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龙骑 第一千五百五十七章 徐州之战(154)

小说:大汉龙骑 作者:皇叔刘司马 更新时间:2018-09-14 23:53:39 源网站:云来阁
  农民军造反,因其特殊性刘澜并不害怕,纵观整个封建历史,从没有哪一农民政权存活太久,往往都变成了士族贵族集团的垫脚石,为他人做了嫁衣,而这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因为他们对于政权的意识虽然强烈,却并不懂得去如何建立政权。

  至于治理天下那就更不懂了,似这样的反叛军,就算最终窃得权柄,也会很快就被推翻,所以对于后钱,也许他的部队不是一群散沙,在他的指挥下,更是将这么一群乌合之众拧成一股绳,可就是因为上述几点,他们最大的危害不过就是遗祸乡里,对他的统治并不会构成任何危险。

  刘澜不时向屋外瞧去,等待变得无比漫长,他在想着各种可以对付后钱的办法,但对付后钱这类的对手,他还真没什么办法,不过他心中却想到了一个最为合适的人选,那就是张飞。

  当然就算张飞也没什么办法,他还有一个更合适的人选,那就是黄忠,当年他可是率兵讨伐过黄巾之乱,可以说对平定黄巾之乱起到了决定性作用,虽然他不会像太史慈那样熟悉东莱的环境,可现在情况不一样啊,并不是让他去东莱平叛,而是拒后钱来犯,甚至将他们消灭在城阳郡内。

  似这样合适的人选,刘澜心中还有很多,只不过有些人没有他们二人更合适,当然就张飞和黄忠相比的话,其实他也比不上黄忠,不过对待叛军,显然参加过黄巾之乱的将领们的手段很难保证对他们手下留情。

  而张飞就不一样了,他在自己身边久,耳濡目染,对后钱不说网开一面吧,可最少能做到不大开杀戒,尽可能的生擒他们,只处理匪首。

  “主公。”很快张飞便来到了议事厅,风风火火,门才打开就听到了他的声音,刘澜脸上露出一抹笑容,道:“怎么样,你的部队休整的如何了,能不能再战?”刘澜和他可没什么客套,再说和张飞也很难客套起来,反倒不如直奔主题。

  “能啊,当然能了。”沛县一战损失惨重,虽然主公给他补充了兵源,可却一直如山一样压着他,他一直等待着一个机会,一雪前耻,而此刻当他听到主公问出这样的话来,自然没有推脱的道理,甚至可以说他等着可以为自己证明的这一天已经数月之久了,不仅是他憋着一口气,甚至是整个部队,都想着来证明自己。

  “你就不想听听我打算让你出兵对付谁?”

  “谁都一样。”从第三次徐州之战到现在,张飞一直没有什么表现的机会,好不容易出现了,又损兵折将,此刻又窝在琅琊,这机会也不知道要等多久,所以他有怎么可能去关心刘澜让他去攻击谁,不管是谁他都会接受。

  刘澜看了一眼张飞,道:“好,那就带着你的人去城阳郡。”说完,明显看到张飞欲言又止,笑道:“翼德,你想说什么?”

  张飞乃是内秀之人,自然清楚在现阶段他们的主要敌人是谁,现在青州在北海郡,他到城阳郡,要么就是防御青州,要么就是对付这几日风声最劲的后钱,当即躬身,道:“末将知晓了,一定让后钱有来无回。”

  刘澜一怔,大笑起来:“不不不,要有来有回,你明白吗?”

  “放他回去?”张飞嘴里念叨了一句,可心中却快速琢磨了起来,瞬间便重重点头,道:“末将晓得了。”

  “真明白了?”这张飞什么时候变得对自己的想法心领神会了,不由想到一些陈年旧事,当初让他请人,结果他口中的请,却变成了绑,尤其是对张昭那回,本来是让他盯着,结果他直接把人家府门给砌了起来,完全违背了自己的本意,现在想想还真有点后怕,甚至此刻更有一丝悔意,这件事是不是自己思路不周,应该考虑黄忠才最为合适一些。

  “主公不就是想着让后钱祸害冀州军嘛,末将晓得的。”

  听到张飞的补充,刘澜此刻是真的大吃一惊,张飞居然真的理解了他的意思,送了口气:“好,既然你都明白,我废话也就不多说了,记住…”

  “什么?”

  刘澜他本想在叮嘱一下张飞的,别让后钱利用了,要更小心一些,可话到嘴边,却戛然而止,摆摆手,道:“去吧,尽快出兵。”

  “诺。”

  有些事情,没必要说的太仔细,很多事还需要张飞自己来努力,不能凡是都要由自己提醒,万一那一次他的考虑出现的纰漏,张飞岂不是要吃亏,索性让他现在大胆去做,就算发生一些意外,也有补救的可能,只有这样才能成长。

  最初的刘澜,对待张飞都是以演义中的那个张飞来对待,但这样做的后果就是张飞的能力根本就没有太大的提高,反而还变成了他的提线木偶,自己让他做什么他就做什么,没有自己的独立思考,少了自己的独立判断,这样做也许只要他不犯错,张飞就不会犯错,可一旦张飞独自领兵,那么他就缺少了一些当机立断的能力,没有魄力也没有判断力去做出最为正确的决定。

  这样的事情,其实就算是张飞现在也一直存在,只不过刘澜为他安排了一些合适的人选来辅佐,虽然是同样的辅佐,但是他说出来的话,张飞就算是有疑虑却又不敢反对,但帐下的将领不一样,他们的建议,张飞刻意进行分析选择其中他认为最合适的一个选项,这也算是一种能力提升,不同于刘澜口中的提线木偶。

  正是意识到这一点,或者说是刘澜越来越意识到独立领兵对于一名将领的重要性,所以刘澜才会真正的放手。

  正是因为他想开了,所以一切也就都想明白了,而此时对于张飞来说,刘澜已经彻底项目部了,因为他从开始就走进了一个误区,那就是他习惯性的用演义中的张飞来与此时站在他面前的张飞划等号。

  而这本来就是不公平的,因为你根本就没有给他任何展现自己的机会,反而又一直先入为主的认为他的能力是有缺陷的,而这恰恰就造成了他喜欢对张飞的控制,任何事情不论大小都对他部署的面面俱到,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张飞根本就不用考虑其他,所以这也是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他的能力非但没有提升,反而还有所下降的原因。

  可就像刘澜自己所言,这本来就是他先入为主造成的,就拿张飞来说,如果你首先把他视为是赤壁之战之前的张飞,那么张飞确实并不是一名合格的将军,更像是一名将领,用他阵前杀敌这一项就行了。

  但如果你先入为主的是义释严颜后的张飞,那么他是有着任何一名出色将军的特质的,在这样的情况下,更应该像当年对待关羽那样大胆放手让他去干,只有如此,品尝到胜利的滋味,也尝到失败的苦涩,他才能在关键的时刻做出正确的判断来。

  而此刻,当张飞真的能够明白他的想法的那一刻,刘澜觉得自己的一切努力没有白费,因为现在的张飞已经是义释严颜后的张飞,他开始用脑了,如果以前内秀的张飞只是在耍着一些商人的小聪明,那么此刻经历了亲自领兵参与的三次徐州之战以及九江之战后的张飞,已经越来越像一名合格的将领了。

  看着他离开的背影,刘澜脸上的笑容如同桃花,这是他这些年最欣慰的收获,而且张飞的面相天生就带有迷惑性,就他这身材样貌,不管谁见了,那都会认为这是一个有头无脑的家伙,容易放松警惕,可如果真的对他放松警惕,那么现在的张飞会让你品尝到什么是生不如死。

  而且他从头到尾对张飞根本就没有透露太多的信心,可他却能从这些破碎信息制作找到真相,并且直接说出了后钱的名字,这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做到的。

  他现在是真的有些期待张飞与后钱的较量了,虽然他不知道张飞会用什么样的手段对付后钱,但他相信现在的张飞要收拾后钱,就算不把他耍的团团转,那也一定会让他再也不敢生入徐州的念头。

  有些事情,没必要说的太仔细,很多事还需要张飞自己来努力,不能凡是都要由自己提醒,万一那一次他的考虑出现的纰漏,张飞岂不是要吃亏,索性让他现在大胆去做,就算发生一些意外,也有补救的可能,只有这样才能成长。

  最初的刘澜,对待张飞都是以演义中的那个张飞来对待,但这样做的后果就是张飞的能力根本就没有太大的提高,反而还变成了他的提线木偶,自己让他做什么他就做什么,没有自己的独立思考,少了自己的独立判断,这样做也许只要他不犯错,张飞就不会犯错,可一旦张飞独自领兵,那么他就缺少了一些当机立断的能力,没有魄力也没有判断力去做出最为正确的决定。

  这样的事情,其实就算是张飞现在也一直存在,只不过刘澜为他安排了一些合适的人选来辅佐,虽然是同样的辅佐,但是他说出来的话,张飞就算是有疑虑却又不敢反对,但帐下的将领不一样,他们的建议,张飞刻意进行分析选择其中他认为最合适的一个选项,这也算是一种能力提升,不同于刘澜口中的提线木偶。

  正是意识到这一点,或者说是刘澜越来越意识到独立领兵对于一名将领的重要性,所以刘澜才会真正的放手。

  正是因为他想开了,所以一切也就都想明白了,而此时对于张飞来说,刘澜已经彻底项目部了,因为他从开始就走进了一个误区,那就是他习惯性的用演义中的张飞来与此时站在他面前的张飞划等号。

  而这本来就是不公平的,因为你根本就没有给他任何展现自己的机会,反而又一直先入为主的认为他的能力是有缺陷的,而这恰恰就造成了他喜欢对张飞的控制,任何事情不论大小都对他部署的面面俱到,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张飞根本就不用考虑其他,所以这也是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他的能力非但没有提升,反而还有所下降的原因。

  可就像刘澜自己所言,这本来就是他先入为主造成的,就拿张飞来说,如果你首先把他视为是赤壁之战之前的张飞,那么张飞确实并不是一名合格的将军,更像是一名将领,用他阵前杀敌这一项就行了。

  但如果你先入为主的是义释严颜后的张飞,那么他是有着任何一名出色将军的特质的,在这样的情况下,更应该像当年对待关羽那样大胆放手让他去干,只有如此,品尝到胜利的滋味,也尝到失败的苦涩,他才能在关键的时刻做出正确的判断来。

  而此刻,当张飞真的能够明白他的想法的那一刻,刘澜觉得自己的一切努力没有白费,因为现在的张飞已经是义释严颜后的张飞,他开始用脑了,如果以前内秀的张飞只是在耍着一些商人的小聪明,那么此刻经历了亲自领兵参与的三次徐州之战以及九江之战后的张飞,已经越来越像一名合格的将领了。

  看着他离开的背影,刘澜脸上的笑容如同桃花,这是他这些年最欣慰的收获,而且张飞的面相天生就带有迷惑性,就他这身材样貌,不管谁见了,那都会认为这是一个有头无脑的家伙,容易放松警惕,可如果真的对他放松警惕,那么现在的张飞会让你品尝到什么是生不如死。

  而且他从头到尾对张飞根本就没有透露太多的信心,可他却能从这些破碎信息制作找到真相,并且直接说出了后钱的名字,这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做到的。

  他现在是真的有些期待张飞与后钱的较量了,虽然他不知道张飞会用什么样的手段对付后钱,但他相信现在的张飞要收拾后钱,就算不把他耍的团团转,那也一定会让他再也不敢生入徐州的念头。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汉龙骑,大汉龙骑最新章节,大汉龙骑 云来阁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