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龙骑 第一千四百四十八章 徐州之战(45)

小说:大汉龙骑 作者:皇叔刘司马 更新时间:2018-11-23 00:38:05 源网站:全书网
  曹操出兵的消息不仅第一时间被刘澜所知道,同时也传到了袁绍的耳中,对于曹操出兵,最初对他的意图并不是很清晰,重头到尾,他都不知道曹操会以何处为突破点,甚至他专门叫来了沮授为他分析。

  可能性很多,但对抗刘澜显然不是最主要的,更多的还是要保证他自身的利益,也就是说,他攻打刘澜,首先就是在确保中原的利益,其次才是徐州可能获得的好处,至于他暗中与袁术联合,说白了就是把这次合作视作了确保中原利益的关键,而他们则成为过去式。

  难道曹操要和他们反目了?

  显然他还没那个胆量,只不过是在左右逢源,甚至他又一个大胆的想法,在看了沮授一眼之后,缓缓道:“我在想,曹操的目的是真的想要将刘澜赶尽杀绝,还是就只想着把刘澜赶出徐州,至于他是否会在南方发展,则完全不在意。”

  “有这个可能,但并不大。”沮授不假思索,道:“如果九江之战没有打,那么袁绍完全相信有这种可能,但看曹操的反应,是不大可能希望刘澜在南方发展起来的,但是他也许有机会把刘澜击败,但刘澜要退往秣陵的话,曹操也无能为力,只能望洋兴叹。”

  所以沮授更觉得曹操的主要目标其实还是在于彻底解决刘澜这一后患,不然的话,就算他得了徐州,也要在刘澜的威胁之下日日不安,所以曹操如果想建立更长久的功业,首先一点就是逐一将威胁消灭,而不是放虎归山,留下刘澜这一大后患。

  无穷后患,最后就算得了徐州,也有无数麻烦缠身,那才是得不偿失。

  “你说的不错,这种可能要更大,但是以曹操和袁术的实力,战胜刘澜都困难,就别指望他能把刘澜留在徐州了,说句实话,刘澜真的要去秣陵的话,就算是我们也没那个把握留下他。”

  “如果真是这样,那这一仗曹操就有麻烦了。”沮授笑容满面道。

  “不管他是胜了还是败了,对我们都是好事,不必为他们担心太多,至于刘澜,其实我还真希望他能战胜曹操,那样曹操就必须要西逃入司隶,而我们就可以把精力都放在刘澜的身上了,毕竟刘澜才是我们真正的大敌,不然我们对曹操用兵的话,刘澜必然要从中取利的,等我们解决了曹操,也许那时便没有能力与他抗衡了。”

  沮授抚髯赞同,道:“诚如主公所言,现在就看沛县这一仗的结果如何了。”

  在袁绍关注着徐州战场的同时,夏侯渊率领的曹军先锋向沛县杀奔而来。沛县在刘澜时期就一直在建设,在简雍时期第一次扩建,如今已经扩建了足足三回,城市规模之大,已经完全变成了大型城市的规模。城墙达六丈,宽四丈余,待夏侯渊率领一万步兵在数里外缓缓停了下来的一刻,面前的沛县让他彻底头疼起来。

  上一次来沛县,还是两年以前,可就是这短短的两年时间,沛县的规模又扩大了,而且让他皱起眉头的关键,则是城墙修的越来越高,以前的沛县,城墙最高时也不过五仗,进攻容易,可现在这高度,还得临时加长云梯,甚至是新建,不然根本就探不到头。

  之前曹公说沛县将是一块硬骨头,夏侯渊心中还有些不以为然,现在他相信了,他这一万人要攻下这样一座大城,一点也不容易。

  而守城将领,夏侯渊也早有耳闻,徐盛,这人的名声并不大,不过却能当下吕布,甚至让吕布在第二次徐州之战时选择绕过沛县直接扑向徐州,这人还是有些能耐的,虽然他曾与吕布谈起过此人,而吕布却把他说的一文不值,夏侯渊可一点也不信他的这些说辞,如果真入他说的那么不堪,吕布的反应不会那么大,这说明,这位守将绝对是有着大能耐的。

  他这就是碍于颜面,说以,沛县这一仗绝不能轻举妄动,最少不能无视对面的敌人,将他们当做软柿子来捏。

  他立刻回头对亲卫大喊一声,道:“全军随我来。”他带领着部队向后快速退去,部队长途奔袭而来,几乎没有休息,在休整的一刻,全都瘫倒在地,可在夏侯渊下达命令的一刻,所有人的反应都很迅速,瞬间集结,跟着他向西疾奔而去,退了足足十里,才开始安营扎寨。

  在曹军的部队之中,曹氏和夏侯氏的兄弟子侄在军中为将为校者众多,可以说,曹军的将领,如果不是真的有本事,根本就不会被外来人染指,而这一点,其实在刘澜内部也很明显,刘澜主要依靠的是他当年的右北平旧部,也就是现在的辽东系,而他要对付的对手徐盛,则并非从辽东系脱颖而出。

  这一点情况是他从丰国县离开时所了解到的情况,当时还真的没有太在意,毕竟徐州的辽东系和他们的情况并不一样,可他现在才发现,好像不大一样,如果是以前的沛县,安排给徐盛说明不了说明,但这样的重镇交给他来防守,可就不简单了。

  一个非辽东系将领不是不可能在徐州立足,但看看刘澜帐下真正能镇守一方之人,那一个不是青州系出来的亲信,也许你会说臧霸,但臧霸刘澜真的信任吗?未必,所以就更显得徐盛难能可贵了。

  夏侯渊露了一面便离开,闻讯而来的徐盛在城楼之上眺望着他们的方向,此刻他们早已成为他眼中无数个黑点,与远方的风景完全融为一体,并很快消失。

  “曹军这是要干什么?”不知何时,徐盛发现了出现在身边的单子春,而在他发现自己的一刻,单子春出声询问道。

  “也许是望而生畏,也许是要绕过沛县,也许是在动着其它的歪脑筋。”

  “也许他们在等待主力?”单子春顺着徐盛的话说到。

  “也有这个可能,但以我带兵的经验来看,这样的情况,往往是他们并没有胜算,又害怕我军可能趁夜偷袭,所以选择了退避三舍,但就凭这一点可以看出,曹军的部队并不多,与我们最初的设想是一样的,他们的主力速度不可能那么快。“

  “徐将军说的不错。“单子春在徐盛面前就好像学生在老师面前,确实徐盛在沛县为都尉的时候,他单子春还只是国渊帐下的一名小吏,人家的资历远不是他能比,所以对他应有的尊重是必不可少的,在加上他把徐盛又视作了军事上面的老师,所以格外尊敬,但尊敬归尊敬,单子春可不像其他的学生那样,老师说什么,他就无条件的选择信任,而是会用自己的角度去看待这件事情,如果真的是徐盛说的那样,他自己吸取,可若与徐盛有差异,他也会问出来,如果徐盛能说服他则罢了,如果说服不了,那么他可就不会那么尊敬这位老师,而是会直接把问题指出来。

  这一点,国渊是对他最欣赏的原因之一,而徐盛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发生类似的情况,他这样耿直的性格,只能遇到类似国渊这样的上官,不然的话,反目甚至被人家记恨那是在所难免的。

  不过身为武将的徐盛,可没那么多花花肠子,再说单子春也没说些什么,只是忽然对他说道:“徐将军,你觉得有没有可能是敌军故意在迷惑我们?”

  徐盛迟疑了一下,摇了摇头,道:“应该不会,虽然我也无法确定,但是如果是我带兵的话,是不会搞这么复杂的,你不觉得他们这么做太繁琐麻烦了吗?主要我们不出城,他拿这些怎么可能迷惑我们?”

  单子春的眼睛里露出的是那种仔细思考过后的眼神,虽然这其中的门道还有很多不是很懂,但徐盛能在沛县一待就是这么多年,就说明他他很受主公信任,不然的话,也不可能在徐州带兵打仗这么多年。

  这样的情况,在刘澜帐下除了徐晃,也就只有徐盛了,其他人那一个不是调动过好几次,就算是赵云,也是后来才当上徐州都督的,而关羽,更是各军之中都留下过自己的身影,可徐盛却不一样,从头至尾,都在沛县,也难怪很多人暗中将他和徐晃比作徐州二徐,还真是铁打的二徐,流水的兵。

  只这一点,他这位军事的老师就不一般,而且随着这几天的了解,对于徐盛更是让他大开眼界,他的功夫不仅厉害,而且还十分精通谋略,要比很多他在徐州时遇到的那些莽夫勇将强了不止一星半点。

  在徐州,他见过他多的将领了,说实话,真正有头脑的将军就那么几位,剩下的无一例外要么就是资质平庸,要么就是头脑简单,一个是很努力但因为自身能力有限,难以更进一步,而另一部分则干脆就是头脑简单只知一味搏杀,这样的人更不太可能独当一面,当然这其中也有几位特例,诸如张飞,可你要真以为张飞将军是那种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莽夫那你可就真被他的外表所蒙骗了。

  在徐州,对张飞的评价,很多都是好勇斗狠这类的评价,可用军师徐庶的话说,他这却是大智若愚,如果张飞真的只是因为有两膀子力气的话,那么他可活不到现在,毕竟一个人在多么神勇,就算是吕布,最后也不是落了个无家可归的结局吗。

  而且这样好勇斗狠的将领在徐州一抓一大把,可为何只有太史慈、张颌与张飞三人脱颖而出,让刘澜能如此信任,这已经说明一切问题了,更何况这几天徐盛对于城防的部署,是真的让他大开眼界。

  尤其在对士兵这一点上,他很懂得调动士兵的积极性,使他们的士气始终都很旺盛,没有出现任何的不满的情绪,甚至连大战的紧张感都没有。

  单子春很是感慨,这几年所学到的足够让他受益终生,这情形完全就像当年他随着国渊下到各亭里了解民情。

  如果你端着架子,那么你肯定不可能融入到百姓之中,而这个徐盛,也完全是这个样子,都说徐州关羽爱兵如子,可这徐盛,只怕一点都不必关羽含糊,甚至做的更好,试问,有这样一帮愿意为他卖命的士兵,沛县还真没什么好担忧的。

  “好了,不必过多烦恼了,不管对面的敌军耍什么把戏,只要我们不主动出城,就万无一失,除非他们要绕过沛县,不然拿我们没有任何办法。”

  徐盛回头,对着站在自己身后的城门校尉吩咐,道:“沛县的安危暂时就交给你了,你要好好给我盯着敌军,不管有任何的风吹草动,务必要在第一时间向我汇报。”

  “诺。”一身铠甲的城门校尉单膝跪地道。

  徐盛点点头,转身与单子春先行离开,在路上,徐盛低声对身边的单子春说道:“其实昨日主公已经传来的文书,援军已经在赶来的路上了,不过不是下邳的云长将军,而是徐州城的子龙将军。”

  “主公这是要做什么?”单子春一时间听得有些没头没脑,不太确定主公的意图,更不明白徐盛的意思。

  “如果是云长将军过来,也好解释主公的想法,就是要与曹军在沛县决一死战了,可是子龙将军取代云长将军过来的话,那么这其中可就有大门道了,虽然我还不敢肯定,但是我想肯定与冀州军有关,不然的话,六万摄山营绝不会取代子龙将军的。”

  “六万摄山营再加上琅琊的守军,那里可就有十多万的兵力了,难道主公是打算与冀州军……”

  “不好说,但是也没有这个可能,所以你要做好与曹军长期作战的准备。”

  可以说这一仗是真的很符合徐盛最初提出来的建议的,虽然当时被主公否了,但是他还真没想到最后主公还是同意了,不过却多给他派赖了子龙将军的徐州军,这样一来沛县就相对变得安全许多,而他也更有把握将曹军挡下。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汉龙骑,大汉龙骑最新章节,大汉龙骑 全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