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龙骑 第一千五百八十八章 徐州之战(185)

小说:大汉龙骑 作者:皇叔刘司马 更新时间:2018-11-23 00:38:05 源网站:全书网
  “这一路虽然匪兵看我甚严,没有机会发现后钱的踪迹,但他心腹大将后枋却时有所见,而这一回逃出来,我更是亲眼看到他朝黔陬而来,而起向来是后钱的左膀右臂,其所在的地方,后钱必定会在,所以末将相信后钱肯定就在黔陬县内,将军此时正是擒他的绝对良机。”

  “哦?不知高将军有何主意?”

  “后钱兵败,比任何时候都要迫切返回东莱,而其此刻只需控制住前往壮武要道,然后在黔陬县内搜捕即可,就算不能将其生擒,其亦无藏身之地,早晚都会将其生擒,。”

  高夔说话时,管统便连连点头,待他把自己的想法全都说出来后,几乎连考虑都没有考虑,直接点头同意,道:“高将军真是帮了我的大忙,既如此,我这就派人控制官道,设立拦截,绝不让他们这帮匪军有任何一个人从黔陬逃脱。”

  “管将军谬赞了,不过末将有一事相求,如果发生后钱、后枋二人,务必生擒!”高夔咬牙切齿说着这两个人的名字,恨不得生吞了他们,也昭示着一旦将他二人抓住,绝不会轻饶了二人。

  高夔在匪军手中到底遭受了怎样的非人折磨管统不好问,也没法去问,可既然他提了出来,那他就没有拒绝的道理。

  而在此时,在宗寇偏师进入黔陬搜寻后钱踪迹后第二天,他终于派信使传来了他在黔陬县内的消息,正在守城的张萍接到信使之后,亲自将他带到了城楼之上,此刻张飞正站在城楼之上,凝望着即墨方向,他即将兵发即墨,可是宗寇哪里迟迟没有消息,这样他无比担心,当然最关键的还是黔陬县内的冀州军,如果宗寇行事不密,被发觉了行踪,那可就危险了。

  黔陬到夷安,不到一百来里,一天时间这个距离太近了,双方不管谁突然袭击的话,对付一定反应不及,可他却因为有重任在身,必须要前往东莱,所以他现在就算是知道宗寇出现了意外,也不可能前去解决。

  “参见将军!”就在这时,张萍将宗寇派来的信使带上了城楼,在见到他的一刻,快步上前施礼道。

  张飞点点头,询问着他关于宗寇在黔陬县的情况,除此之外他最关系的主要还是管统有没有发现他们,如果没有管统现在有个什么样的情况,这是他最为关心的消息了,这可是关乎整个战局,张飞虽然鲁莽冲动了些,但在这个时候他可不敢犯浑,就算是出现战机,也得慎之再慎,不敢盲目。”

  传讯兵苦笑一声,道:“将军,管统现在主要的精力都在后钱匪兵身上,并没有发觉宗寇将军的存在,其实就目前的情况来看,反而可以将宗将军调回来了,有冀州军帮咱们消灭后钱,又何须让宗寇将军深入险境呢?”

  张飞转身看了他一眼,眼睛瞪得滚圆,上下打量着他半晌,才开口道:“这话是宗寇说的?”

  张飞犀利的眼神让信使浑身不自在,瑟瑟发抖,道:“是…是我心中所想,并非宗寇将军之意。”

  张飞冷哼一声,转过身负手而立,边上的张萍替他擦了把汗,刚才张飞显然是动怒了,好在没有责罚他,也是这小子侥幸,不然就算脑袋不搬家,也得挨鞭子,当即呵斥道:“大胆,将军做什么轮得到你多嘴?还不快滚下去!”

  “诺!”

  待信使逃也似跑下城楼之后,张萍站在张飞身边,劝道:“将军无须为这么个小卒动怒。”

  “俺生气了?”张飞摇摇头:“他不过是想在俺面前卖弄聪明,展现自己罢了,虽然尽说些混账话,可在我生气动怒的那一刻,却突然想到了当年初入主公帐下的时候,那个时候我何尝不是如这信使一样,想在主公和众将面前表现自己,可每一次都会被主公训斥一番,当时不理解,自己说的并没有错啊,但时候才发现,自己当时的想法是何其愚蠢,而此刻他想必也是如此吧?”

  “都有个过程,没人天生下来就是将军。”张萍笑着说道。

  “是啊,他只看到了冀州军也要除掉后钱,却忘记一旦冀州军一旦后钱落入管统手中,我们就无法以匪军的身份入东莱,到时候文丑知晓是我张飞带领徐州军进入东莱,只怕我军再也就无法活着再返回徐州了。”

  张萍微微叹息,道:“也正因如此,宗寇将军才请缨亲自前往黔陬县,他并不是不在乎自己的死活,而是太在乎全军的安危,如果这仗宗寇将军有个三长两短,卑职真的无法见他的家人了。”

  张飞突然沉默了下来,他想到了那个几乎和张苞同一天出生的宗预,这孩子是真的机灵,瞅着就让人开心,比他家那个虎头虎难的臭小子招人喜欢多了,而且孩子今年抓周,张苞那小子抓了算盘,而宗预这小子则抓了一把木剑。

  虽然他一直在前线,没能亲自见到这样的一幕,可是当宗寇和他说得时候,他虽然强颜欢笑,说俺老张当年贩肉,生下的儿子,天生就会弄算盘,可他心中却是真的希望张苞这小子以后也能提起蛇矛,帮主公完成霸业。

  所以说他在听到宗寇谈及家书之中的内容后,是真的不爽,可最后一想,这抓周本来就是一种寄托,当不得真,所以也就放下了,此时想想,当时和宗寇因为这件事两人争执,虽然荒唐了些,却也真的幸福。

  未身为人父,是绝不会明白那个对自己唯唯诺诺的偏将,居然在当时好像是被惹了逆鳞,居然面红而赤和自己争了起来,想想就不可思议,可如果他真的这一仗再也回不去徐州,别说是张萍无法面对他的家人,就算是自己,都无法向弟妹一家人交代啊。

  还有那个机灵的小子,我如何能让他自幼失怙,没了爹呢,还有宗寇,这般得力的干将,张飞想着,回头对张萍,道:“这样,你现在就带上你的本部兵马,连夜南下,但不要太过深入,如果有可能尽量接应下宗寇,如果实在救不回来,切记万不可冒险蛮干,你可愿意接令?”

  “这一路虽然匪兵看我甚严,没有机会发现后钱的踪迹,但他心腹大将后枋却时有所见,而这一回逃出来,我更是亲眼看到他朝黔陬而来,而起向来是后钱的左膀右臂,其所在的地方,后钱必定会在,所以末将相信后钱肯定就在黔陬县内,将军此时正是擒他的绝对良机。”

  “哦?不知高将军有何主意?”

  “后钱兵败,比任何时候都要迫切返回东莱,而其此刻只需控制住前往壮武要道,然后在黔陬县内搜捕即可,就算不能将其生擒,其亦无藏身之地,早晚都会将其生擒,。”

  高夔说话时,管统便连连点头,待他把自己的想法全都说出来后,几乎连考虑都没有考虑,直接点头同意,道:“高将军真是帮了我的大忙,既如此,我这就派人控制官道,设立拦截,绝不让他们这帮匪军有任何一个人从黔陬逃脱。”

  “管将军谬赞了,不过末将有一事相求,如果发生后钱、后枋二人,务必生擒!”高夔咬牙切齿说着这两个人的名字,恨不得生吞了他们,也昭示着一旦将他二人抓住,绝不会轻饶了二人。

  高夔在匪军手中到底遭受了怎样的非人折磨管统不好问,也没法去问,可既然他提了出来,那他就没有拒绝的道理。

  而在此时,在宗寇偏师进入黔陬搜寻后钱踪迹后第二天,他终于派信使传来了他在黔陬县内的消息,正在守城的张萍接到信使之后,亲自将他带到了城楼之上,此刻张飞正站在城楼之上,凝望着即墨方向,他即将兵发即墨,可是宗寇哪里迟迟没有消息,这样他无比担心,当然最关键的还是黔陬县内的冀州军,如果宗寇行事不密,被发觉了行踪,那可就危险了。

  黔陬到夷安,不到一百来里,一天时间这个距离太近了,双方不管谁突然袭击的话,对付一定反应不及,可他却因为有重任在身,必须要前往东莱,所以他现在就算是知道宗寇出现了意外,也不可能前去解决。

  “参见将军!”就在这时,张萍将宗寇派来的信使带上了城楼,在见到他的一刻,快步上前施礼道。

  张飞点点头,询问着他关于宗寇在黔陬县的情况,除此之外他最关系的主要还是管统有没有发现他们,如果没有管统现在有个什么样的情况,这是他最为关心的消息了,这可是关乎整个战局,张飞虽然鲁莽冲动了些,但在这个时候他可不敢犯浑,就算是出现战机,也得慎之再慎,不敢盲目。”

  传讯兵苦笑一声,道:“将军,管统现在主要的精力都在后钱匪兵身上,并没有发觉宗寇将军的存在,其实就目前的情况来看,反而可以将宗将军调回来了,有冀州军帮咱们消灭后钱,又何须让宗寇将军深入险境呢?”

  张飞转身看了他一眼,眼睛瞪得滚圆,上下打量着他半晌,才开口道:“这话是宗寇说的?”

  张飞犀利的眼神让信使浑身不自在,瑟瑟发抖,道:“是…是我心中所想,并非宗寇将军之意。”

  张飞冷哼一声,转过身负手而立,边上的张萍替他擦了把汗,刚才张飞显然是动怒了,好在没有责罚他,也是这小子侥幸,不然就算脑袋不搬家,也得挨鞭子,当即呵斥道:“大胆,将军做什么轮得到你多嘴?还不快滚下去!”

  “诺!”

  待信使逃也似跑下城楼之后,张萍站在张飞身边,劝道:“将军无须为这么个小卒动怒。”

  “俺生气了?”张飞摇摇头:“他不过是想在俺面前卖弄聪明,展现自己罢了,虽然尽说些混账话,可在我生气动怒的那一刻,却突然想到了当年初入主公帐下的时候,那个时候我何尝不是如这信使一样,想在主公和众将面前表现自己,可每一次都会被主公训斥一番,当时不理解,自己说的并没有错啊,但时候才发现,自己当时的想法是何其愚蠢,而此刻他想必也是如此吧?”

  “都有个过程,没人天生下来就是将军。”张萍笑着说道。

  “是啊,他只看到了冀州军也要除掉后钱,却忘记一旦冀州军一旦后钱落入管统手中,我们就无法以匪军的身份入东莱,到时候文丑知晓是我张飞带领徐州军进入东莱,只怕我军再也就无法活着再返回徐州了。”

  张萍微微叹息,道:“也正因如此,宗寇将军才请缨亲自前往黔陬县,他并不是不在乎自己的死活,而是太在乎全军的安危,如果这仗宗寇将军有个三长两短,卑职真的无法见他的家人了。”

  张飞突然沉默了下来,他想到了那个几乎和张苞同一天出生的宗预,这孩子是真的机灵,瞅着就让人开心,比他家那个虎头虎难的臭小子招人喜欢多了,而且孩子今年抓周,张苞那小子抓了算盘,而宗预这小子则抓了一把木剑。

  虽然他一直在前线,没能亲自见到这样的一幕,可是当宗寇和他说得时候,他虽然强颜欢笑,说俺老张当年贩肉,生下的儿子,天生就会弄算盘,可他心中却是真的希望张苞这小子以后也能提起蛇矛,帮主公完成霸业。

  所以说他在听到宗寇谈及家书之中的内容后,是真的不爽,可最后一想,这抓周本来就是一种寄托,当不得真,所以也就放下了,此时想想,当时和宗寇因为这件事两人争执,虽然荒唐了些,却也真的幸福。

  未身为人父,是绝不会明白那个对自己唯唯诺诺的偏将,居然在当时好像是被惹了逆鳞,居然面红而赤和自己争了起来,想想就不可思议,可如果他真的这一仗再也回不去徐州,别说是张萍无法面对他的家人,就算是自己,都无法向弟妹一家人交代啊。

  还有那个机灵的小子,我如何能让他自幼失怙,没了爹呢,还有宗寇,这般得力的干将,张飞想着,回头对张萍,道:“这样,你现在就带上你的本部兵马,连夜南下,但不要太过深入,如果有可能尽量接应下宗寇,如果实在救不回来,切记万不可冒险蛮干,你可愿意接令?”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汉龙骑,大汉龙骑最新章节,大汉龙骑 全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