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龙骑 第一千四百二十九章 徐州之战(26)

小说:大汉龙骑 作者:皇叔刘司马 更新时间:2018-09-14 03:16:48 源网站:999文学
  郭嘉对刘澜的分析以及很清楚了,刘澜可用不在意青州,甚至主动让出青州,看起来是不争一城一地,但其实确实他对徐州的重视。,: 。

  程昱的建议,郭嘉的谏言,让曹‘操’最终下定决心,现在最主要的就是要把曹仁他们做好准备,之所以是做好准备而不是直接给曹仁下令,首先就是要与张勋联系,而这件事必须要让杨弘出面。

  就在曹‘操’打算派人去叫杨弘的一刻,‘门’外传来消息,杨弘来了。

  “请他进来”

  曹‘操’直接将杨弘请了进来,虽然不知道杨弘来见他的目的,但现在曹‘操’比他更着急,见到杨弘的一刻,就他这个表情,曹‘操’心里就有数了,肯定不是什么坏消息。

  “杨长史,我正打算派人去请你呢,没想到你自己来了。”

  “曹司空有何事吗?”

  “对于接下来的战事,想和杨长史相商一番。”曹‘操’说着,指着身侧,道:“杨长史先落座吧,我们先坐下来谈吧。”

  杨弘坐了下来,而曹‘操’并没有叫来‘侍’‘女’,而是示意杨弘身边的郭嘉给他取了一个酒樽,从边上的酒瓿舀酒给他的酒樽将酒斟满,曹‘操’随即举起酒樽,举杯朝杨弘,道:“杨弘先生这一回出力不小,可算是让张勋来与曹仁汇合了。”

  “曹公过奖了,为了接下来的徐州之战,下官敢不尽心竭力。”两人端起酒杯,再加上程昱与郭嘉,四人起身,一同举樽,满饮樽中酒之后,杨弘才又好奇地问,道:“曹公,现在张勋已经前去与曹仁将军汇合了,那我们什么时候过去与他们汇合?”一边问,他一边注视着曹‘操’,将他的每一个表情都看在眼中,他见曹‘操’脸上‘露’出为难之‘色’,心中立时‘露’出一个果然的表情。

  之前就听说因为袁绍出兵南下,曹‘操’打算放弃进攻徐州了,现在他这么隐晦的问出来,虽然曹‘操’没有直接说出来,但他的表现已经说明一切了,便连忙问道:“场,难道你不打算与曹仁将军汇合了?还是真的如坊间传闻说曹公放弃徐州之战了。”

  曹‘操’没有任何隐瞒,点了点头:“杨长史,现在的局势你也明白,我也没什么可对你隐瞒的,我是不打算与曹仁将军汇合了,但是要放弃进攻徐州这消息却是虚假的,你不必担心,我不会做出那样的事的。”

  “哦?那不知曹公接下来的打算?下官很有兴趣。”杨弘不是第一次和曹‘操’打‘交’道了,如果是第一次和他会面的时候,还真可能被他忽悠了,其实第一次时,还真是那样,对曹‘操’不了解,所以对他还是十分信任的,毕竟是为了联合,所以他表现出了最大的坦诚,可是他却发现,根本就不是这么回事,他以最坦诚的态度对曹‘操’,但曹‘操’却并没有。

  当然这其实还是因为张勋的抗令不前所‘激’化的矛盾,而不是曹‘操’争的想一直对他守口如瓶,不泄‘露’哪怕一点任何关于对徐州作战的计划出来,其实在那一情况之下,曹‘操’已经够克制了。

  但是现在他终于开口了,令杨弘心中暗喜,而曹‘操’则端起酒樽,道:“如果张勋能早一点与曹仁汇合,那么我们现在已经在攻打下邳了,但现在关羽就在下邳,如果我们再出兵下邳的话,没有任何意义,所以在综合各种因素之后,我和奉孝、仲德便协商进攻点改为主公沛县。

  “沛县?”

  杨弘苦笑一声,第一次徐州之战时,他们就是在沛县与刘澜决战的,可是最后却因为曹‘操’的出现,导致他们功亏一篑,袁术因为这一仗,每每想到都气得发狂。

  谁又能想到,二年之后,又要在沛县与刘澜‘交’锋,这事要是被主公知晓了,肯定会大发雷霆,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现在别说是袁术了,可以看得出来,连曹‘操’都早悔青肠子了,如果当时在沛县,曹‘操’能够助他们一臂之力的话,那么在和他们和吕布三大势力之下,刘澜还没有什么实力的前提下,必败无疑。

  但正是因为曹‘操’相助刘澜,只不过两三年时间,刘澜便已经发展到今天这一地步,庞然大物也不为过。

  杨弘当然不会说出来,可是他的表现,已经说明一切了,场中三人都知道,只是大家心里明白不说罢了,不过攻打沛县,还是有些冒险,尤其是,他并不知道曹‘操’攻打沛县的本意是什么。

  其实可以说,攻打下邳,是双方都能够选择的底线,但如果是沛县的话,杨弘就不得不考虑一下了,为什么非得是沛县而不是广陵呢?要攻打徐州,可以选择的路线还有很多,他想知道曹‘操’出兵沛县的动机,如果他无法说服自己的话,那么杨弘还真要考虑一下,是不是该抓住这样的机会了。

  不管怎么说,就算是与曹军合兵攻打徐州,但首先一点用后将军的话来说就是不能损失自己的利益,而攻打徐州是为了什么,就是为了获取利益,这才是最重要的,如果最后只是为曹‘操’服务,一点好处都捞不着,那么这徐州之战,打与不打又有什么意义呢?

  “在这里,我要对杨长史说明,不管从哪里攻打徐州,我们之前协商的一切都算数,杨长史不要有任何疑虑,之所以做出攻打沛县的决定,完全是以大局为重。”

  “这一点就算曹公不加以强调,下官也深信曹公不会出卖我寿‘春’的利益的。”

  “只要杨长史信任在下,那么我相信一切都会变得简单。”

  杨弘摇摇头,道:“实话实说,这和信任无关,在下之所以到费县,完全是为了后将军和寿‘春’的利益考虑,如果不能为寿‘春’争取最大的利益的话,那在下也没脸回寿‘春’了,所以杨某在费县,不仅要争取最大的利益,更要协调好与曹公的关系,将所有的矛盾全都解决,将发生的问题快速解决,而这就是在下留下来的原因所在,但是曹公现在主说是出于大局考虑,却始终不谈为何会选择进攻沛县,这让杨某十分难办,如果不能说服张绣将军,那么我想两军就算合军一处,也不可能勠力同心。“

  “这一点吾当然知晓,你也不必太过着急,这件事奉孝会为你解答。“曹‘操’笑着道。曹‘操’虽然如此说,但这只能被杨弘视为其心思深,如果不是他主动说出来的话,‘逼’着曹‘操’做出回应,他相信曹‘操’一定不会说出让郭嘉告诉他为何会做出攻打沛县的决定。

  “想必杨长史已经对关羽抵达下邳有所耳闻……”

  郭嘉开始把攻打沛县的原因一五一十对杨弘说了出来,杨弘一边喝着酒,一边耐心听着,不时点头,随着郭嘉将他们的改攻沛县的原因全部说出来之后,杨弘也彻底明白了曹‘操’的意图。

  杨弘点着头,怪不得曹公要改攻沛县,这个原因,主公让他们做出最大的让步,因为曹‘操’为此付出的代价更大,且这里面的玄机,有了曹‘操’刚才的保障,那么直接大军攻打沛县对他们来说,也是最有利的。

  杨弘坐直了身体,眼中满是期望,“曹公放心,我这就给张勋将军去信,曹公放心就好了。”

  “去信虽然关键,但是我们的真实目的却绝不能泄‘露’出去,可以说,这件事除了你我四人和曹仁外,再没有别人知晓,但是对于张勋,因为我对他并不了解,所以这件事情还需要杨弘长史你来拿决定,到底是否要让他知晓,这一切都取决与你在信中如何说,如果你信任他,那么告诉他也无妨,如果你不信任他,那就最好不要把你知道的殷勤告诉他,一旦消息泄‘露’,我们攻打沛县必然不会有任何效果。”

  “曹公放心,这件事可以信任张勋将军,攻打沛县的内幕绝不会从张勋将军口中被泄‘露’出去的,这件事我会对他进行叮嘱。”

  “你就这么信任他?”

  “自然,如果连张勋都不能信任的话,那么寿‘春’卑职就真不知道还能信任谁了。”

  曹‘操’心中冷笑一声,但还是点头,道:“既然你都已经如此保证了,那么我就选择信任你,这件事终归还是你们寿‘春’内部的事情,这些事情,你当然更清楚,也更有发言权,不过寿‘春’那里,就不必汇报了吧。”

  “后将军那里?不汇报?难道……”杨弘瞬间想到的并不是曹‘操’害怕袁术知晓攻打沛县这件事,而是破口而出:“袁公那边,难道已经有刘澜安‘插’的细作了?”如果曹‘操’刚才给他透‘露’的情况是真的话,那就太恐怖了,换成任何人都不大可能想到,袁公身边居然会有吃里扒外之辈。

  “对,刘澜在寿‘春’有很多眼线,虽然我现在还无法保证到底是谁,但是他们掌握的寿‘春’情报,只怕比你都清楚,给你发出的情况,甚至你都还没有收到,刘澜却已经掌握,这件事情很恐怖,我也是刚刚知晓的,所以带徐州之战结束之后,你回去最好仔仔细细调查一下。

  “不行,我现在就得向袁公汇报。“怪不得他们与刘澜作战,就没有胜利过哪怕一次,感情身边早已经被刘澜安‘插’了细作了,试问如果真像曹‘操’说的那样,他都没有得到的命令,刘澜已经得到,可想而知,他们能不败么,如果再不把这些细作挖出来,别说以后的作战要败了,连寿‘春’只怕也要不保了。

  “不可。“曹‘操’直接反对:”你可知这细作是何人吗?你不知道便匆匆传信回寿‘春’,若是书信落在他的手中,到时候你不仅要前功尽弃,反而会让他有所准备,之后隐藏得会更深,再想把他挖出来,可就没那么容易了。

  “那。”

  “当面告诉袁术,不过要在徐州之战后。”

  “对。杨弘瞬间便明白过来,这种事情,没有比亲自对袁术说最安全了,到时候也不会怕消息被泄‘露’了出去,其实他一直就怀疑,内部有人与刘澜暗通款曲,每一次与刘澜‘交’手,刘澜好像都能提前获知他们的行动一样,虽然袁术也有过一番暗中调查,但最后却因为没有是指证据而作罢,现在连曹‘操’都这么说了,那就绝不可能是空‘穴’来风,到时候宁可错杀也不能放过,无比要把这些该死的习作连根拔除。

  杨弘这让,可不是什么善男信‘女’,他在寿‘春’可是有着佞臣这样的称谓,虽然他向来不在意,连辩解都不辩解,只说什么清者自清,但是他做事的手段,还真是有些狠毒,就好像此刻,能说出宁杀以前也不放过一个,便可想而知他有这么可能会是什么善男信‘女’?

  对他来说,只要能‘露’脸,邀功的事情,那就没有什么底线可言,杀多几个人也没有太大的关系,只要能达成目的,在所不惜。

  而他在寿‘春’,能有今天的地位,便是因为信奉着这一金科‘玉’律,在他前进的路上,没有什么该死之人,但也没什么不可杀之人。

  所以曹‘操’对他的话,他听进去了,再加上要尽快通知张勋,所以当即便起身与曹‘操’告辞,他已经顾不上其他了,要尽快把曹‘操’攻打沛县的原因告诉他。

  杨弘起身告辞,曹‘操’的目的达到了,郭嘉和程昱的计划达成了,接下来的事情将变得格外简单,当然这相对相对而言,毕竟要拖住关羽,还要转攻徐州,这事本身就很困难,甚至要付出不大不小的代价,可是没有这些代价,这些只知道占便宜一点亏都不肯付出的寿‘春’兵将们,会全心全意配合?

  无利不起早,这是人‘性’,所以曹‘操’只能以利益为驱动,来推动杨弘来为自己达成目的,也许最后他会有所损失,可为了顾全大局,些许损失又算的了什么。

  可以说曹‘操’是真的有魄力,也有心‘胸’,这件事如果换成另外一人,只要有少许‘私’利,就绝不可能促成联盟,这是曹‘操’的优点,可以说在弱小的时候,他懂得如何才能把利益最大化。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汉龙骑,大汉龙骑最新章节,大汉龙骑 999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