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龙骑 第一千六百二十六章 徐州之战(222)

小说:大汉龙骑 作者:皇叔刘司马 更新时间:2018-11-23 00:38:05 源网站:全书网
  黄忠的目的很明确,颜良文丑情同手足,如果拿象鼻刀做文章的话,也许能逼他就范,当然如果要实施这一计划的话,必须要制定一个妥善部署,最少有一个较为合理的方案,不然效果不仅起不到,目的也会落空,反让文丑有所警觉。

  当下他将徐方管亥等人也一同召集了过来,开门见山:“请几位过来,就是想一起商量如何对付文丑,汉升已经有了一点方案。”关羽卖了一个关子,虽然由他引出了话题,但具体情况还是要由黄忠来说明。

  管亥与裴元绍相视一眼,齐齐看着关羽,反倒是徐方直接开口问道:“是什么计划?”

  前两人虽然算得上是徐州的大将,但二人的在这方面的能力还是差了点,好在二人都懂得藏拙,不懂就别插嘴,只要听从关将军吩咐,他让怎么干就怎么干,他让怎么做就怎么做。而徐方毕竟是主政一方的大员,虽然是文官出身是,但这些年却一直干着武行,这一次与黄忠留在了琅琊,不就等着这样的机会吗?

  结果黄忠早有计划,却一直瞒着他,虽然人二人认识不久吧,但却也算是相识恨晚,结果这么重要的事情他事先居然一点风都没有透露出来,心里有点不舒服,可又因为关乎琅琊,一激动便破口而出了。

  “其实也不算什么方案,就是我突然想到了文丑与颜良之间的关系非比寻常,所以我就想着如何才能让这一阴一阳的二个人联系起来,当即我就冒出了一个想法,为何我们不利用一下关将军手中这把颜良的兵刃象鼻刀,如果能让文丑乱了方寸,我们的机会也许就出来了。”

  “妙计!”

  徐方连声称赞,还朝黄忠竖起了大拇指,这个计划还真有可行性,当然最关键的是通过黄忠刚才这番话可以瞧得出来他也是临时才有了这样一个想法,可能冒出这个念头后就直接来找关羽了,心里有些不舒服的感觉也瞬间释然了。

  徐方毕竟还是儒生,心思细腻,这一点他也知道有的时候确实缺少一些大度,但自从统兵,与这些士兵武将们在一起才算彻底被改变了不少,毕竟身边这些人不再是那些耍心眼斗心思背后下绊子的文人,反而都是些心直口快恩怨分明的武人,和他们在一起的适合,虽然说话还是较为含蓄一些,可再也不会那么斤斤计较,而最关键的原因则是他们并没那么大的心思,你如果多想,反倒越走越远。

  这个计划不得不说是现在除了开城甚至比开城更能让文丑冲动出兵与其决战的关键,不得不说这黄忠还真是有些能耐的,整个徐州谁不知道,主公刘澜是专程外出寻访发现的黄忠,而且还是千里迢迢在荆州发现并将其礼辟,虽然他一直没能证明自己,可就眼下这一计,就看得出这人对人心的洞察是高明之极的,也难怪天生性情孤傲的关羽会这么晚把他们叫过来,肯定也是认可了他的计划。

  “那不知该如何具体实施呢?”徐方其实有过犹豫该不该问,但他观察了半天,首先关羽不愿多说而黄忠又说了一半,他猜测极有可能这件事眼前二人也不知道该如何具体实施:所以他就得先问出口,然后再去想办法。

  “如果给文丑送过去,太赤裸了些,反倒会把我们的目的直接让文丑敲出来,一旦被他加了小心,那我们也就没什么可趁之机了,所以啊才这么晚把几位都叫过来,一人计短二人计长,这件事还需要诸位一些群策群力才是。”关羽说的可不是什么客气话,而是最直白的大实话。

  如果不是真到了绝境,他又怎么可能是这个样子?其实关羽这完全是关心则乱的表现,或者说是当局者迷,如果不是因为他的计划导致徐州现在这个样子,关羽会比现在更为从容,可他如今把徐州危机的情况都算在自己的头上,这样沉重的负担一旦背负在肩头,压力也就不断压了过来,如果不是他咬牙坚持着这个时候不能倒下,只怕早被压力压垮了。

  身在高位,就要背负相应的压力,现在看起来反倒不如升斗小民活得快活自在,可升斗小民何尝没有生计的压力呢,只不过所处的环节不一样罢了,而压力也各不相同,可都够让他喘不过气来。

  他害怕丢了徐州,更害怕主公刘澜有个三长两短,现在看起来他当时规劝刘澜返回徐州反倒变成了一个极为愚蠢的决定,如果他能留下来,最少还有周仓能够照料他的安全,可现在的徐州城内,又有谁能承担这样的重任?

  陈应和张承这两毛头小子?不过勋贵子弟罢了,到赵云军中不过就是混个出身,有个晋升之路,指望这类奶毛都没退净的纨绔子弟,简直就是滑天下之大稽,能肩负起狗屁的重任,不然的话,为什么不先去辽东,像其他将领那样?

  还不是因为留在徐州跟在赵云身边没什么风险,且不少辽东危机四伏的东胡,就是气候环境也够这些纨绔子弟喝一壶的了。关羽别说对这类纨绔子弟没什么好印象,包括他们的父辈其实也一样,士大夫这类人关羽向来没有什么好脸色。

  亏他们居然还想到自己的营中,关羽怎么可能招收这类酒囊饭袋,虽然张承也算是他的小舅子,可还不是被他毫不留情的拒绝了,如果不是最后这事被主公听到了,找到了子龙,只怕这二人现在还在家走狗飞鹰呢。

  主公现在身边就这俩人,完全不能给委以重任,在这样内忧外患之下,他能不担忧主公的安危?

  也正是这样那样的压力让他畏首畏尾,甚至让他患得患失,他太害怕有个散失了,如果连他都败了,那徐州就彻底完了,而造成这样局面的人,就是他关羽。

  始作俑者的关羽看向了在场几人,该如何送这柄武器,最好不动声色的宛城目的,丹凤眼从几人的脸庞上一一扫过,只见徐方沉思片刻,慢慢抬起头来:“将军害怕文丑察觉出我们的意图,那我们何不干脆把我们的意图直接暴露给他。只要派人把象鼻刀拿给文丑,然后将军再给他送上一份挑战书,约定好交战之处,如此挑衅之下文丑就算不想战,也不得不应战。”

  “这到是一个不错的计划。”关羽心中想着,转向了黄忠,想听听他的意见,而黄忠也考虑了片刻之后,道:“将军可以尝试一下,如果成功则最好,如果不成功……”

  黄忠留下了一段空白余韵,虽然后半句没有说出,但其中的意思,几人也都能体会到,那个时候不管是攻打开城,还是直接上门挑衅文丑都是下下选择,可又是必然的选项。

  “好!”关羽咬牙道:“事不宜迟,现在我就派人去送象鼻刀!”

  徐方连声称赞,还朝黄忠竖起了大拇指,这个计划还真有可行性,当然最关键的是通过黄忠刚才这番话可以瞧得出来他也是临时才有了这样一个想法,可能冒出这个念头后就直接来找关羽了,心里有些不舒服的感觉也瞬间释然了。

  徐方毕竟还是儒生,心思细腻,这一点他也知道有的时候确实缺少一些大度,但自从统兵,与这些士兵武将们在一起才算彻底被改变了不少,毕竟身边这些人不再是那些耍心眼斗心思背后下绊子的文人,反而都是些心直口快恩怨分明的武人,和他们在一起的适合,虽然说话还是较为含蓄一些,可再也不会那么斤斤计较,而最关键的原因则是他们并没那么大的心思,你如果多想,反倒越走越远。

  这个计划不得不说是现在除了开城甚至比开城更能让文丑冲动出兵与其决战的关键,不得不说这黄忠还真是有些能耐的,整个徐州谁不知道,主公刘澜是专程外出寻访发现的黄忠,而且还是千里迢迢在荆州发现并将其礼辟,虽然他一直没能证明自己,可就眼下这一计,就看得出这人对人心的洞察是高明之极的,也难怪天生性情孤傲的关羽会这么晚把他们叫过来,肯定也是认可了他的计划。

  “那不知该如何具体实施呢?”徐方其实有过犹豫该不该问,但他观察了半天,首先关羽不愿多说而黄忠又说了一半,他猜测极有可能这件事眼前二人也不知道该如何具体实施:所以他就得先问出口,然后再去想办法。

  “如果给文丑送过去,太赤裸了些,反倒会把我们的目的直接让文丑敲出来,一旦被他加了小心,那我们也就没什么可趁之机了,所以啊才这么晚把几位都叫过来,一人计短二人计长,这件事还需要诸位一些群策群力才是。”关羽说的可不是什么客气话,而是最直白的大实话。

  如果不是真到了绝境,他又怎么可能是这个样子?其实关羽这完全是关心则乱的表现,或者说是当局者迷,如果不是因为他的计划导致徐州现在这个样子,关羽会比现在更为从容,可他如今把徐州危机的情况都算在自己的头上,这样沉重的负担一旦背负在肩头,压力也就不断压了过来,如果不是他咬牙坚持着这个时候不能倒下,只怕早被压力压垮了。

  身在高位,就要背负相应的压力,现在看起来反倒不如升斗小民活得快活自在,可升斗小民何尝没有生计的压力呢,只不过所处的环节不一样罢了,而压力也各不相同,可都够让他喘不过气来。

  他害怕丢了徐州,更害怕主公刘澜有个三长两短,现在看起来他当时规劝刘澜返回徐州反倒变成了一个极为愚蠢的决定,如果他能留下来,最少还有周仓能够照料他的安全,可现在的徐州城内,又有谁能承担这样的重任?

  陈应和张承这两毛头小子?不过勋贵子弟罢了,到赵云军中不过就是混个出身,有个晋升之路,指望这类奶毛都没退净的纨绔子弟,简直就是滑天下之大稽,能肩负起狗屁的重任,不然的话,为什么不先去辽东,像其他将领那样?

  还不是因为留在徐州跟在赵云身边没什么风险,且不少辽东危机四伏的东胡,就是气候环境也够这些纨绔子弟喝一壶的了。关羽别说对这类纨绔子弟没什么好印象,包括他们的父辈其实也一样,士大夫这类人关羽向来没有什么好脸色。

  亏他们居然还想到自己的营中,关羽怎么可能招收这类酒囊饭袋,虽然张承也算是他的小舅子,可还不是被他毫不留情的拒绝了,如果不是最后这事被主公听到了,找到了子龙,只怕这二人现在还在家走狗飞鹰呢。

  主公现在身边就这俩人,完全不能给委以重任,在这样内忧外患之下,他能不担忧主公的安危?

  也正是这样那样的压力让他畏首畏尾,甚至让他患得患失,他太害怕有个散失了,如果连他都败了,那徐州就彻底完了,而造成这样局面的人,就是他关羽。

  始作俑者的关羽看向了在场几人,该如何送这柄武器,最好不动声色的宛城目的,丹凤眼从几人的脸庞上一一扫过,只见徐方沉思片刻,慢慢抬起头来:“将军害怕文丑察觉出我们的意图,那我们何不干脆把我们的意图直接暴露给他。只要派人把象鼻刀拿给文丑,然后将军再给他送上一份挑战书,约定好交战之处,如此挑衅之下文丑就算不想战,也不得不应战。”

  “这到是一个不错的计划。”关羽心中想着,转向了黄忠,想听听他的意见,而黄忠也考虑了片刻之后,道:“将军可以尝试一下,如果成功则最好,如果不成功……”

  黄忠留下了一段空白余韵,虽然后半句没有说出,但其中的意思,几人也都能体会到,那个时候不管是攻打开城,还是直接上门挑衅文丑都是下下选择,可又是必然的选项。

  “好!”关羽咬牙道:“事不宜迟,现在我就派人去送象鼻刀!”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汉龙骑,大汉龙骑最新章节,大汉龙骑 全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