几个人选,而陈端他将会首先派往辽东,他的职位将低于徐晃但高于闫志和田豫,是辽东都督府的二号人物,虽然受制于主将,但是在军事上却有着一点的话语权。

  只不过他委以担心的就是陈端的资历和名声都无法和陈宫相提并论,未必能像陈宫在徐州如鱼得水,而且辽东又是酷寒之地,陈端的个人意见也十分重要,如果他并不想前往辽东,那他就只能另选他人。

  当陈端推门走了进来之后,刘澜便笑着让他落座,甚至亲自给他倒了一盏热茶,茶叶碧绿,热气冒出,而陈端的脸色则和茶叶一样,在这一刻也变绿了,受宠若惊,吓得他急忙站起身,可还没等他开口,刘澜便按着他的肩膀,又把他按回到了座位之上。

  这一切被一旁的闫志和徐庶看在眼中,后者知晓内情,但前者却瞪大了眼,相比于这两位旁观者,陈端心底却如同潮水席卷一般,波澜四起,虽然受宠若惊,但他这样的智谋之士,自然明白,这盏茶,可没那么‘好喝’。

  “陈郡守,请喝茶。”

  “下官不敢。”陈端虽然口中这样说,可却不敢真的不喝,就算做样子至少也要端起茶盏来,只不过茶盏虽在手中攥着,可茶水却是不敢喝哪怕一口,他知道主公必然是有要事相托,他怕这口茶下去之后,自己却没那个能力为主公分忧,到时候这茶想退也退不回去。

  “主公,您还是直接告诉卑职你打算让卑职做什么吧,不然卑职说什么也不敢喝您亲自倒的茶啊。”陈端哭丧着脸说道,这盏茶如果换一个人,不管是谁,就算是关羽、张昭,他也欣然受了,可是刘澜不同,这盏茶的分量太重了,他心里没底。

  “一盏茶就把你吓成这样了?那我还怎么敢放心让你去辽东,到都督府当军师参谋?”刘澜说着,反而兀自端起茶盏,喝了一口,笑着对陈端说道。

  “啊。”陈端长大了嘴,许是幸福来的太过突然,一下子反而不知道怎么开口了,其实对于军事参谋这个官职,是前所未有的,一般在军队之中,军师将军或是军师祭酒,他们是直属与主将的属官,就好像刘澜将军府中的徐庶,没有实权,但地位超然,往往能够代表主将;而参谋将军这类则完全是杂号将军,就是一个虚职,没有军权,地位也不超然,属于混吃等死的那种,没有任何前途。

  日后的大军团里,这样的谋士必须要有一个,而他们的存在不是将领府邸的属官,而是与主帅上下级的关系。

  在这一点上,刘澜已经有了好几个人选,而陈端他将会首先派往辽东,他的职位将低于徐晃但高于闫志和田豫,是辽东都督府的二号人物,虽然受制于主将,但是在军事上却有着一点的话语权。

  只不过他委以担心的就是陈端的资历和名声都无法和陈宫相提并论,未必能像陈宫在徐州如鱼得水,而且辽东又是酷寒之地,陈端的个人意见也十分重要,如果他并不想前往辽东,那他就只能另选他人。

  当陈端推门走了进来之后,刘澜便笑着让他落座,甚至亲自给他倒了一盏热茶,茶叶碧绿,热气冒出,而陈端的脸色则和茶叶一样,在这一刻也变绿了,受宠若惊,吓得他急忙站起身,可还没等他开口,刘澜便按着他的肩膀,又把他按回到了座位之上。

  这一切被一旁的闫志和徐庶看在眼中,后者知晓内情,但前者却瞪大了眼,相比于这两位旁观者,陈端心底却如同潮水席卷一般,波澜四起,虽然受宠若惊,但他这样的智谋之士,自然明白,这盏茶,可没那么‘好喝’。

  “陈郡守,请喝茶。”

  “下官不敢。”陈端虽然口中这样说,可却不敢真的不喝,就算做样子至少也要端起茶盏来,只不过茶盏虽在手中攥着,可茶水却是不敢喝哪怕一口,他知道主公必然是有要事相托,他怕这口茶下去之后,自己却没那个能力为主公分忧,到时候这茶想退也退不回去。

  “主公,您还是直接告诉卑职你打算让卑职做什么吧,不然卑职说什么也不敢喝您亲自倒的茶啊。”陈端哭丧着脸说道,这盏茶如果换一个人,不管是谁,就算是关羽、张昭,他也欣然受了,可是刘澜不同,这盏茶的分量太重了,他心里没底。

  “一盏茶就把你吓成这样了?那我还怎么敢放心让你去辽东,到都督府当军师参谋?”刘澜说着,反而兀自端起茶盏,喝了一口,笑着对陈端说道。

  “啊。”陈端长大了嘴,许是幸福来的太过突然,一下子反而不知道怎么开口了,其实对于军事参谋这个官职,是前所未有的,一般在军队之中,军师将军或是军师祭酒,他们是直属与主将的属官,就好像刘澜将军府中的徐庶,没有实权,但地位超然,往往能够代表主将;而参谋将军这类则完全是杂号将军,就是一个虚职,没有军权,地位也不超然,属于混吃等死的那种,没有任何前途。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汉龙骑,大汉龙骑最新章节,大汉龙骑 全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