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龙骑 第一千五百七十一章 徐州之战(168)

小说:大汉龙骑 作者:皇叔刘司马 更新时间:2018-09-14 23:53:39 源网站:云来阁
  这一仗,他们收获他,而陈宫相信,刘澜才是收获最大的那一个,从次以后,他估计才真正的信任了他们,或者说是来自并州和兖州的士兵,张辽和陈宫刘澜会信任,但是其他吕布旧部,刘澜显然是不会太过放心的,但经此一战之后,他会彻底放心。

  他眺望着曹营的方向,而此刻在曹营之中,对于接下来是退是战曹操做出了继续攻城的决定,这样的决定立时就被数人上前反对,首当其冲就要输损失同样惨重的张勋了,没有重型的攻城器械,靠着简易的云梯冲车想攻下沛县这样的重镇,绝不会是明智之选,就算侥幸攻下,也会死伤惨重,所以他的建议就是要么绕过沛县,要么就退兵。

  他已经没有什么可选择的余地了,本来现在寿春的兵员就已经十分紧张了,这一次更可以说是倾家荡产而来,不容有失,如果这一仗损失部队太多的话,就算拿下徐州,也得不偿失。

  张勋说了别人的心中想法,议事厅内坐着大大小小将领几十员,最少有一半都有这个想法,但这个时候没人会出这个风头,最主要的一点就是他们说话有分量,但张勋不同,他的话曹操会重视,在现在这样的情况之下,也只有他能让曹操改变主意。

  “张将军,我知道你现在什么想法,但有些事情不用我提醒你吧,沛县那可是公路要求的,不打我没问题,但是如果直接绕过沛县前往徐州,现在为时过早,我是不会同意的,那就只有撤退了,张将军,如果你真的甘心就此撤退,放弃如今打好的形式,那就撤了吧。”

  这番话让张勋直接沉默了,现在撤兵他甘心吗,不甘心,大军都清楚,也许几个月或者几天后,只要袁绍和刘澜交战,他们的机会就出现了,而现在一旦退兵,那等机会出现时,都和他们无关了。这不是张勋过度悲观,现在寿春的情况,他收到很多,到时候就算他还想继续出兵,只怕袁术也不会同意,心有余而力不足。

  可如果不退兵,在现在这样的被动之下,怎么去和陈宫交战?旷野交战,人家掌握着打不打的主动权,而攻打沛县城,又没有胜算,进退两难。

  “唉!”张勋长叹了口气,他现在也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了,看向杨弘,想向他求助,可他却一直躲避着他的眼神,不用说,他也没什么好办法。

  ~~~~~~~

  后枋率领败军向即墨逃了回去,这一仗损失惨重,无法向后钱交代,接下来该怎么办,他已经没有了主意,虽然曾几何时他也想过如果此战失利就把管统引到他们这里,让他们自相残杀,但他忽然发现,他连自己的对手是谁都不清楚。

  因为他们是郡国兵的衣装,而他们的战斗力却要比寻常的郡国兵强太多,这证明了他们绝对是正规军,而青州现在又是在袁绍控制之中,若他们乃是冀州军,那他这一系列的计划不都没有任何意义了?

  他越想就越失落,越没有信心,开始迷茫,甚至还没到即墨,就让部队停了下来,他害怕等他们到了即墨,迎头就遇到了管统,那才是致命打击,可看着面前的黔陬县,他又毫无办法,部队就在黔陬县前足足停留了一刻钟的时间,士气低落的匪军甚至已经有人开始席地而坐,兵刃衣甲丢弃在一旁,这个时候如果有敌将来袭,那他们将毫无反抗之力。

  最后后枋一狠心一咬牙,眼中射出一抹决然之色后,决定,部队北上,不走壮武县,该走夷安,从夷安返回即墨,这是他能够想到的一条比较安全的路线,他们来时,是从即墨南下到壮武,而这一回则是反其道而行走夷安,再东去即墨。

  看起来两条路的远近没什么区别,但是他却能够保证可以避开管统,他相信管统会按照他这一路的安排走壮武再到黔陬县,如果原路返回,绝对不可能避开管统,而他现在率军北上,则能够保证他们的绝对安全,至于之后管统是会先到东武,还是来夷安,已经不再重要了,至于把他们引到城阳这件事,更是早被他抛到九霄云外了,活命才是他现在首要的任务。

  后枋大吼一声,带领部队改道向北而去,这样突然的决定让许多人有些莫名其妙,但却又必须爬起身,拖着兵械,迈着沉重的脚步向北而行,士气低落之下,也没人会关系这是要去哪,要干啥,浑浑噩噩,走哪是哪。

  但也并非是无人关心,丁长寿来到了他的身边:“将军,我们这是要去哪?”

  丁长寿再喊什么后枋完全没有听到,心事重重向北面而来。丁长寿看着他的侧脸,面上满是灰败之色,眉头更是皱成了一个川字型,就像他所考量的情况一样,他只是把命运安排到了即墨,这一路应该会很顺利,但是到了即墨之后会如何,他看不到那么远,也想不到那么远,完全抱着走一步看一步的心态。

  丁长寿没有继续追问下去,就算问也不会有什么结果,这个样子的后枋是他从未得见的,虽然后枋不必后钱,处变不惊,但他也算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物,连他自己都出现这样的情况,只能说明他们现在已经处于真正的绝境之中,而他的决定甚至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会有什么样的收获和结果。

  未知的事情,没人知道,而他要问的,则是连后枋也不会知道的事情,只有到达了即墨之后,是希望还是绝望才能真正知晓,如果那个时候,管统正巧就在即墨郡内,那他们则必死无疑,而如果他们一直在后面追赶着他们,那也许就能逃出升天了,毕竟战场之上瞬息万变,也许那时候他们追过来,反而会被他们当头痛击呢?

  就这样,丁长寿一直在后枋身边跟着,随着他踏上了返回即墨的行程,一路无话,后枋甚至可能都没有察觉到他就在身边,就这样一直走到了天黑,感到了饥饿与疲惫的后枋才从失神的状态中恢复,做出了原地休整的命令。

  在后枋带领部队向夷安而去之时,连夜追来的张飞却在赶到黔陬县之后失去了匪军的消息,最后的情况是,他们在城门前停留了近半个时辰后,非但没有入城反而离开了,具体到哪了,从哪个方向走,无人知晓。

  失去了匪军的踪迹,张飞只好派斥候进行查探,前往壮武、夷安与高密,这三个方向是后钱唯一可能前往的地方,当然张飞把注意力都集中在了壮武,正常情况下,任何人都会原路返回,这是一条最为安全的道路,来时走过,地理熟悉,可到壮武侦查的斥候却迟迟没有带回消息来。

  这让张飞十分不解,不应该啊。难道匪军并没有从壮武原路返回?在主公传达了详装匪兵进入东莱的命令之后,张飞就必须要确保首先将后钱消灭,而在这件事情上,他必然不敢有任何的托大,如果没有这道命令,他可有不去顾忌那么多,就算冒失前往壮武,找不到匪军也没有什么关系,可有了主公的命令,他就必须要确保敌军在哪,这样追过去才能保证不会扑空。

  而就在这个时候张萍到了,张萍的存在是张飞帐下唯一的特例,张飞对他,根本不像其他的将领,毕竟是张正之子,对他完全是对待子侄一样照顾着,而且也视他为唯一的心腹,毕竟这小子可是他看着长大的,虽然最早他是在刘澜身边,但那又有什么关系呢,于公于私自己都是他的长辈,自然发脾气的时候,对他就会有所克制。

  “你来了,有什么事吗?”张飞将大营扎在了城外,坐在中军大帐,手掌支着脑袋,像是在打瞌睡一般。

  “将军,刚才斥候有消息传回来,说在前往夷安的路上,发现了匪军的踪迹,现在正进一步确认。”

  “真的。”本来正打着瞌睡的张飞立时坐直了身子,都快一天了,都没有匪军的消息,本来易京快绝望了,没想到在日落时分终于有消息传来了。张飞来了精神,追问道:“再多派一些斥候过去,一定要确保消息准确,还有我们的部队要随时准备,一旦确定了匪军的踪迹,不管多晚,立即出兵。”

  “诺。”

  张萍正要转身离开,却被张飞拦了下来:“张萍啊,你说说,这后钱为什么会突然北上夷安了呢?他这是要干什么?”

  “避开管统!”

  管统的情况他们也清楚,所以除了这个原因,张萍实在想不到任何可能,如果他们退到壮武,也就意味着一旦管统出现在即墨,他们会无路可走,可如果走夷安的话,那么他就能够在夷安准确探知即墨的情况,并从而做出对他们最为有利的决断。

  张飞眉头微挑,但最后还是点了点头,道:“你说的有那么点道理。”张飞闷声闷气的说道。

  和他闲聊了几句之后,张萍就离开了,而张飞也转身回到了内帐之中,天色越来越暗,他要先休息一会儿,一旦有消息传回来,能够第一时间出兵。

  ~~~~~~~~~~~~~~~

  徐庶带来的沛县军情使让刘澜大喜过望,他本来已经彻底对沛县放弃了,就等着陈宫什么时候坚持不下来好把他安全接回来,结果从现在看来赵云用不上了,陈宫非但守住了沛县,还连败了曹操三阵。

  连战连捷让刘澜重拾信心,尤其是在徐庶的恭维之下,心底里那点虚荣心多少还是蓬勃而生的,毕竟这怎么看都是他慧眼识英才,用了陈宫,才能有现在的大胜。

  选人用人无疑是最见功力的一件事,也是对他这样的上位者的考验,用对用错了人,虽然上位者不会背锅,但用对了人,往往绝对是上位者的英明之举。

  但欣喜之余,刘澜同样对接下来沛县何去何从,又有着自己的一些担忧,或者说他对陈宫接下来还会带给他什么样的惊喜充满了期待,接下来到底沛县还会有什么不可能变成可能呢?

  “从现在看,陈宫当初对我的保证做到了,成功抵御了曹操,那么接下来沛县又将何去何从,曹操又会作何选择,我们需要保持着冷静,不能被眼前的胜利蒙蔽,实力上毕竟有差距,虽然陈宫取得了胜利,但是绝不能就认为他们就能一定挡住曹操,战场无时无刻不在变化,还是要保持一颗冷静的头脑去看待问题。”

  此时此刻,很快从激动情绪中回复过来的刘澜很清楚,他不能因为机场胜利就盲目自信,毕竟陈宫并没有将曹操彻底击溃,甚至连伤筋动骨都说不上,在这样的情况之下,现在的胜利并不能意味着最护一定也会胜利,行百里者半九十,笑到最后才笑得最好,这是刘澜现在所需要做的,为沛县负责,也是为沛县上万士兵负责。

  “给陈宫回信给予士兵与有功将领嘉奖,尤其是陈宫。“虽然陈宫不太可能再在职位上给予提升,但在物质上还是要进行一番赏赐的,当然这封回信最主要的目的还是让他能够按照自己的想法来,当然最终要的一点还是要让他清楚,一个沛县低不了他,他的安全才是最为主要的,只要觉得人身受到了危险,可以随时撤离。

  这是刘澜唯一能够给陈宫做的保证,让他可有抛开所有的顾虑,放手去做,至于结果,已经不重要了。

  “诺。“听到刘澜这番表态,徐庶才冷静了下来,但有一点,因为刘澜的这番表态和对陈宫的信任及支持,他对陈宫守沛县是越发深信不疑了,至于打探陈宫对沛县一战之后的打算和具体规划他也不在做任何想法了。

  这个时候,就应该像刘澜做的那样,给予陈宫更多的信任,让他放手去做,而他也相信,在接到刘澜这封回书之后,陈宫会在不久之后再次传来捷报。

  ▲手机下载APP看书神器,百度搜关键词:书掌柜app或直接访问官方网站shuzhanggui▲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汉龙骑,大汉龙骑最新章节,大汉龙骑 云来阁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