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龙骑 第一千五百一十七章 徐州之战(114)

小说:大汉龙骑 作者:皇叔刘司马 更新时间:2018-09-14 23:53:39 源网站:云来阁
  没几日,张辽抵达沛县,陈宫在临时将军府接见了他,一年多没见,再见面原以为会是一番叙旧与感慨,但陈宫除了看起来更老头发更花白之外一切都和以往没什么两样,还是那么雷厉风行,甚至连客套都没客套直接就打算进入正题。

  坐在下手的张辽望着他的眼神有些复杂,其实自此投降刘澜以来,有宁死不降被看押的高顺,同样也有他这样的,不过比起陈宫,他的情况要暧昧许多,虽然具体情况不清楚,但是从他之前一直被闲置到现在被启用,这里边一定发生了一些情况,所以他会有些复杂,首先似陈宫这样的情况,确实有些与他不同,毕竟他与刘澜这边还是有些交情的,改换门庭没有那么大的心里压力,可是陈宫不一样,而这也就造成他之前对于刘澜的重用是极为复杂的,又想被重用,想要去证明自己,可又觉得这样做会对不起吕布。

  也许正是因为这样的情况,才导致陈宫一直没能受到刘澜的重用,或者说他巴不得就这样安度晚年,但是一切都为之改变了,虽然不太清楚具体原因,但是就冲刘澜能让他成为沛县大军的主帅这一点,别说是他了,只怕就是高顺,也难抵这样的诱惑吧。

  像他这样的人,一辈子能跟对一位明主才是最幸运的,如果还受到格外的信任,那么他们自然会付出几百倍的努力去回报,他们在兖州之所以失败,其实就是吕布导致,如果吕布能更为信任陈宫,又或者他干脆直接重用高顺,那么这两人也不会内耗,他们也就不会败得那么快了,或者吕布同时重用二人,而不是用二人互相牵制,那么结果也会比现在好,可是吕布没有,所以说着就更为凸显刘澜的可贵。

  瞧瞧这半个月的时间刘澜都做了什么吧,调离了关羽和张飞,调回了赵云,这样的调离,就使得沛县陈宫拥有者绝对的指挥权,没有人能够去动摇他的命令,他就是沛县的最高长官,有着最高的权利,可是在兖州的时候,高顺和陈宫对战争的理解不同,政见有着分歧,这般水火不容的局面之下,偏生吕布还又希望把两人放在一起,二两人又都是直接听命吕布,没有高低之分,这就只会让二人的争斗更为猛烈。

  可是现在的沛县,陈宫就没有这些掣肘,一切的麻烦或者说可能变成麻烦的人都被刘澜调走了,如果在这样的情况之下陈宫还没能有所成效的话,那么只怕陈宫日后也不会再有这样的机会了,但就现在来说,陈宫却有了一个似他这样的人一辈子都梦寐以求的机会。

  就算不成功,也不枉世上走一遭了。

  许久之后,陈宫突然把头转向了张辽,一脸严肃看着他说:“文远,你的破天戈还锋利否,可还能上阵杀敌吗?”

  张辽愣了一下,随即出阶拱手到:“破天戈一日未曾变钝,张文远更不敢有丝毫懈怠!”

  陈宫听了他这番话,脸色开始缓和,笑道:“既然你张辽还是那个张辽,我陈宫,依然还是那个陈宫,但是我却终于等到了今天这样的机会,可是文远你,虽然一字领兵,可是真要说起来,不说能够与关张赵并驾齐驱,就算是张颌太史慈和鲁肃,你也有所不如,你的机会在哪里?你的才干如何展现?也许你要用三五年甚至十余年的时间才能像刘澜正面自己,甚至是像世人证明自己,但是这个时间太久了,那么远的事情你敢去想吗?所以今时今日就是你最好的机会,我像主公点了你的将,由你到沛县来辅佐我,如果你我二人能够取得一些功绩,不管大小,只要能够扭转现在不利的局面,那么就会让刘澜对我们刮目相看,我们也会因这一战彻底证明自己,此战之后,就算你张文远的地位还会在关张赵之下,但却对能够与张颌太史慈相提并论!“

  陈宫这番话更像是在画饼,但也是说出了一些事情,他们比较是降将,就算他之前与关羽刘澜有些交情,但也仅此而已罢了,就好像九江之战那样,他的存在根本就是打酱油,说得好听是与张颌一同攻浔县,可不管是之前受张颌节制还是后来受关羽节制,他更像是军中的偏将,这与他在吕布帐下的地位相去甚远。

  可相较于个人他更应该服从与整个团队和战役,所以他不会有什么怨言,而且当时也是他第一次为刘澜出战,人家保守一些不奇怪,但是徐州这样的大战,他同样还是打酱油,甚至在是在后方驻守,这样的地位可见一斑,虽然因为吕布在兖州,刘澜不大可鞥用他们到沛县,怕出现反复,可不去沛县,那也该去琅琊啊,可同样没有这个机会。

  他的首功遥遥无期,但是因为陈宫,他来到了沛县,就像陈宫说的那样,这是他短时间内最好的一次展示机会了,毕竟他和陈宫不一样,陈宫是文职,机会多,只要在关键时刻能出一策良谋就成,可他要等到像张颌太史慈这样独自领兵出征的机会,短时间内几乎没有可能。

  如果说之前陈宫问他的破天戈是否锋利更像是在嘲讽他这半年英雄无用武之地的话,那么后面的话却无疑激起了他的斗志。

  说实话,在徐州,没有几个人能拥有私兵,太史慈是例外,但其实太史慈指挥的原丹阳军更多是忠于刘繇的,所以这些部队并不能称之为太史慈的私兵,尤其是随着刘繇从豫章返回秣陵,这支部队更像是由太史慈收编而成,而刘澜用太史慈为将,也是为了稳定军心。

  而另一人则是臧霸,他的情况更像是与刘澜的一种合作,刘澜用他守卫青州,防御袁绍,而随着刘澜战略性的放弃青州,臧霸的私兵肯定不会继续存在。

  而他的情况,其实更有些像臧霸,或者说在刘澜眼中,比臧霸还要头疼,虽然说私兵的情况始于黄巾之乱,当时天子为了地域黄巾军,准许各地官府世家阻止武装进行抵御,自此尾大难除,但是这样的现象在刘澜治下却被有效遏制,不管是世家还是军中将领,都没有私兵的存在。

  而他的部队,在刘澜看来,可以说是私兵,但也可以说是一支不稳定的因素,他们到效忠谁,不清楚,是不是迫于形式,不清楚,一旦与曹操开战,会不会出现大规模叛逃,逃到吕布那里?

  这些可以说都是张辽被闲置的因素,刘澜不可能在如此关键的战役中用他出征,一旦出现任何苦果,对他来说都是极大的打击,如果在情势不利的情况下发生,更会对战局造成影响。

  但是因为重用陈宫,刘澜在和他商量的时候,主动提及了张辽,至于陈宫说推荐张辽,更像是邀功让张辽感恩的表现,这本就是御下之道,无可厚非,但可以看得出一点,刘澜对于陈宫是极其信任的,因为他知道,陈宫是不可能再回到兖州了。

  历史上在吕布死的时候他能选择与吕布一同赴死,并不是他对吕布有多忠心,而是因为曹操的因素,所以他宁死也不会向他投降,所以用他他是放心的,至于张辽那边的情况,刘澜为了能够让陈宫事半功倍,一些不利因素也不去考虑那么多了。

  张辽愣了一下,随即出阶拱手到:“破天戈一日未曾变钝,张文远更不敢有丝毫懈怠!”

  陈宫听了他这番话,脸色开始缓和,笑道:“既然你张辽还是那个张辽,我陈宫,依然还是那个陈宫,但是我却终于等到了今天这样的机会,可是文远你,虽然一字领兵,可是真要说起来,不说能够与关张赵并驾齐驱,就算是张颌太史慈和鲁肃,你也有所不如,你的机会在哪里?你的才干如何展现?也许你要用三五年甚至十余年的时间才能像刘澜正面自己,甚至是像世人证明自己,但是这个时间太久了,那么远的事情你敢去想吗?所以今时今日就是你最好的机会,我像主公点了你的将,由你到沛县来辅佐我,如果你我二人能够取得一些功绩,不管大小,只要能够扭转现在不利的局面,那么就会让刘澜对我们刮目相看,我们也会因这一战彻底证明自己,此战之后,就算你张文远的地位还会在关张赵之下,但却对能够与张颌太史慈相提并论!“

  陈宫这番话更像是在画饼,但也是说出了一些事情,他们比较是降将,就算他之前与关羽刘澜有些交情,但也仅此而已罢了,就好像九江之战那样,他的存在根本就是打酱油,说得好听是与张颌一同攻浔县,可不管是之前受张颌节制还是后来受关羽节制,他更像是军中的偏将,这与他在吕布帐下的地位相去甚远。

  可相较于个人他更应该服从与整个团队和战役,所以他不会有什么怨言,而且当时也是他第一次为刘澜出战,人家保守一些不奇怪,但是徐州这样的大战,他同样还是打酱油,甚至在是在后方驻守,这样的地位可见一斑,虽然因为吕布在兖州,刘澜不大可鞥用他们到沛县,怕出现反复,可不去沛县,那也该去琅琊啊,可同样没有这个机会。

  他的首功遥遥无期,但是因为陈宫,他来到了沛县,就像陈宫说的那样,这是他短时间内最好的一次展示机会了,毕竟他和陈宫不一样,陈宫是文职,机会多,只要在关键时刻能出一策良谋就成,可他要等到像张颌太史慈这样独自领兵出征的机会,短时间内几乎没有可能。

  如果说之前陈宫问他的破天戈是否锋利更像是在嘲讽他这半年英雄无用武之地的话,那么后面的话却无疑激起了他的斗志。

  说实话,在徐州,没有几个人能拥有私兵,太史慈是例外,但其实太史慈指挥的原丹阳军更多是忠于刘繇的,所以这些部队并不能称之为太史慈的私兵,尤其是随着刘繇从豫章返回秣陵,这支部队更像是由太史慈收编而成,而刘澜用太史慈为将,也是为了稳定军心。

  而另一人则是臧霸,他的情况更像是与刘澜的一种合作,刘澜用他守卫青州,防御袁绍,而随着刘澜战略性的放弃青州,臧霸的私兵肯定不会继续存在。

  而他的情况,其实更有些像臧霸,或者说在刘澜眼中,比臧霸还要头疼,虽然说私兵的情况始于黄巾之乱,当时天子为了地域黄巾军,准许各地官府世家阻止武装进行抵御,自此尾大难除,但是这样的现象在刘澜治下却被有效遏制,不管是世家还是军中将领,都没有私兵的存在。

  而他的部队,在刘澜看来,可以说是私兵,但也可以说是一支不稳定的因素,他们到效忠谁,不清楚,是不是迫于形式,不清楚,一旦与曹操开战,会不会出现大规模叛逃,逃到吕布那里?

  这些可以说都是张辽被闲置的因素,刘澜不可能在如此关键的战役中用他出征,一旦出现任何苦果,对他来说都是极大的打击,如果在情势不利的情况下发生,更会对战局造成影响。

  但是因为重用陈宫,刘澜在和他商量的时候,主动提及了张辽,至于陈宫说推荐张辽,更像是邀功让张辽感恩的表现,这本就是御下之道,无可厚非,但可以看得出一点,刘澜对于陈宫是极其信任的,因为他知道,陈宫是不可能再回到兖州了。

  历史上在吕布死的时候他能选择与吕布一同赴死,并不是他对吕布有多忠心,而是因为曹操的因素,所以他宁死也不会向他投降,所以用他他是放心的,至于张辽那边的情况,刘澜为了能够让陈宫事半功倍,一些不利因素也不去考虑那么多了。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汉龙骑,大汉龙骑最新章节,大汉龙骑 云来阁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