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龙骑 第一千五百七十六章 徐州之战(173)

小说:大汉龙骑 作者:皇叔刘司马 更新时间:2018-09-14 03:16:48 源网站:999文学
  原地休整的后枋派人打探所处何地,却得知乃是前往黔陬的方向,好似冥冥自有天意一般,按照时间推算现在的管统应该也正从壮武朝着黔陬而来,难道是老天给我的启示吗?

  “呼~~!”后枋出了一口大气后,朝四周望了眼,落魄不堪,他们本来没法和正规军相,现在仓皇而逃,兵械铠甲旗帜辎重更是早早丢弃一空,凄然模样还能否达成吸引敌军前来的目的呢?

  如果士气高昂时,引敌军过来还没有什么可担心的,现在这个情况,到时候稍有不慎,吸引变成溃逃完全有可能。

  后枋轻叹一声,神色黯然地摇了摇头。现在的局面对他来说太过被动了,或者可以说连他自己此刻都已经变成了惊弓之鸟,虽然有一些想法,却并不敢像以前那样当机立断,可一有这样那样的顾虑,在好的决定也都成了泡影。

  ~~~~~~~~~~~

  在徐州城内总览全局的刘澜一大早被徐庶吵醒了,当看到他手拿着信筒,刘澜当即问道:“是哪来的飞鸽?发生了什么事?”

  “是沛县的急报。”

  徐庶快速将信筒交到刘澜手,面的内容正常情况之下徐庶会先浏览,如果当真是紧急情况才会第一时间呈给自己,所以说在徐庶拿着信筒出现的那一刻,他心已经有一种不祥的预兆,接过信筒,从里面抖出一块帛布,小小的帛布之写不了几个字,但是投石车几个大字却格外醒目。

  能让陈宫没有任何反抗能力的投石车,刘澜第一时间想到的是刘晔霹雳车,只不过在记忆刘晔和他的霹雳车第一次亮相应该是在官渡之战时,却没想到霹雳车提早了两年多的时间。

  他开始为沛县担忧起来,如果按照陈宫的计划正常发展,那么曹操必败无疑,可这一切因为霹雳车的出现而变成了奢望,沛县守军本不过两万人,面对曹军十余万人的大举进攻,本来能有今天这个地步是真的超乎他的预期的,但随着霹雳车的出现,一场守城战几乎变成一边倒的屠杀,大批士兵阵亡。

  刘澜深深叹息,此时此刻沛县的战斗有多惨烈他能够想象,他瞬即想到了赵云,这个时候如此严峻的形势,能够对陈宫有所帮助的也只有已经再一次前往沛县的赵子龙了,虽然他给赵云的命令是在陈宫绝对撤离时要协助他安全撤回徐州,但现在的情况,可能要有所改变了。

  因为摆在他面前的,是有了霹雳车的曹军,连沛县水利筑的城墙都挡不住他们,徐州城更没希望了,也是说他一开始制定的坚守徐州,被挡冀州的策略彻底作废,一旦徐州被攻,他必须要倾全力派兵回援,绝不能让徐州失守,不然琅琊军的后路会被曹操切断,他的主力部队将被曹操袁绍的部队围困在琅琊。

  他能想到那个时候局面会变得多么糟糕,所以刘澜知道自己现在必须要做出决定了,他快速找出地图,盯着地图沉思了片刻之后快速在地图方以圆形标注了几个方向,然后便果断对徐庶下令道:“立刻以飞鸽及快马的双重方式向琅琊传令,命令关羽率其主力摄山军撤回徐州,在郯县驻守,同时命令臧霸率领他的青州军退往即丘县进行驻防,只留徐方守开阳,一旦冀州军前来,则不必交战,退往即丘县即可。

  郯县的位置虽然不重要,但有关羽再次,他进退都会从容,而且到时候算曹操当真来攻徐州城,他也可以退往郯县,而琅琊的情况和他这里也都一样,他现在的部署是以郯县为转,能守则守,不能守则退。

  而且还有一个关键是郯县是当年陶谦准备放弃徐州城后要逃亡的郡县,而在历史,陶谦与刘备在此一直与曹操进行着交锋,最后因为吕布而撤军,而在这个时空,因为刘澜的关系,陶谦没有逃亡郯县,但刘澜在地图之选择来选择去,最后才做出了这么一个决定,这里是唯一能琅琊和徐州城两面都可兼顾的地方,不必担心被截断后路,可谓进可攻退可守,是眼下最好的选择。

  而在做出这样的决定之后,刘澜又下达了第二道命令,是给张飞的,是无论如何也要尽可能的把冀州军拖在东莱,只要他能把袁军牵制在东莱,那么徐州这里绝对的安全,曹操算有霹雳车,也无关紧要,他可以从容指挥摄山营对付曹操,而无需理会袁绍。

  算这个时期袁绍南下了,他在开城和即丘设置的粮道隘口,也会帮他阻敌一段时间,到时候他可有根据当下的形势,做出撤退或是继续进攻的决定。

  而在沛县的命令,刘澜则需要仔细考虑。今时不同往日,如果现在让陈宫撤下来,一旦曹操大举而来,他现在的这些部署都没有了意义,也是说陈宫最少需要在沛县挡住曹操半个月的时间,他时候他算撤的话,他也会让赵云进行掩护,保证部队能够从容回到徐州来。

  刘澜把自己的决定让徐庶转告陈宫和赵云,待其离开之后,一道道命令便以最快的速度传递了下去。

  几乎是一日之间,从沛县到开城,彻底乱了,开城的将领不理解,他们在开城付出了那么多的心血,打造着几乎无懈可击的堡垒,结果一仗没打,要这么放弃了?徐方臧霸乃至与黄忠和关羽帐下的一些将领都来了。

  他们并没有私下里对这件事进行过协调和串联,此刻完全是为了来表达自己的诉求,只不过没想到会在同一时间出现,好像是商量好的一样,看着这一群将领纷纷来见他,关羽把他们劝都召集到了议事厅:“都说说吧,你们所为何来!”

  关羽闭着眼,听口气也听不出来心情是好是坏,青徐最为激动的徐方当即来到阶下,向关羽拱手施礼,道:“将军您糊涂啊,开城不能弃啊,你应该据理力争,怎么能这么接受了主公的命令呢!”

  关羽眯着眼,望着他们那一双双期盼乃至恳求的眼睛,摇了摇头,说:“你们怎知道我没有?“丹凤眼骤然圆睁:“我乃琅琊主将,琅琊城能不能守得住我当然清楚,而把我调来的主公,自然也明白,可他为什么还会突然做出了部队南撤的决定,你们难道还想不到是什么原因吗,难道非等到沛县丢了,我们再撤回去不成?这么跟大家说吧,我们现在退,是为了大局,是未雨绸缪!

  如果现在违抗主公的命令,你们有没有想过到时候的情况会有多糟糕,沛县不保,徐州城不保,彭城不保,到时候听到这些消息,你们说袁绍会做什么?

  我们成了人家的砧板鱼肉,撤撤不了,攻攻不出去,别说琅琊现在有近八万人,算再多一倍,也无济于事,一只困兽罢了,可我们如果撤回去呢,徐州有难,则可出兵支援,琅琊有厄则能北援救,反而主动权又回到了我们的手,所以南撤郯县会让我们再次掌握主动权,这是战略的退让,大家不管理解还是不理解,都不要再耽搁时间了,尽快听令撤退吧!”

  众人默默退了下去,他们的眼睛只盯着袁绍,却忽略了曹操,更忽略了现在沛县的情况,虽然那边一直没有什么太大的动静,可是从方才关羽的言语之,却透露出了沛县情况万分危急。

  我们不该来。不少将领在退出议事厅的一刻心如此想着,这根本是在火浇油,给关将军找麻烦。

  而同样的情况,也在沛县出现,陈宫最终没有做出派徐盛出击的决定,挟太山以超北海,不是不能而是不敢。

  陈宫了解曹操,这个时候他巴不得自己主动杀出去呢,他的口袋一早给他布好了,如果这么杀出去,他敢保证,所有人都有去无回,在这样的情况之下,他只能下达部队撤往城,放弃外城的防守。

  而随着他们果断放弃外城之后,曹操的进攻突然安静了下来,甚至连外城都没有来占领,这样渡过了安稳的一天之后,第二日一早,部队在城严阵以待之时,却发现曹军依然没有继续进攻的意图。

  昨天完全是一副急于攻下沛县的样子,此刻曹操却又表现出一副并不急于进攻的模样,对这样的情况,陈宫的心情可不会像士兵们那样,因为他太清楚这可不是什么好消息,曹操一定在计划着什么。

  而答案很快揭晓,外城一截城墙被摧毁,成为了投石机最好的石料,而被拆毁的城楼空隙,一列列投石机被推入外城。

  如果是这样的话,陈宫看到了希望,在外城这样密集的空间内,投石机好像是出水的游鱼,无处可躲,这个时候如果对其发起进攻的话,势必能够将投石机全部破坏,可是在陈宫下达命令的一刻,他突然发现曹军开始分散,将外城内里里外外全部建筑拆毁,夷为平地。

  甚至还有一部分部队直接在外城扎营,曹操在外城内外结营,互为犄角,而投石机也变得更为安全,有重兵把守,让他破坏投石机的想法再一次落空,其实这一点也不怪,这本是曹操的风格,如果他不做这些部署,反倒有猫腻。

  沛县,自刘澜入主以来,虽然也经历过几次战争,但是战火从未烧到城内,但这一次沛县百姓却再也无法躲过兵灾,而这也是当年陈群反对刘澜民屯的关键原因,屯田必然是要在后方,哪有像刘澜这样安排在前线的,所有的成果,最后只会是为他人做嫁衣。

  可在当时,刘澜也并没有太好的选择,他只能在沛县来完成自己的一些构思,而随着吕布突袭徐州之后,一些被他忽略的事情开始让他重视起来,他将治所南移,同时把沛县的成经验也全部南移,这其最有代表性的无疑是华佗主场的医校。

  这样的学校在刘澜的支持下,办得越来越多,专门种田养殖的农校在秣陵设立,当然传统庠序也开始设立,沛县已经最初的改革前沿逐渐被秣陵取代了他应有位置,并且从商业城镇逐渐改为军事堡垒。

  可是沛县经过这些年的发展,他的富裕程度绝对超乎想象,曹操在大肆破坏外城的同时,最大的收获无疑是从百姓手得到的粮草和财富,这让本来已经开始为粮食发出的曹操再一次化解了缺粮危机。

  外城的收获,让曹操感叹沛县的富裕程度果然名不虚传,很难想象,如果得到整个徐州,一直困扰曹操的钱粮问题,岂不是会迎刃而解了吗?

  可在曹操绝对开始猛攻沛县的一刻,突然斥候传来消息,在沛县东北方一处密林之,斥候发现了有一支骑兵在那里隐藏,因为之前在沛县吃了大亏,曹操害怕再有类似关羽和赵云的情况出现,所以一早开始对四周的巡查,在他要大举进攻沛县的一刻,却突然收到这样一道消息,立时让他立时打消了继续攻城的念头。

  陈宫没有弄明白曹操为何没有趁胜攻击城的原因,还以为他另有打算,殊不知这完全是因为曹操打探到了赵云和龙骑军,不敢再贸然进攻。

  而且因为赵云行迹隐秘,再加龙骑军巡查也很小心,曹军斥候其实并没有探到什么有用的消息,至今都无法判定这里的徐州军到底有多少人,是由哪些兵种组成,主将是谁,在这样谜一般的情况之下,曹操又怎么敢贸然攻打沛县。

  “加大侦查力度,无将敌情探清楚。”曹操眉头一皱,如果消息再能多一些,他能够判断敌军的情况,可是现在敌军多少人他都不清楚。

  看着沛县城楼,在想想那未知的徐州部队,曹操心里说不出的忧虑,这个时候可不能再出现任何意外了,他宁肯玩几日攻打沛县,也绝不能再让徐州援军破坏他的好事,导致所有的努力最后都功亏一篑。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汉龙骑,大汉龙骑最新章节,大汉龙骑 999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