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龙骑 第一千五百五十六章 徐州之战(153)

小说:大汉龙骑 作者:皇叔刘司马 更新时间:2018-09-14 23:53:39 源网站:云来阁
  次日一早,管统率领冀州军继续向昌阳县进发,从这开始这一路都不会有亭里村庄,这样的情况,看起来对于部队行军有理,因为完全可以不用避讳道路两旁会种有冬季稻,践踏了庄家,但另一个情况则是因为毕竟地处偏僻,这里的驰道情况并不是很好,完全就是没有土路,还不平整,一路坑坑洼洼,对于熟悉地形的后钱们来说,这样的道路并不会太吃力,可对于他们,却走得异常艰难。

  对于道路的休整,其实一直都是徐州各级官员最重视的一项,不管是谁上任,首先都是修路,但青州的情况有些许不同,虽然阎柔在这里当着郡守,但他赴任的时间也不过一年,虽然有金矿不假,但需要用钱的地方太多,而且大部分还要直接上交到徐州。

  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再加上后钱的两次叛乱,道路只是在黄县等地翻修,似牟平至东牟以及昌阳则根本就没有修过,而因为牟平与东牟相距较近,百姓走动较多,所以路面的情况还算不错,但东牟到昌阳这一路可就有些让人头疼了,别说路面了,就连车辙也早消失不见了。

  当然对于管统来讲,道路泥泞不堪在他面前绝不可能成为行军慢的借口,为此他专程下令规定部队每天最少行走的里数,达不到就算天黑了也得走,什么时候达到了要求,什么时候再休息,没办法,在这样特殊的时期他必须用些特殊的手段,不然指不定要多久才能赶上后钱呢。

  到时候如果兵临城下人家又跑了,连影子也见不着,和这一路南下的辛苦比起来,岂不是更让人不甘?

  对于后钱,他能在刘澜的两次围剿以及他的这次围剿下游刃有余,虽然可以算作三次围剿,但是看得出来这人对于自己要做什么,如何才能做的更好有着自己的主意,首先他很明智,明白实力的悬殊,也明白他们的可怕,他是绝不会用不到一万人的部队来以少战多,而且还是冀州军这样的精锐。

  或者说,当年当他以近三万人与太史慈不过五千人交手大败的时候他就明白了这个道理,兵多看起来势众,但在战场之上,与真正的精锐较量,并没有多少胜算,虽然他就是个山野村夫,没什么见识,但他也知道当年黄巾数十万人的规模,最后还不是败在了皇甫嵩几万人手里,所以人多并没有,也不足以让他更有底气,而自此之后他则学聪明了,打不过躲得过吧,论对东莱乃至整个青州的了解,可能还真没几个人能和他比。

  打从知道管统带了三万人来,后钱就有点乱了阵脚了,说实话突袭黄县完全就是在恼羞成怒之下做出的决定,当抓到高夔的那一刻,他自己才意识到犯下了多么不可饶恕的错误,这让他一阵阵的胆寒,但已于事无补,不可能再有任何补救的措施,他必须要冷静下来,想办法解决因为冲动而为自己带来的麻烦。

  所以他在第二日就直接撤离了黄县,并且一路来到了昌阳,但在进入昌阳不到第二天,便突然来了一位陌生人,他说是奉刘澜之命前来面见后钱将军。

  对于这样一个消息,最初是真的让他挺诧异的,刘澜派人来见他?这怎么可能,当年就算他投降,刘澜都没有见到,只不过就和阎柔见了一面,然后就成了东莱的都尉,这个时候来人告诉他是奉刘澜之命前来,他首先就觉得不可能。

  但转念一想,虽然现在的局面不是他想要的,但是现在的情况却无疑是他一直梦寐以求的,他本来就是东莱一个默默无名的小民,如果不是有着两膀子力气,他充其量就是一个谁也不知谁也不晓的农夫,但因缘际会之下,他现在的名头几乎出现在了天下间每一个诸侯的案头,甚至上至当今天子下至地方百姓,都在谈论着他到底什么时候才能被管统绳之以法。

  而这也就是这个时代通信极度的不发达,完全是口耳相传的结果,但就算这样,他现在也算是这个时代的知名人物了,最少比起当初太史慈招降他的时候,很多人都开始重视他起来。

  如果这样一想的话,刘澜派人来见他,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吩咐下去:“把那人给我带来。”

  很快,进来了一名一人,个子不算太高,但体格很是强壮,戴着斗笠正好遮着半个面,所以他只能看出其体型,却看不到他的面容。

  “你叫什么?”

  “小子名叫万权,乃内卫营佰长,奉主公刘澜之命前来拜会将军。”来人说完,将斗笠摘下,稚气的面庞甚至还没有及冠,笑道:“你能在这个年纪就能当上佰长,看来一定有些能耐了?”

  “小子无非就是会写写画画,并没有什么能耐。”万权躬身回话。

  “自古英雄出少年,你就无须谦虚了。”后钱可不是那种咬文拽字的人,因为他的字典里,也就知道这些了,再说下去,必然要露馅,急忙直入正题道:“你此次来见我,意欲何为?”

  “我家主公牌小子来,是因为他知道后将军打算把冀州军引来徐州,所以他让小子告诉您,最好不要做这样冒险的事情,对你对我们都不会有好处,他希望将军能够三思,只要你不把冀州军引来徐州,不管提出任何条件都好说,不然的话,我家主公只好做出一些相应的措施,来回应将军了。”

  “哈哈。”后钱朗笑一声,可心里是真的发虚了,自己的想法刘澜怎么都知道了,他首先就是觉得他身边一定有刘澜安插的内鬼,可仔细想了想,却好像又没有,因为根本就没有一个人有这样的机会去通知刘澜,所以他可以肯定刘澜只是通过自己一路南下便判断出了自己的打算?

  而正是在猜到了这个可能,才让他感到慌乱与恐怖,他笑着说道:“既然刘将军都知道了,那我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不过想让我放弃,那是绝无可能,至于刘澜想怎么对付我,难道我会怕了他?”

  “将军难道真不考虑后果?”

  “你要是就是来说这些,那就滚吧。”后钱的眼神变得阴冷起来,看向了身边的心腹,手掌做了一个手刀的动作,当然这可不是要杀人灭口的动作,而是要让刘澜知道点厉害,从眼前人身体上留下些东西。

  “我家主公说将军乃是当世的大英雄,大豪杰,决定的事情肯定不会轻易改变,但是我家将军不是说了,只要将军不把冀州军引到徐州,不管提出任何条件,都会考虑的。”

  “是吗?”后钱冷笑一声,道:“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会派区区一个佰长过来?”

  “使出紧急,能够最快赶来见将军的只有小子一人,所以事急从权,这才派了小子前来。”万权说道:“而且,我家主公很明确的告诉小子,只要将军不引敌军入徐州,他愿意上表表荐您为东莱太守!”

  “哈哈,真是可笑至极,东莱,只要我把冀州军引到徐州,东莱就是我的,我还需要刘澜狗屁的引荐。”后钱抚弄着他那满脸的络腮胡须,可精明的眼睛却一直不停的转动着,他在考虑着如何才能从刘澜手中得到一些切实的好处。

  当然得到好处归得好处,引冀州军归引冀州军,他可没傻到真的因为这些好处就打乱既定计划,毕竟一旦不把冀州军引到徐州,他在青州也不可能待下去,迟早得被管统剿灭,可以说他现在能活下去的唯一办法,就是让徐州军和冀州军交战,只有这样,他才能乱中取利。

  所以他在第二日就直接撤离了黄县,并且一路来到了昌阳,但在进入昌阳不到第二天,便突然来了一位陌生人,他说是奉刘澜之命前来面见后钱将军。

  对于这样一个消息,最初是真的让他挺诧异的,刘澜派人来见他?这怎么可能,当年就算他投降,刘澜都没有见到,只不过就和阎柔见了一面,然后就成了东莱的都尉,这个时候来人告诉他是奉刘澜之命前来,他首先就觉得不可能。

  但转念一想,虽然现在的局面不是他想要的,但是现在的情况却无疑是他一直梦寐以求的,他本来就是东莱一个默默无名的小民,如果不是有着两膀子力气,他充其量就是一个谁也不知谁也不晓的农夫,但因缘际会之下,他现在的名头几乎出现在了天下间每一个诸侯的案头,甚至上至当今天子下至地方百姓,都在谈论着他到底什么时候才能被管统绳之以法。

  而这也就是这个时代通信极度的不发达,完全是口耳相传的结果,但就算这样,他现在也算是这个时代的知名人物了,最少比起当初太史慈招降他的时候,很多人都开始重视他起来。

  如果这样一想的话,刘澜派人来见他,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吩咐下去:“把那人给我带来。”

  很快,进来了一名一人,个子不算太高,但体格很是强壮,戴着斗笠正好遮着半个面,所以他只能看出其体型,却看不到他的面容。

  “你叫什么?”

  “小子名叫万权,乃内卫营佰长,奉主公刘澜之命前来拜会将军。”来人说完,将斗笠摘下,稚气的面庞甚至还没有及冠,笑道:“你能在这个年纪就能当上佰长,看来一定有些能耐了?”

  “小子无非就是会写写画画,并没有什么能耐。”万权躬身回话。

  “自古英雄出少年,你就无须谦虚了。”后钱可不是那种咬文拽字的人,因为他的字典里,也就知道这些了,再说下去,必然要露馅,急忙直入正题道:“你此次来见我,意欲何为?”

  “我家主公牌小子来,是因为他知道后将军打算把冀州军引来徐州,所以他让小子告诉您,最好不要做这样冒险的事情,对你对我们都不会有好处,他希望将军能够三思,只要你不把冀州军引来徐州,不管提出任何条件都好说,不然的话,我家主公只好做出一些相应的措施,来回应将军了。”

  “哈哈。”后钱朗笑一声,可心里是真的发虚了,自己的想法刘澜怎么都知道了,他首先就是觉得他身边一定有刘澜安插的内鬼,可仔细想了想,却好像又没有,因为根本就没有一个人有这样的机会去通知刘澜,所以他可以肯定刘澜只是通过自己一路南下便判断出了自己的打算?

  而正是在猜到了这个可能,才让他感到慌乱与恐怖,他笑着说道:“既然刘将军都知道了,那我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不过想让我放弃,那是绝无可能,至于刘澜想怎么对付我,难道我会怕了他?”

  “将军难道真不考虑后果?”

  “你要是就是来说这些,那就滚吧。”后钱的眼神变得阴冷起来,看向了身边的心腹,手掌做了一个手刀的动作,当然这可不是要杀人灭口的动作,而是要让刘澜知道点厉害,从眼前人身体上留下些东西。

  “我家主公说将军乃是当世的大英雄,大豪杰,决定的事情肯定不会轻易改变,但是我家将军不是说了,只要将军不把冀州军引到徐州,不管提出任何条件,都会考虑的。”

  “是吗?”后钱冷笑一声,道:“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会派区区一个佰长过来?”

  “使出紧急,能够最快赶来见将军的只有小子一人,所以事急从权,这才派了小子前来。”万权说道:“而且,我家主公很明确的告诉小子,只要将军不引敌军入徐州,他愿意上表表荐您为东莱太守!”

  “哈哈,真是可笑至极,东莱,只要我把冀州军引到徐州,东莱就是我的,我还需要刘澜狗屁的引荐。”后钱抚弄着他那满脸的络腮胡须,可精明的眼睛却一直不停的转动着,他在考虑着如何才能从刘澜手中得到一些切实的好处。

  当然得到好处归得好处,引冀州军归引冀州军,他可没傻到真的因为这些好处就打乱既定计划,毕竟一旦不把冀州军引到徐州,他在青州也不可能待下去,迟早得被管统剿灭,可以说他现在能活下去的唯一办法,就是让徐州军和冀州军交战,只有这样,他才能乱中取利。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汉龙骑,大汉龙骑最新章节,大汉龙骑 云来阁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