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龙骑 第一千六百五十章 徐州之战(246)

小说:大汉龙骑 作者:皇叔刘司马 更新时间:2018-11-17 23:40:29 源网站:八一中文
  其实信鸽出现在史籍中应当是战国时期魏国质子通过信鸽将咸阳内的情况传回国去,但真正被广泛使用却要到唐宋时期,但在眼下这个时间,信鸽别说军队使用了,就是民间都很罕见。

  所以当曹军得知刘澜使用信鸽传递情报时,包括曹操在内首先想到的是我们为何不能同意使用信鸽传递情报呢,但恰恰却忽略了一点,那就是限制刘澜军队信鸽的传递,而今日如果不是偏将提醒,可能他还真的不会想到这一点。

  眼下不说不管信鸽何时才能被运用到部队之中,但组建一支专门对付刘澜性格的鹰隼部队无疑是当务之急,如果能早点成立这样一支部队,克制刘澜信鸽的话,可能现在徐州之战又会是另外一番模样,长久以来他们与刘澜作战,其他方面不提,光是情报就吃了大亏,眼瞎耳聋下又怎么可能取得优势?

  其实对于这样的部队,刘澜也有过考虑,但是这么多年来从未失手的信鸽让他对信鸽信心百倍,再加上并没有对手使用信鸽传递消息,甚至让刘澜一直认为信鸽传递消息的情况,可能对手们完全被蒙在鼓中,在这样的情况之下,鹰隼部队并没有建立的必要,不是那么迫切。

  但是信鸽传递消息已经不在是什么秘密,之前也许曹操袁绍们都只是在想着如何去效仿,但这本来就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学习与限制并不冲突,只不过因为之前的吃惊忽略了,现在反应过来也一点都不晚。

  此时刘澜自然不会知晓信鸽风光的日子将要一去不复返,此刻他正听着内卫对后钱投降管统的汇报,对于他投降一事刘澜早已有准备,三天时间,不投降就要被消灭,他没有选择,只能投降,刘澜把书信放下,正向问赵云那边的消息,让他没想到的是居然来了一位贵客。

  宛城张绣派人前来,商谈联盟对曹一事,看到信的一刻,刘澜瞬间笑了起来,稀客,更是贵客。

  虽说刘澜和他没什么交情,但有一句老话不是说得好嘛,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在对付刘澜这件事情上,两人当然是朋友,将信使招进了议事厅中,听他讲诉张绣迫切与其联盟之事。

  刘澜一直安静听着,不动声色,他需要确定张绣的诚意,至于他在宛城是否出兵,出兵之后能成多大的气候刘澜不敢奢望,为了防张绣,曹操可是专门让李通防着他呢,这个李通虽然在三国演义里不显山不露水的,可真要说起来能耐还是颇大的,就算张绣有毒士贾诩,可他的实力在哪里,几万人的兵马想要击败李通哪那么容易?

  李通只要不败,那刘澜就不会担忧,所以张绣在信中恳求和自己合作,刘澜并不会把希望都寄托在他的身上,充其量他的效果会比张宁的黄巾军强些,但也仅此而已,甚至刘澜都害怕这本来就是贾诩的诡计,这样一来就可以让他把曹操一直拖在徐州,那样他的宛城也就可以高枕无忧了。

  “那不知道张绣将军何时出兵,进军兖州呢?”刘澜等信使把大饼画完之后,笑眯眯道。

  “这个简单,只是……”信使脸上露出为难之色,他叹息一声道:“我不知道该怎么对刘将军开口,其实我家将军现在的情况也很遭,而我们最大的困难还是粮草,之前一直是刘表在暗中负责,可是因为曹操的关系,刘表便不敢明目张胆对我军进行供给,所以我军眼下的粮草自给没问题,可要征战,则绝无可能,所以我家将军希望如果刘将军可能的话在粮食方面如果能给我部提供方便,那粮到之后,我军比挥师东进!当然徐州距离宛城毕竟路途太过遥远,千山万水再加上还会途径曹操控制的州郡,想要运抵完成并非易事,可我家将军却听闻将军与刘表交情不浅,如果将军可以让他给我军提供三万石粮食的话,我家将军自当感激不尽。”

  “粮草三万石?”刘澜脸色瞬间黑了,这明显就是骗吃骗喝来了,他要真答应了,那可就是肉包打狗了,到时候这冤大头的名声怕是跑不掉了。

  “将军放心,我家主公说了,这三万石粮草绝不白要您的,是借。”

  “实话不妨告诉你,不管是借还是要,我现在可能都无法答应你。”刘澜自家清楚自家的情况,如果答应,他现在肯定不会拿出这三万石舟车劳顿去送往张绣,只能通过刘表,可这一来二去,等刘表答应下来再给张绣送去,只怕待张绣有粮出兵要等到明年立蠢,到那个时候可能徐州之战早就结束了,所以说啊,张绣这就是把自己当凯子了,如果答应了他,不仅粮食没了,还要成为天下人的笑谈,这种赔了夫人又折兵的买卖,他怎么可能会答应呢?

  “粮食的事情简单,我徐州别的没有,钱粮有的是,可是……”刘澜拉长了嗓音,足足把信使的心都快吊到嗓子眼,才不疾不徐道:“可如果从刘表那接粮就难了,虽然我和他有些交情,可绝不像张将军所了解的那样乃是至交,不过既然张将军愿意起兵讨董,那某便休书一封,由你家将军转交刘表,这样一来剩下许多不必要的接触,二来也能让你家将军尽快得到粮食出兵兖州。只是我听说那李通手段高强,却不知张将军能否应付得了?”

  虽然张绣有北地枪王的名号,手下更有毒士贾诩以及猛将胡车儿,可偏生在李通手下却讨不到任何好处,刘澜说出这番话,只是在确定自己对刘表这封书信该如何写,他清楚自己这封信的重要性,如果他的回答让自己满意,确定他们确实有能力协助自己对付曹操,那么他自然会竭尽全力,如果就是骗些粮草,那他就用一封书信将其打发离开就是了。

  刘表对张绣,就好像当年陶谦对自己一样,刘表是又想张绣给自己守门户,又害怕引狼入室,一旦让张绣有了足够的粮草,那就保不准是攻打兖州还是荆州了。

  其实信鸽出现在史籍中应当是战国时期魏国质子通过信鸽将咸阳内的情况传回国去,但真正被广泛使用却要到唐宋时期,但在眼下这个时间,信鸽别说军队使用了,就是民间都很罕见。

  所以当曹军得知刘澜使用信鸽传递情报时,包括曹操在内首先想到的是我们为何不能同意使用信鸽传递情报呢,但恰恰却忽略了一点,那就是限制刘澜军队信鸽的传递,而今日如果不是偏将提醒,可能他还真的不会想到这一点。

  眼下不说不管信鸽何时才能被运用到部队之中,但组建一支专门对付刘澜性格的鹰隼部队无疑是当务之急,如果能早点成立这样一支部队,克制刘澜信鸽的话,可能现在徐州之战又会是另外一番模样,长久以来他们与刘澜作战,其他方面不提,光是情报就吃了大亏,眼瞎耳聋下又怎么可能取得优势?

  其实对于这样的部队,刘澜也有过考虑,但是这么多年来从未失手的信鸽让他对信鸽信心百倍,再加上并没有对手使用信鸽传递消息,甚至让刘澜一直认为信鸽传递消息的情况,可能对手们完全被蒙在鼓中,在这样的情况之下,鹰隼部队并没有建立的必要,不是那么迫切。

  但是信鸽传递消息已经不在是什么秘密,之前也许曹操袁绍们都只是在想着如何去效仿,但这本来就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学习与限制并不冲突,只不过因为之前的吃惊忽略了,现在反应过来也一点都不晚。

  此时刘澜自然不会知晓信鸽风光的日子将要一去不复返,此刻他正听着内卫对后钱投降管统的汇报,对于他投降一事刘澜早已有准备,三天时间,不投降就要被消灭,他没有选择,只能投降,刘澜把书信放下,正向问赵云那边的消息,让他没想到的是居然来了一位贵客。

  宛城张绣派人前来,商谈联盟对曹一事,看到信的一刻,刘澜瞬间笑了起来,稀客,更是贵客。

  虽说刘澜和他没什么交情,但有一句老话不是说得好嘛,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在对付刘澜这件事情上,两人当然是朋友,将信使招进了议事厅中,听他讲诉张绣迫切与其联盟之事。

  刘澜一直安静听着,不动声色,他需要确定张绣的诚意,至于他在宛城是否出兵,出兵之后能成多大的气候刘澜不敢奢望,为了防张绣,曹操可是专门让李通防着他呢,这个李通虽然在三国演义里不显山不露水的,可真要说起来能耐还是颇大的,就算张绣有毒士贾诩,可他的实力在哪里,几万人的兵马想要击败李通哪那么容易?

  李通只要不败,那刘澜就不会担忧,所以张绣在信中恳求和自己合作,刘澜并不会把希望都寄托在他的身上,充其量他的效果会比张宁的黄巾军强些,但也仅此而已,甚至刘澜都害怕这本来就是贾诩的诡计,这样一来就可以让他把曹操一直拖在徐州,那样他的宛城也就可以高枕无忧了。

  “那不知道张绣将军何时出兵,进军兖州呢?”刘澜等信使把大饼画完之后,笑眯眯道。

  “这个简单,只是……”信使脸上露出为难之色,他叹息一声道:“我不知道该怎么对刘将军开口,其实我家将军现在的情况也很遭,而我们最大的困难还是粮草,之前一直是刘表在暗中负责,可是因为曹操的关系,刘表便不敢明目张胆对我军进行供给,所以我军眼下的粮草自给没问题,可要征战,则绝无可能,所以我家将军希望如果刘将军可能的话在粮食方面如果能给我部提供方便,那粮到之后,我军比挥师东进!当然徐州距离宛城毕竟路途太过遥远,千山万水再加上还会途径曹操控制的州郡,想要运抵完成并非易事,可我家将军却听闻将军与刘表交情不浅,如果将军可以让他给我军提供三万石粮食的话,我家将军自当感激不尽。”

  “粮草三万石?”刘澜脸色瞬间黑了,这明显就是骗吃骗喝来了,他要真答应了,那可就是肉包打狗了,到时候这冤大头的名声怕是跑不掉了。

  “将军放心,我家主公说了,这三万石粮草绝不白要您的,是借。”

  “实话不妨告诉你,不管是借还是要,我现在可能都无法答应你。”刘澜自家清楚自家的情况,如果答应,他现在肯定不会拿出这三万石舟车劳顿去送往张绣,只能通过刘表,可这一来二去,等刘表答应下来再给张绣送去,只怕待张绣有粮出兵要等到明年立蠢,到那个时候可能徐州之战早就结束了,所以说啊,张绣这就是把自己当凯子了,如果答应了他,不仅粮食没了,还要成为天下人的笑谈,这种赔了夫人又折兵的买卖,他怎么可能会答应呢?

  “粮食的事情简单,我徐州别的没有,钱粮有的是,可是……”刘澜拉长了嗓音,足足把信使的心都快吊到嗓子眼,才不疾不徐道:“可如果从刘表那接粮就难了,虽然我和他有些交情,可绝不像张将军所了解的那样乃是至交,不过既然张将军愿意起兵讨董,那某便休书一封,由你家将军转交刘表,这样一来剩下许多不必要的接触,二来也能让你家将军尽快得到粮食出兵兖州。只是我听说那李通手段高强,却不知张将军能否应付得了?”

  虽然张绣有北地枪王的名号,手下更有毒士贾诩以及猛将胡车儿,可偏生在李通手下却讨不到任何好处,刘澜说出这番话,只是在确定自己对刘表这封书信该如何写,他清楚自己这封信的重要性,如果他的回答让自己满意,确定他们确实有能力协助自己对付曹操,那么他自然会竭尽全力,如果就是骗些粮草,那他就用一封书信将其打发离开就是了。

  刘表对张绣,就好像当年陶谦对自己一样,刘表是又想张绣给自己守门户,又害怕引狼入室,一旦让张绣有了足够的粮草,那就保不准是攻打兖州还是荆州了。九四文学网启用新网址94shu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汉龙骑,大汉龙骑最新章节,大汉龙骑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