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龙骑 第一千五百五十章 徐州之战(147)

小说:大汉龙骑 作者:皇叔刘司马 更新时间:2018-09-14 23:53:39 源网站:云来阁
  管统自然一早就打听到了这几年刘澜剿匪的情况,前一次,太史慈因为东莱土生土长,所以他在对付后钱的时候,几乎没给他任何机会,甚至根据地形,直接就将他困在了牟平,这一次虽然后钱降了,刘澜也用了他,但此人贼性难改,最后又拉旗造反,只不过这一次他遇到的对手虽然比太史慈更狠,却并没有太史慈先天的优势,所以后钱虽然在正面交锋不敌阎柔的情况下依然带着部队上了昆嵛山。

  在昆嵛山,后钱逃过一劫,并在阎柔撤离青州之后,再一次打下了黄县,所以他自然明白,这一仗该如何去面对冀州军,而如果想把他们引往别的地方,首先冀州军的将领是否会相信,会上当?

  所以要把冀州军引到别的地方显然没有引向昆嵛山更会让人深信不疑,毕竟这里是自己曾经藏身的老巢,后钱朝这个方向,他可有百分百肯定,冀州军一定会追过来,可这一次他面对的敌人不在是徐州军而是冀州军,上一次他运气,这一回还能有同样的运气吗?

  肯定不能,到时候他在昆嵛山只是死路一条,所以他就是要借着自己对东莱地形的熟悉,让冀州军一直跟着他绕圈子,在抵达牟平之时,他相信很多人都会深信他会再一次躲入昆嵛山,可他偏偏反其道而行之,东莱郡这么大,而且多数是人烟稀少的不毛之地,所以可容他发挥的空间极大。

  他继续南下,此行的目的是昌阳县,到了这里,看起来已经是尽头了,可是他还可以东进西行,反正他的部队就不到一万人,而且又属东莱夷,在东莱范围内活动,最少要比冀州军更熟悉吧,风土人情,最起码饿不死,更何况手头上还有这么多的黄金。

  当然,如果只是一味带着冀州军绕圈子可不行,所以带着冀州军绕圈子只是他一切计划中的一部分,而真正的目的是他从一开始就想出来的那些个大胆念头,这些年他和阎柔斗智斗勇,虽然屡屡失败,可也算是吸取了足够的经验,不敢说肯定能战胜冀州军吧,但最不济也不会轻易失败,甚至可以说让他们灰头土脸。

  这件事情必须要有人配合,好在他手头上有不少的冀州军俘虏,这些人会成为他留下的尾巴,帮着他将冀州军一路吸引而来,而当他们在昌阳发现他们时,他相信,此刻他已经调转回头,杀冀州军一个回马枪了。

  他不相信,冀州军夺下的郡县不会派兵驻防,只要驻防,那就简单了,因为他早已经留下了人手帮助他里应外合,也许现在正面对决确实没有实力与冀州军硬拼,可是一点点消耗冀州军,直到某一日他们有了正忙对决的可能,那么他就会采摘胜利的果实。

  可以说,这个计划百害无一利,当然吃亏上当之后冀州军也许不会继续那么愚蠢了,但他的目的达到了,因为在东莱,别说是这些冀州军了,就算是当年的阎柔,很多人都在帮自己,都没有多少人帮他,更何况是这帮冀州军呢?

  但有点让他哭笑不得的事情是,这位冀州军将领管统让他很失望,居然真的去搜山了,看来他派出去的人消息传递的还不够啊,这人也真是够蠢的,他知道自己离开了牟平,却坚信着自己躲入了深山,也许这确实是他最初选择南下的原因,可没想到他会如此盲目甚至不顾一切,在敌情还是未知的时候,就如此大动干戈。

  但这同样又让后钱心中狂喜,因为等他一无所获的时候,他肯定会想到自己并没有躲入昆嵛山,那时候他再追下来,等他赶到昌阳的时候,可能在听到自己转移的同时又会收到牟平被攻下的消息。

  虽然对这个管统后钱所知有限,但从冀州军的俘虏之中,却听说这人还是有些能耐的将军,功绩虽然不算多么显赫吧,但在冀州军中也算是有这么一号的,而且乃是文丑的心腹,可以说他能来东莱,已经说明了这一次文丑对他们的重视程度。

  后钱听到了管统的消息,除了笑还是笑,因为他发现自己好像是真的捅了大篓子了,不过与之前捅刘澜这个蚂蜂窝相比,好像也没什么区别的,之前刘澜拿他没有奈何他就不信实力远不如徐州军的冀州军能把他怎么样,更何况他要面对的对手,还是一位管统这样愚蠢无能之人。

  如果是一个像太史慈这样名声在外的大将,又或者是阎柔这样在徐州资历深厚的郡守,那他还真的要小心提防,可管统,他的头头差不多才能和太史慈相提并论,他,算什么东西,想赢自己,再磨练几年吧。

  随着事态的进展,这样的想法越来越根深蒂固,不是他看不起管统,而是他真的差太多,后钱有些迫切的想要知道,如果自己到了冀州军,会不会也能混个和后钱差不多的职位,甚至比他更好些?

  虽然刘澜当年给他的官职看起来并不算低,东莱郡都尉,主一郡兵事,这样的职位也许在外人看来不低了,甚至可以说对他这样强盗招安之后还能将东莱郡的都尉给他,一郡很有诚意了,但后钱却看不上,甚至觉得这是刘澜对自己的羞辱,他要证明自己,能够匹配更高的职位。

  管统自然一早就打听到了这几年刘澜剿匪的情况,前一次,太史慈因为东莱土生土长,所以他在对付后钱的时候,几乎没给他任何机会,甚至根据地形,直接就将他困在了牟平,这一次虽然后钱降了,刘澜也用了他,但此人贼性难改,最后又拉旗造反,只不过这一次他遇到的对手虽然比太史慈更狠,却并没有太史慈先天的优势,所以后钱虽然在正面交锋不敌阎柔的情况下依然带着部队上了昆嵛山。

  在昆嵛山,后钱逃过一劫,并在阎柔撤离青州之后,再一次打下了黄县,所以他自然明白,这一仗该如何去面对冀州军,而如果想把他们引往别的地方,首先冀州军的将领是否会相信,会上当?

  所以要把冀州军引到别的地方显然没有引向昆嵛山更会让人深信不疑,毕竟这里是自己曾经藏身的老巢,后钱朝这个方向,他可有百分百肯定,冀州军一定会追过来,可这一次他面对的敌人不在是徐州军而是冀州军,上一次他运气,这一回还能有同样的运气吗?

  肯定不能,到时候他在昆嵛山只是死路一条,所以他就是要借着自己对东莱地形的熟悉,让冀州军一直跟着他绕圈子,在抵达牟平之时,他相信很多人都会深信他会再一次躲入昆嵛山,可他偏偏反其道而行之,东莱郡这么大,而且多数是人烟稀少的不毛之地,所以可容他发挥的空间极大。

  他继续南下,此行的目的是昌阳县,到了这里,看起来已经是尽头了,可是他还可以东进西行,反正他的部队就不到一万人,而且又属东莱夷,在东莱范围内活动,最少要比冀州军更熟悉吧,风土人情,最起码饿不死,更何况手头上还有这么多的黄金。

  当然,如果只是一味带着冀州军绕圈子可不行,所以带着冀州军绕圈子只是他一切计划中的一部分,而真正的目的是他从一开始就想出来的那些个大胆念头,这些年他和阎柔斗智斗勇,虽然屡屡失败,可也算是吸取了足够的经验,不敢说肯定能战胜冀州军吧,但最不济也不会轻易失败,甚至可以说让他们灰头土脸。

  这件事情必须要有人配合,好在他手头上有不少的冀州军俘虏,这些人会成为他留下的尾巴,帮着他将冀州军一路吸引而来,而当他们在昌阳发现他们时,他相信,此刻他已经调转回头,杀冀州军一个回马枪了。

  他不相信,冀州军夺下的郡县不会派兵驻防,只要驻防,那就简单了,因为他早已经留下了人手帮助他里应外合,也许现在正面对决确实没有实力与冀州军硬拼,可是一点点消耗冀州军,直到某一日他们有了正忙对决的可能,那么他就会采摘胜利的果实。

  可以说,这个计划百害无一利,当然吃亏上当之后冀州军也许不会继续那么愚蠢了,但他的目的达到了,因为在东莱,别说是这些冀州军了,就算是当年的阎柔,很多人都在帮自己,都没有多少人帮他,更何况是这帮冀州军呢?

  但有点让他哭笑不得的事情是,这位冀州军将领管统让他很失望,居然真的去搜山了,看来他派出去的人消息传递的还不够啊,这人也真是够蠢的,他知道自己离开了牟平,却坚信着自己躲入了深山,也许这确实是他最初选择南下的原因,可没想到他会如此盲目甚至不顾一切,在敌情还是未知的时候,就如此大动干戈。

  但这同样又让后钱心中狂喜,因为等他一无所获的时候,他肯定会想到自己并没有躲入昆嵛山,那时候他再追下来,等他赶到昌阳的时候,可能在听到自己转移的同时又会收到牟平被攻下的消息。

  虽然对这个管统后钱所知有限,但从冀州军的俘虏之中,却听说这人还是有些能耐的将军,功绩虽然不算多么显赫吧,但在冀州军中也算是有这么一号的,而且乃是文丑的心腹,可以说他能来东莱,已经说明了这一次文丑对他们的重视程度。

  后钱听到了管统的消息,除了笑还是笑,因为他发现自己好像是真的捅了大篓子了,不过与之前捅刘澜这个蚂蜂窝相比,好像也没什么区别的,之前刘澜拿他没有奈何他就不信实力远不如徐州军的冀州军能把他怎么样,更何况他要面对的对手,还是一位管统这样愚蠢无能之人。

  如果是一个像太史慈这样名声在外的大将,又或者是阎柔这样在徐州资历深厚的郡守,那他还真的要小心提防,可管统,他的头头差不多才能和太史慈相提并论,他,算什么东西,想赢自己,再磨练几年吧。

  随着事态的进展,这样的想法越来越根深蒂固,不是他看不起管统,而是他真的差太多,后钱有些迫切的想要知道,如果自己到了冀州军,会不会也能混个和后钱差不多的职位,甚至比他更好些?

  虽然刘澜当年给他的官职看起来并不算低,东莱郡都尉,主一郡兵事,这样的职位也许在外人看来不低了,甚至可以说对他这样强盗招安之后还能将东莱郡的都尉给他,一郡很有诚意了,但后钱却看不上,甚至觉得这是刘澜对自己的羞辱,他要证明自己,能够匹配更高的职位。

  虽然对这个管统后钱所知有限,但从冀州军的俘虏之中,却听说这人还是有些能耐的将军,功绩虽然不算多么显赫吧,但在冀州军中也算是有这么一号的,而且乃是文丑的心腹,可以说他能来东莱,已经说明了这一次文丑对他们的重视程度。

  后钱听到了管统的消息,除了笑还是笑,因为他发现自己好像是真的捅了大篓子了,不过与之前捅刘澜这个蚂蜂窝相比,好像也没什么区别的,之前刘澜拿他没有奈何他就不信实力远不如徐州军的冀州军能把他怎么样,更何况他要面对的对手,还是一位管统这样愚蠢无能之人。

  如果是一个像太史慈这样名声在外的大将,又或者是阎柔这样在徐州资历深厚的郡守,那他还真的要小心提防,可管统,他的头头差不多才能和太史慈相提并论,他,算什么东西,想赢自己,再磨练几年吧。

  随着事态的进展,这样的想法越来越根深蒂固,不是他看不起管统,而是他真的差太多,后钱有些迫切的想要知道,如果自己到了冀州军,会不会也能混个和后钱差不多的职位,甚至比他更好些?

  虽然刘澜当年给他的官职看起来并不算低,东莱郡都尉,主一郡兵事,这样的职位也许在外人看来不低了,甚至可以说对他这样强盗招安之后还能将东莱郡的都尉给他,一郡很有诚意了,但后钱却看不上,甚至觉得这是刘澜对自己的羞辱,他要证明自己,能够匹配更高的职位。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汉龙骑,大汉龙骑最新章节,大汉龙骑 云来阁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