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龙骑 第一千五百八十九章 徐州之战(186)

小说:大汉龙骑 作者:皇叔刘司马 更新时间:2018-11-17 23:40:29 源网站:八一中文
  比起父亲袁绍的决定,袁熙所害怕担忧的是他不知道能否坚持到明年开春,尤其是袁绍所说的什么田豫待不了击退就会撤退,可他现在所看到的局面,是田豫在潞县驻扎了下来,别说三天离开,就算待上三个月也不是没有可能。

  在这三个月里会发生什么情况?能不能攻下蓟县袁熙不敢保证,但田豫要把幽州搅个底朝天却也简单,到时候田豫走了,留给他一个残破不堪的幽州,那也受不了啊,关键是不好对父亲交代啊。

  连日的苦闷,谁想到随着鲜于辅兄弟二人的出现让他看到了曙光,前两项建议足够让他对二人无条件信任,更何况彻底让袁熙看到希望的是最后一项,这不就让他看到了守住蓟县的可能,更让他又了在父亲那里邀功的机会。

  这是好消息,但对袁熙来说,很多事情牵扯其中就必须要慎之再慎,首先第三项建议不能太早进行,必须要把这个时间点选好,选早了田豫一旦真的离开了,那这样大的功劳就和他没有半点关系了,都是邺城那帮运筹帷幄的智囊有先见之明。

  所以这件事急不得,但也不能让田豫在幽州逗留的时间太久,袁熙兴奋的表示着自己的对这件事情的看法,所以说在这件事情上他是能拖就拖,前几日则以拜会各大家族的族长躲着鲜于辅兄弟二人。不是袁熙不敢直接告诉他们兄弟,实在是二人并非心腹,有些事可以做,但想法却必须要烂在肚子里。

  就这样足足拖了近半个月,蓟县内数得上来的大家族,袁熙几乎全部亲自走访了一遍,套交情的套交情,许恩惠的许恩惠,这十天下来之后,这些家长的年轻子弟几乎都在刺史府内有了一份差事。

  这可不是袁熙对各大家族的承诺,说实在话,似这些家族,不是在郡内谋一份差事,而是被辟入刺史府,连小吏都算不上的职缺,还真难进他们的法眼。更何况袁熙明显来者不善。

  嫡子们到了刺史府,说好听是主簿这些职位,可说白了就是袁熙的幕僚,这哪里是为了他们的子弟谋一份出身,这根本就是对他们这些士族的不信任,把他们这些家族中的嫡子留在身边,以保完全。

  这要是袁熙当真看上了他们,这也算是出头的一条捷径,远比从小吏做起等着举孝廉来得靠谱,可这分明就是袁熙害怕他们有人暗中勾结田豫,拿孩子们来做要挟,如果有人真的做出这样的事情,那他就会拿他们来祭旗。

  所以说他们才会担心,毕竟谁知道这些家族是个什么情况,知人知面不知心,到时候一旦真发生类似的事情,那他们可怎么办啊。

  他们惶惶难安,但袁熙自有他的算计,或者说他这一决定并不是鲜于辅的建议,而是他自己的想法,和这些家族搞好关系,对他自己来说显然有百利而无一害,而和这些世家的家主们搞好关系,恐怕这些人精没那么容易会为他卖命,但他们的下一代就不一样了,而且因为他们与自己的关系,这些家族反而会更加的支持自己。

  就算他们也清楚,自己未必能最后坐上世子的位置,可是在对后代的问题上,他们却必须要冒险尝试,毕竟这是希望,关乎孩子,更关乎家族。

  不得不说,袁熙举一反三的能力还是相当不错的,而且他对这些世家的嫡子在一一见面之后发现他们都有着很好的教养,这是几十年几百年家学与家法的传承,也许中间会出现一些不成才的子弟,但眼下这一批,不管是才才学才华上面还是在人品人性上,都算得上是栋梁了。

  袁熙对他们没什么苛刻的条件,但也没有直接就给予他们府内较为重要的要职,一步步慢慢来,直接给他们主簿别驾那是做梦,到时候还是要看谁的能力更强,最后自然就一步步升上来,至于剩下那些,不合格,那就只好离开刺史府了。

  到那时也怪不到他的头上,他已经尽力了,是在是你们的子孙不是这块料。

  ~~~~~~~~~

  先是将各县郡国兵全部召集到蓟县,然后又一一拜会各大家族,而这时,田豫已经抵达潞县八天了,这个时间刚刚好,可以执行了,他把鲜于辅兄弟招到了刺史府,表达了这些天因为公务缠身而一直没能与他们兄弟见面的歉意,可让袁熙没想到的却是鲜于银居然没有上下之别的开始质问他。

  这八天时间,他们来拜访,不仅仅是为了问什么时间前往潞县去见田豫这么简单,更因为在这八天的时间里,虽然袁熙做的隐蔽,可是他暗中派出过几拨人马,暗中去联系辽西乃至辽东属国的乌丸人的消息被他们兄弟知道了。

  正因为这事儿所以才让他们兄弟二人格外生气,如果被田豫知道了,那计划几乎就等于前功尽弃,可没想到他们才问出口,袁熙瞬间动怒,对他们兄弟如此没大没小,袁熙一声呵斥,瞬间从议事厅外冲进一队悍卒。

  二人面沉如水看着袁熙,生死只在一线之间,或者说就在他一念之间,他兄弟二人就会被当场乱刀砍杀,面对数十手持刀斧的悍卒,二人不为所动,好似冲进来将他们团团围困的悍卒如同空气一般,只是死死盯着袁熙,二人不相信袁熙会杀了他们,当然如果他当真下令杀掉他们兄弟二人的话,那也只能是他们瞎了眼。

  袁熙有想过要不要解决这两人,虽然这二人官职很高,但在父亲那里,他们更像是普通人,并不是父亲的心腹,自己杀了他们,并不用考虑什么后顾之忧,毕竟他二人可没有沮授荀湛一样的影响力,但袁熙最后还是没能做出这样的决定,他还是比较爱惜自己的羽毛的,不希望背上卸磨杀驴的名声。

  更何况他现在的情况,正是用人之际,和大哥三弟争世子之位,首先你得有些心腹来支持,但以他现在的根基,远远比不了大哥,又没有像三弟那样受到父亲的偏爱,他所能倚重的势力,不就是现在幽州这帮人吗,如果动了他二人,那他在幽州就再难收人心了。

  不是他兄弟二人有多大的影响力,而是因为他兄弟二人的遭遇,会让幽州上下惶惶难安,这简直就是在削弱自己:“你们干什么?谁让你们进来的,还不给我退下!”

  袁熙对着亲兵一顿训斥,显得极为恼火,等他们全部退出议事厅之后,这才起身,对二人表示歉意,尤其是对于联络乌丸人这件事,他是有些心急了,但他却没想到,信使别说进入辽西和辽东属国了,连右北平都没进入,就不得不被迫返回了,天太冷了,根本就熬不住。

  他很气愤,大骂这些人废物,田豫能从辽东来蓟县,他们怎么就去不了辽东呢,结果连派了数十信使,结果完全一样,这让他不得不被迫中止这件事情,而此刻自然也就在他兄弟二人面前开始保证这件事到此为止,以后再也不会派信使前往辽西和右北平了。”

  这要是袁熙当真看上了他们,这也算是出头的一条捷径,远比从小吏做起等着举孝廉来得靠谱,可这分明就是袁熙害怕他们有人暗中勾结田豫,拿孩子们来做要挟,如果有人真的做出这样的事情,那他就会拿他们来祭旗。

  所以说他们才会担心,毕竟谁知道这些家族是个什么情况,知人知面不知心,到时候一旦真发生类似的事情,那他们可怎么办啊。

  他们惶惶难安,但袁熙自有他的算计,或者说他这一决定并不是鲜于辅的建议,而是他自己的想法,和这些家族搞好关系,对他自己来说显然有百利而无一害,而和这些世家的家主们搞好关系,恐怕这些人精没那么容易会为他卖命,但他们的下一代就不一样了,而且因为他们与自己的关系,这些家族反而会更加的支持自己。

  就算他们也清楚,自己未必能最后坐上世子的位置,可是在对后代的问题上,他们却必须要冒险尝试,毕竟这是希望,关乎孩子,更关乎家族。

  不得不说,袁熙举一反三的能力还是相当不错的,而且他对这些世家的嫡子在一一见面之后发现他们都有着很好的教养,这是几十年几百年家学与家法的传承,也许中间会出现一些不成才的子弟,但眼下这一批,不管是才才学才华上面还是在人品人性上,都算得上是栋梁了。

  袁熙对他们没什么苛刻的条件,但也没有直接就给予他们府内较为重要的要职,一步步慢慢来,直接给他们主簿别驾那是做梦,到时候还是要看谁的能力更强,最后自然就一步步升上来,至于剩下那些,不合格,那就只好离开刺史府了。

  到那时也怪不到他的头上,他已经尽力了,是在是你们的子孙不是这块料。

  ~~~~~~~~~

  先是将各县郡国兵全部召集到蓟县,然后又一一拜会各大家族,而这时,田豫已经抵达潞县八天了,这个时间刚刚好,可以执行了,他把鲜于辅兄弟招到了刺史府,表达了这些天因为公务缠身而一直没能与他们兄弟见面的歉意,可让袁熙没想到的却是鲜于银居然没有上下之别的开始质问他。

  这八天时间,他们来拜访,不仅仅是为了问什么时间前往潞县去见田豫这么简单,更因为在这八天的时间里,虽然袁熙做的隐蔽,可是他暗中派出过几拨人马,暗中去联系辽西乃至辽东属国的乌丸人的消息被他们兄弟知道了。

  正因为这事儿所以才让他们兄弟二人格外生气,如果被田豫知道了,那计划几乎就等于前功尽弃,可没想到他们才问出口,袁熙瞬间动怒,对他们兄弟如此没大没小,袁熙一声呵斥,瞬间从议事厅外冲进一队悍卒。

  二人面沉如水看着袁熙,生死只在一线之间,或者说就在他一念之间,他兄弟二人就会被当场乱刀砍杀,面对数十手持刀斧的悍卒,二人不为所动,好似冲进来将他们团团围困的悍卒如同空气一般,只是死死盯着袁熙,二人不相信袁熙会杀了他们,当然如果他当真下令杀掉他们兄弟二人的话,那也只能是他们瞎了眼。

  袁熙有想过要不要解决这两人,虽然这二人官职很高,但在父亲那里,他们更像是普通人,并不是父亲的心腹,自己杀了他们,并不用考虑什么后顾之忧,毕竟他二人可没有沮授荀湛一样的影响力,但袁熙最后还是没能做出这样的决定,他还是比较爱惜自己的羽毛的,不希望背上卸磨杀驴的名声。

  更何况他现在的情况,正是用人之际,和大哥三弟争世子之位,首先你得有些心腹来支持,但以他现在的根基,远远比不了大哥,又没有像三弟那样受到父亲的偏爱,他所能倚重的势力,不就是现在幽州这帮人吗,如果动了他二人,那他在幽州就再难收人心了。

  不是他兄弟二人有多大的影响力,而是因为他兄弟二人的遭遇,会让幽州上下惶惶难安,这简直就是在削弱自己:“你们干什么?谁让你们进来的,还不给我退下!”

  袁熙对着亲兵一顿训斥,显得极为恼火,等他们全部退出议事厅之后,这才起身,对二人表示歉意,尤其是对于联络乌丸人这件事,他是有些心急了,但他却没想到,信使别说进入辽西和辽东属国了,连右北平都没进入,就不得不被迫返回了,天太冷了,根本就熬不住。

  他很气愤,大骂这些人废物,田豫能从辽东来蓟县,他们怎么就去不了辽东呢,结果连派了数十信使,结果完全一样,这让他不得不被迫中止这件事情,而此刻自然也就在他兄弟二人面前开始保证这件事到此为止,以后再也不会派信使前往辽西和右北平了。”九四文学网启用新网址94shu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汉龙骑,大汉龙骑最新章节,大汉龙骑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