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龙骑 第一千四百三十九章 徐州之战(36)

小说:大汉龙骑 作者:皇叔刘司马 更新时间:2018-09-14 23:53:39 源网站:云来阁
  对于李典这位小将,曹操对他甚是器重,而最重要的一点是相比于其余那些略显粗糙的武人,他却是心细如发,思虑慎密,很多事情交给他,很放心。

  曹操对他的叮嘱,与曹洪不同,但也没什么区别,只不过是向北行军,这样一来,他们从费县出来的部队便分了三个方向行军,足够迷惑刘澜了,到时候再将徐州的斥候击毙,他们便可安全前往睢阳。

  曹操对李典匆匆交代了一遍,后者便即领命离开,他这样的聪明人,自然明白主公的意图,甚至连问都没问,这一点到和曹洪有着很大的差别,最初听到曹操命令的一刻,曹操心中是略略有些不快的,曹操解释过后,他才明白了曹操的意图,可是李典不需要,曹操一开口,他就差不多明白主公的意思了。

  可以说,李典几乎不用曹操多做解释,聪明人尤其还是李典这样跟随了曹操四五年的近卫来说,默契完全不是别人可比的,曹操的一个细微动作,他就明白了他的意图,这完全是长年累月跟在他身边养成的能耐,不然要是没这个眼力见,恐怕李典也不会在曹操身边一待就是四年。

  其实这也机灵的小鬼头,谁都会喜欢,就好像当年的闫志,刘澜用着就远比其他一些人更顺手,当然还有张萍,他们其实和李典的情况都一样,而这样的年轻人,留在身边学习当然有能耐,可到部队锻炼才最重要,不然一直留在身边,多好的苗子也要废了,最后都是一帮纸上谈兵的参谋,那可就大大的浪费了。

  就像徐庶,如果不是刘澜给他机会,徐庶始终都是参谋长的角色,但是当他领兵并且取得对张勋的胜利之后,他的成长,才是真正质的飞跃。

  李典转身而去,转身的一刻,他的眼睛眯了起来,闪烁着慑人的光芒,说实话,他和刘澜没多大的仇,但是李整的仇,他必须要报!

  李典回到了后军,其他校官纷纷前来,询问他曹公为何招他到中军,纷纷开口,道:“将军,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主公难道没什么交代吗?”

  “还能交代什么?该交代的都交代了。”对他们李典大可不必透露太多,也没什么好对他们说的,他们只要服从命令就好了,但李典并不是那种强势的将领,他很耐心,也很愿意让他们知晓一些军令。

  尽管如此,李典的一些解释他们其实还是有些不太明白,尤其是为什么非要到转向济北,这是他们很难理解的,这能迷惑了刘澜?

  李典笑着解释了,让他们尽可能的理解北上济北的目的,瞬间之前还不是很明白个中缘由的校官立时明白了其中关键。

  可以说,这样的耐心,别说是在曹军之中,就算是刘澜帐下,也鲜少有像李典这样的将领。

  关羽的部队放弃了休整,开始了集结,他已经收到了关羽的命令,让他在防御下邳的同时做好协防沛县的准备,这个消息让关羽在次振奋起来,说实话,从寿春军也消失之后他一度有些不爽,虽然一直在追查他们的踪迹,但却始终没有消息,但现在好了,刘澜这样的命令,虽然不能保证寿春军的准确位置在哪里,却透露出一个消息,那就是曹操会在下邳或者是沛县动手,这样一来关羽就可以从容部署,甚至信中已经充满期待。

  为此,关羽下令部队开始集结,除了裴元庆率领本部驻扎取虑外,关羽率领主力前往彭城国梧县,这里是沛县和下邳城的中间点,进可攻退可守,如果只是守下邳,那么取虑明显是最佳之选,但要是要防备下邳和沛县的话,主力放在梧县则更有效果。

  不到三日,梧县城便成了大军驻兵的重地,之前不过三千郡国兵的梧县,瞬间聚集了足足五万大军,四城之外一座座巨大军营拔地而起,占地数百亩的军营一样望不到边。

  如此壮观的规模对梧县百姓着实有些震撼,要知道这还是在城内只住进了一万摄山营的情况之下,城内立时热闹了起来,也繁华了起来。

  当然百姓不会害怕有摄山营将士闹事,徐州军的军纪可以保证百姓们的人身安全,但是他们虽然摄山营的士兵使得梧县百姓发了一笔横财,平时囤积的一些蔬果米面能够全部卖到军营,但是因为士兵们突然的出现,他们心中还是感到一种莫名的压力。

  这种压力自第三次徐州之战的消息传来之后就一直压在他们的心头,尤其他们还是边境,危险系数最大,但没有一人不想着梧县能够避免战火,但随着摄山营的到来,他们的希望算是彻底破灭了。

  事实上,梧县在第二次徐州之战时,就是敌军的主攻方向,那个时候好在有徐庶坐镇,所以他们并没有受到任何的损伤,但是这一回他们可听说了不仅是徐庶出兵,连曹操也都出兵了,对于第二次徐州之战记忆犹新的他们可清楚的知道,第二次徐州之战如果曹操早些出兵的话,那么战局可就大不一样了。

  不过他们的顾虑其实大可不必,因为现在的局面早已今非昔比,尤其是在九江之战后,寿春军早已没有了第二次徐州之战时的破坏力,他们这个时候来打徐州,没有任何胜算。

  安民的告示,在关羽到梧县的第二天被张贴的出来,话很多,而且超级多,但相比以往让百姓放心宽慰的言辞不同,居然是对第三次徐州之战的兵力对比分析,由专门的士兵进行讲解,不仅是市集,城门府衙军营前都有着告示牌,两边站着五名士兵戒备,由其中一人讲解,每一班执勤一个时辰。

  士兵们把敌我兵力对付分析的头头是道,让每一个百姓都知晓了原来寿春和许都的联军根本就没有任何威胁,别说对梧县构不成威胁了,就是徐州他们也休想攻打进来。

  这样的安民告示,可以说彻底让梧县百姓打消了顾虑,一瞬间好像之前还让他们人心惶惶的徐州之战便完全不算什么了,大家继续着日常的生活,甚至连城门都不关闭,平日里百姓们该干嘛继续干嘛。

  这样的情况是真的让他们打消顾虑的,以往的情况,那可是一有风吹草动,就紧闭城门,虽然不会坚壁清野,但是不许出入是必不可少的,但这一回却完全没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当然也会有人因为这样奇怪的情况发出疑问,说着是关羽欲盖弥彰,说明梧县已经十分危险了,不过这样的言论很快就失去了市场,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关羽这么做完全没有必要,换做你我,实力真的悬殊,还敢这么明目张胆开着城门等人家来攻击,这不就是傻吗?

  村口的二傻子都不会干的事情,关羽会做?

  当然不会,关羽并没有进县衙,而是住进了校场,当然他完全可以喧宾夺主,不过没那个必要,当然军管还是必不可少的,不过只是接受了城中的防务与四门的防守,至于梧县的治理和治安,还是要衙役与郡国兵配合,他们是不会出面的。

  关羽不会把注意力放在梧县上,他在校场的主将房间里,专门让近卫假设了梧县,沛县与取虑三地的沙盘,研究着各种可能,巨大的少盘之上标注着摄山营,但对寿春军与曹军却并没有任何的指示,毕竟他也不清楚他们现在在哪。

  但是通过沙盘演示,其实关羽还是能够做出一些准确的分析的,比如说当他们进攻沛县时,他们的反应会如何,如果他们离开之后,敌军一旦偷袭,又该如何防备,可以说关羽把敌军进攻沛县的种种可能都算计了出来。

  但是这并没有让他高兴,而在他身边的周仓等人虽然议论着,他眼神一直停在背着双手站在沙盘前的关羽身上,久久不语的关羽是非常异常的,这与以往的他完全不同,这说明,第三次徐州之战,并没有那么简单。

  当然百姓不会害怕有摄山营将士闹事,徐州军的军纪可以保证百姓们的人身安全,但是他们虽然摄山营的士兵使得梧县百姓发了一笔横财,平时囤积的一些蔬果米面能够全部卖到军营,但是因为士兵们突然的出现,他们心中还是感到一种莫名的压力。

  这种压力自第三次徐州之战的消息传来之后就一直压在他们的心头,尤其他们还是边境,危险系数最大,但没有一人不想着梧县能够避免战火,但随着摄山营的到来,他们的希望算是彻底破灭了。

  事实上,梧县在第二次徐州之战时,就是敌军的主攻方向,那个时候好在有徐庶坐镇,所以他们并没有受到任何的损伤,但是这一回他们可听说了不仅是徐庶出兵,连曹操也都出兵了,对于第二次徐州之战记忆犹新的他们可清楚的知道,第二次徐州之战如果曹操早些出兵的话,那么战局可就大不一样了。

  不过他们的顾虑其实大可不必,因为现在的局面早已今非昔比,尤其是在九江之战后,寿春军早已没有了第二次徐州之战时的破坏力,他们这个时候来打徐州,没有任何胜算。

  安民的告示,在关羽到梧县的第二天被张贴的出来,话很多,而且超级多,但相比以往让百姓放心宽慰的言辞不同,居然是对第三次徐州之战的兵力对比分析,由专门的士兵进行讲解,不仅是市集,城门府衙军营前都有着告示牌,两边站着五名士兵戒备,由其中一人讲解,每一班执勤一个时辰。

  士兵们把敌我兵力对付分析的头头是道,让每一个百姓都知晓了原来寿春和许都的联军根本就没有任何威胁,别说对梧县构不成威胁了,就是徐州他们也休想攻打进来。

  这样的安民告示,可以说彻底让梧县百姓打消了顾虑,一瞬间好像之前还让他们人心惶惶的徐州之战便完全不算什么了,大家继续着日常的生活,甚至连城门都不关闭,平日里百姓们该干嘛继续干嘛。

  这样的情况是真的让他们打消顾虑的,以往的情况,那可是一有风吹草动,就紧闭城门,虽然不会坚壁清野,但是不许出入是必不可少的,但这一回却完全没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当然也会有人因为这样奇怪的情况发出疑问,说着是关羽欲盖弥彰,说明梧县已经十分危险了,不过这样的言论很快就失去了市场,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关羽这么做完全没有必要,换做你我,实力真的悬殊,还敢这么明目张胆开着城门等人家来攻击,这不就是傻吗?

  村口的二傻子都不会干的事情,关羽会做?

  当然不会,关羽并没有进县衙,而是住进了校场,当然他完全可以喧宾夺主,不过没那个必要,当然军管还是必不可少的,不过只是接受了城中的防务与四门的防守,至于梧县的治理和治安,还是要衙役与郡国兵配合,他们是不会出面的。

  关羽不会把注意力放在梧县上,他在校场的主将房间里,专门让近卫假设了梧县,沛县与取虑三地的沙盘,研究着各种可能,巨大的少盘之上标注着摄山营,但对寿春军与曹军却并没有任何的指示,毕竟他也不清楚他们现在在哪。

  但是通过沙盘演示,其实关羽还是能够做出一些准确的分析的,比如说当他们进攻沛县时,他们的反应会如何,如果他们离开之后,敌军一旦偷袭,又该如何防备,可以说关羽把敌军进攻沛县的种种可能都算计了出来。

  但是这并没有让他高兴,而在他身边的周仓等人虽然议论着,他眼神一直停在背着双手站在沙盘前的关羽身上,久久不语的关羽是非常异常的,这与以往的他完全不同,这说明,第三次徐州之战,并没有那么简单。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汉龙骑,大汉龙骑最新章节,大汉龙骑 云来阁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