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龙骑 第一千五百八十六章 徐州之战(183)

小说:大汉龙骑 作者:皇叔刘司马 更新时间:2018-09-14 03:16:48 源网站:999文学
  送去的信鸽让赵云能够第一时间将他在沛县以及沛县城内的消息传回,在看玩信鸽内容之后,刘澜将几个字的内容说了出来,一旁的徐庶有些急,主公您的命令可是让子龙协助陈宫撤离,难道真要依公台之计,对沛县不管不顾吗?

  刘澜走到一盏宫灯前,将信鸽内容烧掉之后才说道:“陈宫也是无奈之举,曹操围城而不打,明显是要引子龙钩,别说是陈宫一早叮嘱子龙不得救援,算没有叮嘱,子龙恐怕也万万不敢支援沛县,更何况是我们呢,明知那是一个无底洞,难道还要让龙骑军跟着沛县守军一起死吗?

  刘澜叹了口气,闭了眼:“其实啊我明白,子龙这道飞鸽传书过来的意思,说白了是他想要最后努力一次,只要我肯法令,他会不顾危险,可沛县军是我的儿郎们,龙骑军难道不是了吗?元直,有时候必须要做出取舍。 ”

  赵云想去,又知道去了之后必死无疑,可他必须要对沛县城内武将官有一个交代,可他终归是人臣,这件事不管他如何不管不顾,刘澜最多对他小惩以戒,也算是对沛县军民一个交代,安抚人心。

  可他如果真去冒险了,那绝不可能会得到任何奖赏,甚至侥幸活着回来,也一定会受到严肃惩处,所以这件事赵云传书给刘澜本身是一次头热后的决定,好在刘澜身边徐庶一人,不然这不是让刘澜左右为难吗,到时候他能怎么办?

  是让他去救,还是不让他去救?所以刘澜非但没有给徐庶看信内容,甚至还在第一时间将书信烧掉,一副自己什么也不知道的样子。此刻他只能这样,也必须这样。

  现在的刘澜已经不当年,他必须为大局着想,这是没有办法的决定,好像陈宫,其实也是从大局考量才要求赵云绝不可支援沛县一样,也许最后沛县会生灵涂炭,可这样的决定有错吗?

  刘澜回到了座位之,沛县的结局如何,寄托在陈宫一人身,而坚持挡住曹操十五天不至徐州城下,则要看子龙,两件事哪一件都千难万阻,刘澜现在真头疼。

  ~~~~~~~~

  曹军攻城第二天下午,因为收到曹操的命令,曹军突然安静了下来,为明天大举攻城休整,但这样的反常举动却势必引起了沛县守军的注意,守将张汎立刻派人去通知陈宫,当然还有张辽。

  闻讯之后的陈宫急急忙忙赶了过来,而张辽和徐盛二人亦在他抵达城楼不久之后出现,三人在百名士卒的簇拥下登了城楼,留在城内的曹军寥寥无几,但都是无所事事的样子,不过他三人都清楚,这是在引诱他们呢,如果真的以为他们毫无防备而杀出去,那才是羊入虎口呢。

  在外城外,陈宫相信,曹操的主力一定正严阵以待,而且以曹操统兵的能耐,他帐下的士兵又怎么可能如同乌合之众一样呢,算是他们连着偷袭曹军三回,混乱程度最严重的也是寿春军,而曹军的情况则好很多,如果不是寿春军造成的混乱,到时双方互相残杀,说不定他们还真去不得之前那般好的成果呢。

  陈宫负手观望,其实根本看不出什么来,也看不到外城曹营之到底是个什么情况,现在的曹军已经从十几里外全都搬到了沛县周边,犹豫外城的失守,陈宫算想去偷袭,也没那么大的胆子。

  可真是什么都看不到,才让他稍显轻松的张徐二人心思更重,眉头皱成一团,曹军突然停止进攻,这是什么情况?心开始思量着曹操这样做的用意,是子龙当了又或者是曹操忍不住要大举进攻了?

  现在的情况初次二项之外没有别的可能,好猜却不好应对,尤其是他真的害怕子龙不管不顾支援过来,虽然已经过去两天了,可不到最后尘埃落定,他心始终忐忑难安。

  时间很快来到傍晚,曹操开始例行巡营,这是经过被连续偷袭三次之后曹操养成的习惯,每到临睡之前如果不亲自查探一番营内防御他绝不会睡得安稳,一圈巡视之后,见到寨内下下万无一失之后,这才返回主帐准备休息,可在这个时候,程昱匆匆忙忙前来拜见。

  “仲德这么晚来可有什么要事发生?”曹操已经褪下了衣甲外衫和靴子,穿着内衣在外账见了程昱,问道。

  施礼之后,程昱禀道:“我们的斥候从琅琊传来消息,琅琊的徐州军有异动,摄山营更是在几天前拔营离开,一路南下,目的地不明,不知前往何处,而在摄山营离开后的第三天,臧霸的青州军同样拔营离开,依然是向南而行,卑职得此消息之后,不敢怠慢,这才匆匆赶来,向曹公禀报。”

  “摄山营,青州军都从开城撤了出来?”曹操眉头皱成一团,如此大规模的调动,必然是刘澜的主意,他这是要做什么?

  “曹公,会不会又冲我们来的?”程昱小心翼翼道。

  “那这个刘澜可是这世头号蠢猪了。”曹操冷笑一声,道:“摄山营在琅琊,虽败颜良,却没有一举击溃冀州军,转而来到沛县,与我相持数月,却因袁绍卷土重来而又北琅琊,现在沛县岌岌可危,又调兵南下,如果他真是冲我们而来,这样的愚蠢对手,有何惧哉?”

  曹操和刘澜甚至其妻乃多年密友,如今又是对手,对他可谓是直至甚深,何尝见过刘澜如此反复,所以这种事料想不会是因为他的举棋不定造成的结果,而是另有原因,所以程昱的那些猜测,完全可以忽略,可他实在又想不到刘澜真正的目的是什么,反而程昱的猜测最为可能,一时间却也有些揣摩不定了。

  曹操想了许久,对外喊道:“今夜是谁当值?”

  “主公有何吩咐?”典韦的声音在帐外响起。

  “传奉孝前来。”

  “诺。”

  不一回郭嘉便随着典韦前来,赶到营帐前,匆匆忙忙正了正衣冠,这才入帐,见礼之后,曹操把关于琅琊的消息大致说了一下,道:“不知奉孝以为刘澜此举意在何为?”

  郭嘉想了想,之前还挂在嘴角的笑容瞬间凝固:“曹公,我看八成刘澜是怕我们夺下沛县,直取徐州,抄了他的后路,他为以防万一,这才调主力南下,所以仲德所言不假,他这是冲我们而来,但我料刘澜必还有另一个目的,是一旦袁绍趁势南下的话……”

  “奉孝的意思是,刘澜此举一是为了防御我,二是为了跑?”

  “正是。”郭嘉说完,猛然看向了沛县的方向,一脸醒悟的样子:“怪不得那赵云对沛县不管不顾,却又去偷袭我军粮道,我看他出现再此的目的,绝不是为了支援沛县,而是不让我军顺利抵达徐州城下!”

  经过郭嘉的一番分析,程昱也算是彻底被点通了,再此出声,道:“奉孝所言不错,赵云说白了是来拖延我军的,而沛县的死活根本无关紧要,如果我军因为沛县而被拖久一天,反而对他更为有利,如果我军一直被拖在沛县,那刘澜完全可以从容布放了,毕竟他手可是有信鸽的,传递消息实在太快了。”

  对于信鸽的事情,曹操也一早知晓了,甚至为此也专门成立了这样一支传讯部队,但可惜在信鸽的培育,却迟迟没有进展,指望信鸽传递信件,暂时看起来是没有什么可能了,虽然没有取得什么收获,可是他已经传下命令,只要弓箭手发现鸽子,一律射杀,而在许都,也在开始通过寻找信鸽来去查找刘澜的习作,别说效果还真好。

  其实曹操最初并不想捣毁这些徐州谍子的场所,留着他们,反而可以利用他们,但因为急需培育信鸽,想从他们身找到一些秘诀,毕竟他们在徐州费尽千辛万苦,到最后却一无所获,所以只能从这些谍子下手,但最后几乎将许都乃至兖豫州内几个徐州内卫所都捣毁了,也没有找到一人,反而大张旗鼓的抓捕让徐州谍子警惕起来,自此之后郭嘉再也无法通过信鸽的方式找到敌军谍子的踪迹了。

  但曹操和郭嘉都清楚,他们并不是被清剿完了,而是转到了低下,行动变得更为隐秘,这让他们的抓捕工作变得更困难,但只要一有消息,郭嘉绝不会手下留情,当然从徐州内部打探信鸽的消息同样紧锣密鼓进想着,只是培育技术一直在军方之,听说信鸽这件事是由关羽帐下大将裴元绍亲自负责,别说是徐州内部的世家和职接触不到,算是军队的人想接触,没有关羽刘澜同时的手谕,连这么回事都搞不清楚呢。

  不过也不是没有好消息,程昱在派往凉州的探子回禀,听闻那里有胡人擅长养殖信鸽,并通过信鸽传书,虽然他正在求证,还没有准确的消息,但如果是真的话,那曹操不管付出多大的代价,一定要把信鸽传书在内部运用起来。

  见识过刘澜通讯的快速,在战场之反应的迅捷,曹操太清楚这些年在与刘澜的交手吃了多大的亏,所以他要把拉近他们之间的优劣形式,最少在通讯这一点,不能只依靠烽火和快马。

  “看来明天必须要抓紧攻城了。”曹操终于做出了决定,可他话音未落,不想程昱和郭嘉几乎同时出声:“不可。”

  看着异口同声的二人,曹操的目光突然变得深邃起来,然后好像明白了二人的真正目的,无奈叹息:“是啊,摄山营是来对付我们的,到时候算袁绍南下了,可我们能挡得住关羽和他的摄山营吗?”

  沛县一战,虽然看起来双方谁也没能奈何得了谁,可他清楚,当时如果他们退的再晚一些,关羽一到,他们必败无疑,而且他忽然忘记了自己攻打沛县的初衷是什么了,是趁着刘澜在琅琊与袁绍僵持,先打通前往徐州城的通道,但并没有真打算去攻打徐州城。

  这才是关键,他现在如果攻下沛县,首先刘澜绝不可能无动于衷,到时候他想置身事外,结果却变成引火烧身,这结果可不是他希望见到的。

  “这件事必须要小心处理,绝不能有丝毫大意。”尤其是他需要和张勋那边进行沟通,这才是关键,毕竟他们有着夺下沛县的压力,可现在显然沛县是一颗钉子,夺下沛县,暂时对他们没有任何好处。

  “奉孝,杨弘那边你得去提醒他一下。”

  “明白,等会儿去。”

  “虽然我们暂时不打沛县,但仲德你那边也不能闲的,继续寻找赵云,还有记得让曹纯继续派粮过来。”

  “诺。”

  两人相携而去,而随着他二人的离开,曹操又派典韦去把曹仁叫了过来。

  穿着一身铠甲的曹仁来到军大帐,虽然已经休息,但身为武将,算是休息,也要时刻保持警惕,衣不卸甲,听到曹操召见,穿挂好衣甲便来到军大帐,见到曹操的一霎那,单膝跪地便拜:“末将曹仁见过将军。”

  曹仁兖州有着一点激动,甚至连说话的声音之都透着一丝兴奋,在见过礼,在曹操示意他起身后,道:“这么晚叫我来,是不是要连夜攻打沛县啊,您放心,我这去整军,今夜一定夺下沛县!”

  “不行!”曹操一口阻止:“沛县不能打了,我这么晚叫你来,是告诉你这件事,明天的攻城,取消了。”

  “为什么啊,我都准备一下午了,将士们一个个也都磨刀霍霍,等着明天大干一场,怎么突然又不许攻城了呢?”曹仁有些不解,气呼呼的坐了下来,更是直接把头盔摘了下来,随手让在边,以此来表达心的不满。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汉龙骑,大汉龙骑最新章节,大汉龙骑 999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