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龙骑 第一千六百二十二章 徐州之战(218)

小说:大汉龙骑 作者:皇叔刘司马 更新时间:2018-11-23 00:38:05 源网站:全书网
  各有各的盘算,各有各的心思,有赵云在,最少可以保证曹操不会轻易杀到徐州城下,所以刘澜更关注文丑的动态,但好消息却一件件传来,尤其是夏侯惇、高览追击周仓到了良城,这里是距离下邳很近,徐州城很远,甚至可以说徐州已经变得非常安全了,就算文丑想要调转矛头来进攻,也要有近五六天的时间,而他则可以用不到三天时间,从容撤出徐州。

  现在的徐州,说白了就是一座空城,虽然张承、陈应统帅了一万多徐州步兵再加上郡国兵,能凑两万多人,可这两万来人又能有什么作用,守城肯定是没什么希望了,可要是护送一些人员转移的南下甚至是离开的话,还是很简单的。

  而随着刘澜这次从盐城回来,他首要做的就是大规模转移,诸如陈宫徐庶以及陈登陈珪父子等重要人员,他的初衷完全是出于安全考虑,就像他与关羽所预估的那样,一旦文丑追击可能会发生什么,这样的事情必须要做到万无一失。

  而现在的徐州,刘澜还有什么害怕失去的?除了人才就只有人口了,虽然人口转移了些,但并不多,而人才,随着治所迁移,真正留在徐州城内的人才并不多,只是在转移陈登时,他有一个对方很方便的借口,就是方便给予他治疗,所以必须要返回秣陵。

  而陈宫,借口也都找好了,为此刘澜甚至不惜将他从徐州都督府调到末将将军府,可陈宫的坚持让他不得不放弃这样的决定,就如他说的那样,这个时候不好转移太多的人员,否则容易引起内部的恐慌与不安情绪。

  这一点之前因为张承和陈应两个毛头小子举措不当已经造成了不小的风波,虽然及时整改城内很快平静下来,可一旦这么大范围的离开,很可能会导致城内人人自危,对于徐州城内的安定绝不会起到积极作用。

  陈宫不是是仪,是仪离开不离开,城内无人关心,可陈登与陈宫相继离开,不管借口如何完美,都会让人怀疑,尤其是在这个特殊时期,所以真正离开的人并不多,但也都做好了准备,一旦有任何风吹草动,首先就hi弃徐州南下下邳,再从下邳转广陵。

  到了广陵,其实刘澜也就无须再留在徐州了,之后的作战会是什么情况,不清楚,只能靠关羽和赵云他们自己了,如果反败为胜,那收回徐州指日可待,如果没能取得理想结果,二人可能会出现不小的麻烦,不过他相信,不管是关羽还是赵云,真要发生他所担心的情况,也应该可以把部队安全带回到广陵。

  在这里,将会上演徐州最后一战,其实如果真退到了广陵,这一仗刘澜反而没什么可期待的了,也没什么继续战斗下去的必要,到时候就算胜了,也会付出极为惨重的代价,如果是这样的话,他大可直接在琅琊甚至是琰城与敌硬碰硬就是了,没必要非选在广陵。

  刘澜能想到这些,其实已经坐蹙了最终的决定,真到了那个时候,就是真正退到广陵的一刻,一个人在屋外仰望星空,他的目光十分复杂,显然明月并没有真正吸引他,他的心绪一直在想着这些问题,甚至是未来。

  他不敢去想胜利的事情,本身想击败袁绍和曹操就很困难,这个时候更是如此,当然虽然比较悲观,但也不是没有胜算,只是他习惯凡事往最坏的结果去想,而撤到了秣陵抵达了南方之后,他还有东山再起的机会吗?

  部队如果还在,这个可能是存在的,而主力被消灭,那他就彻底失去了翻身的可能,所以这才是刘澜真正不愿与曹袁在广陵最终决战的原因,曹操和他比起来,是耗不过他的,可自己与袁术比的情况,却何尝不是曹操与自己比呢,他耗不过袁绍,如果能百分百保证可以胜利,那他也就没什么好怕的了,可不能啊,面对着有风险存在的事情,他就只能先考虑保存实力。

  主力还在,他就有机会反攻徐州,一年不行就五年,不管最终能不能夺回徐州,但最少是有机会的,希望还在,可如果去硬拼,冀州的人口和钱粮,可以将袁绍损失很快补回来,而他则没这个可能,甚至还会因为主力损失过多去招募新军,可他这些主力部队,都是三五年甚至十几年的老兵,而新招募来的新军,能有什么效果?

  “云长啊,你的计划风险太大了,你确定要执行吗?”明月之上,好像出现了关羽的面容,微眯着眼睛,刘澜对他喃喃自语,自然是不会有任何回应的,可关羽的回应却响彻开来:末将有信心,迫使文丑回军救援!”

  当时的关羽信心坚定不移,他能够感受到关羽那一刻心中如同被人点燃了火苗一样,也正是因为看到了他的迫切与希望,刘澜才最终决定执行关羽的计划,可现在看样子,情况远比预料中的出入太多了。

  但唯一不变的却是文丑果真追到良城,希望就在眼前,现在就要看他能不能如其所说,把文丑给招回来。

  “夫君。”就在这时,一道女子黄鹂一般的动人声音在耳边响起,走路无风,甚至让刘澜都察觉不到的女子除了赵雨还能有谁,在他话起的一刻,他手中所拿着的外套一件给刘澜披在了身上,毕竟已经入冬,虽然徐州城的动机远无法与辽东幽州相提并论,但同样寒冷,尤其是这一早一晚,是真够寒冷的。

  但刘澜终归是北方汉子,徐州的冷对他来说还真不算什么,就好像辽东的春天一样,就这样侍立在汉风中,只觉得身体突然一暖,刘澜这才发现了她。

  ~~~~~~~~~

  与此同时,已经安营扎寨的高览收到了文丑撤退的命令,突如其来的军情让他忧心忡忡,这个时候撤退绝不是明智的选择,首先关羽既然打开城,就说明这一切都在他的计划之中,那么他们回师同样在他的部署之下,到时候可能会发生什么样的情况他已经能够想到,既然如此危险,现在撤军影响实在太大了,他绝对要阻止这件事情的发生。

  于是就在当夜,高览决定亲自返回琰城去见文丑,因为在这个时候他已经想到了一个大胆的主意,最少可以化解此刻开城之危,那就是奔袭徐州,如果开城是他们的后路,那徐州城对于关羽和摄山营的意义恐怕远比开城对他们的意义更大,所以不管能不能拿下徐州城,这都是化解开城之危的最佳选择。

  首先能够摆脱敌人对他们的摆布,不然他们只要敢返回开城,自此之后就处处都会受制于人,可能再也没有翻身的机会,而攻打徐州,则是他认为改变现在局面的最好选择,能够让他们化被动为主动。

  刘澜不是喜欢围魏救赵的戏码嘛,这一次他倒要看看刘澜和关羽的反应,徐州城被围,管不管,不管他们正好破城,然后与曹操合兵一处,管则围城打援,让关羽进他们的口袋。

  不得不说,与刘澜的对决,从来就没有那么简单,不仅要斗勇还要斗智,这样全方位的较量,是他们与其他对手交锋时从未有过的,场内场外都需要尽可能的防备,而文丑显然在对刘澜作战时,如意意气用事,或者说他本来就不是一名合适的主将,当然这些话他并不方便说,可不等于他不会在心中给文丑一个评价。

  就好像现在的情况,如果是合格的指挥官,就绝不可能像文丑这样做出这样一个不顾大局的决定来,甚至都已经怕到了连与自己商量的想法都没有,直接就下达军令,从这一点上看来,恐怕与他自己内心深处对刘澜的恐惧有几许关联。

  虽然刘澜的手段高明,可这些阴谋诡计的手段只要看透彻了,也就没有什么了,毕竟只是阴谋,既然是阴谋那真相就会被掩盖在假象之下,现在刘澜最害怕什么,答案显而易见,如果说关羽留在徐州,那他们还真要小心一点,可关羽如果当真在开城,那么徐州现在完全是空虚不设防的状态,那为什么还要错过这样的机会,而去追缴关羽呢?

  高览连夜返回琰城,并在这件事情上与文丑据理力争,这时候的二人各执一词,高览想要化被动为主动,掌握战场先机,而文丑做出这样的决定并不是没有想到这一的想法,而是因为这本来就很冒险,如果这期间发生任何不可抗的因素,可能造成他们非但攻不下徐州城而后路又被关羽截断的可能,到时候他们这十多万部队可就都被困在了徐州。

  如果这是在冀州,他们怎么样都能活下来,可这里是徐州啊,关羽们怎么都能活下去,可他们不能。

  两人僵持不下,各执己见,最后高览提议等夏侯惇返回,由他来这位第三方做决定,但却又被文丑拒绝,眼见这样僵持不下,高览只好放出狠话,是绝不会随其返回开城的,说完他便直接离开,并在回营之后向冀州传书汇报这里发生的一切。

  而文丑何尝没有把这一切向上禀报,并要求大将军将其调走。

  首先能够摆脱敌人对他们的摆布,不然他们只要敢返回开城,自此之后就处处都会受制于人,可能再也没有翻身的机会,而攻打徐州,则是他认为改变现在局面的最好选择,能够让他们化被动为主动。

  刘澜不是喜欢围魏救赵的戏码嘛,这一次他倒要看看刘澜和关羽的反应,徐州城被围,管不管,不管他们正好破城,然后与曹操合兵一处,管则围城打援,让关羽进他们的口袋。

  不得不说,与刘澜的对决,从来就没有那么简单,不仅要斗勇还要斗智,这样全方位的较量,是他们与其他对手交锋时从未有过的,场内场外都需要尽可能的防备,而文丑显然在对刘澜作战时,如意意气用事,或者说他本来就不是一名合适的主将,当然这些话他并不方便说,可不等于他不会在心中给文丑一个评价。

  就好像现在的情况,如果是合格的指挥官,就绝不可能像文丑这样做出这样一个不顾大局的决定来,甚至都已经怕到了连与自己商量的想法都没有,直接就下达军令,从这一点上看来,恐怕与他自己内心深处对刘澜的恐惧有几许关联。

  虽然刘澜的手段高明,可这些阴谋诡计的手段只要看透彻了,也就没有什么了,毕竟只是阴谋,既然是阴谋那真相就会被掩盖在假象之下,现在刘澜最害怕什么,答案显而易见,如果说关羽留在徐州,那他们还真要小心一点,可关羽如果当真在开城,那么徐州现在完全是空虚不设防的状态,那为什么还要错过这样的机会,而去追缴关羽呢?

  高览连夜返回琰城,并在这件事情上与文丑据理力争,这时候的二人各执一词,高览想要化被动为主动,掌握战场先机,而文丑做出这样的决定并不是没有想到这一的想法,而是因为这本来就很冒险,如果这期间发生任何不可抗的因素,可能造成他们非但攻不下徐州城而后路又被关羽截断的可能,到时候他们这十多万部队可就都被困在了徐州。

  如果这是在冀州,他们怎么样都能活下来,可这里是徐州啊,关羽们怎么都能活下去,可他们不能。

  两人僵持不下,各执己见,最后高览提议等夏侯惇返回,由他来这位第三方做决定,但却又被文丑拒绝,眼见这样僵持不下,高览只好放出狠话,是绝不会随其返回开城的,说完他便直接离开,并在回营之后向冀州传书汇报这里发生的一切。

  而文丑何尝没有把这一切向上禀报,并要求大将军将其调走。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汉龙骑,大汉龙骑最新章节,大汉龙骑 全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