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龙骑 第一千四百五十七章 徐州之战(54)

小说:大汉龙骑 作者:皇叔刘司马 更新时间:2018-09-14 03:16:48 源网站:999文学
  在刘澜和陈登商议着徐州日后建设的事情时,从琅琊传来了最新消息,颜良终于出兵了,不过预期要出兵数量少了很多,问题出在哪里,现在也不是追究的时候了,必须要想办法进行弥补甚至是挽回,不过正要能轻松挽回的话,刘澜此刻也不会那么眉头紧皱了。

  “看来,只能指望臧霸能够将颜良主力给逼过来了。”

  “怕臧霸坚持不了那么久啊。”徐庶有些担忧,也是他心情最紧张的一次,因为颜良出兵关羽的计划可以说全盘打乱,他现在最害怕的根本不是臧霸在琅琊能坚持多久,而是关羽那里千万不能出任何意外。

  摄山营是他们的主力,其余部队如可出现意外还能在接受之,可一旦摄山营出现意外,那变成了致命的打击,好像当年的袁术,被曹操大败之后,再想翻身,没那么简单了。

  “把这件事传给云长,让他哪里务必小心,千万不要轻举妄动。”

  “诺。”

  “杜普!”刘澜突然朝外大声喊道。

  “末将在。”

  “你现在派人到开城,时刻监视着哪里的战况,我要半天一报,斥候一定要多派点过去!”

  “诺。”

  杜普转身离去,不过战事从琅琊传来,路也要有个几日,现在琅琊的战况到底如何了,刘澜是最关心的,一万人,面对五万袁军,这个兵力,袁谭必然要强攻无疑了,现在的战况如何,琅琊的损失又如何,刘澜迫切想要知晓,可惜,这些情报,短时间内他是得不到了。

  “主公无须担心,臧霸带了青州军这么多年,不说个个都是摄山营一样的精兵吧,但怎么也不会冀州军弱太多,再加是守城,应该不会损失太大。”

  刘澜哭笑了一声:“元龙虽然说的不错,可臧霸的泰山四将对军队干涉太多,尤其是对臧霸的影响,这些都是我不放心的原因啊。”

  “原来如此。”陈登脸露出恍然大悟之色,“那只能听天命了。“陈登可不会说出既然知道这些,那你还用臧霸,这不是你自己用人出了问题嘛,出现意外,也没办法。

  也许这是职和武职的不同吧,这个时候陈登想到的是听天由命,徐庶想到的关羽那里不能出现问题,可只有刘澜想的却是开阳那一万多人,他必须要相携办法,最少也要让臧霸那里出现一线希望,不至于一万多人都死在那里。

  其实,现在整个战局是开阳能否将颜良拖住,那么黄忠何时出兵,是整个战局的关键了,如果黄忠先到,那么能不能把颜良吸引过来,又关系到关羽是否偷袭成功,所以这是是一环套着一环的。

  黄忠哪里,不能一次性把部队都派回去,可以一点点回去,这样能勾着袁谭,甚至逼着颜良先生,而如果黄忠直接率领大军回去的话,那么颜良势必会发现自己当,很有可能回退兵,那样一来,最关键的关羽偷袭这一环要落空了。

  刘澜做出了最新的指示,一道道命令被传递下去,这不是陈登第一次出席军情的商议,但绝对是第一次在战时如此近距离的观察刘澜统筹全局,当机立断,没有任何的拖泥带水,也许这是刘澜为何能有今天的原因吧。

  相于琅琊,此刻最安静的莫过于沛县了,曹操在沛县五里外设立的大营,每日里歌舞升平,完全没有要来攻城的样子,有几次徐盛都打算率军出城袭击曹营一次,但最后都作罢了。

  最初他认为曹操是真的没把他们放在眼里,可是连着半月都如此,那只能是在诱他们出城。

  不然的话,每日里都要在营大摆宴席,这样的情况,不太可能没有猫腻,所以徐盛反倒对这庆幸没有当,真带兵去把握这一千载难逢的良机。

  相于沛县的相安无事,开阳城前,经过几日的准备,袁谭终于开始整军对开阳发起了猛攻。

  袁谭用冰冷的眼神望了眼开阳城的臧字大旗,这一回看你往哪跑!

  他和臧霸之间的梁子,从他逃离青州那一天起算是彻底结下了,袁谭做梦都想杀他。

  臧霸几人能够仔细观察冀州军的动向,听到敌军有所异动后第一时间登了东门,此刻在城楼,他和孙观已经能够清晰地看到冀州军正在快速集结,而一早整装待发的守军则已经开始防备着随时攻城的冀州军了。

  冀州军开始结阵,一直在不到三百米的距离时,冀州军停了下来。

  这个位置不仅是他们弓箭手无法触及的地方,更经过前几日填埋护城河测出,算是床弩也不会波及到他们。

  臧霸下达了随时准备战斗的命令。

  而在城下,袁谭在坐骑之,缓缓摇动了手的长枪,然后向前重重一刺,枪锋直指开阳城,随即只听得身后震耳欲聋的鼓气大响。

  足足三万人的攻城部队同时怒吼一声,冀州军终于向开阳发起了猛攻。

  城楼之,守军以箭矢防御,而城下的冀州军同样选择了先行对守军以箭雨进行压制。

  受限于开阳兵力原因,东门只集结了不过五千人的守军防守,虽然有大杀器床弩,但相对于三万余人的冀州攻城部队来说,都显得有些杯水车薪了,尤其是在冀州军的弓箭部队猛烈射击下,守军除了能够射出床弩,其余人连头都抬不起来。

  可床弩的箭矢虽然准备充足,但经过两日箭矢消耗了过半,可能连今日都坚持不下去,到时候只依靠箭弩,面对躲在盾牌身后的冀州军,几乎没有任何的杀伤。

  看着梅楼云楼下方冀州军射出的密集箭雨,臧霸心早已面沉如水,原本以为固若金汤的城防,现在开起来居然如此不堪一击,当然这只是敌军的箭矢部队,云梯还没有来,所以敌军没有那么多顾及,可是一旦真要云梯出马,到时候敌军蜂拥杀来,拿什么守城?

  袁谭在袁字大纛旗下严阵以待,身后是一排排队列整肃的近卫士兵,身后是并未参战的冀州军,人头涌涌,漫无边际

  五万人,袁谭不过动用了三万人,除了弓箭手,真正会参与到攻城的士兵只不过两万,以两万人,不计伤亡待机攻下开阳,虽然会损失大一些,但是可能性还是有的,不过袁谭可不会这么傻,不懂什么是车轮战。

  他有着人数的优势,车轮战不断消耗臧霸,日夜进攻,他相信臧霸可能连三天都坚持不下来。

  “宣高,看样子冀州军是打算强攻东门了,要不要把其他几门的守军抽调一部分过来?”孙观看着敌军快速推进的部队,拧眉问道。

  “不急,万一是敌军刻意为之呢,先瞧瞧,实在顶不住的话,再调兵过来也不迟。”

  袁军的擂鼓声越猛烈起来,而抬着云梯与推着冲车的敌军也靠近了城楼,一架架云梯被架设了起来,臧霸心有些打鼓,以他现在的兵力,一旦进入惨烈的攻城战,结果会如何,还真是未知数。

  也许能击退敌军,也许一下子被敌军攻来。

  臧霸不敢再多想了,只能严阵以待。

  城楼下的箭雨如蝗,此时此刻谁也无法真正的压制住对方,孙观指挥着城楼的守军,不断大喝着让箭手射击,射击,再射击。而当敌人从云梯快速靠近,准备登城楼时,他又会指挥士兵们有条不紊的投掷檑木与滚石,当然还有被烧开滚烫的热油,嗤啦一声,哀嚎声听得很瘆人。

  但这些却无法阻止冀州军登城梯。一对对冀州士兵在校尉的指挥下象潮水一般涌向望日楼,他们他们疯狂地吼叫着,呐喊着,快速攀爬着云梯向着。

  这时,开阳城真正的大将臧霸都已亲自披挂阵,杀向爬城来的冀州军,同时大喝一声,道:“兄弟们,跟着我把敌军杀下去。”

  开阳城确实并非袁谭最初设想固若金汤,可这并不等于说开阳守军不堪一击。

  相于臧霸亲临战场第一线,孙观则更明智的选择充当战场指挥官,他不停提醒着身边的士兵,向城楼下方敌军最密集的方向射击,而床弩,则被他要求停止了下来,但操控床弩的士兵并没有离开,如有需要,甚至是发现敌军将领的话,他会下达床弩再次射击的命令。

  “射,给我狠狠的射!”

  孙观大叫着:“你小子楞什么,还不快把挂城垛的云梯推翻!”

  “滚油呢?礌石还有滚木呢?当什么传家宝,快快,都他娘的给我狠狠的砸下去!”

  战场之的喊杀声好像都被孙观的大叫声给淹没了,而这战场指挥的工作是最不好当的,不然臧霸也不会把这伙计留给他,此刻他的嗓子都快喊冒烟了,可是他不能停啊,有些士兵,你必须不断提醒,不然他们很容易忘记自己的职责。

  而不断提醒他们,其实真是战场指挥官的职责,在城楼虽然不像臧霸那样亲临战场,会更远离第一线一些,可是却能更清楚的观察整个战局,可以更从容的居指挥,而在他的指挥下,城楼的士卒们真有条不紊的战斗着,没有慌乱,动作如一,将杀城楼的敌军一个个全都赶下了城楼。

  敌军的顽强,战斗的损失,如此惨烈的代价终于让稳坐如松的袁谭坐不住了,他如何也没有想到看起来岌岌可危的开阳城居然还能巍然不倒,歇斯底里的大吼一声:“给我猛攻,持续猛攻!”

  袁谭的咆哮声使冀州军的进攻变得更为猛烈,尤其是城楼下方的弓箭手射向城墙的箭矢像是不要钱一样,城楼,城墙处,接连不断,叮叮当当,如同雨滴

  冀州军弓弩手们疯狂向城楼方倾泻着手的箭矢,一筒筒箭矢被射空,之后再换一批,再空,再换。

  如此猛烈的打击,让城楼之指挥的孙观都为之震惊,都说冀州富得流油,这一点,别说是他了,算是刘澜为他的王牌摄山营,恐怕也没有能力提供如此多的箭矢,此时此刻,他在城楼之,想抬头都困难。

  而在第一线指挥的臧霸,更别提了,躲在墙角,破口大骂:“箭手呢,都他娘的在吃干饭吗?回击啊,你们留着箭矢干什么,给我射回去,让冀州兵知道,我们可不是吃素的!”

  双方如同国手下棋,见招拆招,这边刚压制住了冀州军的势头,那边在袁谭的指挥下,弓弩手便用箭矢对他们进行了又一次的猛烈打击,当城楼之做出还击之时,新集结起来的攻城部队一击准备绪,发起了第二次进攻。

  而退下来的部队,则回到营地里休息,等待着接下来随时再战场。

  第二波攻城部队只有万人,这一次,袁谭彻底将四万攻城部队划分开来,分成四个梯次,轮流进攻,他倒要看看,臧霸能坚持多久。

  冀州军在一队队执盾步兵的掩护下杀奔而来,快速嫁接云梯,而后续的攻城部队则趁机蜂拥而,一个个身形灵动如灵猴,顺着搭好的云梯抢占东城楼。

  “杀啊,将这些该死的冀州军给我再赶回去!”

  臧霸已经累到气喘如牛,可他并没有推下去,依然坚持在第一线,在他的带动下,士兵们士气高昂,屠杀着敢杀来的所有敌军。

  而在城楼的孙观,在敌军退却的空歇猛喝了一顿水,解渴,也缓解了嗓子的压力,虽然还很疼,但之前要缓解许多,在敌军杀前来的一刻,再一次大喝一声,指挥着部队开始精确打击。

  在他与臧霸的配合之下,一有胆敢冒头出现的冀州军,都会被当场格杀,无一例外,敌军想要攻城楼,短时间内,是很难做到的。

  尤其是在臧霸的防守处,他如同战神一样,在他面前,冀州军只要被宰的份,而且因为知道守城困难,这还是在臧霸下令尽量减缓滚木礌石的前提之下,如果连这些守城杀器都用,那冀州军的伤亡,只会更惨重。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汉龙骑,大汉龙骑最新章节,大汉龙骑 999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