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龙骑 第一千五百五十五章 徐州之战(152)

小说:大汉龙骑 作者:皇叔刘司马 更新时间:2018-09-14 03:16:48 源网站:999文学
  从牟平到东牟,虽然只是很近的一段距离,但管统两万兵马却足足走了三天时间,部队在城外扎营的时候,管统则进入东牟县,会见东牟县令。

  整个东莱,除了郡守逃走之后,所有的县令都成了刀下鬼,被后钱砍下了人头,但东牟县令却平安无事,如果是因为后钱的注意力一直在黄县一代,那这一次后钱从东牟路过,却秋毫无犯,这样怪的情形,管统有足够的理由来找县令聊聊。

  县令姓黄,四十多岁,原先在巨鹿县当县长,刘澜让出青州之后,因其政绩,被调到东牟为县令,任之初遇到了后钱大举袭扰东莱,每日战战兢兢,没想到他却成了目前为止与昌阳县令仅剩的幸运儿。

  虽然整日惶惶不可终日,害怕哪一天变成后钱阶下囚,可毕竟是从冀州过来的县长,有袁绍这样一位爱民如子的主公,每日还是在提心吊胆处理着公务,而随着冀州军前来剿匪,他的一颗心也算是放了下来,很快彻底熟悉了东牟县的情况。

  此时在管统的询问下,不管他问道任何郡内的情况,算是风土人情,也能说个八九不离十,完全是一副当地土人的模样。

  不过这位黄县令虽然对县令事物事无巨细,可对于军事的敏锐度还是差了些,他居然连后钱何时从此经过的情形都回忆不到,最多只记得他们路过东牟的时间,这样管统很失望,可他又无法对他要求更多。

  不过让他意料之外的却是,后钱大军过境之后,突然跑来了几十名逃兵,号称是黄县被俘的冀州军,知道黄县令的情况,寻求他的帮助,但黄县令害怕,又怎么敢在这个时候开启城门把他们放入城内。

  时间过去三天,原以为他们赚不开城门会离开,可不想这些人是不肯离开,看着他们一天天虚弱下去,黄县令这才大胆的开了城门,不过却是把他们先看押了起来,对他们连夜进行了一番审讯,虽然他们说的天衣无缝,几乎让黄县令打消了对他们的怀疑,可到今天,也没有放松对他们的监视,可以说他们现在虽然自由了,但与软禁没什么区别。

  这一路来管统也收拢了不少这样的士兵,所以当即要求黄县令带着他去见见他们。从后钱处逃出来的冀州军一共有十人,年纪都三十出头了,管统对他们当然不放心,所以在询问他们的时候特意问了他们的家乡,毕竟都是冀州的士兵,口音一听听得出来,而且在询问的时候还询问了一番他们家乡的风土人情,这些年虽然南征北战,可冀州也算是走了一遍,多少也都有所了解。

  这一问之下,可以确定没有任何问题,让黄县令放心,撤去了对他们的看守,并送美食和美酒,待他们好生休息一夜之后,才又过来瞧他们,虽然是瞧,不过是想从他们的口打探一些后钱的消息。

  其实他们这些俘虏,除了有幸见到这位强匪的样貌之外,是对他年龄的一个猜测,高高的个子,黑脸膛,满脸的络腮胡,看样子应该四十出头,走起来虎步龙行的,身手应该很好。

  除了这些个人色彩的印记之外,他们这样的俘虏根本获得不了更有用的情报,再详细去问他们后钱的目的,已经此行的计划,根本是问路于盲,不过在询问的时候,管统却又意外获得了一个关键消息,那是后钱的妻儿子女都在叛军之。

  这个消息看起来无关紧要,但根据他们在被俘时从看押他们的那些叛军口听来的消息说,后钱这对子女也不知染了什么怪病,整日呕吐连连,后来女儿更是不治身亡,而儿子虽然活了下来,但身体却十分虚弱,根本经不起颠簸。

  虽然不知道平时他的孩子如何赶路,也许有人背,但后钱的行军速度其实并不快,这个情况极为关键,让管统深深的记在了心。

  后钱行军速度快慢他不敢兴趣,他们现在的速度,想要追后钱希望不大,但有一点他却极为看重,首先像他们这样的反叛军,很少听说有家眷子女随军的,往往都会先寄养起来,但后钱却拖家带口,这说明后钱压根没有回来的想法,这个消息极为重要,如果后钱还打算回牟平的话,那么他的家人想要隐藏起来并不难,可他并没有这样做,也是说他此行极有可能不会在回来。

  这个消息意味着什么,说明他一定会去到一个他认为安全的地方,可以保证妻儿安全的地方,而在现在的形势之下,昌阳县安全吗,一旦他们杀去,他的妻儿同样要处于危险之,所以他的目的地绝不会是昌阳县,更像是要逃亡徐州。

  这样一来,一切都对了,和他之前所预料的情况一模一样,后钱根本是刘澜的人,他突然起兵,根本是早有预谋,是为了打乱他们出兵徐州的步骤。当然这一切都是建立在这一消息准确无误的情况之下。

  但管统心里却有些疑虑,因为这样隐秘的消息,他们又是这么得到的这难道不怪嘛,为什么他们的看守会说起这件事,是不是故意让他们听到,让后借故放松警惕让他们逃走,使得自己可以从他们口得知这样一个消息。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么这个消息可要小心了,其背后一定隐藏着一个惊天阴谋,虽然他一开始是看不后钱这样的小人物,但现在不同了,他相信也无肯定似后钱这样聪明的猛将,是不会犯下如此低级的错误。

  这完全是后钱有意为之,可是他放出这样一个信号的意义又是什么,是用刘澜吓唬自己,让自己不敢在追过来,还是要用他其实乃是徐州的将领为饵,引诱自己一直追击,对他锲而不舍呢?

  真相到底会是哪个?

  “管将军?”在这时,一直陪着他的黄县令开口了:“将军,还是让他们先去休息一会儿吧!”黄县令这么说,很显然是看出了管统心的焦虑,虽然他无法对其进行帮助,但最少可以帮他分析。

  别人不知道管统的情况,他可谁都明白,毕竟其他的县令都死了,但他却活着,所以袁谭有什么事情肯定会与他取得联系,而这个联系当然除了他乃是东牟县令之外,还有一个原因是他乃是袁谭提拔起来的人,自然懂得知恩图报。

  这位管统,别看他现在乃是一名裨将,但用不了多久他会由武职转职,而且还是直接任东莱郡守,他的顶级司,虽然这件事情知道内幕的人不超过五个,但因为与袁谭的特殊原因,他能够值得一些别人所不清楚的消息。

  所以在这个时候,他自然要在管统面前表现自己,卖卖力气,不管事成与否,都算是加分的过程。

  “将军,不知道您今年贵庚是?“

  “三十有六了,怎么突然问我这个?”管统脸明显有些不快,他把这些人都打发离开了,原以为是有什么想法怕外人知道,没想到却问这些心立时有些不爽了。

  “似将军这般正直壮年,又不是七老八十,肯定是不会将这样隐秘之事泄露出来,更何况还是看押犯人的兵卒口,这更说不通了,卑职虽然没有领兵作战过,可当初把他们抓紧城来的时候,却是在看守方面犹豫了好久才最终确定人选,是怕出现意外,我想后钱算再笨也不会卑职还傻吧,更何况从现在来看,这后钱可一点也不蠢,那么他有怎么可能随随便便派些人来做看守呢?而恰巧这些看守在闲谈之时还把如此重要的消息泄露给了他们,这于情于理都说不通啊。”

  黄县令每说一句,管统点点头,到最后更是重重出了一口气:“不错,这后钱又怎么可能犯下这么大的疏漏呢,一定是他故意放出风声,引我当,此时再联想这一路而来碰到的那么多怪异情形,都透着怪,尤其是每每在他失去了对后钱的踪迹时,不是跑来百姓提供消息是有逃兵出现告诉他后钱的行踪,这一切难道都只是巧合吗?

  如果只是一次,那么确实可以称之为巧合,可连着发生,那绝不会是巧合,只能说明这一切都是后钱有预谋的,他是要把自己一步步引向昌阳县,可是他的目的又是什么呢,消灭自己?又或者说是……

  他不敢想,或者说他不敢再往下想,因为如果真相真的如他所想,那么他还敢追过去吗,等着被徐州军消灭?

  这是县令在沉默了一阵之后又开口了:“将军,卑职觉得,你的猜测虽然不错,但我想着肯定不是后钱的真正意图,因为太明显了,这样低劣的表演,一定会被发觉,可为什么他还乐此不疲,首先卑职觉得这是因为他希望将军相信他与刘澜有关系,不然的话,如果换做是我,真的想要对付将军的话,首先一定会想方设法来隐藏这件事情,到时候只要将军到了目的地,在杀将军一个措手不及才能更有出其不意的效果,可现在后钱的举动,差要让全天下的人都知道他乃是刘澜的人一样了,这样的目的又是什么呢?”

  黄县令有着他的为官之道,也知道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有些话点到即止好,不用说得那么明白,但又可以让人能有一个不错的思路,而顺着他这个思路,势必能够找到真相,可他这个当事人呢,却偏偏又是一副苦思不得其解的样子。

  而在这个时候,顺着他思路想下去的管统则是豁然开朗,拨开云雾见青天的一样,大笑起来,而愁眉不展的黄县令则一连迫不及待的从他口询问真相到底是什么。

  这一套对答的手法,他不知道用过多少次,而每一次使用,无不是百试百灵,此时的管统绝不会认为其实黄县令早已经知晓答案,因为一个人的眼睛是不会骗人的,再加他那一副急不可耐的样子,充分说明了他什么都没有想到。

  “因为他迫切的传递他乃是刘澜的人这样一个消息的目的,是让我们害怕,不敢追来,这样他才能安全,但他的手法太低劣了,他越是着急让我们觉得他乃是刘澜的人,越说明他心虚,从也证明了他绝不会与刘澜有任何瓜葛,这不过是在欲盖弥彰罢了。”

  “欲盖弥彰,对对啊,其实卑职刚才已经快要找到这个真相了,可在最后关头却如同进入迷雾之,还是将军您火眼金睛啊,卑职自愧不如。”

  “能把事情分析到现在这个样子,你已经很不错了,如果在经历这样的事情多几次,我相信你会做得更好。”管统虽然有些小得色,但也只是眉角稍微的扬,更多的还是对于剿匪的新发现,他现在已经有些迫不及待的要赶往昌阳县了。

  “好了,我这出城,黄县令,有缘我们再见。”雷厉风行的管统不愿再停留,直截了当道。

  “将军您这是?”

  管统的眼闪过一丝狠色,笑道:“既然知道后钱到底在卖什么关子,那没必要在东牟停留太久,我必须要尽快赶到昌阳县,让他过不舒服的日子。”

  “既然知道这后钱卖什么关子,将军又何须急着一时呢?”

  “既然知道他的目的是什么,必须要抓紧时间,不给他们任何反应的时间,不然的话,毕竟这帮反贼可没什么底线,到时候谁知道会发生点什么意外,所以我必须尽快赶过去,不过我会把握分寸的,不会把他们逼急的,毕竟这狗急了还跳墙呢,何况是一万多人的反贼呢?”管统冷笑一声说。

  “将军如此说,那卑职祝将军旗开得胜,彻底荡平后钱匪患!”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汉龙骑,大汉龙骑最新章节,大汉龙骑 999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