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龙骑 第一千五百二十九章 徐州之战(126)

小说:大汉龙骑 作者:皇叔刘司马 更新时间:2018-11-17 23:40:29 源网站:八一中文
  审配有些头疼了,如果这件事逄纪许攸是知情人,那么他敢百分百保证消息绝对是这二人泄露出去,可若这件事和二人没有关系的话,那么想要找出真相可就难了,他自然相信这件事和沮授无关,可如果说是袁绍泄露出去,又不可能,审配看了一眼袁绍,又瞧了一眼沮授,该怎么查,从何入手?一时之间,审配还真有些无处下手的,有些头疼,这决然是烫手山芋,想要查出结果,远没那么容易。

  可大将军都已经开口了,话都说到这份上,他不接是不成的,可查不出结果最后同样没法向主公交代,硬着眉头道:“大将军既然信任末将,那末将就只好尽力而为。”

  这事根本就无从查起,是差沮授身边的人还是袁绍身边的人,最后只不过就是例行公事,到时候托一些时日,用没有结果交代了,当然如果能有什么蛛丝马迹那就最好了。

  审配坐了下来,三个人各有心事静静坐着,尤其是袁绍,脸色铁青,眼中更闪烁着凶光。

  如果是身边的人泄露了消息,又会是谁呢,他仔细想着所有的可能,可却始终没有那么一个形象出现小在脑海之中,没有一个人符合,可是到底会是哪里出了问题呢,他突然想到了一件事,那就是曾经曹操传书时说起过的在许都查获了一起徐州谍探案,刘澜用鸽子传信。

  后来曹操效仿,但效果并不是太好,这鸽子听曹操说虽然能够认路,在一座城市与另一座城市飞行确实要快很多,但同样的失误率也很大,有时候放飞几百只鸽子,甚至都无法完成任务。

  曹操在进行试验仿效之后,因为在传信过程中效果不佳而不得不放弃推广,只要平时偶然之下才会使用,一点也不频繁,但是他此刻之所以会想到这件事,原因就在于曹操做不到用信鸽传递情报,可是刘澜却能啊。

  虽然信鸽飞行距离不远,而且不可能识别太多地方,可如果刘澜在从冀州得到消息之后,通过接力的方式,信鸽先飞到历城,再飞到临淄然后下剧县再到东莞,通过这一路之上的中转,势必能够在极短的时间内将冀州发生的事情传输到徐州。

  这个可能不是没有,也是他现在除了内部走漏消息之外,唯一能够想到的可能,他把这个猜测说了出来,立时引起了二人的注意,这件事二人可不知道,如果是真的话,那就太可怕了,这飞鸽传书肯定会快马速度更快啊,如果真是这样,那刘澜提前知道他们出兵的消息也就一点都不奇怪。

  审配暗舒了一口气,不管这个可能到底是不是,都要把这个可能坐实了,这样他就不去继续做那个费力不讨好的差事了,而沮授则大呼刘澜聪明,居然能想到用飞禽来传递信息,忙道:“主公,我军也一定要仿效刘澜,如果我军能够也有信鸽传递消息,那么就能够准确的探到敌情,对我军百利而无一害。”

  袁绍点点头,道:“这件事我知道,只不过曹操在这方面没有成功,所以没有见到实物,我也就没当回事,如果这一次刘澜真的是靠着信鸽将高览南下的消息传递回去的话,那么信鸽的重要性也就不言而喻了,我军不仅要有,而且也要调查整个冀州之内,谁家养着这类飞禽,只要发觉,立即查抄,十有八九,便是刘澜的习作!”

  “主公说的事,我们不仅可以通过信鸽捣毁刘澜的习作,更能够将这些人抓起来,如果能够从他们手中掌握驯养信鸽的办法,那对我们发展信鸽传递情报无疑是一大助力。

  这时,袁绍砖头看向他,道:“嗯,这件事就由你来亲自操刀,务必在最快的时间内把冀州敌军的习作全都找出来,对了还有幽州和并州,来个大搜查!”

  审配心中一惊,这件事看来对袁绍触动极大,大家都知道情报的收集对他们的重要性,可却忽略了能够及时将情报传递出来的意义,而刘澜则走在了他们的前面,他相信刘澜在多少次的战斗中总能够化险为夷转败为胜,与他庞大的间谍网以及快速的传递消息能力不无关系。

  “听闻徐州有一个内卫,这些人平日里完全是麻衣布袍,可是帐下的兵丁却身着锦衣,这些人在行动时,如果当地官府听闻消息,看到了他们也直接扭头离开,因为他们抓捕的往往都是地方的奸细,我们这些年派出去的许多斥候就是被这些人抓捕的,而且这些人听闻在各大诸侯各大城市都有着秘密据点。

  说句不好听的话,在徐州内卫府内,有小道消息说,哪位诸侯昨夜晚上入了哪位妻妾的院落留寝,他们也会在十天之内得到消息,虽然话有些夸张,但却反映出刘澜庞大的搜集情报的能力,如果主公只是想靠着信鸽传递内部的事情,那么每郡每县都饲养信鸽却很简单,可如果要连敌军的情报一同收集,那么类似刘澜内卫的组织就不得不加速成立。

  而且在这方面,甚至连曹操都已经走在了我们的前面,审配轻声说道,有些事情,你之前是不知道其中的原因,如不是因为信鸽这样隐秘的事情,那么斥候传回来说十天之内就能知道谁谁昨夜留寝谁的闺房这本来就是个笑话,可如果真有这么神奇的信鸽存在,那这可就不是什么玩笑话,而是真正的能够做到以最快的速度获取最快的消息。

  而这速度甚至会比边境的烽火更有作用,因为烽火的存在,只是快速传递敌军入侵,也许他能够及时把消息一路传到京城,可具体的情况,却还是需要快马传来,等从边境到了雒阳,那都是几个月的事情了,到时候雒阳做出什么部署,等北军赶去边境的时候,也许人家胡人已经洗劫一空又逃回了草原了。

  但是信鸽就不同了,他可以传递消息,而且还可以用文字的方式将情报准确传书,而这绝对是烽火所无法比拟的事情,袁绍对于审配的建议自然十分重视,不过这个具体负责的人是谁,暂时还无法决定,他所能了解的情况,刘澜那边的负责人不清楚,但是曹操这边可就一清二楚了,虽然现在两人的关系远不能与之前相比,可这么多年下来早已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能多事情曹操那边发生了什么根本就没有任何秘密可言。

  而在这件事情之上,既然要搞专门收集情报的部门,那就绝对要选最为信任的人来负责集体事物,审配虽然很好,但他还需要仔细斟酌一番,才能最终敲定合适的人选。

  袁绍突然抬起头,笑了笑问二人,道:“你们二人对于这样一个机构有什么想法?完全照搬刘澜还是仿效曹操,又或者你们各自有着另外一些想法?”

  两人都没有直接回应,都是在经过一番仔细思考之后才做出决定,最终由审配先说道:“收集情报,尤其是对于刘澜的情报势在必行,我们每一次与刘澜作战,就好像这一次琅琊之战,颜良将军被关羽杀了一个措手不及,最关键的一点就是我们始终以为关羽还留在梧县,可是他和他的摄山营却早早潜入到了琅琊,如果我们能够一早获知这一消息并提醒颜良将军,那颜良将军必然不会轻兵冒进,所以情报工作的重要性显而易见,尤其是在与刘澜这样的对手作战,就更要知晓他的一切动作,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剿除这颗眼中钉,如果主公让末将来负责此事,末将的想法是先在徐州进行部署,进行情报收集与破坏,然后待徐州的部署完毕之后再逐步向外拓展,最后像刘澜那样能够在天下各郡都安插这样一个情报点,到时候主公坐在邺城,也就可以像刘澜那样,金知天下事了。”

  “从刘澜那里开始,不错,我们现在最主要的敌人就是刘澜,必须要先知晓他的情况,使我军立于不败之地,才是上策。”袁绍点点头,对他的提议比较满意,不过据说却有一些不同的意见,他起身又说道:“卑职以为现在的当务之急,是要先训练一匹信鸽出来才是当务之急,比较按照主公的说法,曹操在郡内虽然推行情报收集,可是在传递情报上他的信鸽却失败了,所以与其先派出部队收集消息,倒不如现在冀州试验信鸽传书,如果成功,那么就可以尽快施行,如果失败,那么收集情报的工作又与之前我们所做所谓有何不同,情报都是一样的,只是将消息传输回来依旧缓慢,得不偿失,而且培育信鸽的花费成本如何,这些我们都需要进行评估,不能看到别人做得不错,就觉得我们可以仿效,所以先要确保信鸽能被使用才是当务之急,只有这样再徐图发展,才是正路。”

  本来是不错的一件事情,没想到两人居然又产生了分歧,而且说的还都挺有道理的,袁绍琢磨了片刻,说道:“你们两人说的都对,但这件事情不能拖,不如这样吧,这件事分两步走,审配负责招募谍探派往徐州以及调查冀州内部的刘澜内卫斥候,而沮授则在内部收集信鸽养殖培育以及进行传递情报的尝试,如果审配能够扎到敌军谍探,那就一定想办法从他们口中找寻方法,这样也可以让我们尽快培育出自己的信鸽来。

  “大将军说的不错,信鸽的习性,活动的范围以及如何传递消息等等我们都不了解,想要靠它传递消息在冀州没人有这个能力,虽然不知道刘澜在信鸽的事情上花费了多大的精力和财力,但他这样传递情报应该就是这些年的事情,所以想要成功最快捷的办法,要么就是从刘澜那里得到办法,要么就是通过我们自己逐步摸索,但从曹操那边的情况来看,这个有些困难,最少花费不菲,以曹操的财力无法支撑,所以最快速的办法还是从刘澜那边找到方式和方法,想短时间内靠信鸽传递情报,这无疑是最快捷便利的办法。”

  “如果得不到呢?”袁绍脸色突然一变,看向了审配,而后者眼中却全然没有一点惧意,迎向袁绍的目光,语气不疾不徐:“找不到就只能靠我们自己逐步摸索培育,也许会消耗花费很大,但只要主公支持,不管多久,也一定要将它培育出来。”

  信鸽最吸引袁绍的是什么,是他的快速传递消息的能力,如果有一丈大汉朝地图,那么他就可以把信鸽放在任何一个郡县内,而他就算是坐在邺城,都可以最快的速度获知他想要了解的某一县内发生的情况,而没有信鸽,也许他也能获知情报,可那却是要在几个月之后,就好像现在光是从青州将传递到平原县,就需要半个多月的时间,如果是军情,等消息到了,还有什么意义,谁知道在这半个月内又发生了什么?

  甚至可能他这边刚收到捷报,而徐州那边却突然被敌军突袭击败了,这都有可能,所以这件事对他的触动太大了,如果没有审配说出这么一段徐州的趣闻,那么他也许并不会对信鸽的兴趣那么大,但现在信鸽的培育,已经上升到了仅次于徐州之战的地步了。

  “好,就按你说的去做,我要知道信鸽的一切消息。”袁绍说完转身便离去了,留下来的两人面面相觑,也许他们各自有各自的想法,但是在信鸽这件事情之上,两人的想法又不尽相同,而且都认为是刻不容缓。

  当然二人也同样感兴趣,毕竟以往传递消息都是要靠快马传书,可现在刘澜却能够用飞禽,想想就有些不可思议,但不明真相的二人显然过于高估了信鸽的作用,他能发挥的作用其实并没有所想象的那么大,就好像徐州,信鸽能起到的作用,只是如同烽火一般的预警,毕竟他所能记载的文字有限,有时候当对方收到信鸽开启信筒时,都会一头雾水,但有一点不可否认,在预警和一些调动上,他确实有很好的效果。九四文学网启用新网址94shu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汉龙骑,大汉龙骑最新章节,大汉龙骑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