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龙骑 第一千五百五十四章 徐州之战(151)

小说:大汉龙骑 作者:皇叔刘司马 更新时间:2018-11-17 23:40:29 源网站:八一中文
  管统没有选择,虽然知道可能南下昌阳县依然会扑一个空,可他还有其它选择吗?可是为了避免发生意外,这一次他必须变得无比谨慎,毕竟牟平和昌阳县距离太远了,而在这一路上,足有上百公里,这么长的一段距离,部队追过去之后指不定又是一个什么情况呢。

  所以他觉得这次出兵,最好还是留一部分,最少也要留一万人的部队驻守在牟平,这样既保证了牟平黄县的安全,又能保证部队南下遇到后钱时有足够的实力剿匪。

  商议妥当之后,管统带着两万人的主力部队一路南下,此时后钱是不是已经到了昌阳县根本就没有任何消息,但是他必须尽快赶过去来确定他的踪迹,他在抵达昌阳之后又会到哪里,现在这样一直跟在他身后紧追不舍的情况让他又一种不祥的预感,虽然心中已经有了一个大胆的假设,可这只是一个不切实际的猜测,究竟情况如何,还需要在抵达昌阳县后做最终的确认,他相信,他的困惑,在抵达昌阳县后,会水落石出的。

  其实现在后钱一路向南,在抵达昌阳县,就已经无路可走了,就算再逃,无外乎东西方向,可是向东同样是死路一条,除非他打算逃入海上。但如果他向西逃,那就会进入城阳县,而进入城阳县,也就是说他距离琅琊咫尺之遥,如果他愿意,或者说如果刘澜知道的话,以他们的骑兵,能够在瞬间将他们击溃。

  对于出现这样的情况,他一点都不感到意外,当然那是后钱当真进入城阳县之后的事情,再次之前,管统还不敢把后钱往刘澜的身上扯。

  部队一路而来,东莱乃青州最大的一个郡,十几个县,但从牟平到昌阳,中间就只有一座东牟县,一百多公里的距离,只有三座县城,中间虽然也有几座亭里,但也瞧得出在东汉时期,这里人烟十分稀少,用地广人稀来形容一点都不为过,如果在加上黄巾之乱和刘澜迁徙百姓造成的影响,几乎可以用千里无人烟来形容。

  在这样的情况之下,部队行军的速度十分快,他甚至都开始觉得,如果后钱但凡松懈,很可能就会被他直接追上,如果真是那样的话,那他所担心的一切也就毫无意义了,可惜他们当然不会尝到追击到敌人之后胜利的滋味,这完全就是空想,痴人说梦罢了。

  从美梦中醒来的管统接受着他们距离后钱十分遥远的现实,但有一点他是不会动摇的,那就是不管他在哪,都要把他找出来的信心没有改变。

  这一路上,可以说是一个让他对后钱了解到熟悉的过程,如果在半个月以前,后钱是谁,别说是他了,包括他的士兵在内,也不会有超过十个人知道此人,但这半个月来,后钱的信息源源不断的被他看到,可以说,他对后钱的了解,就好像是他多年的老友一样。

  这些年他所做过的事情,他全都知晓,甚至比他的亲生父母做了些什么都要清楚,这人确实是一员干将,得力干将,不管谁能得到他,都会是一大裨益,有战略的眼光,这样的匪,如果能把他收编的话,管统相信,他会成为自己的左膀右臂。

  左膀右臂,这不是夸大其词,是他经过慎重思考后给出的答案,也许很多人会对他如此看高后钱嗤之以鼻,但是他却觉得,这件事不会那么简单,甚至觉得后钱其实一直在为刘澜做事,是他帐下的将领。

  如果这是实情的话,那么还有人会笑话后钱的出身吗?就算后钱不是刘澜的将领,以他现在所展现出来的能力,强盗出身,甚至是东莱夷的身份重要吗,还真不重要,有的时候他真的会有些羡慕曹操在兖州搞得那个唯才是举,不问出身,其实这位很多因为身份而没有出头之日的人提供了一个施展抱负和才华的机会。

  虽然他无法改变现在冀州的架构,可是在他这一亩三分地,在他帐下这几万人里,他还是有决定权的。

  虽然现在说惺惺相惜还谈不上,但是他就是莫名看好这个后钱,也许他并不是那个出类拔萃的人,但放眼天下豪杰来说,真正能在刘澜手中像他这般游刃有余之人,不多吧?

  真的不多,最少在冀州军中,至今没有出现过一位似后钱这样的人。

  还别不服气,难道说的部队吗,冀州军从上颜良到下兵卒哪个在徐州军面前逃到好处了?仔细想想,这些年不一直都是败败败吗,虽然这一次说的好听大举南下,可出师不利,还没对徐州开战呢,在青州就遇到这么多麻烦,被拖累在青州动弹不得,这难道还说明不了问题?

  这些年很多人都说刘澜不过是草莽野夫,只不过是运气好猜让他又了今天,当年只要他们愿意,刘澜早死了,可他却不这样认为,也许是对当年的事情知道的不多吧,反正给他的感觉就是在冀州之战第一次听到刘澜这个名字,给他的感觉就是,他们在面对刘澜的时候就没有任何胜绩。

  在这样的情况之下,管统自然对刘澜充满了好奇,对他进行了解,从小卒到今天叱咤风云的人物,靠着一双手打下了一片天,如果这样的人都能被轻视的话,那他不知道这世上谁还有资格被冀州那些人所重视,所以从哪个时候开始,他就十分瞧不上那些大言不惭的人们。

  不求你看清与对手的差距,但最少别长着一张嘴,什么都敢说吧,战这一个字确实简单,毕竟你不上战场,死的也不是你的亲人,你可以毫无顾忌的在大将军面前说任何你想说的话,可情况你了解吗,甚至是用看待黑山军的眼光看待刘澜,连情况都搞不清楚就说什么开战啊,这简直就是不负责任。

  但管统的地位毕竟太低了,他的话虽然有些道理,但能够影响的人微不足道,甚至他连文丑都影响不到,不过说起来,很多刘澜的事情,其实还是文丑告诉他的,虽然他不知道文将军嘴上成天都嚷着要亲手宰了刘澜的人为何对他会如此了解,但正是因为文丑,管统才对刘澜有了一个更为清晰的认知。

  如果以往他对刘澜的了解只停留在坊间传闻和过往经历的话,那么从文丑口中他了解了一个更为真实的刘澜,他知道了讨董时期的刘澜是个什么样的情况,甚至他觉得,在讨董时期,没有几个人比得上刘澜,最少他是真心想要出力的。

  管统没有选择,虽然知道可能南下昌阳县依然会扑一个空,可他还有其它选择吗?可是为了避免发生意外,这一次他必须变得无比谨慎,毕竟牟平和昌阳县距离太远了,而在这一路上,足有上百公里,这么长的一段距离,部队追过去之后指不定又是一个什么情况呢。

  所以他觉得这次出兵,最好还是留一部分,最少也要留一万人的部队驻守在牟平,这样既保证了牟平黄县的安全,又能保证部队南下遇到后钱时有足够的实力剿匪。

  商议妥当之后,管统带着两万人的主力部队一路南下,此时后钱是不是已经到了昌阳县根本就没有任何消息,但是他必须尽快赶过去来确定他的踪迹,他在抵达昌阳之后又会到哪里,现在这样一直跟在他身后紧追不舍的情况让他又一种不祥的预感,虽然心中已经有了一个大胆的假设,可这只是一个不切实际的猜测,究竟情况如何,还需要在抵达昌阳县后做最终的确认,他相信,他的困惑,在抵达昌阳县后,会水落石出的。

  其实现在后钱一路向南,在抵达昌阳县,就已经无路可走了,就算再逃,无外乎东西方向,可是向东同样是死路一条,除非他打算逃入海上。但如果他向西逃,那就会进入城阳县,而进入城阳县,也就是说他距离琅琊咫尺之遥,如果他愿意,或者说如果刘澜知道的话,以他们的骑兵,能够在瞬间将他们击溃。

  对于出现这样的情况,他一点都不感到意外,当然那是后钱当真进入城阳县之后的事情,再次之前,管统还不敢把后钱往刘澜的身上扯。

  部队一路而来,东莱乃青州最大的一个郡,十几个县,但从牟平到昌阳,中间就只有一座东牟县,一百多公里的距离,只有三座县城,中间虽然也有几座亭里,但也瞧得出在东汉时期,这里人烟十分稀少,用地广人稀来形容一点都不为过,如果在加上黄巾之乱和刘澜迁徙百姓造成的影响,几乎可以用千里无人烟来形容。

  在这样的情况之下,部队行军的速度十分快,他甚至都开始觉得,如果后钱但凡松懈,很可能就会被他直接追上,如果真是那样的话,那他所担心的一切也就毫无意义了,可惜他们当然不会尝到追击到敌人之后胜利的滋味,这完全就是空想,痴人说梦罢了。

  从美梦中醒来的管统接受着他们距离后钱十分遥远的现实,但有一点他是不会动摇的,那就是不管他在哪,都要把他找出来的信心没有改变。

  这一路上,可以说是一个让他对后钱了解到熟悉的过程,如果在半个月以前,后钱是谁,别说是他了,包括他的士兵在内,也不会有超过十个人知道此人,但这半个月来,后钱的信息源源不断的被他看到,可以说,他对后钱的了解,就好像是他多年的老友一样。

  这些年他所做过的事情,他全都知晓,甚至比他的亲生父母做了些什么都要清楚,这人确实是一员干将,得力干将,不管谁能得到他,都会是一大裨益,有战略的眼光,这样的匪,如果能把他收编的话,管统相信,他会成为自己的左膀右臂。

  左膀右臂,这不是夸大其词,是他经过慎重思考后给出的答案,也许很多人会对他如此看高后钱嗤之以鼻,但是他却觉得,这件事不会那么简单,甚至觉得后钱其实一直在为刘澜做事,是他帐下的将领。

  如果这是实情的话,那么还有人会笑话后钱的出身吗?就算后钱不是刘澜的将领,以他现在所展现出来的能力,强盗出身,甚至是东莱夷的身份重要吗,还真不重要,有的时候他真的会有些羡慕曹操在兖州搞得那个唯才是举,不问出身,其实这位很多因为身份而没有出头之日的人提供了一个施展抱负和才华的机会。

  虽然他无法改变现在冀州的架构,可是在他这一亩三分地,在他帐下这几万人里,他还是有决定权的。

  虽然现在说惺惺相惜还谈不上,但是他就是莫名看好这个后钱,也许他并不是那个出类拔萃的人,但放眼天下豪杰来说,真正能在刘澜手中像他这般游刃有余之人,不多吧?

  真的不多,最少在冀州军中,至今没有出现过一位似后钱这样的人。

  还别不服气,难道说的部队吗,冀州军从上颜良到下兵卒哪个在徐州军面前逃到好处了?仔细想想,这些年不一直都是败败败吗,虽然这一次说的好听大举南下,可出师不利,还没对徐州开战呢,在青州就遇到这么多麻烦,被拖累在青州动弹不得,这难道还说明不了问题?

  这些年很多人都说刘澜不过是草莽野夫,只不过是运气好猜让他又了今天,当年只要他们愿意,刘澜早死了,可他却不这样认为,也许是对当年的事情知道的不多吧,反正给他的感觉就是在冀州之战第一次听到刘澜这个名字,给他的感觉就是,他们在面对刘澜的时候就没有任何胜绩。

  在这样的情况之下,管统自然对刘澜充满了好奇,对他进行了解,从小卒到今天叱咤风云的人物,靠着一双手打下了一片天,如果这样的人都能被轻视的话,那他不知道这世上谁还有资格被冀州那些人所重视,所以从哪个时候开始,他就十分瞧不上那些大言不惭的人们。九四文学网启用新网址94shu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汉龙骑,大汉龙骑最新章节,大汉龙骑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