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龙骑 第一千六百零六章 徐州之战(202)

小说:大汉龙骑 作者:皇叔刘司马 更新时间:2018-11-23 00:38:05 源网站:全书网
  刘澜离开了军营,他此行虽然是为了提点两位晚辈,可说白了也是临时起意,他并不想把二人叫到都督府,那样事情就变了味,两人会不会因此背负上压力?所以刘澜才有了此行,就像是长辈之于晚辈,但又绝非说教。

  在较为轻松的环境下见面,并解决徐州出现的危机,这是他想做的,也是他希望看到的,如果长辈给二人出主意,告诉他二人在以后这样的情况下,他们该如何去做,全程说说笑笑,二人虽然小心谨慎,可对刘澜每一句话都听得格外认真。

  直到刘澜离开之后,他们所想的,还是之前刘澜那番话,两人眼中闪烁着一种复杂的神色,尤其是张承,好像受到了极大的打击,小声对陈应说道:“你说我是不是真的不适合做武将啊?”

  “你怎么这么说?”

  “两年前我要投军,父亲没表态,但叔父来见我,说父亲心里其实是强烈反对这件事情的,只是他希望我自己拿主意,而叔父的想法是希望就一个,毕竟我们老张家祖上就没出过一个武人,他希望我能继续留在族学,只需用功苦读几年,凭自己的本事出仕也不迟,更何况以父亲在主公身边的威望和地位,走仕途会更轻松。

  可我就是不想按照他们的设想往下走,可是你也看到了,我居然连这么简单的事情都做不好,还需要主公亲自来提醒,你说我是不是真的不适合做武将?“

  “你这算什么,我为了参军,和父亲吵翻了天,如果不是大哥,我一度都要离家出走了,最后还是因为子龙将军,这才把我招入徐州军来,其实我当时也清楚子龙将军的目的是什么,那个时候你也知道,吕布来犯,他害怕我们陈家背后有小动作,而我能留在他身边的话,他就可以彻底放心陈家。”

  陈应说的好像无比轻松,可张承的反应却有些怪怪的,其实当时这个事情他也是知情的,只是他没想到陈应居然也知晓,瞧了他一眼问:“那你为什么还要答应呢?”

  “为什么不答应呢?”陈应说道:“父亲反对,大哥也不支持,我知道他当时就是拖住我,可如果不是赵云将军,我又怎么可能投军,不管子龙将军当时的目的是什么,但这却是我唯一能够参军的机会,我不能错过。”

  “看来你我的情况还真有些相似之处。”

  “那是当然。”陈应很理所当然道:“现在是什么世道,大争之世啊,主公常说的那句话怎么说来着:‘男儿理应带吴钩,挥翅猛志及四方!只有我辈大丈夫,方才能懂醉卧沙场之豪情!”

  张承轻轻叹息一声,神情显得有些落寞,苦笑道:“可我们连城都守不好,我现在都不知道是不是该对弃甲归田,回族学发奋苦读,也许日后还有建功立业的机会。”

  “你糊涂。”陈应瞥了他一眼,他看来是受到了打击,甚至对自己的能力开始怀疑,说道:“不要质疑自己的能力,首先主公并没有怪罪我二人,其次我们现在要正视自己与赵将军他们这些百战沙场的将领们的差距,我相信有一天,我们也一定会像他们一样。”

  “会吗?”

  “一定会的。”陈应对此深信不疑:“赵将军甚至是关将军张将军,不都是卒伍出身,就连主公也都是,我就不相信他们打当兵头一天就懂得这些,还不是仗打得多了,见得多了,才有了今天的名声,既然几位将军可以,我们为什么不能?”

  张承沉默片刻,想比起乐观的陈应,他确实无法做到像他这样的豁达,甚至就在刚才,他都要放弃了,还好陈应又重新让他拾起信心。

  ~~~~~~~~~~

  文丑一路向城阳而来,在抵达东武县时,一名将领带着不到一百多人开城迎接,只见其上前躬身施礼,道:“末将高夔,奉高览将军之命,在东武迎接将军。“

  “高览将军不在东武了,他现在在什么地方?”

  “半个月前高览将军已经前往诸县,开始提前部署,做好攻打徐州的准备。”

  高夔说话时毕恭毕敬,这让因为高览前往了诸县的文丑生不出一点不满来,他也理解高览为什么如此着急,其实他心里何尝不也和他一样呢,而关键的一点还是,高览专程派高夔在此迎接,这就说明他的一切准备,关键还需要他抵达,看来这小子还知道他这个主将。

  其实他和高览没什么矛盾,但有些时候,一些比较在所难免,更何况他二人本来就不大一样,他和颜良在渤海时就跟着大将军了,而高览则是韩馥旧部,所以说这明争暗斗还真不少。

  比较牵扯面太广,相比于高览,他们这才是大将军的自己人,而他们永远是外来人,所以说不管是在任何事情上,他总想压过他们一头,就算是这一次虽然主公专门敲打过二人,但这头功,怎么也得自己来拿。

  不过看起来他是多虑了,其实高览现在的情况也是挺尴尬的,因为徐州大败,一直被闲置了好几年,终于有了再次领兵出征的机会,对于他来说,什么头功不重要,重要的其实是复仇,而这和他为颜良报仇的道理也没什么区别,所以此刻他专程派高夔来,其实更像是在向他表达着自己的善意。

  对于所谓的军权以及功劳他不看重,他要的只有一个,就是击败臧霸,击败刘澜,夺下徐州,如此而已。

  “将军,末将已经在城内备好了酒席,请将军赴宴。”高夔擅作主张的决定让文丑眼睛立时变得凌厉起来,如同钢刀一般:“这是你的主意还是你家将军要求的?”

  “这是卑职自己斗胆。”察觉到危险奇袭的高夔吓得直接跪了下来,文丑看着他,淡淡说道:“不必了,我们这一路都是行军状态,没有进过任何一座县城,既然高将军不在东武城中,那我们要继续行军,尽快与高将军在诸县汇合。”

  高夔心中本来有些害怕和不安,听他这么一说,原来是因为这个原因,上前低声说道:“将军,东武到诸县不过一日的路程,随时可以抵达,可你看将士们这一路风餐露宿,都累的没有人样子了,卑职以为还是让他们在东武好好休整一日,洗漱沐鱼,去除身上的污垢,待明日一早,精神饱满前往诸县,到时诸县百姓见到这样一支军容鼎盛的部队,必然交口称赞,岂不是更能彰显文将军您的威名?如果就现在这个样子前往诸县,不是末将多嘴,到时候那些无知百姓多半会误以为将军您……”

  高夔再蠢有些话也不会说出来,更何况他根本不蠢,点到为止就好了,至于那空白余韵到底要表达什么意思,只留给你文丑自己去揣摩吧,这全看你的心情。

  “不亏是高览的得力干将。”文丑冷笑了一声,对于高夔,文丑又怎么可能不知晓,甚至和他都有过好几次见面,但他还真没想到在这件事情上,他居然会说出这么一番歪理来,可这番歪理,却又让他心底突然一紧,看着疲惫的士兵如同逃荒的难民,这副军容还真像他说的那样。

  原本文丑对他就颇有好感,顿时对他就更是赞赏有加了,连声笑道:“你小子还真机灵,不错,就按你说的那样,让士兵们好好休整一夜,明天再前往诸县。“

  “文将军如此体恤士卒,士卒毕竟感激涕零,战场之上,自然是勇往无前!”

  “哈哈。”文丑大笑一声,现在的高夔表现的越卑微谦逊,就说明这都是高览的意思,毕竟他现在可代表着高览。

  “一定会的。”陈应对此深信不疑:“赵将军甚至是关将军张将军,不都是卒伍出身,就连主公也都是,我就不相信他们打当兵头一天就懂得这些,还不是仗打得多了,见得多了,才有了今天的名声,既然几位将军可以,我们为什么不能?”

  张承沉默片刻,想比起乐观的陈应,他确实无法做到像他这样的豁达,甚至就在刚才,他都要放弃了,还好陈应又重新让他拾起信心。

  ~~~~~~~~~~

  文丑一路向城阳而来,在抵达东武县时,一名将领带着不到一百多人开城迎接,只见其上前躬身施礼,道:“末将高夔,奉高览将军之命,在东武迎接将军。“

  “高览将军不在东武了,他现在在什么地方?”

  “半个月前高览将军已经前往诸县,开始提前部署,做好攻打徐州的准备。”

  高夔说话时毕恭毕敬,这让因为高览前往了诸县的文丑生不出一点不满来,他也理解高览为什么如此着急,其实他心里何尝不也和他一样呢,而关键的一点还是,高览专程派高夔在此迎接,这就说明他的一切准备,关键还需要他抵达,看来这小子还知道他这个主将。

  其实他和高览没什么矛盾,但有些时候,一些比较在所难免,更何况他二人本来就不大一样,他和颜良在渤海时就跟着大将军了,而高览则是韩馥旧部,所以说这明争暗斗还真不少。

  比较牵扯面太广,相比于高览,他们这才是大将军的自己人,而他们永远是外来人,所以说不管是在任何事情上,他总想压过他们一头,就算是这一次虽然主公专门敲打过二人,但这头功,怎么也得自己来拿。

  不过看起来他是多虑了,其实高览现在的情况也是挺尴尬的,因为徐州大败,一直被闲置了好几年,终于有了再次领兵出征的机会,对于他来说,什么头功不重要,重要的其实是复仇,而这和他为颜良报仇的道理也没什么区别,所以此刻他专程派高夔来,其实更像是在向他表达着自己的善意。

  对于所谓的军权以及功劳他不看重,他要的只有一个,就是击败臧霸,击败刘澜,夺下徐州,如此而已。

  “将军,末将已经在城内备好了酒席,请将军赴宴。”高夔擅作主张的决定让文丑眼睛立时变得凌厉起来,如同钢刀一般:“这是你的主意还是你家将军要求的?”

  “这是卑职自己斗胆。”察觉到危险奇袭的高夔吓得直接跪了下来,文丑看着他,淡淡说道:“不必了,我们这一路都是行军状态,没有进过任何一座县城,既然高将军不在东武城中,那我们要继续行军,尽快与高将军在诸县汇合。”

  高夔心中本来有些害怕和不安,听他这么一说,原来是因为这个原因,上前低声说道:“将军,东武到诸县不过一日的路程,随时可以抵达,可你看将士们这一路风餐露宿,都累的没有人样子了,卑职以为还是让他们在东武好好休整一日,洗漱沐鱼,去除身上的污垢,待明日一早,精神饱满前往诸县,到时诸县百姓见到这样一支军容鼎盛的部队,必然交口称赞,岂不是更能彰显文将军您的威名?如果就现在这个样子前往诸县,不是末将多嘴,到时候那些无知百姓多半会误以为将军您……”

  高夔再蠢有些话也不会说出来,更何况他根本不蠢,点到为止就好了,至于那空白余韵到底要表达什么意思,只留给你文丑自己去揣摩吧,这全看你的心情。

  “不亏是高览的得力干将。”文丑冷笑了一声,对于高夔,文丑又怎么可能不知晓,甚至和他都有过好几次见面,但他还真没想到在这件事情上,他居然会说出这么一番歪理来,可这番歪理,却又让他心底突然一紧,看着疲惫的士兵如同逃荒的难民,这副军容还真像他说的那样。

  原本文丑对他就颇有好感,顿时对他就更是赞赏有加了,连声笑道:“你小子还真机灵,不错,就按你说的那样,让士兵们好好休整一夜,明天再前往诸县。“

  “文将军如此体恤士卒,士卒毕竟感激涕零,战场之上,自然是勇往无前!”

  “哈哈。”文丑大笑一声,现在的高夔表现的越卑微谦逊,就说明这都是高览的意思,毕竟他现在可代表着高览。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汉龙骑,大汉龙骑最新章节,大汉龙骑 全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