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龙骑 第一千五百二十六章 徐州之战(123)

小说:大汉龙骑 作者:皇叔刘司马 更新时间:2018-09-14 23:53:39 源网站:云来阁
  一 一切都十分顺利,几天之后,高览与审配返回剧县,再一次抵达北海郡郡治剧县,高览当真感慨万千,当年他率部队夺下青州,就驻扎在剧县,本以为能够一路南下结果却在东莞被臧霸偷袭,一路落荒而逃逃回了冀州,这种丧家犬的滋味让他刻骨铭心,一辈子也不会忘记当时的屈辱滋味,而经过几年的蛰伏,他又回来了,再一次站在剧县城楼之下,抬眼仰望城楼剧县二字,他发誓这一次他不会再狼狈逃离青州。

  高览的眼神从未像今日这般坚定,一路之上虽然说不上谈笑风生,但一直侃侃而谈的高览突然沉默下来,让审配下意识看向了他,看得出他有些激动,坐在马上的身体都有些颤抖。

  有些情况袁绍领冀州牧时期的治中,如今大将军府司马的审配自然无比清楚他出现这种情况的原因,他还记得当年高览回到邺城,住进驿馆时的情形。

  虽然高览的府邸就在邺城,但在回到邺城没有复命之前,他只能暂时居住在驿馆,连家都不能回,可偏生袁绍连着半个月不见他这位败军之将,虽然说冀州之败是他直接造成的,可是出现这样的情况袁绍不怪他还能怪谁呢?

  他以为自己这辈子就这么完蛋了,以后在也不可能回到战场之上,却没想到袁绍并没有忘记他,而今天他又一次回到了曾经跌倒的地方,这一回高览无论如何也不会更不许自己再失败,这一仗除了胜利他不会接受任何结果。

  审配不知道在这样无形的压力之下高览最后的结果会如何,但有一点,冀州的将领这些年来其实就是少有像高览这样能够自我激励的将领,他这样要求自己,给自己压力,何尝不是在自我砥砺着?

  这一仗不想败,那么他就必须用最大的努力来保障不会出现任何的意外情况,他会比上一次更为小心更为谨慎,所以这一次,审配反而更为看好高览,他相信他不会在同一地方跌倒两次,这一回他会让刘澜品尝到失败的滋味。

  其实当年麴义之死的事情发生后,他一直在反思在考虑,到底是哪一个环节出现了问题,为什么冀州会是现在这样一个局面,但是最后他发现,好像这并不是冀州所独有,只是这件事情被放大了,而他们又有一位似袁绍这样强势的主公,所以麴义才会成为刀下之鬼。

  但是在审配眼中,麴义虽然有着这样那样的毛病,可在某些方面却展现了他难能可贵的一面,在这一点上,冀州的将领其实是不具备的。

  在颜良被杀之后,审配曾经有过一段时间呜呼冀州再也没有了这样的将领,袁绍杀掉麴义是把冀州最大的一比财富埋葬,但是现在他看到了希望,看到了曙光,冀州军中不仅仅只有麴义有着坚韧不屈屡败屡战的性格,高览同样也有着这样的性格。

  如果说冀州最大的财富是人口,那么在这之上最大的财富则正是像高览这样的武将,也许他们可以决定着冀州未来要如何走下去,但是高览这样的吴郡却决定了冀州日后能走多远。

  所以这一刻,在看到高览之后,审配那本已被熄灭的希望,再一次燃烧了起来,他看到了希望,也看到了日后美好的前景。

  随着二人到来,自审配离开之后就一直紧锁起来的剧县城门终于被缓缓开启,随着吊桥被防落,高览审配先后进入城中。

  没有夹道欢迎的百姓,一行风驰电掣直奔郡守府第,稍作休整,洗漱一番之后,原本高览以为虎符等物明天才会进行移交,可没想到审配早已准备妥当,只用了很短的时间,一切便都完成。

  速度极快,少了对袁谭例行公事的应付,之后审配便告辞,单人他还要收拾下自己的随身之物才会离开,不过高览却已经迫不及待的开始部署起来,只不过他们轻车简从,来得速度飞快,而从临淄过来的部队却还需要二天时间才能赶到,所以这时候就算他恨不得立刻就赶到琅琊,也不得不耐心等待。

  不过冀州军不可能在城内休整了,他们会直接奔赴琅琊,以最快的速度,对开城进行闪击,杀臧霸一个措手不及。

  类似的情况,曾经在东莞高览被臧霸这么做过,但这一回,他要让高览尝尝这样的滋味,有心无力的滋味。

  对于琅琊的情报,高览这边掌握的并不多,毕竟为了隐秘,之前青州一直被要求按兵不动,别说派斥候侦查了,就是连谍探也全都偃旗息鼓,不过他已经排除了斥候虽然是用青州士兵前往打探,还不清楚能否得到有用的情报,但就现在他所掌握的消息来看,青州的将领除了臧霸之外,还有徐方。

  对于徐方他的了解不多,只知道这人是儒将,指挥作战很有一套,因为是传统的文职出身,熟读兵书,比一般的武将头脑清楚,是属于会领兵的将领,这样的人才在冀州来说不是很多,相对而言,类似臧霸这样纯武将则有不少,所以如果要攻打开城的话,此人必须要重视起来。

  只等待了一天,一些消息便陆续传来,倒不是那些派出去的青州谍探能够这么快就探听到情报并传了回来,而是从流言之中得来,关羽抵达了琅琊。

  这一消息让高览好半晌没有说出话来,他先是沉默后是脸庞变得扭曲,直接拍出斥候再去查探,务必要探知准确的情报,关羽到底在不在琅琊,如果在,他带了多少人过来。

  这消息让高览绝望,如果关羽已经抵达琅琊,那么极有可能摄山营也会随他一同抵达,这个情况对于他来说简直就是噩耗,这将让他的所有计划都变成泡影,别说什么突袭开阳了,就算是攻打开阳都没有太大的胜算。

  这结果不是高览希望看到的,如果真是这样一个局面,那他就只能再此等待文丑抵达,然后在与他商议到底该如何对琅琊发起进攻,但有一点,就算两人商议妥当了,到那个时候,想要攻打有摄山营坐镇的琅琊,困难。

  高览叹息一声,关羽不是在沛县对付曹操嘛,这么可能这么快就到了琅琊了呢,难道老天就这么戏耍我吗?

  这结果让他很不爽,他现在身边能找个说话的人都没有,不得已只好找到了审配,在这个时候,也许能和他说上话的,甚至是帮上忙的人,也只有他一个了。

  对于这一消息,审配同样大吃一惊,不过他比起高览要更会管理情绪一些,反应没他那么大,第一时间就问道:“这消息到底可靠不可靠,确定了没有。”不管怎么说,很多消息,得到的未必是真,那么最先要做的起身就是甄别和判断真伪,虽然他也知道高览既然主动找上门来,就说明这消息八九不离十,但他还是下意识出口询问,毕竟如果消息是真的,那这事的影响可就太深远了。

  “还没有,我正派人去确认,但是从现在的种种迹象来看,消息八成是真。”

  审配摇摇头,苦笑一声:“那看来,接下来你有的头疼了。”他的脸色瞬间绷紧了,很严肃的说:“其实最初主公打算这么做的时候,我是持反对意见的,虽然刘澜现在与曹操僵持对峙在沛县,但是他们之间并无真正大规模的交锋,这个时候如果出兵,非但不会起到任何效果,反而还会让刘澜把主力再一次调回琅琊,对我军极其不利,而从现在的情况来看,结果亦如我之前的所有预料,其实这并不意外,从刘澜还没有围歼颜良之前,我心里就明白,刘澜最在乎的还是我们,他又怎么可能会允许我们不断壮大,在他与曹操拼杀之时,坐收渔利呢,而他之所以让出青州,看起来是对我们示好,其实正是我之前所顾虑的那样,因为他想解决曹操,所以才会用青州来换取我们两不相帮,但现在看来,你的行踪应该是暴露了,甚至是提前暴露了,不然关羽怎么可能来得这么快!”

  类似的情况,曾经在东莞高览被臧霸这么做过,但这一回,他要让高览尝尝这样的滋味,有心无力的滋味。

  对于琅琊的情报,高览这边掌握的并不多,毕竟为了隐秘,之前青州一直被要求按兵不动,别说派斥候侦查了,就是连谍探也全都偃旗息鼓,不过他已经排除了斥候虽然是用青州士兵前往打探,还不清楚能否得到有用的情报,但就现在他所掌握的消息来看,青州的将领除了臧霸之外,还有徐方。

  对于徐方他的了解不多,只知道这人是儒将,指挥作战很有一套,因为是传统的文职出身,熟读兵书,比一般的武将头脑清楚,是属于会领兵的将领,这样的人才在冀州来说不是很多,相对而言,类似臧霸这样纯武将则有不少,所以如果要攻打开城的话,此人必须要重视起来。

  只等待了一天,一些消息便陆续传来,倒不是那些派出去的青州谍探能够这么快就探听到情报并传了回来,而是从流言之中得来,关羽抵达了琅琊。

  这一消息让高览好半晌没有说出话来,他先是沉默后是脸庞变得扭曲,直接拍出斥候再去查探,务必要探知准确的情报,关羽到底在不在琅琊,如果在,他带了多少人过来。

  这消息让高览绝望,如果关羽已经抵达琅琊,那么极有可能摄山营也会随他一同抵达,这个情况对于他来说简直就是噩耗,这将让他的所有计划都变成泡影,别说什么突袭开阳了,就算是攻打开阳都没有太大的胜算。

  这结果不是高览希望看到的,如果真是这样一个局面,那他就只能再此等待文丑抵达,然后在与他商议到底该如何对琅琊发起进攻,但有一点,就算两人商议妥当了,到那个时候,想要攻打有摄山营坐镇的琅琊,困难。

  高览叹息一声,关羽不是在沛县对付曹操嘛,这么可能这么快就到了琅琊了呢,难道老天就这么戏耍我吗?

  这结果让他很不爽,他现在身边能找个说话的人都没有,不得已只好找到了审配,在这个时候,也许能和他说上话的,甚至是帮上忙的人,也只有他一个了。

  对于这一消息,审配同样大吃一惊,不过他比起高览要更会管理情绪一些,反应没他那么大,第一时间就问道:“这消息到底可靠不可靠,确定了没有。”不管怎么说,很多消息,得到的未必是真,那么最先要做的起身就是甄别和判断真伪,虽然他也知道高览既然主动找上门来,就说明这消息八九不离十,但他还是下意识出口询问,毕竟如果消息是真的,那这事的影响可就太深远了。

  “还没有,我正派人去确认,但是从现在的种种迹象来看,消息八成是真。”

  审配摇摇头,苦笑一声:“那看来,接下来你有的头疼了。”他的脸色瞬间绷紧了,很严肃的说:“其实最初主公打算这么做的时候,我是持反对意见的,虽然刘澜现在与曹操僵持对峙在沛县,但是他们之间并无真正大规模的交锋,这个时候如果出兵,非但不会起到任何效果,反而还会让刘澜把主力再一次调回琅琊,对我军极其不利,而从现在的情况来看,结果亦如我之前的所有预料,其实这并不意外,从刘澜还没有围歼颜良之前,我心里就明白,刘澜最在乎的还是我们,他又怎么可能会允许我们不断壮大,在他与曹操拼杀之时,坐收渔利呢,而他之所以让出青州,看起来是对我们示好,其实正是我之前所顾虑的那样,因为他想解决曹操,所以才会用青州来换取我们两不相帮,但现在看来,你的行踪应该是暴露了,甚至是提前暴露了,不然关羽怎么可能来得这么快!”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汉龙骑,大汉龙骑最新章节,大汉龙骑 云来阁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