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龙骑 第一千四百六十九章 徐州之战(66)

小说:大汉龙骑 作者:皇叔刘司马 更新时间:2018-11-23 00:38:05 源网站:全书网
  “那人是谁?”

  舞动双锤的周仓大杀四方,冀州军无不心有余悸看着那道骇人身影,若非他手中并非拿着青龙偃月刀,很多人都以为是关羽亲自杀到阵前了。

  “周将军!”

  “陈校尉,可还能继续杀敌否?”

  “可以!”

  那就随我一道杀敌!

  周仓大喝一声,陈凤立即激动高呼一声诺,与他一左一右,杀向冀州军。

  陈凤脸上露出了如释重负的笑容,他有能力,但他的能力现在并不足以让他独当一面,他的能力有限,而关羽关羽能够直接将他提拔起来,更多的还是看到了他未来的不可限量,这种感觉,以前他从未有过。

  毕竟他帐下的这几员将领,不管是周仓还是管亥既然,都已成型,他们就算不在关羽帐下,也是独当一面的将领,可是陈凤不同,这感觉虽然他不确定是否就如当年主公看到他和张飞时的情形,但是他看到陈凤,却无疑看到了日后又一员大将然然升起。

  也许连他自己都没有发现,他这么急着就让陈凤出任要职,其实有些拔苗助长了,当年刘澜用他和张飞,其实二人在士兵和伍长是有着很长一个阶段的,当然这之后两人的升迁也很迅速,但却没有陈凤那么快。

  当然这与当时刘澜统帅的人马不多有着一定的关系,但是别忘了,当时的二人,都已是成人,而现在的陈凤,却只有十八,如果把他比作翼德,这明显,就是关羽的问题了,如果换做是刘澜的话,他不会让陈凤直接去当校尉,统领五千人,而是会把他调到身边,让他对以往有一个沉淀,然后在出任校尉。

  这是他对闫志的培养方式,而如今闫志已经成为辽东第二号人物。

  但陈凤也不会被毁掉,就好像现在,他身边周仓的出现,他可以通过观察,来让自己更出色。

  陈凤很聪明,从小兵到部曲督,他都可以近距离观察着他的上司们,如果处理危险,如果沉着指挥,但是等他到校尉的时候,他却发现以往只需要听从命令,指挥部队按照将军们的指令冲锋陷阵不同了。

  他成为了那个下命令的人,如果只是防御和进攻,没问题,可要应付不同的局面,甚至以前从未遇到过的情况时,他就自然变得手足无措起来。

  甚至当帐下来询问他时,连他自己大脑都是空白的,这样的情况之下,他有这么可能做出合理的决定呢?

  不过现在好了,身边周仓的出现,让他可以近距离观察他的每一次指挥和决定,也许他的命令都很简单,可是他发觉战机的能力,却让他叹为观止。

  就在他加入战场的同一时刻,他就将战局彻底扭转了,这难得是他的能力?一个人就把战局逆转,显然不是,是在他的率领之下,通过摄山营的努力,才将局面扭转。

  一切的发生,对陈凤都是一次学习和成长,但对于颜良来说,显然并非是什么好事情,不过他对于这样的变化却并不奇怪,甚至都在一早的预料之中。

  摄山营怎么可能那么容易对付,战场出现胶着,你来我往才是正常的情况,不然的话,这一仗他们已经胜了。

  局势出现混乱的一刻,他开始再次做出部署,只是很短暂的时间,就止住了冀州军的慌乱局面,局面得到控制,并没有出现致命的情况,

  陈凤一直观察着战场的态势,冀州军也许他无法知晓太多内幕,可是在周仓身边,他却是近距离观察着他,但是他却发现周仓好像并没有做什么重要的部署,只是一通乱砍乱杀,可是局面就被他扭转了。

  这一幕让他看不懂,可他却只能跟着周仓毅然决然向敌军冲锋,一马当先直入冀州军中,随后他麾下的摄山营士兵跟着他开始对冀州军发起攻击。

  交锋猛烈,陈凤手持蛇矛,一路冲杀,蛇矛直刺,一路血光迸出,蛇矛便一连刺到数人,尸倒在地,当场毙命。

  这边陈凤一路冲杀,另一边,周仓更是如同杀神一般,打开杀戒。

  一对铁锤,舞的虎虎生风,之前,陈凤指挥之下,他们更多是以守为主,周仓一到,立时反守为攻,一路砍杀,居然生生把冀州军击退了数百米。

  周仓本就是摄山营有名的猛将,若论武艺,也许他不如管亥,可要说战场杀敌,那周仓简直就是第二个张飞,杀气人来,那叫个恐怖。

  二人冲入敌群,周仓这边是双锤左右砸落,而陈凤,挺着一把蛇矛左突右刺,一点也不甘示弱,只是眨眼间就结果了数十人,陈凤那套刚从兵械厂白银甲,早已被鲜血染成了红色。

  在这一点上,他就要比周仓差了太多了,毕竟周仓那一大铁锤下去,往往都是被砸成稀碎,鲜血飞溅,完全就是一副从血水之中侵泡过的情形,而陈凤杀人,则是一击毙命,就算有鲜血喷溅过来,范围也绝不会像周仓那般夸赞。

  舞动一对大铁锤的周仓,就好像是人肉推土机。他那般大杀四方,杀得冀州军哭爹喊娘,颜良见了,立时怒叱一声,谁人前去,将此人立斩当场!

  末将愿望。阵中一将杀出,正乃偏将马延。使一条长枪,直冲阵前,向周仓杀去。

  然而两人只是一个交锋,马延就被周仓直接击退,那一锤的力量,着实骇人,吓得他魂都飞了,如果他的力量大,也就罢了,偏生这一击之下,让他连长枪都握不住,这如何能是他的对手?

  心知不敌,就要撤退,然而杀进来容易,向脱离战团可就难了,催马就走,可撤离的速度还没有敌军杀来的速度快,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敌军的喊杀声越来越近,再次看时,发现那周仓已经拍马赶到。

  如今冀州军的将领们也几乎都换上了鲜卑和乌丸战马,速度快,可是在混乱的战场之中,向前杀容易,可想要向后退,又哪里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一边指挥冀州军前去拦截,一边抓紧时间向后撤退。

  远处观战的颜良大骂一声废物,一个回合就仓皇逃跑,简直就是耻辱!

  就在他想要派焦触出战,不想周仓依然拍马赶到,手起处,大锤正砸在他的头盔之上,重击之下,很快很快他的颈部以上就全都陷入了上半身里。

  血腥的一幕,甚至是见多识广的颜良看了都难以置信,以前他与许褚交过手,他的大力他是领教过的,可就算是他,恐怕就这力气一项上,都要落下风吧?

  “那人是谁?”

  舞动双锤的周仓大杀四方,冀州军无不心有余悸看着那道骇人身影,若非他手中并非拿着青龙偃月刀,很多人都以为是关羽亲自杀到阵前了。

  “周将军!”

  “陈校尉,可还能继续杀敌否?”

  “可以!”

  那就随我一道杀敌!

  周仓大喝一声,陈凤立即激动高呼一声诺,与他一左一右,杀向冀州军。

  陈凤脸上露出了如释重负的笑容,他有能力,但他的能力现在并不足以让他独当一面,他的能力有限,而关羽关羽能够直接将他提拔起来,更多的还是看到了他未来的不可限量,这种感觉,以前他从未有过。

  毕竟他帐下的这几员将领,不管是周仓还是管亥既然,都已成型,他们就算不在关羽帐下,也是独当一面的将领,可是陈凤不同,这感觉虽然他不确定是否就如当年主公看到他和张飞时的情形,但是他看到陈凤,却无疑看到了日后又一员大将然然升起。

  也许连他自己都没有发现,他这么急着就让陈凤出任要职,其实有些拔苗助长了,当年刘澜用他和张飞,其实二人在士兵和伍长是有着很长一个阶段的,当然这之后两人的升迁也很迅速,但却没有陈凤那么快。

  当然这与当时刘澜统帅的人马不多有着一定的关系,但是别忘了,当时的二人,都已是成人,而现在的陈凤,却只有十八,如果把他比作翼德,这明显,就是关羽的问题了,如果换做是刘澜的话,他不会让陈凤直接去当校尉,统领五千人,而是会把他调到身边,让他对以往有一个沉淀,然后在出任校尉。

  这是他对闫志的培养方式,而如今闫志已经成为辽东第二号人物。

  但陈凤也不会被毁掉,就好像现在,他身边周仓的出现,他可以通过观察,来让自己更出色。

  陈凤很聪明,从小兵到部曲督,他都可以近距离观察着他的上司们,如果处理危险,如果沉着指挥,但是等他到校尉的时候,他却发现以往只需要听从命令,指挥部队按照将军们的指令冲锋陷阵不同了。

  他成为了那个下命令的人,如果只是防御和进攻,没问题,可要应付不同的局面,甚至以前从未遇到过的情况时,他就自然变得手足无措起来。

  甚至当帐下来询问他时,连他自己大脑都是空白的,这样的情况之下,他有这么可能做出合理的决定呢?

  不过现在好了,身边周仓的出现,让他可以近距离观察他的每一次指挥和决定,也许他的命令都很简单,可是他发觉战机的能力,却让他叹为观止。

  就在他加入战场的同一时刻,他就将战局彻底扭转了,这难得是他的能力?一个人就把战局逆转,显然不是,是在他的率领之下,通过摄山营的努力,才将局面扭转。

  一切的发生,对陈凤都是一次学习和成长,但对于颜良来说,显然并非是什么好事情,不过他对于这样的变化却并不奇怪,甚至都在一早的预料之中。

  摄山营怎么可能那么容易对付,战场出现胶着,你来我往才是正常的情况,不然的话,这一仗他们已经胜了。

  局势出现混乱的一刻,他开始再次做出部署,只是很短暂的时间,就止住了冀州军的慌乱局面,局面得到控制,并没有出现致命的情况,

  陈凤一直观察着战场的态势,冀州军也许他无法知晓太多内幕,可是在周仓身边,他却是近距离观察着他,但是他却发现周仓好像并没有做什么重要的部署,只是一通乱砍乱杀,可是局面就被他扭转了。

  这一幕让他看不懂,可他却只能跟着周仓毅然决然向敌军冲锋,一马当先直入冀州军中,随后他麾下的摄山营士兵跟着他开始对冀州军发起攻击。

  交锋猛烈,陈凤手持蛇矛,一路冲杀,蛇矛直刺,一路血光迸出,蛇矛便一连刺到数人,尸倒在地,当场毙命。

  这边陈凤一路冲杀,另一边,周仓更是如同杀神一般,打开杀戒。

  一对铁锤,舞的虎虎生风,之前,陈凤指挥之下,他们更多是以守为主,周仓一到,立时反守为攻,一路砍杀,居然生生把冀州军击退了数百米。

  周仓本就是摄山营有名的猛将,若论武艺,也许他不如管亥,可要说战场杀敌,那周仓简直就是第二个张飞,杀气人来,那叫个恐怖。

  二人冲入敌群,周仓这边是双锤左右砸落,而陈凤,挺着一把蛇矛左突右刺,一点也不甘示弱,只是眨眼间就结果了数十人,陈凤那套刚从兵械厂白银甲,早已被鲜血染成了红色。

  在这一点上,他就要比周仓差了太多了,毕竟周仓那一大铁锤下去,往往都是被砸成稀碎,鲜血飞溅,完全就是一副从血水之中侵泡过的情形,而陈凤杀人,则是一击毙命,就算有鲜血喷溅过来,范围也绝不会像周仓那般夸赞。

  舞动一对大铁锤的周仓,就好像是人肉推土机。他那般大杀四方,杀得冀州军哭爹喊娘,颜良见了,立时怒叱一声,谁人前去,将此人立斩当场!

  末将愿望。阵中一将杀出,正乃偏将马延。使一条长枪,直冲阵前,向周仓杀去。

  然而两人只是一个交锋,马延就被周仓直接击退,那一锤的力量,着实骇人,吓得他魂都飞了,如果他的力量大,也就罢了,偏生这一击之下,让他连长枪都握不住,这如何能是他的对手?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汉龙骑,大汉龙骑最新章节,大汉龙骑 全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