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龙骑 第一千四百四十五章 徐州之战(42)

小说:大汉龙骑 作者:皇叔刘司马 更新时间:2018-09-14 03:16:48 源网站:999文学
  沮授的担心不无道理,毕竟这事可是有前车之鉴的,当年的田丰何尝不是被袁绍信任,最后的结果是什么,不用多说,而现在他说白了就是第二个田丰,虽然看着袁绍对他非常信任,可你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哪一天就会落了田丰的后尘。,: 。

  伴君如伴虎,这样的事情发生,一点都不奇怪,所以他每日里都会有种如履薄冰的感觉,这种战战兢兢的日子他不知道还能坚持多久,假如真有那么一天,他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学田丰,但是他想自己一定会有一个爆发。

  将这些年积郁的一切全都爆发出来。

  虽然看起来这些年沮授是整个冀州最风光无二的那个人,袁绍对他几乎是言听计从,可过过的并不好,相反还很压抑,有些时候他甚至很羡慕许攸,这个人也许有这样那样的‘毛’病,也许他贪吝成‘性’,可是他过的却很舒坦,他做什么事情,只为自己去考虑,不去在意任何人的看法,更不会去管孰为忠,孰为‘奸’。

  因为他没有什么可以在意的,所以做任何事情,他更多的会忠于本心而不是谄媚迎合,不像他,说的自‘私’一点,就是无时无刻都在提防着别人,毕竟要保住现在这个座次,而审配郭图逄纪之流,因为希望就在眼前,必然各种下绊,千方百计想着把他拉下来,好自己坐上他这个位置,反观许攸,上不来下不去,无‘欲’无求,最是自在,这一点有点像他当年的情况,田丰在位,风光无限,他无‘欲’无求,轻松自在。

  不得不说,人有的时候,就少了那么一分冲劲,患得患失,反而一事无成。

  正在他心中各种盘算的时候,袁绍微微笑着说:“刚才逄纪许攸来找我了”

  “为徐州之事?”袁绍微笑着让沮授打消了所有顾虑,这可不是要兴师问罪的反应,如果袁绍真要兴师问罪的话,那现在等他的可就是两排‘侍’卫了。

  “正是”袁绍叹了口气,道:“他甚至还在探我的口风,询问是否要攻打徐州。”

  沮授迟疑片刻,问:“主公告诉他进攻徐州了吗?”

  袁绍摇摇头,道:“没有,我直接斥退他们了。”

  “这事属于绝密,但刘澜甚至是曹‘操’也不是看不出我们的意图,但是他们既然要‘明知故问’,那我们自然只能顾左言他,而且我们和徐州的约定只是说我们不会主动进攻刘澜,可在这件事情上完全是可以变通的,比如我们攻打的是曹‘操’,那么我们占的琅琊就是从曹‘操’手中得来,这并不违背我们与刘澜的约定。”

  袁绍意味深长地笑道,他就喜欢沮授玩文字游戏把这两大头号大敌都算计其中,说实话这两人都够可恨的,灭了谁都解气,没有先后,至于刘澜让出青州,虽然有其原因,但说实话确实有些让袁绍放弃旧怨,不计前嫌了,毕竟这是最最现实的好处和利益,而曹‘操’那里,除了付出就没有回报,甚至原本他控制的兖州变成了曹‘操’。

  这种行为,再加上曹‘操’迎献帝后一系列的动作让他不可能继续放任曹‘操’壮大下去,现在有多少人反对他打曹‘操’,这里面的原因他不想直接说出来,大家脸上都不好看,所以他选择了这么一个能够顾全所有人的选择。

  打曹‘操’兼打徐州,大家不是一直争论刘澜和曹‘操’嘛,现在他一起打了,这样谁也别有怨言。

  这时沮授捋须笑了起来,道:“主公,其实现在也不必太过多虑,毕竟刘澜派人此行必然是空手而归,反倒是我们可以从中知道刘澜很在意我们的态度,不然的话他不会这么迫不及待的派人过来,这样一来,反倒是刘澜‘弄’巧成拙了,因为我们可以从中知道,刘澜十分害怕我们出兵,甚至是不愿与我们‘交’战,那么我们就更该坚持我们的计划,从中大捞好处。

  “哈哈,其实我之所以把你叫来,就是为了这件事,其实我一直在考虑此事,毕竟曹‘操’和刘澜从前关系不错,甚至连我也是在曹‘操’的引荐下与刘澜相识,所以我一直顾虑打刘澜还是打曹‘操’就是这个原因。”

  “主公是怕两人……”

  “对。”袁绍点了点头,道:“你要知道,如果我现在打曹‘操’的话,那么被‘逼’急了的曹‘操’势必会千万百计与刘澜联合,到时候攻打他们的联盟,我们胜算不大,所以当初主公执意攻打曹‘操’失,卑职才会建议缓缓图之。但攻打刘澜就不同了,曹‘操’不会与刘澜联合,甚至我们还能拉上曹‘操’一同攻打,在这样的局面之下,其实该是很好做出选择的。”

  “确是如此,但可惜刘澜还真的是懂得取舍,如果不是他主动放弃了青州,只怕现在我们早就同曹‘操’一同进攻刘澜了。”

  “其实我一直不是很明白,为什么你会那么力主进攻曹‘操’而不是刘澜呢?”

  沮授一怔,这个问题实在有点突然了,让他愣了一下子,如果说是难以回答到不至于,反而是不知该如何让袁绍理解他在这件事情上没有任何‘私’心,他组织了一下语言后,说道:“在冀州不管上下对刘澜可以说是恨之入骨,卑职也明白,也完全同意他们的主张,并没有进行过任何反对。”

  “这话,你说的就违心了吧?”袁绍用着别样的眼光看着他,这话要是别人说,也就过去了,可沮授说出来,他就得仔细和他掰扯掰扯了。

  沮授笑道:“这话卑职可不敢苟同,对于攻打青州,卑职可是一直力主,至于在夺下打青州之后是继续攻打徐州刘澜还是兖州曹‘操’,卑职却是与郭图等人有些许不同,所以卑职方才那番话可没有半句违心之言。”

  袁绍也笑了起来,道:“那按照你的意思,却是我钻牛角尖了,不过你说的也对,从一开始你的意思就是如此,这我是知道的,而且你要比更多人对曹‘操’有一个更清醒的认识,不过武将和郭图这些人,前者是与刘澜血海深仇,后者是出于各种目的甚至还有一部分人是眦睚必报的人,所以他们当然会极力力主攻打徐州,可你不一样,你能从大局考虑,这一点是我始终信任你的原因,可以说能走到今天这一步,你的建议很关键。”

  “卑职不敢。”沮授吓了一大跳,这话要是别人说,那他自然会当做一种夸奖,可若是从袁绍口中说出来,他第一个反应就是这乃是诛心之语,你受了那么就意味着冀州能有今天都是你自己的功劳,这和当年袁绍对付麴义是一个道理,只不过麴义那个时候确实是有些居功自傲了,认为袁绍离不开他,可现实的情况确实,你越让上位者觉得离不开你,你无比重要,那么你离麴义的结局也就不远了。

  沮授能走到今天,自然有他的原因,就像他自己所说,每日如履薄冰也好,又或者是总结了田丰和麴义的经验也罢,他懂得完事从袁绍的角度去考虑,但其实就算如此,还是会出现一些分歧,都是他自己在妥协,和田丰一模一样,如果真有一天,他再也无法忍受袁绍的刚愎自用,他会学田丰。

  就像现在,看起来他和袁绍没有任何的分歧,在进攻曹‘操’这件事上保持着高度的默契,可别忘了,这只是攻打曹‘操’有着默契,但如何攻打分歧却太大了,袁绍现在自持着实力最强,恨不得一下子就把曹‘操’剿灭,夺取兖州,可他却明白,没那么简单,现在的曹‘操’已经羽翼丰满,很难轻易剿灭。

  这话说出来,也许很多人不信,但是这是沮授的判断,很多人只是从军事角度来考量,但是他不同,他是将双方全方位进行对比之后做出的判断。

  在两军差距极为悬殊的前提之下,速战速决,反而是曹‘操’最希望的结果,而并不是他们最好的选择,他们最好的选择,莫过于拖着打,以曹‘操’现在物资极具短缺的背景之下,徐徐图之,一直消耗着他将其耗死,才是最好的选择。

  这就好比攻城,十则围之,五则攻之,道理完全和攻打曹‘操’一样,是把他们围到粮绝来投效,还是不计伤亡代价去攻打实力相差悬殊的敌人,道理再明显不过,但可惜袁绍太着急了,所以他现在做的就是要尽可能在与曹‘操’‘交’战之前,潜移默化的去改变袁绍。

  “哈哈。“袁绍笑了起来,沮授的解释很让他满意,甚至确实也就是如此,从最初他给自己的建议就是用两到三年的夺回河间,再用三到五年夺下幽州,然后他一直都在强调辽东和青州,而这两处都是刘澜掌握着,所以沮授说他一直力主攻打刘澜还真是实话,只不过是攻下青州之后,在继续刘澜还是曹‘操’时出现了分歧,或者说他从力主进攻刘澜变成了力主攻打兖州。

  而且他一直在强调的一点是,地域和人不一样,就好像他在规划之时,是在都是以地域为主,而虚化人物,但是很多人在看到这些地域时,首先想到的却是统治者,但却忽略了,地域远比对手更重要。

  所谓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远‘交’近攻才符合他们的利益,而不是近‘交’远攻,最后就算胜了,也是别人吃‘肉’占利益,他们费钱费粮结果得不到任何好处。

  如果真是这样,只看重盟友,非不看重利益,那么最后肯定要吃苦果,如今的曹‘操’就是最好的例证,难道还要让他借助他们的事物来壮大自己吗?

  很多人都极力支持攻打刘澜,很大原因是因为他们与刘澜的仇怨,其次则是多年的联盟他们与曹‘操’多少都有些往来,平日里吃到甜头,关键时刻自然要为曹‘操’说话,而最重要的一点则是因为他力主攻打曹‘操’,可以说他们现在为了对抗他,已经到了极为疯狂的地步,只要是他支持的,他们可不管别的,极力反对。

  真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沮授几乎没有任何退路,不管他是否坚持,他都得一直力主攻打曹‘操’,这就让很多人都以这样的口实攻击他,可其实沮授从来就没有说过要放弃攻打青州直接进攻兖州,这些话,都是那些人故意在歪曲事实罢了。

  毕竟这可是最好不过能够攻击沮授的借口了。

  不过真正让沮授有些始料未及的还是刘澜突然让出青州,可以说这完全就打‘乱’了他的部署,在他的既定计划之战,刘澜必将会在这一仗被打过长江,那么他们接下来要打的不管从哪个角度来看,都是占据了徐州后的曹‘操’。

  其实在这个时候,还有一个选择,那就是彻底让大后方得以安全,那就是攻打辽东,不过攻打辽东和攻打曹‘操’其实是可以同时进行的,曹‘操’那边缓攻,徐徐图之,而辽东则需要快速的凶猛一击。

  可现在呢,刘澜让他之前的计划都泡了汤,多少有些措手不及,但较好的情况是他们可以不费一兵一卒就夺取了青州,可麻烦的却是接下来他攻打兖州的计划就必须要开始展开了,但是别忘了他还没有潜移默化的改变袁绍啊。

  所以一时间冀州又出现了大举攻打徐州的声音,好在他还有着在袁绍身边进言的机会,他靠着自己一人之力扭转了袁绍最初置身事外的态度,毕竟帮助曹‘操’攻打刘澜不划算,帮助刘澜打曹‘操’就更不可能了,至于置身事外,则是最愚蠢的一个选择。

  那么要该怎么办呢,这就要考验沮授的智慧了,所以他经过反复斟酌之后,做出了现在这个渔翁得利的决定,让他们拼个你死我活,然后我在从中取利。

  而这个计划,可以说是让袁绍大为满意,甚至说到了他的心坎上,如果一举拿下兖州和徐州的话,那么将为他夺取整个天下奠定基础,可以说当今天下,能对他构成威胁的只有这两人和袁术,把这两人消灭,那么他将再无对手,试问,他当然会直接答应,不会有过多的考虑,就算是违背攻打徐州的约定,也在所不惜。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汉龙骑,大汉龙骑最新章节,大汉龙骑 999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