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龙骑 第一千五百五十二章 徐州之战(149)

小说:大汉龙骑 作者:皇叔刘司马 更新时间:2018-11-23 00:38:05 源网站:全书网
  郭嘉到底是不是郭家后人不重要,最关键的是他也根本没有能证明自己身份的能力,空口无凭,别说郭家不会认他,世人也不会相信,但有那么一个例外,就是曹操,不管郭嘉的人品如何,他相信在这件事情上他对自己说的没有一句谎言。

  而且很多郭嘉秘闻,除非是家族内部人,根本就不会知晓,就这一点首先可以确定郭嘉与颍川郭家有着一定的关联,而再加上如今郭家的情况,郭嘉所言还是值得相信的。

  不过想要动郭家可没那么简单,尤其是现在郭图在袁绍那里备受重用,想要从郭图手上夺回郭家,或是让郭家承认,没这个机会。可这何尝不是郭嘉之所以来到他身边的原因呢,他需要的是证明自己的机会,从郭图手中夺回原本属于长子一脉的家主之位。

  郭嘉传承了将近四百多年,虽不是一直风光,也偶有起伏,但郭家后人始终在家族兴衰之际的重大决策中寻找到良机,使家族焕发生机,这是郭家能够长盛不衰的原因,而现在郭家抱上了袁绍的大腿,不得不说,按概率来说,这个决定是无比明智的,放眼天下,最终能够逐鹿中原者,袁绍的机会最大。

  最初郭嘉的选择同样如此,但随着在邺城不得志,他只能改换门庭,这个选择是否明智暂且不说,但选择曹操的初衷,显然是他看到了曹操在未来有着与袁绍一较高下的可能,只不过现在,这个机会看起来还遥遥无期,但郭嘉从未放弃。

  而现在当啊进入曹操的内帐之后,在得知袁术的来信内容之时,他的反应好像并没有多大的变化。

  其实随着刘澜把重心放到琅琊防御袁绍,他们这里已经不用太过着急,攻打沛县并不是那么刻不容缓了,虽然沛县是徐州的门户,战略位置十分重要,一旦袁绍曹操开战,沛县在自己手中完全可以直捣黄龙,但从现在的局势来看,指望袁绍的主力部队能够对他们有所帮助,可能性很低。

  对于袁绍他从来就没怎么看好过,虽然这话听上去不会有多少人相信,如果真不看好,当年为什么决定出仕首选的是冀州,但这却是实话,冀州军这些年来除了对公孙瓒与黑山军有过辉煌的胜利,在刘澜面前哪有讨到过好处?

  如果之前有人说着只是巧合,那他现在更喜欢用一物降一物来形容,看似强大的袁绍,偏偏在刘澜面前屡屡吃亏,这就不是偶然了,再加上颜良被杀,数万大军被灭,这样的大败,更是让他觉得曹公已经不必在对冀州军报什么希望了。

  但随着袁军大举南下,连郭嘉都有一点动摇,这一次也许会有所改变,不过看样子他又高估袁绍了,虽然现在青州的情况,明眼人都看得出来是刘澜在幕后捣鬼,甚至有些人会觉得这只是悍匪后钱的一次袭击,算不到刘澜头上,毕竟刘澜在青州也剿了他好几次,最后也都无功而返了,可这位后钱,是匪寇吗?

  显然他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匪寇,因为他并没有在东莱有**烧杀这样的恶行,可以说他们所过之处,甚至比官兵还要善待百姓,没有去骚扰任何的亭里,这如果是匪寇,那还真就没什么官兵了。

  所以说,把他们与传统意义上所到之处必定赤野遍地的匪徒相提并论并不准确,可这就奇怪了,既然他们称不上是匪徒,那他们到底是什么,官兵,还真有这个可能,如果这一切从头到尾都只是刘澜迷惑外人的一个手段呢?

  如果刘澜早前一直没有剿灭后钱的原因是他不想剿呢,这样的解释听起来太不可思议了,可如果后钱就是他就是一早留好的后手,在青州布下的暗棋,那么一切其实都能够有一个合理的解释了。

  当然他这个想法如果说出来,势必会有不少人认为他疯了,没有任何迹象表明刘澜与后钱有任何的联系,而且刘澜留后钱这样的后手,也确实没有那个必要,难道他几年之前就已经想把青州让出去给袁绍吗?

  这种事的可能并不大,所以郭嘉也就只是进行一番假设,至于真相如何不重要,重要的是袁绍现在被这样一波强匪给拖在了青州,为此还派了将近三万人进行剿匪,现在东莱的情况究竟如何,还没有最新的消息传回来,但他肯定,这一仗要么不打,只要开战,就一定会很精彩。

  后钱到底有多难对付,他不好下评论,但能在刘澜的讨伐下还能有活到现在,就说明这人要么是有真能耐,要么就是刘澜布下的暗棋,所以不管真相如何,袁绍这次派兵去剿他们,都不会太轻松。

  而此时在牟平,开始搜山的部队和百姓在天亮之后便已准备就绪,只听得咚咚咚数声战鼓声响之后,部队开始从四面八方杀上山去。

  百姓们不知道真相,盼着能够找到宝物,而士兵们则一个个提心吊胆,小心翼翼向山顶爬去,就这样经过足足一天的时间,大部队很快从四面八方汇集到一起,旗帜在山顶迎风飘扬,对比那些失望甚至反应过来的百姓,管统则是彻底大怒了。

  他扫眼四周,瞬间在他凌厉的眼神之下,周围变得无比安静。上当的屈辱,被欺骗的屈辱让他此刻怒火滔天却又无处发泄,看着突然安静的士兵,他狠狠的一拳击在旁边的一棵树干上,本已枯黄的枝叶哗啦啦落下一片,管统不躲不避,享受着落叶雨,直等雨停之后,才狠狠的挥着马鞭大骂了一句:“下山!”

  这一声下山,按理说士兵的士兵肯定会被动摇,可此刻好像并没有什么影响,只不过如此屈辱还是管统头一次尝到,他就和傻子一样,爬了一天的山,结果却一无所获,现在可以明确了,人家根本就没上山,是朝南逃了。

  答案已经呼之欲出了,昌阳县,可是他却又点心虚了,如果此行再次扑空的话,这么远的距离如果后钱打算在牟平、黄县等地做些小动作,有着足够的时间,他开始犹豫起来,最少经过与后钱的此次斗法之后,他开始真正重视起来自己现在的这位对手了。

  他这些年遇到的对手很多,并没几个能让他正眼观瞧的存在,但这一回,后钱却让他有些难堪,因为这位对手与他曾经的所有对手都不一样,他曾经碰到的对手,都是敢于与他证明对决甚至决一死战的,可眼前这位,却是无影无踪,根本就找不到他的任何踪迹,这感觉就好像一拳打在空气中。

  人家不疼,你自己的手反而有些不舒服,在看看身边众将,虽然没有战败的士气低落,可情况都不是太好,这种不爽的感觉几乎是部队的一个反应,如果此行昌阳再次毫无收获,那他相信,现在的情况会变得更糟糕,甚至会产生对自己的质疑。

  面对这样的对手,眼中有些黯然的管统必须要好好斟酌一下,该如何剿匪了,不能再轻视他们的对手了。

  而在同一时刻的琅琊城内,刘澜所住的房间中,关羽再一次前来拜会,这几天他天天都会与关羽在房间内进行秘密协商,就徐州的战况进行推演与分析,如果说就战略眼光来看,刘澜的格局明显是所有人眼中最高的那一个,而就战争的走向,徐庶则能够准确的把握,但就局部战场来说,则没有一个人能比得上关羽。

  这可以说是他从小就与师父学习墨家攻守推演,并与徐晃在古之战阵之上学来的经验,更是他每一战都会进行几十几百甚至几千次的推移,他几乎把对手的每一步可能都在掌握之中。

  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关羽自然会更占先机,只需要按照对手的动作来进行最正确的选择,但是这一回的推演,无疑因为客观因素,一切都没有发生,现在他所能做的,就是耐心等待。

  其实这并不是最糟糕的情况,就好像前一次沛县之战,,他几乎做到了最好,可最后却是那样一个被动的局面,后来在琅琊对沛县一战进行复盘,才发现他忽略了曹操撤兵这一点,毕竟在当时的情况之下,曹操退回丰县这个决定无疑是不明智的,可恰恰,他以退为进,反而让他们变得顾首顾尾。

  这是他们前一次被动的关键,但这一回他不会在让自己犯如此低级的失误了,就在这个时候,在刘澜的帐外许褚的声音响起,很快他便被喊了进来,而他带来了一条消息,可以说正是此刻装着后钱的刘澜最希望得到的消息。

  “管统搜山,扑了一空。”

  短短的一句话,却让刘澜合不拢嘴了,大笑着说道:“如何,我就说着后钱不会傻到上山束手待毙的。”

  刘澜把话说完,在关羽特别的推演棋盘之上,本来已经占据了大半棋盘的关羽代表冀州军的土黄旗帜很快便被收了回来,只是一瞬间,棋局上战争的走势便彻底改变了,而带兵后钱的红色则很快转移到了昌阳县。

  他看着关羽,笑道:“怎么样,是来追还是不追?”

  眉头紧锁的关羽摇摇头叹道:“这一次还真不好下结论了,这个管统到底会追到昌阳县呢,还是另有打算。说着抬头看着一旁正聚精会神盯着棋局的许褚问道:“青州那边对于管统就没有一点消息?”

  许褚摇了摇头:“没有,如果有什么消息,下面的人会立即通知我。“

  “好吧。“大帐里关羽的声音不是很爽,此刻他必须要进入到管统的身份,以他的身份来决定接下来该如何推演,好半晌,关羽的声音变得明显粗重起来,他现在是真的遇到了难题了。

  当然他之所以会有这样的情况出现,是因为他已经知道了主公的后手,如果他现在南下继续去追后钱,那么等他到了昌阳县的时候,不仅会遇到后钱的部队,更会遇到青州军的偷袭,就算他胜利了,战胜了后钱和青州军,可是在黄县,闫志会让他留在那里的一切都化为焦土。

  但他只得,管统不会知道这些情况,毕竟这都属于绝密,正常情况下,管统一定会追下去,那么情况就会对管统十分危急。他沉着再三,就在这个时候,屋外又响起了声音:“主公,翼德将军和臧霸将军求见。”

  刘澜和关羽对望一眼,都有些纳闷,他二人怎么会一同过来了?这二人不说平日里没什么交集,甚至可以说根本就没什么交流,反正张飞对臧霸没有任何好感,而以他那个性格,看不顺眼,别说一同过来了,就算是看到他,也会先躲开,等他走了,再自己过来。

  “让他们进来。”

  二人进入内帐,奇怪的一幕发生了,二人一同到来,看不出有任何的不快,精神都很好,甚至可以用神采奕奕来形容,这样子如果是臧霸和黄忠那不奇怪,可这两人,还真让人诧异,这两人到底经历了什么,能让他们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关系有这么大的改善?

  二人进来,看到了关羽和刘澜正对青州之战推演,只不过现在的进度,正是情报之上的情况,至于接下来的进展会如何,没人知晓,但就目前来看,局势对他们是非常有利的。

  “你们也都坐下吧。”刘澜示意二人落座,然后指着棋盘道:“云长现在有点举棋不定,你们都说说,如果你们是管统,现在会怎么做?”

  内帐的空间很大,两人相继落座,包括许褚,围在棋盘前后左右,听到刘澜这番话,眼睛再一次盯向棋盘,可看了良久,却没有一人回答刘澜的问话。

  “看起来,现在的情况,还真有点让人举棋不定啊。”刘澜笑着说道,其实这个情况,别说是他们了,就算是刘澜自己也都没有想到,可以说就算是刘澜自己,其实也没想到后钱会下这么一步妙棋,真让人出乎意料。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汉龙骑,大汉龙骑最新章节,大汉龙骑 全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