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龙骑 第一千六百一十八章 徐州之战(214)

小说:大汉龙骑 作者:皇叔刘司马 更新时间:2018-11-17 23:40:29 源网站:八一中文
  关羽的坚持,让刘澜忍不住笑了起来,关羽这个人认死理,认定了的事情,就算刘澜自己,都不大可能改变他,最典型的例子就是他为了找胡金锭,一找就是几十年,之间刘澜给他说了多少媒都被拒绝,如果不是碰上一个更爱钻牛角尖的张子研,只怕关羽现在还是单身一人。

  从这一件事就可以看出关羽的为人,而他要求刘澜离开,其实在这件事情上,刘澜是有自己的小盘丝的,就是希望在关羽离开之后,他来指挥琰城撤退的事宜,可现在看起来关羽可能猜到了自己的小心思,如果自己不退的话,可能他还真的不会考虑出兵的事情。

  他摇着头,只好妥协,他也清楚关羽会在这件事情上如此计较的关键,原因还在甄姜哪里,再加上刘澜现在身份不同,所以他的表现才会显得如此激动,如果刘澜有个好歹,那影响实在是太大了,这样的事情,他无论如何也不能让他发生。

  “既然这样,我这就回徐州。”

  刘澜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变得有些有些严肃起来,看向关羽,道:“云长,这件事我依你,现在就返回徐州,可接下来的徐州之战你也要务必小心,我不求你战之能胜,但最少要保证不败,最不济我们还可以渡江前往秣陵,所以这一仗你不要压力太大,什么样的结果我都能接受。”

  刘澜这次出现在琰城,虽然是慰问三军,可说白了其实是给关羽减压来的,全天下人都知道这一仗的重要性,关羽自然也很清楚,一旦失败,意味着什么他比谁都清楚,这个时候整个徐州的重担都背在他一人身上,虽然现在看起来,关羽好像泰然自若,没有一旦压力,可这些又怎么可能只是表面所看上去的那样呢?

  就像刘澜所说的那样,急着让他回去,当真只有这几点原因那么简单吗?肯定不会,不然的话,关羽又怎么可能会以不出兵来威胁他,这事就算他又那些个理由,其实还是无法解释的,那么就只能有一个可能,就是现在关羽虽然对徐州之战看上去信誓旦旦,可他心底里其实也没底。

  那么在这样的情况之下,留着刘澜在琰城,就会变得极度危险,他是绝不可能允许刘澜置身于危险之中的,也正是在这样的前提下,关羽才会以拒绝出兵来要挟刘澜返回徐州,所以刘澜这才给他露个底。

  虽然这种情况之下说这些话对战斗不会起到任何积极作用,反而还有让将领们萌生其他想法,可是刘澜明白,不能让关羽继续背负这样的压力作战了,而能给他解压的方式只能从他口中告诉他,这一仗其实远没有看起来那么重要。

  这番话如果是对别人说的话,可能他会认为刘澜这是在宽慰他,可关羽,他们相识多年,他对自己的分出了解,他也清楚刘澜向来就是这样的人,对于人他无比看重,反而是郡县则很一般,所以在说出这番话后,也算是对关羽交个底,给他解决所有的后顾之忧,接下来的徐州之战希望他能放手去干,不管什么结果他都能接受。

  刘澜说完,就按中盯着关羽,观察他的反应,见他的反应并不是很强烈,刘澜又继续说道:“好了,你就尽快准备吧,明天我陪你去军营走走,下午就离开。”

  “诺。”关羽施礼道。

  ~~~~~~~~~~~~~~~~~~~~~~~~

  三天后关羽率领徐州军主力北上琅琊,为了避开耳目,部队伪装前行,并成功迷惑了文丑中路部队,待躲过文丑之后,随即合兵一处,主力加速北上开城。

  而在关羽北上的同时,青州军开始出现异动,造成琰城主力部队将要向徐州继续南撤之假象,大量军粮物资一车车频频被运送到徐州,文丑收到这一消息之后,当即向左右高览与夏侯惇传书,要求二人务必加快行军速度,在关羽南撤之前将徐州军主力聚歼在琰城。

  在当天休息之时,高览收到了文丑的军令,对于关羽即将难逃的消息,高览持着怀疑态度,虽然文丑怀疑这是因为刘澜还没有下定决心与其交战,甚至可能因为某些原因,关羽并没有实力与己交锋,对于这样的情况出现,文丑绝不能允许关羽的摄山营继续南下,毕竟是深入徐州作战,关羽退得越后,对于摄山营就越有利。

  不想出现任何偏差的文丑,自然不能允许这样的情况出现,一旦真让徐州主力一直南撤,那他们的战线就会一直延长,这么长的补给线将是十分致命的,反之如果能够在琰城与关羽作战,不论胜负,最少不用去太多考虑补给线的情况。

  可文丑的命令再穿到高览手中之后,他却有些看不懂刘澜和关羽到底想要干什么了,难不成刘澜又想像以前他败退东莞那样故技重施吗?现在的情况容不得他不这样想,那时的情况和现在何等相似,同样的一路撤退,一直逃到了东莞,结果却突然反击,导致他的部队大败而回。

  他盯着地图,有些担忧,虽然与文丑担心的点不同,但是他显然更害怕一直追击造成的不良后果,当然还有一个可能,就是刘澜真的要放弃徐州,不过这个可能性并不大,所以对于文丑的命令,高览是持谨慎态度的。

  高览抬头看来眼帐下的几员偏将,见他们同样沉思不语,高览也没有再去询问,对于他们有什么样的想法,高览虽然很想知晓,可他轻蹙,这几人都是谨慎的性格,绝不会轻易做出结论。

  “我知道大家都无法判断刘澜的真实意图,不敢轻易做出判断,但有一点我敢肯定,刘澜是绝不可能主动放弃徐州撤回秣陵的,所以关羽现在南撤的意图实在让人不解,可消琰城的粮草成车成车源源不断向徐州运输,这几乎坐实了他们撤退的事实,大家都来说说看,关羽这是要做什么,还是这本身就是一个假象,他是要让我们误以为他要南撤,放松警惕,杀我们一个措手不及?

  关羽的坚持,让刘澜忍不住笑了起来,关羽这个人认死理,认定了的事情,就算刘澜自己,都不大可能改变他,最典型的例子就是他为了找胡金锭,一找就是几十年,之间刘澜给他说了多少媒都被拒绝,如果不是碰上一个更爱钻牛角尖的张子研,只怕关羽现在还是单身一人。

  从这一件事就可以看出关羽的为人,而他要求刘澜离开,其实在这件事情上,刘澜是有自己的小盘丝的,就是希望在关羽离开之后,他来指挥琰城撤退的事宜,可现在看起来关羽可能猜到了自己的小心思,如果自己不退的话,可能他还真的不会考虑出兵的事情。

  他摇着头,只好妥协,他也清楚关羽会在这件事情上如此计较的关键,原因还在甄姜哪里,再加上刘澜现在身份不同,所以他的表现才会显得如此激动,如果刘澜有个好歹,那影响实在是太大了,这样的事情,他无论如何也不能让他发生。

  “既然这样,我这就回徐州。”

  刘澜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变得有些有些严肃起来,看向关羽,道:“云长,这件事我依你,现在就返回徐州,可接下来的徐州之战你也要务必小心,我不求你战之能胜,但最少要保证不败,最不济我们还可以渡江前往秣陵,所以这一仗你不要压力太大,什么样的结果我都能接受。”

  刘澜这次出现在琰城,虽然是慰问三军,可说白了其实是给关羽减压来的,全天下人都知道这一仗的重要性,关羽自然也很清楚,一旦失败,意味着什么他比谁都清楚,这个时候整个徐州的重担都背在他一人身上,虽然现在看起来,关羽好像泰然自若,没有一旦压力,可这些又怎么可能只是表面所看上去的那样呢?

  就像刘澜所说的那样,急着让他回去,当真只有这几点原因那么简单吗?肯定不会,不然的话,关羽又怎么可能会以不出兵来威胁他,这事就算他又那些个理由,其实还是无法解释的,那么就只能有一个可能,就是现在关羽虽然对徐州之战看上去信誓旦旦,可他心底里其实也没底。

  那么在这样的情况之下,留着刘澜在琰城,就会变得极度危险,他是绝不可能允许刘澜置身于危险之中的,也正是在这样的前提下,关羽才会以拒绝出兵来要挟刘澜返回徐州,所以刘澜这才给他露个底。

  虽然这种情况之下说这些话对战斗不会起到任何积极作用,反而还有让将领们萌生其他想法,可是刘澜明白,不能让关羽继续背负这样的压力作战了,而能给他解压的方式只能从他口中告诉他,这一仗其实远没有看起来那么重要。

  这番话如果是对别人说的话,可能他会认为刘澜这是在宽慰他,可关羽,他们相识多年,他对自己的分出了解,他也清楚刘澜向来就是这样的人,对于人他无比看重,反而是郡县则很一般,所以在说出这番话后,也算是对关羽交个底,给他解决所有的后顾之忧,接下来的徐州之战希望他能放手去干,不管什么结果他都能接受。

  刘澜说完,就按中盯着关羽,观察他的反应,见他的反应并不是很强烈,刘澜又继续说道:“好了,你就尽快准备吧,明天我陪你去军营走走,下午就离开。”

  “诺。”关羽施礼道。

  ~~~~~~~~~~~~~~~~~~~~~~~~

  三天后关羽率领徐州军主力北上琅琊,为了避开耳目,部队伪装前行,并成功迷惑了文丑中路部队,待躲过文丑之后,随即合兵一处,主力加速北上开城。

  而在关羽北上的同时,青州军开始出现异动,造成琰城主力部队将要向徐州继续南撤之假象,大量军粮物资一车车频频被运送到徐州,文丑收到这一消息之后,当即向左右高览与夏侯惇传书,要求二人务必加快行军速度,在关羽南撤之前将徐州军主力聚歼在琰城。

  在当天休息之时,高览收到了文丑的军令,对于关羽即将难逃的消息,高览持着怀疑态度,虽然文丑怀疑这是因为刘澜还没有下定决心与其交战,甚至可能因为某些原因,关羽并没有实力与己交锋,对于这样的情况出现,文丑绝不能允许关羽的摄山营继续南下,毕竟是深入徐州作战,关羽退得越后,对于摄山营就越有利。

  不想出现任何偏差的文丑,自然不能允许这样的情况出现,一旦真让徐州主力一直南撤,那他们的战线就会一直延长,这么长的补给线将是十分致命的,反之如果能够在琰城与关羽作战,不论胜负,最少不用去太多考虑补给线的情况。

  可文丑的命令再穿到高览手中之后,他却有些看不懂刘澜和关羽到底想要干什么了,难不成刘澜又想像以前他败退东莞那样故技重施吗?现在的情况容不得他不这样想,那时的情况和现在何等相似,同样的一路撤退,一直逃到了东莞,结果却突然反击,导致他的部队大败而回。

  他盯着地图,有些担忧,虽然与文丑担心的点不同,但是他显然更害怕一直追击造成的不良后果,当然还有一个可能,就是刘澜真的要放弃徐州,不过这个可能性并不大,所以对于文丑的命令,高览是持谨慎态度的。

  高览抬头看来眼帐下的几员偏将,见他们同样沉思不语,高览也没有再去询问,对于他们有什么样的想法,高览虽然很想知晓,可他轻蹙,这几人都是谨慎的性格,绝不会轻易做出结论。

  “我知道大家都无法判断刘澜的真实意图,不敢轻易做出判断,但有一点我敢肯定,刘澜是绝不可能主动放弃徐州撤回秣陵的,所以关羽现在南撤的意图实在让人不解,可消琰城的粮草成车成车源源不断向徐州运输,这几乎坐实了他们撤退的事实,大家都来说说看,关羽这是要做什么,还是这本身就是一个假象,他是要让我们误以为他要南撤,放松警惕,杀我们一个措手不及?九四文学网启用新网址94shu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汉龙骑,大汉龙骑最新章节,大汉龙骑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