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龙骑 第一千四百七十二章 徐州之战(69)

小说:大汉龙骑 作者:皇叔刘司马 更新时间:2018-09-14 03:16:48 源网站:999文学
  似现在这样的情况,说实话颜良从未有过,其实与徐州之间的‘交’锋,他并没有失败过,最少他是这样认为,几次‘交’手,虽然冀州军都是以失败告终,但他并没有败,更没有像袁谭那样对徐州军产生很大的心里‘阴’影,就算这一回,颜良心中还是不服气的,虽然他最后的决定导致如今的局面,但是徐州军也不是就真的稳‘操’胜券,有几次翻盘的可能,只是没有把握住了,而最后之所以会大败,完全是因为吕旷几人。

  对于他们,颜良也许碍于各种原因无法惩治他们,但是这件事他绝不会就这样过去,他会找机会,最少也要把他们调离开冀州军中,不管他们是去袁尚那里,还是幽州袁熙那边,反正都别给我留在身边。

  这一仗的大败,让颜良坚定了自己信念,他要从严治军,就算无法做到麴义那样令出一人,但也要让帐下将领无条件执行他的将领,而不是各怀鬼胎!

  失败的滋味不好受,颜良不想再次品尝这样的滋味,所以就必须从自身来取得改变,把所有不稳定的因素清除出去,到时候就算败了,他也甘心,而不是现在,败的窝囊,憋屈!

  他的意志在这一刻变得无比热切,这一仗败了他忍了,但只要能再给他半年时间,他会再回来的,到时候一定要找关羽报这个仇,他要让关羽也品尝一下失败的滋味!

  曾经,在洛水畔,在平原城前,颜良就一直期待着这一天,可这么多年过去,依旧没有改变,但这反而更坚定了他的信念,永不放弃,颜良自幼就是如此,你可以说他瑕疵必报,但若不是这种‘性’格,恐怕颜良也不会走到今天。

  也许,以他现在的情况,只要回去,恐怕就再也没有领兵的机会了,可是不管多困难,他也绝不会放弃。

  而此刻,他需要在此好好休整,他只得就在前方,肯定有着徐州军的堵截,如果没有休整好,很难从东莞突围出去进入青州地界,不过对于之后与审配的见面,他有些犹豫,毕竟攻打徐州这事他是一直持反对意见的,你可以说这是因为他是三公子的头号智囊,但也正因为如此,所以他的选择以等同于和他们撇清了界限,就算他想解释,他也不会相信。

  到审配哪里,他是真的不愿意,如果部队多谢,还能镇得住他,可如果部队损失惨重,那么他的结果不会好,甚至他已经能够想到,审配就等着他兵败呢,此刻他参奏自己的文书只怕已经向邺城传递过去,可能当他到了青州,审配就会取代自己。

  颜良苦笑一声,他的前途可能已经完了,因为徐州这一仗,大公子失去了最后的机会,而三公子那里,也不会再重用他,最少在成为世子之前,是这样的,所以他想要报仇的可能没有了,想要整肃部队的希望,也破灭了。

  现在的颜良,有些不知所措,甚至他想过,要不要直接绕过审配,去找到主公,把自己的想法提出来,只要袁绍同意,那么他就还有机会。

  当然,袁绍也可能像对待高览一样,将自己闲置,这些事情,他不敢太多揣测,现在还是不要想这么多,抓紧休息才最要紧。

  盘‘腿’而坐的颜良脸上挂满了疲惫之‘色’,很快,眼皮发沉,睡着了。

  等他再次睁眼,乃是被身边的亲兵叫醒,只见他面‘色’惨白,惊慌失措说着徐州军来了。

  颜良没有听清楚,又问了一遍,这才反应过来,徐州军如跗骨之蛆又杀了过来。一个‘激’灵,颜良立时跳了起来,他还想着如何组织部队进行反抗,可已经来不及了,徐州军杀来的太过突然,冀州军几乎在没有任何防备之下被突然袭击。

  现在别说组织不起来任何的反击,跑晚了,连命都不保。

  颜良闭上了眼,有些认命的感觉,魔高一尺道高一丈,他真没想到关羽还敢再追过来,他失算了,好不容易搬回一筹,却成为他彻底溃败的原因,假如他没胜那一仗,也许损失会大,但绝不会像现在这样被徐州军被关羽尽数歼灭。

  “将军!”突然一名亲卫在他耳边大叫一声:“没时间了,快带将军离开。“

  已经不想再逃的颜良圆睁双目,瞪着围过来的亲兵们,但最后他还是被众人托上了马背,朝北方快马而逃。

  血‘色’残阳,如关羽所料一般,击溃了他们的颜良果然放松了警惕,他们一路而来根本就没有任何敌军探马,甚至等他们追击不仅之后就已经打探大他们居然正在休整休息,经过一夜的战斗之后,冀州军兵困马乏,可徐州军何尝不是如此,但是他们在关羽的率领下,却并没有休息过,拖着沉重的眼皮,一直追击着,很快就发现了前面正在休息的冀州军。

  第一时间,他们开始对其发起了‘潮’水般的攻势,关羽一马当先,横砍竖劈,连斩数人,他提着偃月刀,身后跟着周仓和陈凤,虽然无法做到像关羽和周仓一刀一个,一锤一双的本事,但他同样也不甘示弱,努力向冀州军刺出手中的蛇矛,每每刺死一人之后,都会回头朝身后的摄山营将士狂吼一声:“兄弟们,随我杀啊!”

  与休息过后的冀州军不同,摄山营将士都很疲惫了,他必须不断来提振他们的士气,让他们保持在高度的紧张状态之下,不能放松,不然的话,这一仗就算赢,也不会达到关将军全歼的目的。

  一路砍杀,所向披靡,摄山营三员大将好像感觉不到任何疲惫,如同猛虎一样,扑入羊群,一边咆哮着一边砍杀前面逃命的冀州军,虽然他们不断喊着投降不杀,但效果并不明显,只能不停追逐着那些逃命以及反抗的冀州军,每一刀下去都有千钧之势,将其劈倒,一刀致命。

  而随着摄山营开始屠杀,随后赶来的琅琊军也没有打算观望,这样的局面,又怎么可能观望,没有任何犹豫黄忠和臧霸同时下令,琅琊军紧随而上,舞动兵刃,向狂奔中的冀州军杀了过去。

  颜良原本还想着与冀州军决一死战,但可惜,这时候根本就没有这样的机会,而随着他被亲兵们带离之后,没有大将坐镇的冀州军如同无头苍蝇一般,瞬间就被徐州军杀得溃不成军。

  随着琅琊军的加入,两路大军同时出击,开始歼灭冀州军。

  冀州军根本就没有任何反抗,大军开始追击,但也不会追得太紧,若太紧,只会遭到冀州军猛烈的反扑,而就这样一直赶着,不断推进,逐步消灭落单拖在最后的敌军,一点点将其蚕食,才是最好的选择。

  即保证了能够不断杀敌,又保证了部队不会付出太大的伤亡代价,这一仗从这一刻开始,或者说从关羽决定再次追击而来,他们就已经生了,而且还是完胜,但吸取了上次经验,关羽可不会再冒险,就算付出再小的代价,在现在这样的形式之下,也会有种得不偿失的感觉。

  既然是大胜,就一定要让损失减小到最低,甚至不损失,不然的话,那么他追过来的意义何在?杀敌一千自损八百,那还不如不来追。

  徐州军追击者冀州军,喊杀声响彻云霄,不断有冀州军被追上,陷入了数名摄山营的包围之中,虽然反抗,但是很快就被砍倒在血泊之中,战死杀场。

  黄忠和臧霸可不像关羽一马当先,其实二人也想,可前面是摄山营,他们根本就无法来到第一线,只能从侧翼绕过来,虽然‘浪’费不少时间,但却从侧翼杀了冀州军一个措手不及,一时间就将他们拦腰截断,带着琅琊军冲入冀州军的臧霸一路砍杀,势如破竹

  追击瞬间变成了前后夹击,这样的情况,如果是在正常的战斗之中,臧霸可不敢做出这样的举动来,到时候指挥遇到敌军更猛烈的反击,但是在这个时候,冀州军选择最多的乃是立即投降。

  算是彻底认命了。

  将这一部分冀州军解决,士气如虹的徐州军可没有就此打住,而是又追杀了上去,在冀州军身后,一路狂吼着。

  关羽一马当先,舞动偃月刀快马追来,很快就追上数人,横劈竖砍,将几人当场砍杀。似落在关羽手中的敌军运气还算好,还能有个全尸,遇到周仓的冀州军可就没那么好运气了,完全就是一团烂泥,一锤下去,尸骨无存。

  徐州军已经杀疯了,不仅是摄山营,也包括青州军,大吼连声,朴刀频频向冀州军砍下,没有一人能在他们追击之下撑过一个回合,几乎都是当场就被砍为两段,一时间到处都是冀州军痛苦的惨叫声。

  然而,随着徐州军的追击,冀州军也变得疯狂起来,再也没有人束手就擒,这些跑得快的,往往才是冀州军中真正的主力,他们能审时度势,在有危险的一刻就先开溜,但同样,当他们在察觉到生命受到危险,又或是觉得无法返回冀州时,他们就只能开始发起反击,当然最主要的还是,冀州军中在没有了颜良之后,还有一些将领开始组织起来,对徐州军发起了阻击。

  也许他们力量微弱,但是却足够拖延着徐州军追击的速度,甚至有一段时间,还把徐州军给打‘蒙’了,若非关羽凭借着个人的绝对实力,杀开一条通道,也许这一仗也就到此为止了。

  退下来的徐州将领很快聚到了颜良的身前,焦躁难安,徐州军追击而来,他们现在拖下去,一个都跑不掉,很多人开始建议再次伏击关羽和徐州军,可是颜良连理都没有理会他们,现在别说没机会聚拢败军,就算聚拢了败军,这么短时间别说找不到伏击点,就算找到了,敌军也杀来了,还怎么伏击,正面抗衡吗?

  众将面‘色’‘激’动,难道就说明也不做吗,他们紧攥着双拳,心中不甘,可颜良连理会也没有理会他们,因为这一仗没有任何机会了,现在除了跑没有更好的选择。

  但是很快,徐州军的喊杀声便清晰传来,天空好像都在这一刻开始颤抖起来,敌军的呐喊声此起彼伏,而这样的喊声,就在前不久还如蚊呐一般,可这连半个时辰都没用,就已经听得如此清晰,震耳‘欲’聋。

  逃跑中的关羽蓦然侧身,看向了身后不远处那一道到拖着青龙偃月刀的高大身影,在他身边,有骑兵奔涌而来。

  那把大刀,他不陌生,可那些骑军扛着的大旗,他却并不清楚,如同并州狼骑一样用着狼头为军旗。

  他怀疑这可能是吕布狼骑军,投降刘澜之后换了旗帜,其实这正是杜义率领的近卫军罢了。但不管具体敌军的身份是什么,当看到骑兵追杀上来的一刻,颜良是真的从心底里开始恐惧起来了。

  如果徐州军只是步兵追击,那他当然有信心可以逃回青州,可在敌军有骑兵的追击之下,这最后的希望也等于彻底破灭了。

  有那么一刻,颜良再一次生气与徐州军拼死一战的想法,可是看看四周的人马,不到一万余人,这样的实力,别说抵御骑兵了,就算是徐州步兵,也没有丝毫胜算。

  他脸‘色’难看的收回了目光,看着前路一望无际的平原,在这样的道路下逃命,又能跑多远呢?

  敌人的喊杀声越来越响,还有那轰鸣的马蹄声,震天憾地,敲击着心灵,尤其是踏踏踏沉闷的战马的奔腾声,如更像是巨涛一样,排山倒海,一往无前的向他们席卷而来。

  徐州骑军很快便对他们后面的部队发动致命一击,这让颜良只能再次疯狂打马。

  他眼中充斥着绝望,但他的喊声却又会让冀州军看到希望,人流裹挟着人群,在颜良的喊声下,身后的冀州军没有再跑,而是组织起了防御阵势,开始与敌军‘交’战,然而他们的临死反扑,却注定不会收到任何效果,很快便被突破了。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汉龙骑,大汉龙骑最新章节,大汉龙骑 999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