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龙骑 第一千四百三十一章 徐州之战(28)

小说:大汉龙骑 作者:皇叔刘司马 更新时间:2018-11-23 00:38:05 源网站:全书网
  杨弘会想到用车夫带话,不意外,似他这么聪明的人,就算郭嘉派去的人如何掩饰,也一定会有破绽被他发现,只是他很怀疑,杨弘就算猜到了,可这番话他也不该就这么说出来吧。

  杨弘说出这番话,难道不怕得罪自己,或者导致彻底翻脸?以杨弘的才智,不大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来,当然杨弘这类人是完全不能用常理来判断的,不然在寿春以杨弘这个身份地位想爬到今天的位置简直就是做梦,所以这人应该是最审时度势,所以他做出这样的回应,一定是出于各方面的综合考虑。

  以退为进,甚至是直白的告诉自己他不是那么轻易就会被控制,也是完全有这个可能的,这种人聪明就聪明在这里,他不会与你撕破脸,哪怕他知道你正在背后暗算他,他也会当面和你相谈甚欢,甚至给足你面子,但是他会在其他地方,来表达自己的不满,让你知道他是个什么姿态,你可以理解为这是一种顾全大局,同样也可以理解为这事他的隐忍,但如果真到了再也无法容忍的那一步,那么他也就要出手进行反击了。

  这时郭嘉冷哼一声,在曹操面前,尤其是在没有任何外人的时候,他是没有太国顾忌的:“主公,杨弘这件事是不是该暂缓执行?”

  曹操脸色一变,有些不满,道:“留下这样的人在袁术身边,对我们迟早都是一大危险,既然不能为我所用,那么一点要解决这样的麻烦。“在曹操的潜意识里,对付有才有德之人最是简单,但是杨弘这样有才无德,却又身居高位,如果真有反目那一天,那一定是要在他身上吃大亏的。”

  “咳。”

  郭嘉突然猛烈咳嗽起来,脸色瞬间变得阴沉可怕,曹操立时投来关心的神情:“奉孝,你没事吧?”

  “偶感风寒,卑职没问题。”郭嘉端起酒樽,大大喝了一口烈酒,缓了缓后才说道:“曹公,杨弘的事情可以缓一缓,虽然曹公是未雨绸缪,可现在还是以徐州之战为主,而且要杀人的话,不只是棒杀这一个办法,还有捧杀。”郭嘉苍白的面容上突然泛起一抹红色,当他说出捧杀的那一刻,眼中的杀机已不可抑制地显露出来,杨弘给他们的暗示已经够明显了,再用棒杀的手段,没有任何意义,对付已经有所防备了,绝不可能有所收获,但如果是捧杀的话,以现在杨弘在寿春的地位,几乎把寿春上上下下都得罪了一遍,完全是因为袁术对他的支持,所以要除掉杨弘,其实很简单,就是要让袁术对他有所怀疑,失去袁术对他的信任,那杨弘不管生死,都不会再是他们的威胁。

  “捧杀?”当郭嘉说出以大局为重的话时,曹操还真以为郭嘉已经放弃了,可是他不甘心,而郭嘉会妥协,也完全不是他的性格,郭嘉是真小人,世人皆知,有人对他好百倍还之,对他恶,千倍偿还,虽然这件事完全是因为曹操的个人因素,可是对郭嘉来说,他只会想办法替他分忧,而不是妥协,这种妇人之仁绝不会出现在郭嘉身上,可当他说出捧杀这句话后,他现在已经有数了,阎象在寿春已经和杨弘的矛盾到了你死我活的程度了,在这样不是不罢休的前提之下,只要多动动脑筋,其实有很多除掉杨弘的办法,但是就像郭嘉所说那样,现在就出手对付杨弘,为时过早,如果真这么做了,相比曹操也会终生悔恨,尤其这样的是在大战之前,内部怎么能出现这样不稳定的因素呢,哪怕是真到了非杀杨弘的地步,那也应当是在徐州之战结束之后,到时候要先除掉杨弘,也不晚。

  郭嘉见曹操对捧杀的建议已经动心,又继续煽风点火,道:“现在没必要表现的太过明显,至于杨弘我们完全可以在徐州之战后搞一些小动作,比如以天子的名义任命他为徐州牧,试问到时袁术会有什么反应?”

  这一计策真是太坏了,袁术一定接受不了,就算他明知道这就是针对杨弘,袁术能绕了他,也不会再重用他,所以说捧杀一个人,其实很简单,当然前提是要掌权者是那种生性猜忌阴险之辈。

  这事如果发生在曹操身上,那绝不可能会有过激的行为,但是袁术,以他的自负,绝对无法接受。

  “主公当真对这杨弘有这么大的评价吗?虽然当今天下未定,但环顾天下,真正能称得上为劲敌者,也不过三五人罢了,可主公却如此高看杨弘,甚至觉得他乃是我日后大患,这样的评价,除了当年来徐州的刘澜,主公可再没有对任何人有过这样的评价,甚至是袁绍,也没有。”

  这番话算是变向提醒曹操,其实杨弘远没有刘澜的威胁那么大,但是曹操明白杨弘的厉害之处和刘澜是不一样的,刘澜是一方诸侯,能够决定一切,只要他自己不出现任何差池,想对他构成威胁,不大可能。

  相反对于寿春来说,杨弘却有着极大的重要性,可以说这些年寿春能到今天,和杨弘没有多大的关系,反而是杨弘一直在苦苦支撑着,才能让袁术还有着足够的威胁,所以说这杨弘别看只是长史,但他对于寿春的意义,如同刘澜对于徐州的意义。

  徐州如果没了刘澜,瞬间崩盘,而寿春没了杨弘,同样如此,也许他的能力在很多人看起来并不是那么出色,但是他在寿春,却有着化腐朽为神奇的能耐,而曹操要对付杨弘,虽然有一部分是因为在徐州之战时,因为杨弘的关系他让出了极大的利益,但更重要的一点是,只要张勋能够和他合兵一处的话,那么杨弘就没有留着的意义了,他没了,寿春只是失去了再次辉煌变强大的机会,并不是说寿春就会因此而亡,再加上是借手袁术之手,对徐州之战的影响也不大。

  但经过郭嘉的提醒之后,曹操轻轻点头,道:“奉孝所言极是,这件事就交给你来办吧。”

  “诺。”

  而在此时,驿馆之中,杨弘所在的厢房之内,杨弘真负手站在窗前,曹操啊,这位对手又是盟友的存在,没想到会把触手伸到自己身上,他的眼中流露出无尽的悲哀,在最该齐心协力之际,曹操却做出这般亲者痛仇者快的事情来,真的让他气愤。

  然而他却没有任何办法,难道把真相告诉主公袁术?放弃这次联盟吗?不能,为了大局考虑,不管有何不满,他只能忍耐,不过这件事情不会就这么算了,他手中此刻正有着一封书信,是要交给张勋的书信,不过信中的内容除了告诉张勋此战攻打沛县的原因,让他予以配合之外,还有将他在费县所见都一五一十的告诉了他,这是杨弘唯一能做的事情了。

  他忠于袁术,不管有多少人私下里对他进行过这样那样的诋毁,他始终都没有想过背叛袁术,就算有一日主公听信了小人谗言,他也会慨然面对,从容赴死,他不害怕死亡,所谓士为知己者死,这几年,他能得到后将军无条件的信任,已经让他很知足了,这样的知遇之恩,就算一死也难报答。

  可是他必须要让人知道真相,这样就算真有一天他成为众矢之的,也不会没有人知道这背后其实是有人在捣鬼。

  他把书信传了出去,没过半个时辰,郭嘉来了,他对杨弘进行了一番解释,希望他不要对司空有所误会,曹公对他所说的那些话,没有半点虚假,也许是当时的场景之下,他没能把话说明白。

  但是内部有问题这件事,他们是从徐州的探子口中得知的,因为属于徐州最高机密,他们也没有任何可靠的消息,所以他们会对这件事进行详细调查,务必请杨长史以大局为重,现在一切都要以徐州为重,以对付刘澜为主要目标,而不是我们之间出现任何的隔阂甚至是猜忌,这样只会让我们最后的联盟土崩瓦解。

  坐在矮几后的杨弘拳头早已捏紧了,他当然不会听信郭嘉这番说辞,从他猜到曹操的目的之后他就不会再信任对方任何人,但是就像郭嘉说的,这件事在徐州之战前,他会忍下来,以大局为重,但是过后他就不会保证了,就算曹操不对他下手,他也会千方百计对付曹操。

  “奉孝,这些我都知道,也明白,哪里敢破坏我们两家的联盟大计呢,而且我可以明明白白的告诉你,在你来的半个时辰前,我已经把密信派专人送去了张勋将军处,我在这里可以向你保证,徐州之战,绝不会因为任何因素而发生意外的。”

  郭嘉一下子愣住了,人家都把话说到这种地步了,首先就是告诉你你现在说什么都不可能信任你们了,但是为了大局我还是如约定给张勋去了信,不得不说,这杨弘是真的聪明,这以退为进的一步妙棋,瞬间就让他占据了制高点,虽然他和这位寿春的长史真没多少交集,更别说什么交情了,但就这一点,说实话是真的由衷佩服他,如果自己能学得向他这般圆滑,只怕在许都,也就没有那么多人找他的麻烦了。

  其实郭嘉还是想得简单了,他这样的表现,也只有似郭嘉这样与他性格相近之人才会生出这类的想法,对于那些自诩为正人君子甚至是竞争对手来说,是不可能的,他们喜欢站在道德的制高点来指摘一个人。

  因为他的人品而去把他的一切都否定掉,可真实的情况是什么呢?

  就好像有人拿郭嘉贪图美色这件事来诋毁他时,曹操说的一句话最是恰当,我用郭嘉,用的是他的计谋,至于他娶多少妻妾,和他能否出奇谋良策没有太多的联系,难道就因为他贪图美色,我就放着这样一位人才而不用吗?

  拿一个人私底下的人品来说事,其实是最没品的诋毁了,人无完人,虽然要用圣人的标准来要求自己,但不可能做到让每一个人都变成圣人,甚至如果真有这么一位圣人出现,这人才反而要值得小心了。

  太虚伪,也太假,大伪似奸,反而可是会是第二个王莽,你说那王莽多有道德操守一人,当世的圣人,可最后篡汉的不就是他吗?

  所以似杨弘这样的表现,选择原谅,其实并不可能获得寿春那些反对者的原谅,自此就会放弃对他进行诋毁,反而会让对方变本加厉,所以杨弘对于他们,也绝不手软,只要有机会,就将他们一个个置之死地,这一点郭嘉只是没有那个权力罢了,毕竟杨弘忽悠一个袁术和郭嘉忽悠一个曹操完全不是一回事。

  袁术耳根子软,很容易就被人所左右,但是曹操会有自己的思考,去判断一件事的真伪,哪怕这件事很值得怀疑,他也不会先入为主的就判定对方的死活,而是要做尽可能详细的调查,再做最后的结论。

  反倒是袁术,毕竟是出身袁家,自恃清高,别人只要一句话,他就会进行自己的再判断,一切好像都在瞬间就全部被他掌握了一样,到最后就算事实揭晓,值得是敌人在使计,可碍于颜面,他也只能硬撑着,如果撑不住了,才会做出一些妥协。

  而对于近日这件事,杨弘不想再多说什么了,而郭嘉也有点自讨没趣了,因为你不管再多解释些什么,人家根本就不相信你说的,所以你说的再多,也不过是在掩饰罢了,他自然知道这是曹操的主意,就是要除掉他这袁术的左膀右臂,没有了他,寿春不在是威胁,虽然这一可能曾经是他不大相信的,但郭嘉越是解释,反而让他觉得越可能。

  当然,这件事可以说并不是曹操蓄谋已久的阴谋,甚至可能是他临时起意,虽然有些让人觉得恶心,但是对他还是,其实也可以说是一种变相的认可。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汉龙骑,大汉龙骑最新章节,大汉龙骑 全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