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龙骑 第一千五百二十章 徐州之战(117)

小说:大汉龙骑 作者:皇叔刘司马 更新时间:2018-09-14 23:53:39 源网站:云来阁
  根不过最后刘澜网开一面,或者说他压根没有因为广陵出现的这些麻烦怪罪他,只是对他的处理而不满,毕竟事态扩得太大,影响恶劣,毕竟在那样的情况之下,先把局面控制下来,然后在去解决麻烦才是最佳的方案,而陈矫则太过心急,结果被鼓动的百姓还没平息下去他那边一杀人,自然局势只会越来越混乱。

  但是刘澜用陈矫,就是因为他在琅琊下相等县雷厉风行的作风,这正是刘澜之所以安排他到广陵的原因,用陈矫就是为了让他能够克服所有阻碍,施行以及在徐州其他几郡施行的义仓制度,所以刘澜只是在把他抽骂一顿之后又让他回到广陵,不过只给了他两个月的时间,尽快将义仓制度架设起来。

  这件事情对于陈矫来说是困难还是容易刘澜看不出来,但就他掌握的情况来说,两个月的时间足够了,就算再出现任何意外,也不会拖延进度,当然除非他在徐州大败,到时候广陵义仓就算建成了也没多大的必要了,因为他们不得不被迫撤往秣陵。

  陈矫领命而去,他不会在徐州多待,当然首先刘澜并没有多留他,其次义仓的时间这么急,他也必须要连夜往回赶,不过在临走之前他还是决定去刺史府见一见陈登,这是他被陈登推荐到刘澜帐下为官后第一次前往拜会陈宫,以前虽然一直有这个机会,但是陈矫一直在回避着与陈登私交甚密这一层关系。

  大汉朝数十年的党争与党锢,让他深明一个道理,越是有这种人情就越不能平日里再走得太近,会让主公认为他们已经达成了一个党派,这是极度危险的事情,不管是对于陈登也好还是他来说,都不是什么好事情。

  更何况以他当时的官职来说,就算去拜会陈登,也没什么地位,毕竟小小的县令,抬不起眼了,但今时今日不同,虽然陈登因病已经不再主持政务,但是他终归还挂着徐州刺史的头衔,更何况他还有病在身,对于陈矫来说,于情于理都得在临走前对他进行探望。

  其实这一回的事情,更多的都是陈矫一个人扛了下来,在下达命令的时候,他更是直接让张南置身事外,甚至连陈登和刘澜都没有汇报,现在想想确实有些鲁莽了,就算不越级向刘澜汇报这事正常,可是却必须要让陈登知情,毕竟他是徐州刺史,这种事瞒谁也不能瞒他。

  他有些惭愧,但是他又自己的道理,他去见陈登之后,发现他整个人都已经瘦到皮包骨了,与他广陵一别这才不到两个月,这两个月的时间不知道他经历了一些什么,但就现在的样子来说,他的病情还真的挺严重的。

  起身陈登一直身患重病,只是之前没有查出来,而随着这一次被刘澜严令其休息,更是直接招来了华佗之后,才开始医治,但药石是否能把他从悬崖边拉回来暂且还无从知晓,就算是华佗也不敢保证。

  但是刘澜还是希望陈登能够好生修养,哪怕以后不能在处理政务,可只要能活着就行。

  只有在快失去的时候才珍惜,早知这么一天这么快到来,刘澜绝不会让陈登在广陵待那么久,他应该在他最应该发光发热的地方出力,而不是在郡里处理那些琐事,这就好像是让诸葛亮去当教书先生,虽然肯定也能教的了学生,只不过却白白浪费了他的才华,这才是最为可惜的。

  看到陈登的一刻,陈矫都快流出眼泪了,不过却也只是偷偷拭泪,还是和他谈笑风生,当然这些话很快就会结束,正题很快就由陈登引到了广陵郡内,对此陈矫也颇为无奈,但却有不得不一五一十的让他汇报,同时将主公对他下达的任务告诉了陈登。

  ~~~~~~~~~~

  而在两人交流之时,一早就进入到议事厅的徐庶则把袁绍抵达平原的最新消息汇报了上去,本就一脸阴沉的刘澜听后脸色就更难看了,袁绍在最不该出现的时候出现了,听到这样一个不好的消息,让刘澜一时间有些头疼起来,毕竟他才把陈宫排到沛县,不可能一仗未打,就要把大部队都调走吧。

  虽然事急从权,陈宫也能理解,可是曹操这个大威胁在边上虎视眈眈如果不把他这个威胁先消除了,就算他把部队调取琅琊,又能如何,到时候同样还是两面受敌。

  “元直,你有没有什么想法?”

  刘澜有些心乱如麻,看向徐庶眼中颇有些期待之色,可他却不知道当他问出这番话后他的心都凉了,越怕什么越来什么,他一路之上就在想办法,可结果却毫无所获,现在主公问了出来,他一时之间又怎么可能有什么万全之策。

  不过完全之策虽然没有,但是一些主意还是有的,毕竟这一路上也不是什么办法都想不出来,只不过不太合时宜罢了,比如他首先就说道:“说实话,卑职也没什么太好的办法,但卑职觉得,不管是曹操还是袁绍,他们谁的威胁最大,我们就先防御谁!”

  不过最后刘澜网开一面,或者说他压根没有因为广陵出现的这些麻烦怪罪他,只是对他的处理而不满,毕竟事态扩得太大,影响恶劣,毕竟在那样的情况之下,先把局面控制下来,然后在去解决麻烦才是最佳的方案,而陈矫则太过心急,结果被鼓动的百姓还没平息下去他那边一杀人,自然局势只会越来越混乱。

  但是刘澜用陈矫,就是因为他在琅琊下相等县雷厉风行的作风,这正是刘澜之所以安排他到广陵的原因,用陈矫就是为了让他能够克服所有阻碍,施行以及在徐州其他几郡施行的义仓制度,所以刘澜只是在把他抽骂一顿之后又让他回到广陵,不过只给了他两个月的时间,尽快将义仓制度架设起来。

  这件事情对于陈矫来说是困难还是容易刘澜看不出来,但就他掌握的情况来说,两个月的时间足够了,就算再出现任何意外,也不会拖延进度,当然除非他在徐州大败,到时候广陵义仓就算建成了也没多大的必要了,因为他们不得不被迫撤往秣陵。

  陈矫领命而去,他不会在徐州多待,当然首先刘澜并没有多留他,其次义仓的时间这么急,他也必须要连夜往回赶,不过在临走之前他还是决定去刺史府见一见陈登,这是他被陈登推荐到刘澜帐下为官后第一次前往拜会陈宫,以前虽然一直有这个机会,但是陈矫一直在回避着与陈登私交甚密这一层关系。

  大汉朝数十年的党争与党锢,让他深明一个道理,越是有这种人情就越不能平日里再走得太近,会让主公认为他们已经达成了一个党派,这是极度危险的事情,不管是对于陈登也好还是他来说,都不是什么好事情。

  更何况以他当时的官职来说,就算去拜会陈登,也没什么地位,毕竟小小的县令,抬不起眼了,但今时今日不同,虽然陈登因病已经不再主持政务,但是他终归还挂着徐州刺史的头衔,更何况他还有病在身,对于陈矫来说,于情于理都得在临走前对他进行探望。

  其实这一回的事情,更多的都是陈矫一个人扛了下来,在下达命令的时候,他更是直接让张南置身事外,甚至连陈登和刘澜都没有汇报,现在想想确实有些鲁莽了,就算不越级向刘澜汇报这事正常,可是却必须要让陈登知情,毕竟他是徐州刺史,这种事瞒谁也不能瞒他。

  他有些惭愧,但是他又自己的道理,他去见陈登之后,发现他整个人都已经瘦到皮包骨了,与他广陵一别这才不到两个月,这两个月的时间不知道他经历了一些什么,但就现在的样子来说,他的病情还真的挺严重的。

  起身陈登一直身患重病,只是之前没有查出来,而随着这一次被刘澜严令其休息,更是直接招来了华佗之后,才开始医治,但药石是否能把他从悬崖边拉回来暂且还无从知晓,就算是华佗也不敢保证。

  但是刘澜还是希望陈登能够好生修养,哪怕以后不能在处理政务,可只要能活着就行。

  只有在快失去的时候才珍惜,早知这么一天这么快到来,刘澜绝不会让陈登在广陵待那么久,他应该在他最应该发光发热的地方出力,而不是在郡里处理那些琐事,这就好像是让诸葛亮去当教书先生,虽然肯定也能教的了学生,只不过却白白浪费了他的才华,这才是最为可惜的。

  看到陈登的一刻,陈矫都快流出眼泪了,不过却也只是偷偷拭泪,还是和他谈笑风生,当然这些话很快就会结束,正题很快就由陈登引到了广陵郡内,对此陈矫也颇为无奈,但却有不得不一五一十的让他汇报,同时将主公对他下达的任务告诉了陈登。

  ~~~~~~~~~~

  而在两人交流之时,一早就进入到议事厅的徐庶则把袁绍抵达平原的最新消息汇报了上去,本就一脸阴沉的刘澜听后脸色就更难看了,袁绍在最不该出现的时候出现了,听到这样一个不好的消息,让刘澜一时间有些头疼起来,毕竟他才把陈宫排到沛县,不可能一仗未打,就要把大部队都调走吧。

  虽然事急从权,陈宫也能理解,可是曹操这个大威胁在边上虎视眈眈如果不把他这个威胁先消除了,就算他把部队调取琅琊,又能如何,到时候同样还是两面受敌。

  “元直,你有没有什么想法?”

  刘澜有些心乱如麻,看向徐庶眼中颇有些期待之色,可他却不知道当他问出这番话后他的心都凉了,越怕什么越来什么,他一路之上就在想办法,可结果却毫无所获,现在主公问了出来,他一时之间又怎么可能有什么万全之策。

  不过完全之策虽然没有,但是一些主意还是有的,毕竟这一路上也不是什么办法都想不出来,只不过不太合时宜罢了,比如他首先就说道:“说实话,卑职也没什么太好的办法,但卑职觉得,不管是曹操还是袁绍,他们谁的威胁最大,我们就先防御谁!”

  不过最后刘澜网开一面,或者说他压根没有因为广陵出现的这些麻烦怪罪他,只是对他的处理而不满,毕竟事态扩得太大,影响恶劣,毕竟在那样的情况之下,先把局面控制下来,然后在去解决麻烦才是最佳的方案,而陈矫则太过心急,结果被鼓动的百姓还没平息下去他那边一杀人,自然局势只会越来越混乱。

  但是刘澜用陈矫,就是因为他在琅琊下相等县雷厉风行的作风,这正是刘澜之所以安排他到广陵的原因,用陈矫就是为了让他能够克服所有阻碍,施行以及在徐州其他几郡施行的义仓制度,所以刘澜只是在把他抽骂一顿之后又让他回到广陵,不过只给了他两个月的时间,尽快将义仓制度架设起来。

  这件事情对于陈矫来说是困难还是容易刘澜看不出来,但就他掌握的情况来说,两个月的时间足够了,就算再出现任何意外,也不会拖延进度,当然除非他在徐州大败,到时候广陵义仓就算建成了也没多大的必要了,因为他们不得不被迫撤往秣陵。

  陈矫领命而去,他不会在徐州多待,当然首先刘澜并没有多留他,其次义仓的时间这么急,他也必须要连夜往回赶,不过在临走之前他还是决定去刺史府见一见陈登,这是他被陈登推荐到刘澜帐下为官后第一次前往拜会陈宫,以前虽然一直有这个机会,但是陈矫一直在回避着与陈登私交甚密这一层关系。

  大汉朝数十年的党争与党锢,让他深明一个道理,越是有这种人情就越不能平日里再走得太近,会让主公认为他们已经达成了一个党派,这是极度危险的事情,不管是对于陈登也好还是他来说,都不是什么好事情。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汉龙骑,大汉龙骑最新章节,大汉龙骑 云来阁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