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龙骑 第一千五百九十一章 徐州之战(188)

小说:大汉龙骑 作者:皇叔刘司马 更新时间:2018-09-14 23:53:39 源网站:云来阁
  张萍和宗寇能顺利逃出来,运气占了很大的成分,但困难同时也将面临,那就是他们是该守还是撤,撤入东莱,虽然看似是一早就决定好的计划,可是张飞的任务是什么,还不是要替代后钱搞乱东莱以至于整个青州吗。

  而现在文丑亲自前来,这看起来好像是计划成功了,可也意味着,他们面临的风险更大了,其实刘澜最初的考虑是,袁绍并不会派冀州主力去剿匪,文丑和主力冀州军不管是在临淄城还是北海郡,他们的存在,就是危险,对徐州的震慑。

  但他们一旦被张飞吸引去了东莱,那不就是正中他下怀了?别忘了琅琊可还有着十多万徐州军呢,所以说袁绍和他的谋士们,绝不敢贸然让文丑出手,正是这样一个考虑,所以刘澜才敢于派张飞潜入东莱,毕竟只是对付一个管统,要容易很多。

  但现在的情况则彻底与预期大相径庭了,文丑就在夷安,而且正在向即墨挺近,于此同时管统更是占据了壮武,这简直就是要两面夹击他们,而高览,虽然不知道现在身在何处,但绝大可能此刻还在北海甚至前往城阳郡,由他来防御徐州军,这样一来他率领着一万来人与冀州近十万人交战,几乎没有任何胜算,不应该是绝对没有任何胜算。

  而且现在青州的情况其实已经早发生了扭转,虽然刘澜对青州有着不小的影响力,可别忘了在世家眼中,袁绍的吸引力更大,更何况他们之中本身就有不少人与袁军有着交集,如果说最初的混乱是由亲刘士族加上内卫谋划使得青州出现大规模的骚乱,攻打郡县占领县城,而随着文丑带领大部队抵达青州之后,亲袁士族见机行事,在他们出钱出力之下,各郡叛乱除东莱郡几乎被全部荡平,袁谭与文丑派出兵马开始陆续接受郡县,所到之处无一不是夹道欢迎,甚至一些青州士族子弟在刘澜臧霸控制时期闭门不出,一副隐士态度,也发生了一百八十度变化,纷纷骑马驾车前往临淄,寻求上进之机。

  不得不说,虽然曾经刘澜有郑玄帮助他得到不少士族子弟投效,但也仅仅只是以他的学生为主,在在很多真正的世家眼中,刘澜毫无吸引力,他们宁肯潜心典籍,治学育人也不愿在刘澜处出仕,可袁绍就不一样了。

  袁家乃举世公族,放眼整个大汉朝,能够得上举世公族的家族,也就关西杨家和袁家,所以说袁绍莫说振臂一呼了,就算是大兵所到,那也是群起而响应,更何况现在刘澜明显处于颓势,现在还不改换门庭,不去投效,那才是傻子行为。

  更何况,刘澜的新政,对世家来说打击极大,甚至一度成为青州三大患,刘澜黄巾及蝗灾,而刘澜居然是这三大祸患之首,可见他在青州的那些大族眼中有多可恨了,也是蝗灾虽然厉害,也不过就是吃光庄家罢了,对他们这样的大家族没什么危险,而黄巾同样如此,对平民造成的损害很大,但要攻破大族们的坞堡,却也痴人说梦,所以说着两害更多只是对青州以及百姓造成危害,虽也波及到他们自身,但绝不会像刘澜这样伤及根本动摇他们家族的根基。

  这新政首先就使得他们再也寻找不到佃农来替他们耕种,而迁徙平民下扬州,这几乎就是在绝户,这也就是迫于刘澜的淫威,当然更多还是因为臧霸,他们就算起兵,可能影响到的范围不大,反而还可能引火烧身。

  所以说,在得知文丑率领大兵来了之后,他们虽然一开始依旧处于观望状态,但这也是冀州军实在不给力,不放心所致,不管是当年的袁谭还是后来的颜良,不是祸害青州的百姓氏族就是不堪一击,你说他们谁还敢一开始就出头了?

  但随着文丑十万主力南下,这样的大举进攻,再加上颜良战败,反而让他们觉得机会来了。

  对于青州出现这样的情况,其实最绝望的还是臧霸,这当然这其中有不少是那种两面派的恶心人,对他们臧霸一早就看透了他们,有这样的情况不意外,可那些曾经被他信任倚重的家族,却变成了急先锋,确实有些令他寒心。

  可这就是现实,臧霸自问,自己在这样的情况之下,也会像他闷闷一样,做出同样的选择,就好像当年刘澜以备寇之名出兵琅琊,虽然说得好听是来与他相见,可明眼人都清楚他就是来围剿自己的,如果当时不接受来青州的建议,那他现在的情况,和曹豹没什么两样。

  但道理懂是懂,可这人啊,不就这样吗,他绝不会认为这些士族已经尽力了,反而觉得他们就算不尽忠赴死也该不去助纣为虐,可士族们错了吗,不出力,那文丑就要拿他们开刀,一个人生死是小,可这一大家子的人,几百年的家族,有个什么意外,又如何对得起祖先?

  青州的情况被彻底解决,现在就差东莱,而在幽州,随着鲜于辅返回带来的好消息,则让袁熙悬着的心彻底落下,一整天他都处于亢奋之中,可一天天过去之后,他给父亲的传书却迟迟无法发出去,因为田豫依旧没有要撤兵的意图。

  他一个人坐在卧室中堂之中,屏退了所有人,没有点亮一盏灯,也没有焚着一盆炭火取暖,一个人在寒冷的屋子里,披着厚厚的貂裘,抱着随身长剑,置身在一片黑暗之中。

  他就这样一个人静静坐着,他不知道是不是该继续信任鲜于辅,但他又不知道,如果鲜于辅不可信,还有谁能来帮助自己。

  那口宝剑被他紧攥着,父亲有好几口宝剑,但他却听说如今在曹操手中的那柄倚天剑则是所有宝剑之中绝品,甚至在兵器谱上都有名号,反而是父亲那口思召剑,虽然也榜上有名,不过排名却极为靠后。

  之所以会想到这口倚天剑,正是因为他现在的尴尬处境,更是因为他不知道该不该相信鲜于辅。

  很多人都以为父亲能有今天,完全是因为各种以为的发生,最终将父亲推到了今天的位置,可是如果不是他知晓了倚天剑如何到曹操手中的故事,他也会这般相信,但知晓这则故事之后,他才发现,原来父亲在从雒阳到渤海之时,就已经有人为他出谋划策。

  而这时期,甚至连讨董还没有。

  “若吾南据黄河,北守燕代,兼有乌丸鲜卑之众,然后南向争夺天下……”

  袁熙叹了口气,这是当年父亲对曹操所言,而当时父亲的谋臣也不过逄纪、许攸几人,但不得不说,父亲的目光是多么的犀利,不仅会用人,同时他看待问题又何止是犀利,在当时的情况之中,中原绝不是发家的之地,哪里诸侯环视,兼有董卓在侧,待将中原平定,不知要耗费多少人力物力,更何况还未必能在与董卓的对抗下笑道最后。

  毕竟袁熙是设身处地站在当年的情况之下来想父亲的,在当时如果有人会说董卓会死、李催郭汜会死,甚至中原的诸侯也不堪一击,那绝对会被笑掉大牙,所以父亲在当时的情况之下做出这样一个发展的蓝图,不管是眼光还是决策都是极为正确的,而且他也按照自己的这幅蓝图,或者说是逄纪许攸等人制作的发展蓝图有条不絮的进行着,所以父亲才有了今天的局面,如他所说北守燕代,南夺天下。

  只不过现在南据黄河,北守燕代所防御的不再是董卓而是刘澜,但是南夺天下这一点却没有改变,不管是董卓更强还是刘澜更强,这都是唯一一条路,没有其他选择可言。

  可是他呢?他想到了自己,想到自己在和父亲差不多的年纪居然是如此无能,别说没有父亲那般大的智慧,就连一个可用之人,一个幕僚可供出谋划策的谋臣都没有,好不容易有一个鲜于辅,但对他是否可以相信有打了疑问。

  如果他真的是有大智慧之人,为何田豫还没有退,如果似这样的人来当他的谋主,那他如何能击退田豫,更不要说去继承世子之位了。

  他的情况自己最清楚,他是嫡子,但并不是嫡长子,所以说世子之位和他几乎毫无关系,就像现在冀州内部,支持大哥的,大多都是一些元老重臣,因为大哥嫡长子的身份,几乎是无条件对他支持,而另外一部分人,则是因为父亲对三弟的喜爱,而投其所好,可他呢,成了可有可无的存在,所以说他几乎失去了争夺世子的机会。

  好不容易,他觉得机会出现了,鲜于辅可以帮助自己,可是他居然是欺世盗名的大蠢材,他心中的愤怒和悔恨在同时燃烧,拔剑出鞘,狠狠劈落在矮几几面之上。

  当啷一声,手中长剑被弹飞,他疯狂大吼,这对他的打击更大,连剑都握不住握不稳,他还想争夺世子?

  “刺史您没事吧?”

  这是门外响起了亲兵关怀的响声,几乎已经眼眶含泪的袁熙平复下心绪,他可不想让下人知道他居然如此失风度,说道:“我没事,碰倒了木枰。”

  “哦对了,今天有人来吗?”

  “就鲜于将军在午时来见,但刺史一早放话今日不管谁来拜会都不见,所以就把他给拦下了,听说他现在还在厅前等候着刺史召见呢。”

  袁熙闭上眼,不在说话,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也不知道过去多久,但估摸着最少也有一个多时辰了,睁开眼道:“去前院看看,如果他还没走,就把他叫来吧。”

  袁熙冷静了下来,虽然对鲜于辅不信任,但别忘了他现在实在是无人可用,就算真要怠慢鲜于辅,那也是在有了后继之人后的事情,而不是现在,不然这之后还有谁能帮他,能为他出谋划策呢?

  可是他呢?他想到了自己,想到自己在和父亲差不多的年纪居然是如此无能,别说没有父亲那般大的智慧,就连一个可用之人,一个幕僚可供出谋划策的谋臣都没有,好不容易有一个鲜于辅,但对他是否可以相信有打了疑问。

  如果他真的是有大智慧之人,为何田豫还没有退,如果似这样的人来当他的谋主,那他如何能击退田豫,更不要说去继承世子之位了。

  他的情况自己最清楚,他是嫡子,但并不是嫡长子,所以说世子之位和他几乎毫无关系,就像现在冀州内部,支持大哥的,大多都是一些元老重臣,因为大哥嫡长子的身份,几乎是无条件对他支持,而另外一部分人,则是因为父亲对三弟的喜爱,而投其所好,可他呢,成了可有可无的存在,所以说他几乎失去了争夺世子的机会。

  好不容易,他觉得机会出现了,鲜于辅可以帮助自己,可是他居然是欺世盗名的大蠢材,他心中的愤怒和悔恨在同时燃烧,拔剑出鞘,狠狠劈落在矮几几面之上。

  当啷一声,手中长剑被弹飞,他疯狂大吼,这对他的打击更大,连剑都握不住握不稳,他还想争夺世子?

  “刺史您没事吧?”

  这是门外响起了亲兵关怀的响声,几乎已经眼眶含泪的袁熙平复下心绪,他可不想让下人知道他居然如此失风度,说道:“我没事,碰倒了木枰。”

  “哦对了,今天有人来吗?”

  “就鲜于将军在午时来见,但刺史一早放话今日不管谁来拜会都不见,所以就把他给拦下了,听说他现在还在厅前等候着刺史召见呢。”

  袁熙闭上眼,不在说话,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也不知道过去多久,但估摸着最少也有一个多时辰了,睁开眼道:“去前院看看,如果他还没走,就把他叫来吧。”

  袁熙冷静了下来,虽然对鲜于辅不信任,但别忘了他现在实在是无人可用,就算真要怠慢鲜于辅,那也是在有了后继之人后的事情,而不是现在,不然这之后还有谁能帮他,能为他出谋划策呢?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汉龙骑,大汉龙骑最新章节,大汉龙骑 云来阁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