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龙骑 第一千五百二十八章 徐州之战(125)

小说:大汉龙骑 作者:皇叔刘司马 更新时间:2018-11-23 00:38:05 源网站:全书网
  文丑想到二人,也在自然不过,毕竟军队之中的一些情况他了解到的可一点也不会少,颜良之死,你若说有着两人的关系也行,若说没这二人的关系也可以,但有一点必须得认识到,如果不是这两人在青州争得不可开机,那颜良也不会做出那么一个决定,最后也不会战死沙场。

  但文丑所不知道的却是,二人虽然在青州大有一山不容二虎之势,可是在颜良抵达之后,审配还真就退让了,反倒是如果他不退让的话,也许结果还会更好一些,这一切连审配自己都有些后悔,早知这样一个结果,当初就该强烈反对,可是在确定琅琊军离开琅琊的大前提下,他能这么办?只有默认颜良对开城发起进攻,在当时的情况之下,显然这确实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只不过没有料到的却是这一切尽然都是关羽的诡计,最后大败而归。

  这能怪谁,消息不准确,分析不缜密,上当了受骗了,可这些都不可能成为借口,后悔也变得没有任何意义,但正因为如此,才让审配对于现如今冀州山头林立的现状大为不满,他想要改变,将冀州整合,将一盘散沙变成一记铁拳,也许这很困难,甚至有些异想天开,可为了这一天,不管前路有何阻拦,不管是谁,他都会排除万难,甚至斩尽杀绝!

  毕竟想要让山头林立的冀州变成铁板一块,不用一些特殊的办法根本没有可能,可是想要有所改变,特殊时期就势必要使用一些特殊手腕,而该从何下手,显然与徐州一直有暗中勾结的南阳系就是他要动手的目标,尤其是那个一直被审配视为眼中订肉中刺的许攸,虽然他有些才干,但可惜此人心术不正,连军队的粮秣都敢贪墨,可想而知只要有利益驱使和诱惑,就没有此人不敢做的事情?

  而借由今次之事拿其开刀,最好不过,虽然冀州能有今天的大好局面,和南阳系尤其是逄纪有着很大的关系,但是逄纪每每将此事龟公到自己头上,早已让大将军心生不满,这也是为何南阳系会最终失势的原因所在,逄纪这人看不清形势,他老标榜自己的功绩,简直就是在对主公挑战一样,试问你如果是袁绍,而且还是大将军的身份,你会允许有这么一个人,成天到晚对身边人夸海口说什么没有他,袁绍就没有今天。

  这话如果私下里说说,也就罢了,可是非要明目张胆,甚至是当着众人和袁绍的面说,这也就是袁绍心胸宽广,没有动杀心,若换成另外一人,早不知道杀了他几回了。

  这道理还真是这样,就算是刘澜,恐怕也不可能接受申报有这么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人存在,这感觉就好像是关羽又或者是徐晃,整日里吹嘘着他有今天完全是他的功劳,如果不是他,现在的刘澜别说当什么可笑且不伦不类的征西将军了,只怕连辽东太守都没他的份,当年早让公孙度在辽东出掉了。

  这话虽然是实话,可如果反过来说,袁绍能有今天也不完全是你逄纪的功劳吧,确实你在他入冀州这一特定时期发挥出了旁人所无法发挥的效果和作用,可是袁绍从小到大从弱到强,如果都是你逄纪的功劳,那又未免太言过其实了。

  可是这些道理逄纪就是全都忽略了,这样的人,不敢说大将军是否一早对他有了杀心,但最少如果他真的犯了什么不可饶恕的过失,那么袁绍必然不会手下留情。

  这就好像那田丰,虽然他也大言不惭,可是这人还是忠心耿耿的,所以他就算偶有顶撞,袁绍也只是加以惩戒,但绝不会动杀心,可是如果是逄纪的话,他可能就没有那么好的运气了,而许攸则因为他的身份比较特殊,乃是大将军的发小,私交甚密,大将军就算知道他卖情报给刘澜,恐怕也只是惩戒,并不会真的杀掉他。

  但只要能打击调南阳系的气焰,甚至可以让南阳系彻底远离中枢,那么他的目的也就算达到了,这么多年来,南阳系一直和他唱反调,这一回把他们踢开,剩下的颍川系,也就不足挂齿了。

  他会耐心的去把颍川系排除到权力核心,到时候冀州就可以真正做到上下一心,这么多年来一直束缚着他们的枷锁也就算是彻底打开了,再也不会出现因为派系斗争的内耗情况,到时候冀州上下一心,还有谁能成为敌手?

  消息被传回到平原,哪里的情况会如何,他能够想到,但是哪里的情况远非他能所预料。

  当袁绍看到高览传回来的紧急军情的一刻,盛怒之下直接升帐,他在众将抵达之时,一直在议事厅偏门暗中观察着所有人的表现,每个人的眼中都充满了疑惑,都在猜测和询问着到底是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会这么急着把他们召集过来。

  但是当他看到沮授的一刻,他的眼睛充满了失望,虽然沮授被他所信任,可他如何也想不到这事儿居然是他透露出去的,毕竟知情人就他二人,也许他不是主动泄露出去,可是到底还是从他那里泄露了出去,不然没有任何一个解释能够合理说明刘澜为何能够那么及时的调关羽到了琅琊,难道这只是巧合,那也太巧合了一点吧?

  他盯了议事厅许久,一直等到所有将领全都抵达之后,他才干咳了一声,走入大厅,原本嘈杂如同菜市场的大厅瞬间安静,直等袁绍落座之后,袁绍声音异常平静冷漠的说道:“今天召集大家,只有一件事情。”他说着看向了文丑:“因为徐州出现了一些意外情况,你要抓紧时间出兵,越快越好!”

  “诺!”文丑上前单膝跪地,领命道。

  “好了,没有别的事情了。”袁绍忍耐着心中的怒火,挥退了众将,可就在一副心事重重的沮授转身就要离开的一刻,袁绍又开口了:“等等!”

  沮授回头,好像一切都在意料之中,袁绍突然下达了尽快出兵的命令,说明了徐州发生了变故,而他没有当着众将的面明说,说明这里面一定发生了难以预计的情况,可治愈是什么,他想不到,原本离开之后,沮授还会再度返回来,他迫切要知道徐州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等所有人都彻底离开之后,沮授便迫不及待的开口了:“大将军,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您要改变计划,提前出兵?“

  袁绍沉默片刻,冷哼了一声,道:“还不是你平日里嘴巴没把门的,事情被泄露了出去,刘澜一早就把关羽调到了琅琊,现在刘澜在琅琊到底部署了多少人马,根本就无法查探,现在高览不敢轻兵冒进。”

  “嗯?关羽到了琅琊了?”沮授眉头立时皱了起来,这情况确实有点不妙,也难怪高览不敢轻举妄动,按照正常情况,关羽抵达琅琊,那一定率领他的摄山营,一瞬间琅琊就多出了近五万多人,换了谁也不敢再轻举妄动了。

  “你到底把这事儿透露给谁了!”袁绍发现沮授尽然避重就轻,极为不满的冷哼一声道。

  之前因为听到关羽抵达琅琊的消息,早已忽略了袁绍之前所说的那句怀疑他把计划泄露出去的诘问,现在再被袁绍问起,立时大呼冤枉:“主公,这么重要的事情,卑职如何敢对第二人提及,就连每日睡觉,都不敢与夫人同房,又怎么敢对他人提及此事!”

  “不是你泄露出去的?”

  “卑职愿拿项上首级作保,若是末将泄露,主公随时可拿去!”

  这么重的誓,立时让袁绍犹豫了起来,呢喃着道:“不是你的话,那又会是何人,这事可就你我二人知道,如果是高览和文丑泄露出去又或是被刘澜的谍探所察觉,消息也不可能那么快传到刘澜耳中,可现在关羽却几乎是与高览一同抵达琅琊,所以这事十有八九是在邺城的时候就被刘澜所知。”

  “这事儿确实较为诡异,但卑职敢保证,这事儿绝不是卑职所泄露。”沮授再次强调。

  “我也相信,你不会做出这等事情来,既然你如此说,我自然信你,可是不是你的话,那又会是谁,还是说这一切只是个巧合?”

  “绝不会是巧合,不然关羽出现的也太及时了一些,可是内部主公和卑职都不会泄露出去,看来我们得仔细调查下这件事情了。”

  就在这时,门外突然响起了侍卫的声音:“大将军,审配从青州回来了,正在外等待您的召见!”

  “带他过来吧。”审配自从渡过黄河之后,袁绍就派人去候着,只要他一道平原,就立即带他来见自己,最初袁绍虽然怀疑沮授泄露出去,但也只是一味是他在无意之中透露了消息,但听他的解释,连夫妻同房都不敢,可见绝不会是他,毕竟这一切都是他所涉及,他没必要自己打自己的脸,而且这计划一旦有什么意外,倒霉的也是他自己,所以说他的回答立时就打消了他的猜疑。

  那么内部排查过后,没有任何结果,那么就只能看看审配的看法了,毕竟他从青州前线回来,很多事情看得要清楚明白,也许他能够为自己解惑。

  不一会儿,审配便穿着一身铠甲进入议事厅,一路风尘但身姿依旧矫健,步履轩昂,完全就没有半点长途跋涉的意思。

  “末将参见主公!”

  “免礼吧。”袁绍是以他坐下之后,看着他问道:“琅琊的情况你都了解了?”

  “回禀大将军,卑职都知道,当时接到这一情报后,高览将军第一个就来找末将商议,最后我二人不得已才做出了拖延出兵琅琊,先向主公汇报的决定!”

  袁绍点点头,又对他说道:“在不清楚敌军的情况之前,不轻举妄动是对的,不过你有没有怀疑的人,或者是到底是我们哪个环节出现了问题,把这一消息泄露出去,才让刘澜能这么快做出反应?”

  “在青州的时候,末将和高览将军也有过猜测,这事十有八九还要从知情人查起。”

  议事厅瞬间鸦雀无声,尤其是沮授,此刻连呼吸声都没有了,憋着气,脸色通红,可是他的目光却始终平静,其实在哪个情况之下,高览有理由做出这样的怀疑,他看了一眼袁绍,后者对审配到:“知情人就我和沮授,你怀疑他?”

  审配这人他了解,如果因为沮授在身边就说些委婉的话他可不会,向来有一说一,只听他说道:“高览将军有没有怀疑末将不知,但末将绝不会怀疑这件事是沮授将军主动泄露出去的。”

  “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这件事绝不是沮授泄露!”

  “难道是主公?”

  “混账话,我怎么可能把这么重要的事情泄露出去?”

  “主公没有说,不意味着没有人知晓,所谓隔墙有耳,也许是大将军在与议事厅商议此事时被有心人听到了也说不定。”

  “不能排除这个可能。”袁绍沉默了起来,其实他虽然一直在怀疑沮授,可他最害怕的就是自己的身边又或是沮授的身边出现了内鬼,他不知道沮授有没有泄露出去过这件事情,可他却害怕他们在议事厅的所商议的事情,被有心人听到并泄露出去。

  大将军府内毕竟人多口杂,可以说这天下最没有秘密的地方就是他的大将军府了,就好像当年的皇宫,只要一有什么风吹草动,都会被传得满城皆知。

  “这件事我希望交给你来调查,不管涉及到谁,都要一查到底!”袁绍要彻底清理一下这样的毒虫了,而审配最初也确实希望能够有调查的权利,可是此刻他却有些希望,本来他以为这件事情逄纪或者许攸是知情人,这样他就可以名正言顺的调查他们,因为他始终都认为是他二人泄露出去的,可现在看来,知情人就大将军和沮授,那要调查起来,可就没那么容易了。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汉龙骑,大汉龙骑最新章节,大汉龙骑 全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