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龙骑 第一千五百七十五章 徐州之战(172)

小说:大汉龙骑 作者:皇叔刘司马 更新时间:2018-09-14 03:16:48 源网站:999文学
  曹军抛射火石,点燃士兵衣甲,烧焦尸体,四周随处可见熊熊燃烧的火焰以及袅袅冒出的青烟,刺鼻的臭味算是远在城楼之下,陈宫也清晰可闻。

  霹雳车取得如此的巨大优势,绝对超乎许多人的心理预期,甚至连曹操也没有想到刘晔所献霹雳车威力会如此惊人,至于帐下其余诸将乃至于张勋更是都倒吸了一口冷气,

  “命令攻城部队继续进攻,务必攻克沛县城!”

  曹操传达了全力进攻的命令,这个时候不仅是众将领,包括曹操才内也都在心燃起了信心,有霹雳车这样的大杀器,别说是小小的沛县了,是整个徐州,也不会再有任何堡垒能抵挡他们进攻的步伐,而他现在只需把沛县拿下,打开通往徐州的通道,这之后他可以根据占据的变化,随心所欲进入徐州,只要机会把握好,那么刘澜算不会大败,也必然会弃徐州城南逃。

  而与此同时,张飞带领本部日夜兼程向夷安赶来,张飞不敢耽搁,他害怕这一次扑空,一旦被他们逃回东莱郡,那他们再想乔装后钱,会有极大的风险,甚至可能会被察觉,这类的风险刘澜是绝不会允许他去冒的,所以有些麻烦必须要尽早解决。

  日夜兼程,不到一天时间赶了百里,当夷安城楼之的匪兵观望到张飞一众人的时候,全都傻眼了,这一消息被汇报到后枋处时,他完全是一副抱着怀疑的态度,并不相信他们说的是真的,可是当丁长寿在他耳边肯定了这一消息之后,他整个人都沉默了下来。

  从后枋所言,可知来人依然是东武郡国兵,如果这时候还认为他们是郡国兵那他真是傻子了,虽然没有旗号,但总会是徐州军与冀州军其一支,这样的结果让他心里憋得慌,在东莱的时候,虽然也是逃命,可都是把追兵耍的团团转,而此刻呢,人家好像是附骨之疽,始终粘黏着他,甩又甩不脱,让人恶心。

  丁长寿不敢言语,心长叹一声,这一仗打的,别说是军官将领不满,士兵们也不爽,对他的意见很大,虽然不会明目张胆的发泄情绪,可他知道私下里骂娘的情况很严重,尤其是迟迟没有见到后钱,虽然有些真相不能说,面对质疑也只能偷偷摸摸掩盖,可越是这样,知道真相的他反而心里也快有些扛不住了,他娘的,这算怎么回事啊。

  有些情况他不敢表明,可到了现在这样的情况,没有任何办法了,他把自己想说的一股脑都说了出来,也不怕后枋生气甚至动怒砍了他,可没想到他说完之后,面对他的这些牢骚,后枋非但没有动怒,反而有些苦口婆心的叹道:“长寿啊,这些话我何尝不知道,可是将军临别时对我说的那些话,我不敢忘啊,我们这些年再坚持什么?”

  “你觉得我们还能夺回故土?现在还有几人记得自己东来夷的身份,莫不是以汉人自居?”

  “你给我少说一句,如大哥说的那样,越是这样,我们才越要反抗,不管别人是否还记得自己的身份,我们却不能忘记,我们并非汉人!”

  “可现在……”

  “现在,既然他们追来了,那和他们拼了,如果。”

  丁长寿低下头,而后枋则变得有些激动,声音尖锐:“这么,害怕了?”

  “没有。”

  “没有,那把面前的敌人都杀死,想活命杀光他们,不然我们都得死!”

  这一仗到底是为何打,为了什么打,已经不重要了,最后对于他和丁长寿来说,眼下活着才最为关键,哪怕这一战最后惨败,也是一个道理,活下去,对丁长寿来说,他太仁慈了,所谓慈不掌兵,但后枋却不会有这样的情况,最重要的一点是,他现在的这些士兵们,都是一些新招募来的士兵,算他们一个个如同被收麦子一样一茬一茬的去死,他也不会有丝毫的心疼,最重要的是他自己,能活下去,当然他的军,和他们从牟平起兵的那两千人除外。

  后枋这番话让丁长寿吃惊,但他必须得承认,后枋说的很对,是让别人去死还是自己去死,是个人都会做出最正确的选择,而丁长寿并非什么圣人,他当然不可能主动去送死。

  “这一仗怎么打,末将明白了!”丁长寿面毫无表情,极为冷酷说。这一刻心态的变化让一切都彻底改变,更何况他还是军人,不论主将的初衷对与错,对他来说,惟命是从才是自己的职责。

  “出城迎敌。”后枋和丁长寿率军出城,趁着敌军远来,杀他们一个措手不及,他现在的部队,在东武战败被杀以及逃跑时走散,现在只有六千多人,这六千人在二人的率领下直接冲出城,虽然兵力并不占优,可趁其立足未稳,只要在他们的冲击下出现恐慌,那他们能够杀出一条血路。

  不过他们的计划虽好,但张飞的部队却有这么可能如此不堪一击,虽然一路长途跋涉,可他们颇强的战斗力却弥补了这一切,交战的一刻,在张飞亲自带领之下,部队完全抵抗,挡住了匪军东窜的道路。

  “进攻!”在张飞亲自出马的情况之下,徐州军哥哥个个奋勇厮杀,在杀退匪军一波突击之后,直接改守为攻,向敌军攻去。

  这一次张飞并未带领骑兵前来,此刻跟在张飞身后冲在最前方的是刀盾兵,清一色的大盾,人手拿着一柄朴刀,靠近之后是一通劈砍,而随后赶来的长枪兵,一通冲杀,面前之敌,被尽数捅翻在地。

  迅猛的进攻,让战斗变得格外轻松,如此快速的推进,是难以想象的,不仅是张飞自己,还包括对面的敌军后枋与丁长寿,看着那一路留下的尸骸,无一不是致命伤,两人脸色瞬间变为土色,尤其是当他们看到一马当先的那员将领,更是彻底慌乱起来,毕竟他们也在沛县跟着后钱当过几天小吏,多少清楚徐州军的情况,而似张飞如此容易辨认的外貌,又怎么可能不被他分辨出来。

  这一刻,一切谜团全都揭晓,可是二人的心却凉了半截,看着部队不断后退,本因为战败逃到夷安的惶惶人心变得更加趋于崩溃,顶住,这个时候,必须要尽快改变情况,不然对他们将是致命的打击,到时候别说是逃命了,死都不知怎么死的。

  虽然后枋与丁长寿还想做最后的努力,可是这一次与之前的交战有了最大的不同,那是张飞亲自出马,一个张飞的加入看起来好像多了一个人,但张飞的意义却可半只部队,甚至起意义远远大于半只部队的作用。

  在见到敌军变得越来越混乱,所有徐州军自然要再加一把力,将他们彻底消灭,他们进攻的速度在张飞的带领下越来越快,而敌军变为死尸的速度也变得更快在几乎是一边倒的厮杀下,后枋再也没有继续抵御的勇气了,而随着他的逃命,前面的部队也开始一个个跟着他向后逃命。

  恐慌开始蔓延,很多人甚至不知发生了什么事,看着别人逃命也跟着开始一起逃跑,匪军开起了疯狂逃命模式,而这无疑是张飞与宗寇最想看到的结果,只要他们崩溃了,那也没有什么威胁了,这一仗他们将彻底取得胜利。

  “大势去矣。”后枋长叹一声,看向身边的丁长寿,现在我们该往哪里逃呢?天下之大,却没有他们可去之地,在二人左瞧右看,盘算着该带着逃出来的几千士兵从哪里逃命的一刻,突然身后传来了敌军的号角声。

  号角声响起的那一刻,后枋再也顾不选择从哪里突围了,带领着部队慌不择路,开始疯狂逃窜。

  后枋疯狂打马沿着官道逃窜着,身后的徐州军一直在追击,他不知道现在逃亡的方向,更不知道要逃至何地,才是真正安全的地方。

  对他来说,自离开东莱以后,没有任何一处可以称得是安全的地方,对他们来说,现在的徐州是炼狱,去到哪都是死路一条,只要不是回东莱,身后是死路一条,前面也不过依旧是一条死亡的通道。

  绝望,心充满了绝望,尤其是这样漫无目的逃窜,更是让他深陷绝望之,这一刻也许他才算是真正体会到了什么叫做兵败如山倒。

  可是在带兵进入城阳郡的那一刻,今天的结局他何尝没有早预料到?只不过是提早发生罢了。

  面对着徐州军不断的追击,后枋最后不得不派丁长寿组织部队进行抵御,虽然他只得这样的抵抗毫无意义,甚至是杯水车薪,可为了最后能逃离,也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了。

  敌军的追击一直在继续,丁长寿离开不到一刻钟的时间,便又回到了他的身边,抵御在瞬间被攻破瓦解,丁长寿仓皇逃命,才保住了这条命。

  看着身边士兵越来越少,这一仗几乎瞬间让他的部队从六千人锐减到现在身边只有不到两千人,想继续组织抵御根本没有人听命与他了,大军都在逃,没有谁会再停下脚步,绝望在蔓延。

  但希望也很快出现了,在不知逃了多久,后枋和身边的丁长寿突然发现他们甩掉了了徐州军,甚至连身后敌军的号角声听不到了。

  “敌军没有追来。”这个时候从后方观察顺便掠阵回来的丁长寿给后枋带来了一道令人宽心的消息,让他终于可以下马休息一下。

  这一路之,他们已经被追来的徐州军疯狂杀戮了好几次了,虽然每一次他都有幸逃脱,可谁又能知道下一次会是什么情况呢?

  现在,在得到丁长寿的准确消息之后,后枋才敢打开水囊喝着清水吃一些干粮,是真的饿坏了,从正午到午夜,整整六七个时辰什么也水饭未尽,肚子早饿得咕咕乱叫了,狼吞虎咽吃饱喝足之后,后枋开始闭眼休息。

  猛然之间,他却突然站了起来,一旁的丁长寿瞧了他一样,继续休息,而此刻后枋心却突然生出了一个极为大胆的想法,管统现在在壮武,而那张飞则在夷安,只要他能够大胆一些,完全有可能让他二人碰面的。

  而一旦他二人碰面,他可以想象到时的情景会是一个什么样子。

  后枋嘴角已经因为激动变得合不拢嘴了,一旦他这个计划能够成功,到时候冀州军与徐州军见面那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根本无须多言,两家必然会大大出手,虽然他的任务是失败了,甚至连城阳郡都没有去成,但如果两家最后还是演一场大规模的激战,那他此行的目的却也算是真正达到了。

  到时候,他们这样的小角色也没人会再来搭理他们了,而他也可以带着这几千人安全与后钱汇合。

  他顿时又来了精神,哪里还有半点败军之将的样子,不过这件事切不可操之过急,必须要以稳为主,不能让张飞甚至是管统察觉,不然的话,很可能最后计划依然会落空。

  他开始在心假设起来,但不管哪一种可能性,最后都被他推翻了,现在最关键的一点是他们丢失了辎重,连俘虏的冀州军也全都跑了,那个高夔更是在乱军之逃了出去,一旦他与管统会合了,那他想要引诱管统的希望变得十分渺茫,当然唯一值得庆幸的是,高夔并不清楚后钱的行踪,甚至他一直以为后钱也到了徐州。

  但这毕竟只是假设,一旦高夔知道真相,那引诱管统的机会几乎为零。

  后枋长叹一声,难道真的要再去引诱那张飞吗?一想到他那副模样,感到深深的恐惧,之前的那场交战,他是真的被张飞吓到了,心对他的恐怖模样始终挥之不去,如果再去引诱张飞,对他来说,简直是让他去送死没什么区别。

  该如何是好!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汉龙骑,大汉龙骑最新章节,大汉龙骑 999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