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龙骑 第一千四百三十三章 徐州之战(30)

小说:大汉龙骑 作者:皇叔刘司马 更新时间:2018-09-14 23:53:39 源网站:云来阁
  徐庶的建议真的是让刘澜心动了,可是该死的颜良陈兵边境,刘澜是真的不敢主动进攻,他如果没打东莱,刘澜还真有可能听了徐庶的建议,可颜良攻打了东莱之后,他就不能不防着颜良了。

  说实话,刘澜还是把这时代签订的一些协议太重视了,其实从袁绍第一回撕毁停战的协议时,他就应该明白,这样的协议没有任何的约束作用,他和后世外交辞令没两样,如果把这类话当成真的去听,只能说明刘澜还真是有些天真了,然而刘澜当真是因为天真吗?其实不然,他只是在做权衡时,认为袁绍在得到青州之后不会继续南下,正是在这样的结论下,刘澜才做出了让出青州的决定,所以说刘澜并不是真的相信了那一纸协议,而是他相信了自己的判断。

  当然判断是否准确显然就成了关键因素,而他也因为错估形式而受到了惩处,现在的被动其实和让出青州之前一样,只不过没有让出青州之前,情况或许会更好些。现在的局面,虽然没有人会去抱怨,其实刘澜也明白,没人会满意,如果这时候将徐州军派去攻打曹操,那么他是没有胜算的,所以就只能调动正处在休整期的摄山营。

  虽然看起来摄山营和袁术军都是大战过后,看样子是差不多的,既然寿春军都没有休整,摄山营其实也无妨,但是两军的情况其实根本就不一样,首先摄山营是真正的长途跋涉,而寿春军不过就是在寿春转悠,所谓的跋涉根本不存在,但摄山营,从秣陵到九江再到浔县然后到徐州,这一路舟车劳顿,可远非寿春军可比。

  再加上摄山营是徐州的主力,这些年一直都处在战争之中,真正的休整根本没有超过两个月,这一仗刚结束,那一仗又开启,厌战情绪高涨,这一点刘澜心知肚明,关羽也很清楚,所以他才会再三向摄山营将士保证会让他们休息与家人团聚,当然其实这些事情可以做的更圆滑一些,就好比在摄山大营休整的时候,其实就可以对士兵轮流放假回家探亲,甚至对于一些诸如千长以上的将官可以准许他们带家属随军。

  当然这都是在摄山大营时该干的事情,但是这些事情却并没有出现,而这些士兵,虽然都是战争的机器,可他们终归并不是机器,他们有情感也有思想,想让他们能够战场卖命,就要更人性化的对待。

  当然这其中还有一些因素是士兵年龄相差较大,不像后世,招募的都是十八九岁的后生,而现在的士兵里,老兵居多,且大多都成了家,有老有小,心思肯定就变多了,所以用现在的摄山营与曹军主力交手,刘澜还是有些顾虑的,所以他才会给关羽颁布对付寿春军的命令,就是要让士气不佳的关羽不至于同曹操交锋时,出现任何意外。

  所以从各方面的情况来衡量,主动出击并不是最好的选择,最少现在不是,当然,如果刘澜把这些担心说出来的话,很显然不管是徐庶还是当事人关羽都不会在意,士兵厌战没什么,这情况谁的部队都会发生,只要中低层将官处置得当,他们就不会出现什么意外的情况,就算出现,到时候背后有刀子逼着他们,也只会奋勇向前,不然为什么会有执法队的存在呢?

  但刘澜可不会以这样的方式去驱使他们,用兵用人是要用智慧的,很多事情,逼迫只会让你后悔莫及。

  “我觉得我们可以再与陈震、逄纪联络一下,尤其是许攸,让他替我做些事。”刘澜想来想去,现在这是最好的也是唯一能够解决冀州军的办法。

  “主公还要继续防守下去吗?”徐庶明显对刘澜的犹豫有些看不懂,他有些急了:“就算我们派人再与袁绍重申之前的协议,可是对曹操我军主动进攻才是最好的选择啊。”

  徐庶说话的时候刘澜能够看得出他都有些痛心疾首了,不过刘澜还是拒绝了这一可能:“我们等着曹操来就是了,就像你说的,曹操就算是佯攻沛县也好实攻沛县也罢,我们只要做好防御,就不怕他们能掀起什么大浪来,就算他有什么又能如何,攻打徐州的方向就那么几个,他还能长了翅膀,直接就飞到下相县不成?”

  徐庶默默点点头,刘澜这话确实无法反驳,既然如此,他只好派人去联系王修,再次让他以他的名义去联络陈震等人,刚出了将军府内院,却见到了杜义,他正在和杜普做着告别,看到两兄弟交谈着的一瞬间,徐庶便向着走了过来:“哈哈,这正要派人去琅琊,就看到你了,正好,你顺便帮我一个忙。”

  “军师。”两兄弟听到徐庶的声音连忙施礼,等听到他的来意之后,杜义拱手,道:“不知末将有何事能为军师效劳。”

  “也没什么大事,就是让你给王修传个话,让他动用他在冀州的关系在与陈震等人取得联系,问一问为什么颜良陈兵边境攻打东莱。”

  “诺。”杜义虽然应诺一声,可却有些不解,人家都已经有了实质行动了,你现在派人过去抗议,又能取得什么效果呢?可徐庶却摆了摆手,道:“能取得什么效果不重要,主公这么交代的,你只要照做就行了,杜义啊,记得告诉王修,就说是我说的,让他一定要多努努力,无论如何,也不能让袁绍南下徐州。”

  “末将记得了,徐军事请放心。”

  “行,那这件事我就交给你了,好了,那我就走了,就不打扰你们兄弟俩了。”

  刘澜身边有近卫军一支,统帅为中坚将军许褚,而在其下则是步骑两校尉,杜普乃步军校尉,杜义乃骑军校尉,杜普之前见到兄弟回来之后,就快速回到了他们被安排在将军府内的厢房里,找了十几颗石榴拿了过来,他这兄弟,打小就爱啃石榴,尤其是徐州的青皮石榴,汁多味美,平日里他会吃些,现在兄弟来了,一股脑都包了过来,拿来兄弟解馋,还能在路上给兄弟解渴

  杜义尴尬一笑,兄弟两人相差了五岁,但现在却同为校尉,官职一般,可俗话说长兄如父,他杜义能活下来,全是他因为大哥,所以对大哥心底里是十分畏惧和尊重的,这几十个石榴,如果是别人给他,还真不当回事,拿着干嘛?又沉还又占地方,可这是大哥的一片心意,那就不同了,接了过来,道:“哥,那我这就走了。”

  “嗯,走吧。”

  杜义转身带着他的几名亲兵离去,其实他很想问一句,老娘身体好不好,可是没问出口,他从辽东回来他就一直盼着有时间回家见老娘一面,可第二次徐州之战就开了,好不容易打退了袁术击败了吕布,以为有机会见老娘了,却又遇到郡治迁徙,他早早随主公到了秣陵,等老娘迁徙到秣陵时,他有跟着主公到了九江,一来二去回来一年的时间,居然没能与老娘见上一面,心中遗憾,回头问道:“大哥,娘的身体还好吗?”

  “想知道的话,这次决战之后回家瞧瞧。”

  当年兄弟托老母把他叫回来,说要当兵,他就不同意,杜家二子,一在外尽忠,一在家尽孝,可杜义坚持,老母苦劝,杜普这才答应,但他离开去求主公时,对兄弟说的唯一一句话就是既然你要入主公麾下,那么尽忠尽孝这事就必须要分清了。

  有些话,当时他不敢说,毕竟当兵谁也不能保证会不会战死沙场,那时候他还真害怕他和兄弟双双战死老娘无人奉养,但眼瞅着兄弟如此争气,照他现在的情况,可要比他更有前途。

  欣慰。

  “我觉得我们可以再与陈震、逄纪联络一下,尤其是许攸,让他替我做些事。”刘澜想来想去,现在这是最好的也是唯一能够解决冀州军的办法。

  “主公还要继续防守下去吗?”徐庶明显对刘澜的犹豫有些看不懂,他有些急了:“就算我们派人再与袁绍重申之前的协议,可是对曹操我军主动进攻才是最好的选择啊。”

  徐庶说话的时候刘澜能够看得出他都有些痛心疾首了,不过刘澜还是拒绝了这一可能:“我们等着曹操来就是了,就像你说的,曹操就算是佯攻沛县也好实攻沛县也罢,我们只要做好防御,就不怕他们能掀起什么大浪来,就算他有什么又能如何,攻打徐州的方向就那么几个,他还能长了翅膀,直接就飞到下相县不成?”

  徐庶默默点点头,刘澜这话确实无法反驳,既然如此,他只好派人去联系王修,再次让他以他的名义去联络陈震等人,刚出了将军府内院,却见到了杜义,他正在和杜普做着告别,看到两兄弟交谈着的一瞬间,徐庶便向着走了过来:“哈哈,这正要派人去琅琊,就看到你了,正好,你顺便帮我一个忙。”

  “军师。”两兄弟听到徐庶的声音连忙施礼,等听到他的来意之后,杜义拱手,道:“不知末将有何事能为军师效劳。”

  “也没什么大事,就是让你给王修传个话,让他动用他在冀州的关系在与陈震等人取得联系,问一问为什么颜良陈兵边境攻打东莱。”

  “诺。”杜义虽然应诺一声,可却有些不解,人家都已经有了实质行动了,你现在派人过去抗议,又能取得什么效果呢?可徐庶却摆了摆手,道:“能取得什么效果不重要,主公这么交代的,你只要照做就行了,杜义啊,记得告诉王修,就说是我说的,让他一定要多努努力,无论如何,也不能让袁绍南下徐州。”

  “末将记得了,徐军事请放心。”

  “行,那这件事我就交给你了,好了,那我就走了,就不打扰你们兄弟俩了。”

  刘澜身边有近卫军一支,统帅为中坚将军许褚,而在其下则是步骑两校尉,杜普乃步军校尉,杜义乃骑军校尉,杜普之前见到兄弟回来之后,就快速回到了他们被安排在将军府内的厢房里,找了十几颗石榴拿了过来,他这兄弟,打小就爱啃石榴,尤其是徐州的青皮石榴,汁多味美,平日里他会吃些,现在兄弟来了,一股脑都包了过来,拿来兄弟解馋,还能在路上给兄弟解渴

  杜义尴尬一笑,兄弟两人相差了五岁,但现在却同为校尉,官职一般,可俗话说长兄如父,他杜义能活下来,全是他因为大哥,所以对大哥心底里是十分畏惧和尊重的,这几十个石榴,如果是别人给他,还真不当回事,拿着干嘛?又沉还又占地方,可这是大哥的一片心意,那就不同了,接了过来,道:“哥,那我这就走了。”

  “嗯,走吧。”

  杜义转身带着他的几名亲兵离去,其实他很想问一句,老娘身体好不好,可是没问出口,他从辽东回来他就一直盼着有时间回家见老娘一面,可第二次徐州之战就开了,好不容易打退了袁术击败了吕布,以为有机会见老娘了,却又遇到郡治迁徙,他早早随主公到了秣陵,等老娘迁徙到秣陵时,他有跟着主公到了九江,一来二去回来一年的时间,居然没能与老娘见上一面,心中遗憾,回头问道:“大哥,娘的身体还好吗?”

  “想知道的话,这次决战之后回家瞧瞧。”

  当年兄弟托老母把他叫回来,说要当兵,他就不同意,杜家二子,一在外尽忠,一在家尽孝,可杜义坚持,老母苦劝,杜普这才答应,但他离开去求主公时,对兄弟说的唯一一句话就是既然你要入主公麾下,那么尽忠尽孝这事就必须要分清了。

  有些话,当时他不敢说,毕竟当兵谁也不能保证会不会战死沙场,那时候他还真害怕他和兄弟双双战死老娘无人奉养,但眼瞅着兄弟如此争气,照他现在的情况,可要比他更有前途。

  欣慰。

  完美破防盗章节,请用搜索引擎搜索关键词(云 来 阁),各种小说任你观看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汉龙骑,大汉龙骑最新章节,大汉龙骑 云来阁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