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龙骑 第一千六百五十一章 徐州之战(247)

小说:大汉龙骑 作者:皇叔刘司马 更新时间:2018-09-14 03:16:48 源网站:999文学
  徐州城,徐州郡治,在留县、傅阳,彭城之间,如果用一条线将这三县连起来,会发现他们的位置正是一个倒三角型,而徐州城处其。(. . )这是刘澜常说的小三角防御,而如果说大三角,则又可以把北面的开城,西面的沛县以及南面的下邳连起来,不过不管刘澜如何规划徐州城的防御,都无法改变他毗陵豫州这一事实,它永远都在最前线。

  曹操讨伐徐州之时,徐州城以及岌岌可危了,如果不是田楷孔融再加刘澜来救的话,他们早夺下徐州城了,结果现在城内是个什么情况都不知道,望城兴叹,这是夏侯渊此刻的心情。

  虽然他连夜朝徐州城方向车来,可是城内的抵抗让他颇有些头疼,原本夏侯渊想着刘澜都跑了,他到了徐州城内还不得开门乞降,可哪有那么简单,不仅没降,反倒让他佯攻的部队吃尽了苦头。

  在这样的局面下,夏侯渊当然不会再发起进攻了,一万人的部队虽然强攻拿下徐州不是问题,可那时候同样也会付出一定的伤亡代价,在徐州内外无援的情况下,徐州城是囊之物,夏侯渊又为什么要急着拿下徐州城呢?

  夏侯渊的部队驻扎在徐州城南不到二十里处驻扎,这里扼守要冲,张辽只要过吕县,必须要从此过,控制了这里,不敢说一定拦得下他,但不顾一切代价拖延两三日还是不成问题的,到那个时候曹公赶来,势必是张辽全军覆没之时。

  大营内,夏侯渊已经把一切都考虑进来了,他保证绝对没有任何疏漏,当然如果张辽没有按正常的套路走,打乱了他的全盘部署也是有这种可能的,不过在他盯着地图看的适合,实在想不出来,张辽还能从哪里走。

  他已经盯着地图瞧了足足五个时辰了,绝对万无一失,当然还有一件事那是鹰隼,这件事他已经向曹公汇报了,虽然不清楚现在鹰隼收集的如何,但只要这些宝贝一道,那刘澜也将变成瞎子和聋子。

  夏侯渊这蓄势以待,而曹操这边却被各种骑兵扰的心绪不宁,在不久之前,他的谍报传来消息,说张绣暗与刘澜勾连,这事让他十分紧张,如果传闻是真,那么郭嘉这些时日的努力都泡汤成空了。

  而且张绣如果从宛城出兵的话,他可真不知道有些手足无措了,他现在的实力可经不起两面作战,而且别忘了现在兖州的情况并不妙,突然出现的黄巾再加内部朝廷的官吏让他忧心忡忡,这种感觉他说不来,大抵四面楚歌是这样的感觉,好像每走一步都是在走刀山一样,一步不慎可能会万劫不复。

  袁绍有自己的规划,夺取冀州幽州并州和青州以及算是初期的规划全部达成,甚至是刘澜,如果之前他一直认为其也是走一步看一步的话,那么当他的谍探带回来的消息却坐实了这一切都是刘澜的规划。

  可是他呢,都是走一步看一步,步步为营甚至是步履维艰,每一步都有危险伴随,这样的感觉好像他当年剿灭的黄巾,他们只知道劫掠郡县,根本没有什么长远的规划与制度,当然曹操根本他们正规,甚至还要他们的运气更好,但是他的运气不可能一直好下去,靠运气走不长久,之后该何去何从呢,他其实已经有了一些想法。

  说实话,很多时候,虽然看起来好像他的所作所为漫无目的,其实不然,是他根本不敢将自己的意图表达出来,他的敌人不仅仅只是刘澜,还有袁绍。

  袁绍有着天下士族的支持,而刘澜则善于作战,拥有着诸侯之无人可的统帅能力,同时他也富有谋略,这是他真正无法忽视的敌人,在这两大强敌之下,他又怎么敢太过招摇?当然在他身边还有一路强者,那是寿春袁术,起阴险狠毒,可能他们这几人都远远无法与其拟,所以他从来也没有让曹操重视过。

  从与袁术结识并且相熟以来,他知道这个人根本没有政治的头脑和眼光,不足为虑,同样的情况还包括袁绍,必须要说袁氏兄弟如果在盛世,他们是可以做到位高权重的三公高位,但在现如今这样群雄并立的年代,想争夺天下,这两人没戏。

  曹操看人还是颇有些眼光独到之处的,虽然他不看好这二人,但又知道这二人都不容忽视,因为二人有着袁家几代人积攒下来的根基,这根基是袁家的影响力,放眼天下,也只有袁家兄弟得到了几乎所有名门士族的支持。

  如果袁氏兄弟不值一提的话,那么他背后的这股力量却太恐怖了,而他现在内部出现的麻烦,朝臣之所以生出二心很大的程度是因为袁绍,这些人吃里扒外又怎么可能瞒得过曹操,只不过在这样的问题他只好睁一眼闭一眼,不然是与袁绍的决裂。

  但在这样的内忧外患之下,他还选择与袁绍一同讨伐刘澜,这样的举动,如果问一百个人,肯定会有九十九人说他这是在与虎谋皮,但他却知道,他真正的大敌从来都不是袁绍而是刘澜。

  袁绍对他是危险,甚至让他会感到压力,可是刘澜却让他恐惧,看着他一天天壮大,如果再任期发展下去,别说是他没有与之抗衡的能力,算是袁绍最后都有可能要饮恨,他还有什么选择,他又该如何选择,难道不应该先对付刘澜?

  刘澜死了,败了再也没有争夺天下的能力,是他想要看到的局面,至于之后的事情,其实反而简单了,对付袁绍虽然同样困难,可最少不会像刘澜这样毫无办法可言吧?

  当然这同样是赌,但最少赌袁绍他胜利的概率更大一些,在看到夏侯渊的情报之后,他是由衷称赞,夏侯渊当真是他的大将、爱将,一封信为他解决了多少难题,有夏侯渊坐镇徐州,他还有什么可害怕的?

  夏侯兄弟一直是他最为依赖的大将,在许都有一段时间流传着这样一句话,曹孟德有心而无武胆,心荀彧一人,国士无双天下几人可。

  可武胆,数遍全军下,却无一人出类拔萃。

  对这样的说法曹操从来都是嗤之以鼻的,外姓武将于禁、乐进,本家夏侯兄弟夏侯惇,绝对当得起武胆二字,当然这么多人之,同样不能忽略了夏侯渊,甚至在曹操心,夏侯惇夏侯渊以及曹仁三将绝对是他军的武胆不二之选,而他三人谁能当先,这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最少让他是无法轻易做出选择的。

  而此刻这个选择无疑变得越发困难了,这三人都泰国优秀了,尤其是此刻不管是选夏侯惇还是夏侯渊,选谁都不过分,选谁也都让人无话可说,可正是因为人选太多的情况出现,反而会让人觉得许都无武胆,不像心荀彧一人冠绝许都。都说无第一武无第二,偏偏到了他的许都却反了过来。

  可换个角度想想,难选又如何,这几人本来都是他的胆,为什么一定要分出一个高低来呢,算是让刘澜去选他帐下的武将,难道他能说出来?

  当然如果只是选一个心目的位置,那自然谁都可以,可如果是公布那他是绝对不会做出选择的,好像如果让他选择许都的心,他会选择郭嘉,而不是荀彧这个道理一样简单。

  这次夏侯渊立下了大功,曹操甚至一度萌生算是放跑了张辽又何妨的想法,毕竟鹰隼这个建议太过重要了,这等于掐断了刘澜的情报源,日后啊他刘澜也只有焦急了。

  ~~~~~~~~~~~~~

  清晨,前往下邳的徐庶接到了刘澜传来的书信,这是半个月内刘澜第一封书信,虽然不清楚内容,但可以确定的是这份信的内容一定十分重要。

  这是他的感觉,不然的话刘澜绝不会给他传书,道理很简单,不然他现在一定是留在吕县而不是撤到下邳。

  果不其然,信的内容说的是张绣派人前来的事情,而且刘澜在经过深思熟虑之后还是决定给予他粮食,虽然刘澜觉得这让他如同冤大头一样,可是像他猜的那样,张绣是笃定了这一点才会派人来见他。

  刘澜心洋洋洒洒足足写了千字,徐庶看得出他很矛盾,所以这封信应该是想听听他的看法,徐庶陷入了思考,尽管他也不赞成,可是仔细想想的话,三万石粮食如果能让曹操后方乱起来的话,绝对值得一试。

  当然既然要利用,必须要提出一些要求,像主公这样毫无条件的赠予,最后能不能收到效果要打一个问号。

  徐庶把自己的想法都说了出来,交给使者,其实与张绣联盟谁都不可能改变,刘澜给他传书,其实是想听听他的想法如此而已,把书信交给信使带走之后,其实徐庶在笑已经待了有半个多月了,按照行程他又要路了。

  和从徐州郡县来的人不同,他没有什么细软带,是随身几件衣服,所以这样一直拖着没走。

  这半个月的时间,徐庶先是把有病在身的陈元龙送走,而昨日又把陈宫送走,现在的下邳,真正又分量的人物全部走光了,前往了广陵,而他也要在明天启程。

  一夜过去,徐庶坐进了马车,开始南撤,这一路来他一直盯着一副地图查看,这是陈登几个月来的辛苦,结果都白费了,运河,刘澜沟通徐州南北的一个妙想,结果却因为陈登的病倒和撤离徐州而被迫取消。

  如果这一举措施行,那么将徐州的汶水与广陵连通,他们此行可能坐船连三日都用不了能安全抵达目的地。

  这一路,时间太漫长了,徐庶这样观赏着沿途风景,可他的心却一直想着徐州之战。这一仗从头到尾刘澜从未想过与敌人证明交战,但并不等于他真的打算放弃这一战了,他始终都在等待着时机,只不过敌人一直没让他得逞。

  这样也好,反正主公并不愿意与他们交战,只是这样放弃了徐州多少会让人心有不甘,尤其想到这样退回秣陵,这样的想法更深了。

  天寒地冻,车夫驾车是件苦差事,当然他在车也不好过,虽然披着裘袍,可寒风还是往脖颈里窜,如果能点一盆炭火,烤着火舒服了。

  这样马车一路向南,走了数日之后,终于抵达了高邮,到了这里,也等于安全抵达了广陵,他们算是平安了,可是刘澜那里反而开始让他揪心起来。

  徐庶下意识的看向南方,也不知道他那边的情况如何了,一言不发,许久之后,进入了城,城碰到了熟人,郑小同。

  一位这么场时间该离开的官吏都离开了,没想到南下的官员里现在留在居然还留着他一个人没走。

  这小子虽然年轻,但对战事却格外热衷,一听说他到了,迫不及待的来见他,打听前线的战事,可他又能有什么有用的消息告诉他,算有那也是从内卫处得知,处于保密也得对其隐瞒,支支吾吾瞒了过去,当然了郑小同可不迂腐,徐庶说他不知道他当然能想到是怎么回事,既然问不出来也打消了这样的念头。

  二人随便闲聊一些,说实话他和徐庶其实并没有多少交情,聊也只是闲聊,可让徐庶万万没想到的是郑小同闲聊了几句之后开口问:“主公这次是彻底打算退出徐州了,你说我们还有没有杀回来的那一天?”

  这话很敏感,徐州人人都看得清楚,可绝不会有人敢在这个时候说出来,徐庶忍不住笑了起来,道:“这番话你不该问我,当时在吕县的时候你应该问主公,我想只有他能回答你这个问题。”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汉龙骑,大汉龙骑最新章节,大汉龙骑 999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