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龙骑 第一千五百五十九章 徐州之战(156)

小说:大汉龙骑 作者:皇叔刘司马 更新时间:2018-11-17 23:40:29 源网站:八一中文
  后钱发现了问题,原来一切都像是在一厢情愿,如果继续按照之前的计划进行,那可能不会有他设想的收获,可他已经把管统引到了昌阳县了,现在想改变已经晚了,所以部队在昌阳县做些什么事情他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好在现在管统距离昌阳距离较远,他又的是时间来考虑接下来具体该怎么办,但连着三天,虽然他把精力从女人肚皮上转到了管统深深,但是想要的结果却始终没有一个,更好的办法迟迟想不出来,这让他变得越来越着急,眼见着管统里程昱越来越近,再不想办法,难不成真的要被困昌阳?

  最后在没有任何办法之下,后钱只好继续按照原计划进行,死马当活马医,起码继续下去还能有一口气,什么也不做,必死无疑。第二天,他下达命令,自己率领部队绕道返回东牟,而用后枋为将,带领三千部队开赴城阳郡,这一路之上他会造些声势,尽可能的把管统引向城阳。

  后枋乃是他的大将,武艺高强,最主要的是,他是唯一适合的人选,只有他能够带着部队前往城阳,还能再把部队带回来。

  部队在这样的情况之下离开了昌阳县,而在半个月之后,管统的主力部队两万人抵达昌阳,第一时间接管了自后钱离开后极度混乱的昌阳县。

  后钱安排了县令,寻找了之前在县内的一些县吏,尽可能最快的恢复县内的工作,让城阳县变得安定下来。

  除此之外,他当然要打探关于后钱的消息。

  相对于牟平,在昌阳消息就好打听了,毕竟后钱犯下了暴行,惹得民怨沸腾,很快他的消息就被管统知晓了,不过他所知晓的这些消息,不过是后钱想让他知道的。

  听到后钱果然带着部队向城阳郡而去的一刻,管统彻底沉默了,在县内的议事厅中,他把众将召集了过来,大军来到议事厅时,只发现管统一个人在帐内忧心忡忡地的来回踱步,这次剿匪,遇到了困难或者说是对手,原以为会轻松取胜,剿除后钱匪患,可现在追了上百公里,别说影子都没有找到,甚至连人家具体在哪都不知晓。

  现在消息虽然说后钱前往了城阳,这个消息值得相信,毕竟他一早就已经猜到了后钱的意图,他就是刘澜的人,但麻烦同样来了,在明知道他乃是刘澜的人,那还要继续追击下去吗?

  追,可能会遇上麻烦,也许一个极大的阴谋陷阱正等着自己往里跳,不追,眼睁睁看着后钱离去,这事可不好交代,他来东莱的关键是什么,就是保证青州的安定,现在你说后钱进入城阳郡了,所以就撤兵回来了,可万一你离开之后,后钱又流窜回来呢?

  所以管统现在最好的情况就是驻守在昌阳,这样对上对下都能够有一个交代,不然的话,就只能继续追击下去,把后钱彻底剿灭。

  相继落座之后,大家看着绕来绕去的管统,心里头都有一片阴云,其实在来的路上,他们就已经对可能出现的情况进行了分析,现在的情况一点也不意外,之所以管统会如此心急如焚,无非是结果是他们分析之中最坏的结果罢了,现在他们就算想不惜一切代价也要追赶后钱,可最后也未必能有什么好的回报。

  就在这时,厅内突然有一日高声说道:“将军,我觉得我们必须要继续追击下去,不要去管刘澜和徐州军了,我始终相信这一切都是后钱在耍把戏,他和刘澜没有任何一点关系。”

  后钱坐了下来,看着他,道:“如果像你所说,那么我们为什么还要去追呢,他与刘澜没有关系,到了城阳就绝不敢进入徐州,那我们就在这守着不就好了?”

  之前说好那人站了起来,挺直了腰,道:“可文将军给我们的命令是剿灭后钱,既然后钱在城阳,我们没有道理不前往剿匪啊。”

  管统勃然大怒:“你怎么确定后钱不是刘澜的人,如果现在徐州军和后钱正在部署圈套,等着我们上钩呢?”

  “这事绝对不是真的虽然末将没有证据,可如果后钱真和刘澜有关联,没必要费这么大的劲。”

  管统死死地盯着他,最后口中发出了一道冷笑,哼声,道:“那好,既然你这么肯定,那我就派你带兵前往剿灭后钱!”

  “诺!”

  王摩当即拱手抱拳,领令而去,他心中有着十足把握,对剿灭后钱信息十足,是以在管统下令之后,直接转头离去,不想这本来就是管统的气话,他本来以为他这话一说出来,王摩这愣头青怎么也会害怕,然后不敢多言半句了,可没想到这小子居然直接就答应了,眼看着他转头就要离开,管统有些慌了,如果之前他像是一只骄傲的公鸡,那现在则是败阵下来的斗鸡,耷拉着脑袋,身子软了下来,颓然坐下,大叫一声:“给我回来。”本来都是习武之人,中气十足,可此刻声音软绵绵哪里有半点中气十足的样子:“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许离开议事厅半步!”

  “将军,不能在拖了,您也想尽快剿灭后钱吧!”王摩翻身回来,心里有点不快,可偏生对这样一位定投上司又没多少办法,总不能抗命啊。

  “你真敢独自带领本部前往城阳郡?”看着依然没有松口的王摩,管统突然抬起头,若有所思问。

  “将军,末将相信自己的判断,更不会做任何贪功冒进的事情,这一路追击过来,看起来一直有迹可循,就好像是后钱特意留条尾巴让我们能死死追逐他们,可月是如此,就越说明,后钱心里发虚,从黄县开始,他有着多少次可以隐匿身形的机会,但是他都没有,反而不断露出破绽,他要干什么,卑职一直想不清楚,可是自从在东牟见到了那些被俘的同僚之后,末将想清楚也想明白了,后钱这是在故布疑阵,他是刻意要把自己往刘澜身上啦,让我们深信他与刘澜有着联系。”

  “哼!这些不用你说,我都明白。”

  “但这些都只是假象,因为后钱根本就没有与刘澜有任何联系,不然的话他没必要三番五次对我们提醒,因为现在最害怕我们进攻徐州的,不是别人正是刘澜,如果这件事真的是刘澜在背后主使,那么后钱绝不会给我们留下任何尾巴,他巴不得我们被拖在青州,可是后钱种种反常的举动却又说明,他巴不得让我们知道他和刘澜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恨不得我们追到徐州来,他的目的是什么?相比已经十分明显了,他就是希望我们能与徐州军交战,这样他才能从中取利!”

  后钱发现了问题,原来一切都像是在一厢情愿,如果继续按照之前的计划进行,那可能不会有他设想的收获,可他已经把管统引到了昌阳县了,现在想改变已经晚了,所以部队在昌阳县做些什么事情他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好在现在管统距离昌阳距离较远,他又的是时间来考虑接下来具体该怎么办,但连着三天,虽然他把精力从女人肚皮上转到了管统深深,但是想要的结果却始终没有一个,更好的办法迟迟想不出来,这让他变得越来越着急,眼见着管统里程昱越来越近,再不想办法,难不成真的要被困昌阳?

  最后在没有任何办法之下,后钱只好继续按照原计划进行,死马当活马医,起码继续下去还能有一口气,什么也不做,必死无疑。第二天,他下达命令,自己率领部队绕道返回东牟,而用后枋为将,带领三千部队开赴城阳郡,这一路之上他会造些声势,尽可能的把管统引向城阳。

  后枋乃是他的大将,武艺高强,最主要的是,他是唯一适合的人选,只有他能够带着部队前往城阳,还能再把部队带回来。

  部队在这样的情况之下离开了昌阳县,而在半个月之后,管统的主力部队两万人抵达昌阳,第一时间接管了自后钱离开后极度混乱的昌阳县。

  后钱安排了县令,寻找了之前在县内的一些县吏,尽可能最快的恢复县内的工作,让城阳县变得安定下来。

  除此之外,他当然要打探关于后钱的消息。

  相对于牟平,在昌阳消息就好打听了,毕竟后钱犯下了暴行,惹得民怨沸腾,很快他的消息就被管统知晓了,不过他所知晓的这些消息,不过是后钱想让他知道的。

  听到后钱果然带着部队向城阳郡而去的一刻,管统彻底沉默了,在县内的议事厅中,他把众将召集了过来,大军来到议事厅时,只发现管统一个人在帐内忧心忡忡地的来回踱步,这次剿匪,遇到了困难或者说是对手,原以为会轻松取胜,剿除后钱匪患,可现在追了上百公里,别说影子都没有找到,甚至连人家具体在哪都不知晓。

  现在消息虽然说后钱前往了城阳,这个消息值得相信,毕竟他一早就已经猜到了后钱的意图,他就是刘澜的人,但麻烦同样来了,在明知道他乃是刘澜的人,那还要继续追击下去吗?

  追,可能会遇上麻烦,也许一个极大的阴谋陷阱正等着自己往里跳,不追,眼睁睁看着后钱离去,这事可不好交代,他来东莱的关键是什么,就是保证青州的安定,现在你说后钱进入城阳郡了,所以就撤兵回来了,可万一你离开之后,后钱又流窜回来呢?

  所以管统现在最好的情况就是驻守在昌阳,这样对上对下都能够有一个交代,不然的话,就只能继续追击下去,把后钱彻底剿灭。

  相继落座之后,大家看着绕来绕去的管统,心里头都有一片阴云,其实在来的路上,他们就已经对可能出现的情况进行了分析,现在的情况一点也不意外,之所以管统会如此心急如焚,无非是结果是他们分析之中最坏的结果罢了,现在他们就算想不惜一切代价也要追赶后钱,可最后也未必能有什么好的回报。

  就在这时,厅内突然有一日高声说道:“将军,我觉得我们必须要继续追击下去,不要去管刘澜和徐州军了,我始终相信这一切都是后钱在耍把戏,他和刘澜没有任何一点关系。”

  后钱坐了下来,看着他,道:“如果像你所说,那么我们为什么还要去追呢,他与刘澜没有关系,到了城阳就绝不敢进入徐州,那我们就在这守着不就好了?”

  之前说好那人站了起来,挺直了腰,道:“可文将军给我们的命令是剿灭后钱,既然后钱在城阳,我们没有道理不前往剿匪啊。”

  管统勃然大怒:“你怎么确定后钱不是刘澜的人,如果现在徐州军和后钱正在部署圈套,等着我们上钩呢?”

  “这事绝对不是真的虽然末将没有证据,可如果后钱真和刘澜有关联,没必要费这么大的劲。”

  管统死死地盯着他,最后口中发出了一道冷笑,哼声,道:“那好,既然你这么肯定,那我就派你带兵前往剿灭后钱!”

  “诺!”

  王摩当即拱手抱拳,领令而去,他心中有着十足把握,对剿灭后钱信息十足,是以在管统下令之后,直接转头离去,不想这本来就是管统的气话,他本来以为他这话一说出来,王摩这愣头青怎么也会害怕,然后不敢多言半句了,可没想到这小子居然直接就答应了,眼看着他转头就要离开,管统有些慌了,如果之前他像是一只骄傲的公鸡,那现在则是败阵下来的斗鸡,耷拉着脑袋,身子软了下来,颓然坐下,大叫一声:“给我回来。”本来都是习武之人,中气十足,可此刻声音软绵绵哪里有半点中气十足的样子:“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许离开议事厅半步!”九四文学网启用新网址94shu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汉龙骑,大汉龙骑最新章节,大汉龙骑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