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龙骑 第一千五百一十三章 徐州之战(110)

小说:大汉龙骑 作者:皇叔刘司马 更新时间:2018-09-14 23:53:39 源网站:云来阁
  赵云率领龙骑军想要杀出一条血路进入沛县,如果失败,那么他就不得不转道他处,可这样冒的风险更大,毕竟他并不敢保证,他心中所考虑的那几个地点是否安全,一旦任城和鲁郡同样有曹操的部署,那么到时候离徐州越来越远,威胁自然越来越大。

  所以赵云只能选择最保险的办法,正面突围,杀开一条血路之后就是沛县,他们也就彻底安全了,如果撤退,首先跟着他入兖州的这三千人龙骑军士兵必然会低落,到时候一旦出现任何意外,都会变得极其危险,所以趁着龙骑军士气正盛之时,带着他们冲杀一波,也许能够一鼓作气杀出重围。

  但是他低估了曹军防守的困难程度,本以为骑兵能够轻松突破曹军防御阵地,没想到曹军的防御异常坚固,他们不断用弓箭已经长兵器给龙骑军造成了极大的威胁,很短的时间内,就让龙骑军损失了近三百多人,算上在拳父县的伤亡,他带出来三千人,现在身边最多还有两千。

  比起洛水河畔的伤亡过半,这绝不是龙骑军伤亡最惨重的一次,但当时龙骑军的主帅可是关羽而不是他,而这一千人的伤亡,却可以说得上是赵云上任以来最为惨重的一次,看着一名名战友被杀,赵云双目喷火,驾驭着白龙,直接杀入了敌军阵地之中,这一番搅和,还真把敌军阵型给撕开了一个口子,一瞬间龙骑军便跟在他的身后冲开了敌阵。

  本以为解析来会变得一场简单的赵云并没有想到曹军并没有就此放弃,反而在他们荡开阵型之后开始朝他们似发了疯一样冲杀了过来,曹军不顾一切的全军压上,赵云有些出乎意料,其实他们这样拼命没有任何效果,因为他们已经失去了最后的屏障,如此做最多只是为他们增添一些麻烦,但最终的结果依然是以他们突出重围而告终。

  但是并没有放弃,还做这最后的努力,虽然赵云对这样的努力完全不当回事,但对于曹军来说,这绝对是最后的救赎,如果能够成功,那么也许就能取得最后的胜利。

  通往沛县的道路上两军展开了一场恶战,二千人对五千人,这样的规模并不算什么,但是他的惨烈程度却不必任何一场大战弱多少,甚至比几十万人的决战更为残酷,因为每时每刻都会有人阵亡到底,有你有我,很快并不宽敞的道路上边布满了尸体。

  这条生路,是赵云和龙骑军的生命线,如果曹军阵型不乱,那么龙骑军就算有泼天的能耐也无可奈何,但是现在他们却变得无比从容,曹军能做的,其实更多的是在拖延时间,如果曹纯的骑兵能够追来,那么他们就能取得最后的胜利。

  这样把胜利寄托在别人身上的战斗,可以说从一开始就只会将他们自己陷入到绝境之中,如果他们当真能等到曹纯抵达,也许希望还会出现,可一旦曹纯没能及时赶到,那么他们必败无疑,甚至很可能全军覆没。

  这一战对于曹军来说可以说是最后的决战。

  战场上,曹军的鼓声如雷鸣一般,他们在狭长的空地上不断向龙骑军杀去,两军惨烈地激战,可是没有了地利的优势,他们失去了最有效的杀伤龙骑军方式,战斗早就因此而改变,那种杀敌一千自损几十的情况不复存在,现在的情况是曹军在龙骑军的攻势下,如同秋季成熟的麦子,一茬一茬被砍下。

  头颅咕噜噜在空地上打着转,鲜血流淌汇聚成小溪,可是曹军并没有因此而停下冲锋的脚步,他们呐喊着、呼喝着,不断朝着龙骑军猛扑上前,刘澜和曹军黑色与红色的战旗,在战场上空飘荡着。

  五德始终,曹操居水德,刘澜一直以尊汉为噱头,至今仍然以汉朝红色火德为尊,而如此战场之上,水与火的对决,完全可以说说明战场的惨烈程度。

  火龙与水龙交织在一起,不过渐渐的火势变得越来越猛,战场的形式开始一边倒。

  赵云一直冲杀在最前方,虽然从一开始他就发现了敌阵之中的那么将领,但为了尽快撤离赵云一直没有想过直取曹军中军,斩将夺旗,至于他手中弯弓搭箭的举动,更是嗤之以鼻,这世上的神箭手,他认识几位,但在这样混乱的战场之中想要准确射中目标,别说他是太史慈了,就是养由基和飞将军李广再生,也没那个可能。

  而事实也是如此,敌军瞄了赵云足足半刻钟,最后不得不放弃,只能去想其他办法,别说瞄不准赵云了,就算瞄准了,这么远的距离,中途指不定出现什么意外呢,而且赵云身上的坚固的铠甲,如果不是射到致命要害,更不就不可能取他性命,可是他的箭术他自己能不知道,根本就不可能成功,最后只能放弃。

  可是看着己方伤亡越来越重,他必须要想一个解决的办法,他看向四周,一队队战士正在跃跃欲试,这可是他这里最后的一支后备队了,如果把他们派上去还起不到任何效果的话,那这一仗也就不用继续打下去了,再打下去也不会有任何意义。

  在他犹豫之际,龙骑军已经就快突出重围了,这样的情形一出现,他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最后的尝试,不成功便成仁,这一仗曹公对他可是下了死命令,现在各方面的部队都以最快的速度朝他这边支援而来,就算他歼灭不了赵云,可把他拖在山阳郡,那么这头功非他莫属,可一旦让赵云跑了,那么他就等着曹公兴师问罪吧。

  他在曹军之中,不过就是小小的一名偏将,很渺小,如果是其他如夏侯惇这些大将,也许出现这些情况还能侥幸有条活路,他必死无疑,到时候连个求情的人都没有。

  “和龙骑军拼了!”

  是一朝富贵还是脑袋搬家,在此一举,当然他还不忘向四周派兵求援,这是他最后的机会了,必须要让援救知道他已经顶不住了。可以说从这一表现来看,这名偏将内心早已如麻,乱成一团了,甚至心态都有些开始崩溃了,毕竟信心十足的布置了三天的防御阵地被赵云如天神一样的破掉,太打击士气和信心了。

  不过现在性命要紧之下,他也顾不了那么多了,大喊一声:“亲兵,随我杀啊!”

  这一次他不仅把最后的预备队派了上去,连同自己和亲兵也加入到战场之中,为了确保能够取得最后的胜利,他决定放手一搏,能否收获最好的结果他不清楚,但他却做出了最大的努力,至于结果,也只能听天由命了。

  其实他真正意义上并不是曹操的亲信,是从郡县爬上来的将领,与曹公起家的兖州军甚至是青州军有着很大的区别,甚至是他的部队,也都是从兖州招募的,可以说他的身份是最尴尬的。

  如果以前兖州系庞大时,他还能有机会升迁,结果张邈叛乱之后兖州系式微,跟着他这样的将领也就彻底没有了机会,在曹军之中属于姥姥不疼舅舅不爱,而且从装备伙食他们这些兖州兵都是最差的,至于训练上面,更是无法与曹军比,可以说他们的战斗力其实很有限。

  这条生路,是赵云和龙骑军的生命线,如果曹军阵型不乱,那么龙骑军就算有泼天的能耐也无可奈何,但是现在他们却变得无比从容,曹军能做的,其实更多的是在拖延时间,如果曹纯的骑兵能够追来,那么他们就能取得最后的胜利。

  这样把胜利寄托在别人身上的战斗,可以说从一开始就只会将他们自己陷入到绝境之中,如果他们当真能等到曹纯抵达,也许希望还会出现,可一旦曹纯没能及时赶到,那么他们必败无疑,甚至很可能全军覆没。

  这一战对于曹军来说可以说是最后的决战。

  战场上,曹军的鼓声如雷鸣一般,他们在狭长的空地上不断向龙骑军杀去,两军惨烈地激战,可是没有了地利的优势,他们失去了最有效的杀伤龙骑军方式,战斗早就因此而改变,那种杀敌一千自损几十的情况不复存在,现在的情况是曹军在龙骑军的攻势下,如同秋季成熟的麦子,一茬一茬被砍下。

  头颅咕噜噜在空地上打着转,鲜血流淌汇聚成小溪,可是曹军并没有因此而停下冲锋的脚步,他们呐喊着、呼喝着,不断朝着龙骑军猛扑上前,刘澜和曹军黑色与红色的战旗,在战场上空飘荡着。

  五德始终,曹操居水德,刘澜一直以尊汉为噱头,至今仍然以汉朝红色火德为尊,而如此战场之上,水与火的对决,完全可以说说明战场的惨烈程度。

  火龙与水龙交织在一起,不过渐渐的火势变得越来越猛,战场的形式开始一边倒。

  赵云一直冲杀在最前方,虽然从一开始他就发现了敌阵之中的那么将领,但为了尽快撤离赵云一直没有想过直取曹军中军,斩将夺旗,至于他手中弯弓搭箭的举动,更是嗤之以鼻,这世上的神箭手,他认识几位,但在这样混乱的战场之中想要准确射中目标,别说他是太史慈了,就是养由基和飞将军李广再生,也没那个可能。

  而事实也是如此,敌军瞄了赵云足足半刻钟,最后不得不放弃,只能去想其他办法,别说瞄不准赵云了,就算瞄准了,这么远的距离,中途指不定出现什么意外呢,而且赵云身上的坚固的铠甲,如果不是射到致命要害,更不就不可能取他性命,可是他的箭术他自己能不知道,根本就不可能成功,最后只能放弃。

  可是看着己方伤亡越来越重,他必须要想一个解决的办法,他看向四周,一队队战士正在跃跃欲试,这可是他这里最后的一支后备队了,如果把他们派上去还起不到任何效果的话,那这一仗也就不用继续打下去了,再打下去也不会有任何意义。

  在他犹豫之际,龙骑军已经就快突出重围了,这样的情形一出现,他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最后的尝试,不成功便成仁,这一仗曹公对他可是下了死命令,现在各方面的部队都以最快的速度朝他这边支援而来,就算他歼灭不了赵云,可把他拖在山阳郡,那么这头功非他莫属,可一旦让赵云跑了,那么他就等着曹公兴师问罪吧。

  他在曹军之中,不过就是小小的一名偏将,很渺小,如果是其他如夏侯惇这些大将,也许出现这些情况还能侥幸有条活路,他必死无疑,到时候连个求情的人都没有。

  “和龙骑军拼了!”

  是一朝富贵还是脑袋搬家,在此一举,当然他还不忘向四周派兵求援,这是他最后的机会了,必须要让援救知道他已经顶不住了。可以说从这一表现来看,这名偏将内心早已如麻,乱成一团了,甚至心态都有些开始崩溃了,毕竟信心十足的布置了三天的防御阵地被赵云如天神一样的破掉,太打击士气和信心了。

  不过现在性命要紧之下,他也顾不了那么多了,大喊一声:“亲兵,随我杀啊!”

  这一次他不仅把最后的预备队派了上去,连同自己和亲兵也加入到战场之中,为了确保能够取得最后的胜利,他决定放手一搏,能否收获最好的结果他不清楚,但他却做出了最大的努力,至于结果,也只能听天由命了。

  其实他真正意义上并不是曹操的亲信,是从郡县爬上来的将领,与曹公起家的兖州军甚至是青州军有着很大的区别,甚至是他的部队,也都是从兖州招募的,可以说他的身份是最尴尬的。

  如果以前兖州系庞大时,他还能有机会升迁,结果张邈叛乱之后兖州系式微,跟着他这样的将领也就彻底没有了机会,在曹军之中属于姥姥不疼舅舅不爱,而且从装备伙食他们这些兖州兵都是最差的,至于训练上面,更是无法与曹军比,可以说他们的战斗力其实很有限。

  ▲手机下载APP看书神器,百度搜关键词:书掌柜app或直接访问官方网站shuzhanggui▲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汉龙骑,大汉龙骑最新章节,大汉龙骑 云来阁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