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龙骑 第一千五百四十三章 徐州之战(140)

小说:大汉龙骑 作者:皇叔刘司马 更新时间:2018-11-23 00:38:05 源网站:全书网
  东莱一战,对于眼下的局面并不乐观,管统深知这个道理,而且虽然他对这些报信百姓是持怀疑态度,但是他还是大胆前往,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因为当年徐州剿匪,后钱就是撤往牟平,并藏入了昆嵛山内,这才躲过一劫,所以说他们此行找到后钱的可能性还是很大的,毕竟后钱很可能在昆嵛山有一个藏身的落脚点。

  但同样的道理,阎柔并不可能像不到,可他为何却在后钱躲入昆嵛山后放弃了继续围剿,这其中的原因,就值得深思了,要么就是阎柔的目的已经达到,要么就是哪里的地形复杂,阎柔并没有把握找到后钱,或者说贸然进入昆嵛山,会担负着一定的危险,所以他才放弃了继续围剿下去的大好机会。

  所以此刻管统虽然决定前往牟平,但是在抵达牟平之后若探得后钱当真又躲进了昆嵛山这样的深山密林之中,他是否真能下定决心搜山,是一个艰难选择,因为当初阎柔遇到的难题,同样会摆到自己的面前。

  阎柔的部队,那可都是东莱本地土著组成,试问连这样一直部队都不敢进入昆嵛山,可知昆嵛山环境之复杂,他们就算是招来当地土著做向导,可这一个甚至几个当地的向导效果能与阎柔都乃东莱兵效果更好,显然不会,所以到时候的风险只会比当时的阎柔更大,那么到时候他到底要做何种选择,会是个难题。

  其实,阎柔当初的处境,刘澜是清楚的,不仅是阎柔不敢冒险,就算是得到消息的刘澜同样没有这个把握,这个时代的昆嵛山,又怎么可能与后世相比,要知道这个时代的烟台也不过只是一个小县城,而昆嵛山更像是一片原始森林,完全没有被开发过,里面连条路径都没有,若非当地的土著,上了山很可能就会迷失路径,最后被困在山中。

  而且后钱的部队本来就是东莱夷,他们的存在,几乎与山越夷人差不离,对昆嵛山十分熟悉,在地利的绝对优势下,部队一旦贸然进入山中,只有被动挨打的份,这个情况和他们最初讨伐山越的情形很相似,张飞为此没少吃亏,最后不得不选择一寸寸向前推进,并熟悉山林的情况,这才使得他们对山越的情况有所好转,但这依然没有把他们逼出来。

  所以说对付山越人的情况并不乐观,唯一庆幸的是,他们在张飞的围困之下,短时间内也不敢在下山袭击郡县了,但是就刘澜所要看到收编山越,将他们从山林之中逼出来,安插入郡县内生活还是有着漫长的路要走。

  而后钱的情况,则与山越极为相似,所以刘澜只能让阎柔暂时放弃进山搜剿,而是在外围布放,做好对县城的防御工作,一旦后钱这些乱匪下山攻打县城,能够将他们逼退。

  以守为攻,这是刘澜做出的批示,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而现在管统则面临着他当年的选择,但有一点必须要正视,那就是想要通过武力来解决问题,很容易,但必须要在平原,在山里,想都别想。

  除非你封山,可这样声势浩大的部署,刘澜也不是没有做出过,在秣陵,结果山越人都南窜进入了吴郡甚至是会稽郡,扑了个空。而等你部队撤离了之后,他们又会返回,毕竟山越可不仅仅只是秣陵一部,还有吴郡会稽甚至一些他还不知晓的地方都存在着,而这些山越人呢又彼此都有着联系,平日里就居住在深山之中,对山林里的情况十分熟悉,而对于当时的张飞以及后来的张颌,山上的情况却是一无所知的,所以几次围剿都没有太大的收获,而躲入昆嵛山的后钱,情况与磨练的山越有着异曲同工之处,所以阎柔去搜捕,完全就是空耗财力与人力,是以刘澜才同意了阎柔的建议,以防守为主。

  但刘澜甚至是阎柔有这个能耐与后钱耗着,毕竟昆嵛山可不比秣陵内的深山老林,一山连着一山,只要控制好昆嵛山四周,后钱迟早被逼出来,到时候就是剿灭他们的最好时机,但是刘澜阎柔能有这样的耐心,就好像围城,在明知道他们没有外援而粮食又不足,那位围城将他们的粮食耗完等着他们开城投降好呢,还是冒风险去攻城,道理如此简单,选择自然也就简单。

  可是如果你收到的命令是必须速战速决,那么同样的一座城池,却必须要尽快拿下,那么除了强攻,还能有什么选择?

  一路行来,天色很快便暗了下来,部队自进入黄县之后几乎同一时间就又朝着牟平开拔而来,这一路上几乎没有休息的时间,可就当部队都以为管统会连夜赶向牟平的时候,却突然接到了管统安营扎寨的命令。

  管统的命令有些奇怪,这才出了黄县不到几十里,既然打算夜间休息,为什么不好好在黄县休整一夜再离开,而是在这样的旷野之中安营,但管统自然有着他的道理,后钱能够突袭黄县一次,说不定就能再偷袭黄县一回,这事儿谁也保证不了,那么与其在黄县提心吊胆,反倒不如在外安营扎寨,最少让人放心,不必担忧在睡梦之中,成为别人的阶下囚。

  在夜色下,一座巨大的营寨被竖立了起来,看着一顶顶军帐亮起,管统这才从立起的高台下来,来到了自己的军帐之中。

  其实这座高台不过一丈,而刚才他虽然是观察着营寨内情况,可双眼,却扫向旷野的四周,在那些黑暗深处,他尝试着会不会有所发现,但很可惜,没有收获,这在情理之中,但也在意料之外。

  如果他是后钱的话,那么对于冀州军的东向首先要了若指掌,不然的话怎么能做出准确的判断,毕竟现在他们在暗,我们在明,派些斥候一直盯着,一旦出现战机,也能够及时应对,给予他们致命一击。

  但可惜他在观察了一番之后什么也没有察觉到,四周昏暗,除了秋虫的鸣叫之外,就是变得有些微凉的夜风,除此之外,根本就没有任何异常,更不要说后钱匪兵可能会出现这样的情况了。

  回到营寨,管统第一件事就是观察地图,这是他的习惯,走到哪里首先就是要最熟悉当地的地理,也许因为禹贡地图已经与这个时代的地貌有明显的偏差,但是大体还是相当的,尤其他本来就是文职出身,在对于禹贡的不同之后,会再整理出一副他看到的最新地图出来。

  不过他所画的地图,依旧很能脱离禹贡的样式,不要说刘澜新式地图了,就连当年刘澜用羊皮卷所画的草原地貌都比不了。

  相差了十万八千里,虽然地图差距大,好在使用的人终归只是管统,他明白地图上的情况是什么就行了,至于别人能看懂最好,看不懂也不碍事。

  很快他派出去的斥候便回来了,而且还带了几十个人,在询问之后,没想到这些都是被俘的冀州军,他们在被强行带往牟平的路上逃脱了出来,而且运气很好的遇到了斥候,并从而被救了下来。

  从他们口中,可以得知后钱的部队确实已经向牟平撤离了,而他们此前所驻扎的军营,在救下他们之后,斥候根据他们的线索找了过来,不过很可惜,他们虽然发现了已经被拆毁的营帐,但是通过灶坑可以判定,前面就是后钱的主力部队。

  虽然已经可以确定无误了,可在听到斥候的判断完全是以灶坑来推断,还是心里咯噔一下,毕竟这方式使庞涓在当年的马陵一役中阵亡,虽然东郡距离东莱十万八千里,可在听到灶坑这一刻,他偏偏想到的却是庞涓,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所以当下立即追问的话便是:“你们有没有继续向前搜查?”

  管统最希望得到的消息是最好能直接追到牟平,这样一来只要能够亲眼所见,那一切的一切也就水落石出了,到底后钱是在引诱他们,还是确确实实就深处牟平,这样他就可以做出真正的决断了。

  但可惜,斥候的回答让他有些失望,虽然他们一直在追击寻找,但仍然没有找到后钱和他部队的影子,不过随着斥候们即将抵达牟平,他相信很快最新的情况会传回来的。

  虽然黄县里牟平不算远,但走路怎么也要三四天,就算是骑马,快马加鞭也要两天时间,这可不是一段近距离,当然在后世这距离几个小时就到了,可在这个时代来,出门的工具还只停留在牲畜甚至是双脚的前提下,这个速度真的一句算快得了。

  管统听了之后点了点头,他不能急,也不敢急,到底什么情况根本就摸不清呢,仅凭那几十个百姓以及这几位自称逃了出来的冀州军就做出判断,太不理智了,他需要斥候的亲眼所见,不然他虽然会继续向牟平而来,但绝不会轻兵冒进,犯兵家大忌。

  以后钱的速度,现在应该到了牟平,最少也已经离牟平很近了,不过他的斥候队都是一色的快马,要赶上这几百里的距离其实很容易的,就算中途追不到,可也能在后钱进入牟平半天后赶到,所以他现在只需要耐心等待,兴许明天一睁眼,好消息就到了。

  管统对于自己的斥候队还是十分信任的,这不到三百人的队伍,可是他精挑细选而出,哥哥都是精锐之士,一定能够查探来他想要的消息,当然只要后钱敢入牟平,就一定会露出蛛丝马迹,给他们千载难逢的机会。

  当然他现在心里最害怕的其实还是觉得这一切来的太容易了,也太突然了,先是后钱的行军路线被十几名百姓发现,而百姓还直接前来报信,此乃疑惑之一。

  其次则是斥候搭救下来的冀州军五名,这也太巧合了吧,如果这两拨人单就一波出现,他也不会如此疑心重重,可几乎同一时间,而矛头又同时指向后钱,这是不说太过巧合了一些?

  虽然有些话管统不方便明说,一些逃跑的细节也不方便直问,现在是问不出什么来与问出什么来,都不会是什么好消息,所以他宁愿听听斥候的判断,毕竟后钱这一万多人,也不会走的太快,到时候证实了他的想法,那么这些报信的百姓,已经就下来的俘虏,是真是假也就一目了然了。

  反之,虽然一切都有点主官的判断,可是在没有绝对的证据之前,他是不敢妄下决断的,万一这世间事就是如此巧合呢,那岂不是要怨杀好人了?

  漫长的等待,原以为第二天天光大亮之后,就会有好消息到来,将斥候们所看到的一切完完整整向自己汇报,可是第二日他从起床洗漱再到吃过朝食最后时值正午,始终没有等到任何一名斥候再次出现。

  这样的情况多多少少有点奇怪,但有一点,管统心里已经开始有些不祥的预感了,毕竟斥候队都是有明确要求的,不管是否有消息都要按时汇报,让他放心,同时也要让他知道下斥候现在的情况,在什么样的方位,这样部队就算是前进,也大概知道前往多少公里之内是安全的范围。

  可是斥候一个早晨都没有回来一人,这情况他以前还没有遇到过,这说明斥候要么遇到了麻烦暂时无法向他回禀,要么就是已经全军覆没,中了敌人的陷阱,没有一人能活着逃回来。

  这种情况不是没有可能,反而可能性极大,如果他的预感是对的,那么首先可以确定一点,这两拨人都没有撒谎,最少确实有后钱的部队在他们前方,这一点是可要明确了,那么接下来就没什么好犹豫的了,大部队立即拔营启程,以最快的速度向牟平开拔,他已经顾不上其他的了,不管是不是后钱的主力,都不会轻易放过他们。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汉龙骑,大汉龙骑最新章节,大汉龙骑 全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