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龙骑 第一千六百五十九章 徐州之战(255)

小说:大汉龙骑 作者:皇叔刘司马 更新时间:2018-11-17 23:40:29 源网站:八一中文
  在眼下这样不利的局面下,想要获胜是没什么机会可言了,但是并不等于没有破敌良策,在一些事情上,这位后世被曹操称之为白地将军的夏侯渊和刘澜有些相似之处。

  他们与徐州军的差距一直有,也一直都客观存在,兵力实力后勤保障衣甲钢刀,这绝对是一直武装到了牙齿的部队,曹军现在比不了,可能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也很难追上,这么大的差距,明知道交战毫无胜算可言,可就投降吗?

  不能,毕竟那都是眼前的实力,牌面上对手很强,可如果指挥得当,那也不是没有取胜的可能,而这就需要他们首先要有挑战巨人的勇气和决心,就好像在在这之前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是他们占据着场中的优势,甚至一度可能取得最后的胜利。

  弱者就要有挑战强者的决心,只有在最后决出胜负的那一刻,才能知晓谁笑到了最后,夏侯渊几乎做到了最好,但现在他制定他注定会被嘲笑不自量力,可一切还没有结束,他的眼中在这一瞬间出现了一抹光彩,这是最后的一次决战,对,誓死一搏,如果这一次无法突破徐州军的顽强防御,那么他也没有继续与张辽纠缠下去的必要了。

  夏侯渊向来都是如此,未开战之前,不管敌军有多强大,既然开战,那就要抱着战胜对手的信念,可如果到了现在这个局面,明知道继续战斗下去必败无疑还不顾一切,那就是真不知天高地厚的傻瓜了。

  他在瞬间下达了一系列的命令,他对自己的指挥深信不疑,从始至终没有犯任何错误,都是正常的指挥,当然这并不等于说你不犯错就一定会取得最后的胜利,但想要获胜首先就要做到最好,至于结果,听天由命。

  这个词儿他并不喜欢,就好像现在的结果让他并不满意一样,但这些却都不是他所能够左右的,有些时候你已经做到了最好,可最后并没有获得想要的结果,这样的经历出现在他的身上很多次,他把其视为运气不佳,哪怕运气稍微好那么一点点,最终欢呼胜利的就是他们。

  夏侯渊做出了最终的选择,如果之前是因为徐州军不堪一击,之后是因为盼着曹操驰援而来的话,那么此刻他就必须要为帐下的士兵考虑了,战事如此不利,不管他对曹操有多么信任,一点也不怀疑他能及时赶来,可他都得考虑现在的处境了,所以他先是派出斥候去找曹操,这有一些催促的意思在里面。

  不管如何就算曹公出现了什么意外情况,最少他能够及时掌握啊,那样才能更好评估风险,而不似像无头苍蝇一样,别说曹公抵达了,可能还会把张辽放跑了。

  夏侯渊可以说是把一切都想到了,所以他在做最后的努力,能否一击制胜,就看这最后一搏了,如果他没能成功,那就只能把希望放在曹公身上,希望最终他能够扭转乾坤吧。

  最后的一次进攻,曹军如同骤雨一般向徐州军杀去,有些悲壮,甚至有点以卵击石的味道,但没有关系,置之死地而后生,有时候恰恰就是多那么一点点勇气,反而将局势彻底扭转过来。

  曹军再一次猛攻向矿山军,杀人与被杀,前进与前进,这一次张辽终于不在只是一味防守了,他等待的机会出现了,之前他们的防御以及成功使得曹军付出了惨重代价,接下来则到了他们收割胜利果实的时刻。

  双方都是悍不畏死冲向对面的敌人,这是最后的疯狂,也是决定战场走势的较量,血腥且残酷,可这不就是冷兵器时代战场最为绚烂的乐章吗?

  每一人都发挥出了自己最大的能量,你来我往的较量中,不时张辽喜上眉梢,不时夏侯渊露出笑颜,但最终二人挂在脸上的笑容都消失不见,严肃而冷酷,他们制定的破敌良策看样子都没有起到作用,可这也说明了,最少在这场战役之中,双方在指挥层面斗了个奇虎相当。

  这是一次棋逢对手的较量,让二人彼此都对对方刮目相看,尤其是张辽,夏侯渊可以说从一开始就注定了他的失败,可他硬是通过个人把败局即定的局面指挥成现在这个样子,可敬的对手,又怎能不为这样的对手送上掌声?

  但长久以来指挥部队作战的经验告诉他,在这应该是曹军最后的疯狂,他心中暗自庆幸,如果不是他下令部队出击,而是继续死守,他真不知道在敌军的猛攻下徐州军是否能够顶住,虽然兵力占优,可是一味的死守,并不一定真的就能阻击敌军,反而可能被敌军冲锋下士气不断高涨最终突破了他们的防御。

  敌军的攻势非常猛烈,但徐州军进攻同样犀利,两将可以说是把最好的防御是进攻演绎到了极致,当然这离不开双方优秀士兵们完美的执行力,不然的话,想要完美呈现各自的意图那就有些天方夜谭了。

  局势不断朝着各自希望的方向发展着,但是很快两人却发现了局势变得有些失控了,虽然这在两人计划之外,但到了这个时候最终的走向其实根本就不是二人所能控制的,徐州军一记重拳打碎了夏侯渊的美梦,可曹军的冲击同样也打乱了张辽趁机突围的部署。

  双方的进攻使得两军彻底混战在了一起,乱成一锅粥,在交战的平原激烈交锋,这个时候别说是想着趁乱突围的两人了,就算是考虑先把队伍集合起来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彻底乱了,别说是这二人了,就算是当世被公认最为优秀的将领刘澜过来,以他的军事才能都没有一点办法来理清现在这个局面。

  这个局面可该怎么办啊?夏侯渊眉头皱了起来,而张辽同样脸色也不太好看,可是他突然好似想到了一些什么事情,居然扬天大笑起来,那样子好像他已经找到了几步对手的钥匙了。

  在眼下这样不利的局面下,想要获胜是没什么机会可言了,但是并不等于没有破敌良策,在一些事情上,这位后世被曹操称之为白地将军的夏侯渊和刘澜有些相似之处。

  他们与徐州军的差距一直有,也一直都客观存在,兵力实力后勤保障衣甲钢刀,这绝对是一直武装到了牙齿的部队,曹军现在比不了,可能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也很难追上,这么大的差距,明知道交战毫无胜算可言,可就投降吗?

  不能,毕竟那都是眼前的实力,牌面上对手很强,可如果指挥得当,那也不是没有取胜的可能,而这就需要他们首先要有挑战巨人的勇气和决心,就好像在在这之前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是他们占据着场中的优势,甚至一度可能取得最后的胜利。

  弱者就要有挑战强者的决心,只有在最后决出胜负的那一刻,才能知晓谁笑到了最后,夏侯渊几乎做到了最好,但现在他制定他注定会被嘲笑不自量力,可一切还没有结束,他的眼中在这一瞬间出现了一抹光彩,这是最后的一次决战,对,誓死一搏,如果这一次无法突破徐州军的顽强防御,那么他也没有继续与张辽纠缠下去的必要了。

  夏侯渊向来都是如此,未开战之前,不管敌军有多强大,既然开战,那就要抱着战胜对手的信念,可如果到了现在这个局面,明知道继续战斗下去必败无疑还不顾一切,那就是真不知天高地厚的傻瓜了。

  他在瞬间下达了一系列的命令,他对自己的指挥深信不疑,从始至终没有犯任何错误,都是正常的指挥,当然这并不等于说你不犯错就一定会取得最后的胜利,但想要获胜首先就要做到最好,至于结果,听天由命。

  这个词儿他并不喜欢,就好像现在的结果让他并不满意一样,但这些却都不是他所能够左右的,有些时候你已经做到了最好,可最后并没有获得想要的结果,这样的经历出现在他的身上很多次,他把其视为运气不佳,哪怕运气稍微好那么一点点,最终欢呼胜利的就是他们。

  夏侯渊做出了最终的选择,如果之前是因为徐州军不堪一击,之后是因为盼着曹操驰援而来的话,那么此刻他就必须要为帐下的士兵考虑了,战事如此不利,不管他对曹操有多么信任,一点也不怀疑他能及时赶来,可他都得考虑现在的处境了,所以他先是派出斥候去找曹操,这有一些催促的意思在里面。

  不管如何就算曹公出现了什么意外情况,最少他能够及时掌握啊,那样才能更好评估风险,而不似像无头苍蝇一样,别说曹公抵达了,可能还会把张辽放跑了。

  夏侯渊可以说是把一切都想到了,所以他在做最后的努力,能否一击制胜,就看这最后一搏了,如果他没能成功,那就只能把希望放在曹公身上,希望最终他能够扭转乾坤吧。

  最后的一次进攻,曹军如同骤雨一般向徐州军杀去,有些悲壮,甚至有点以卵击石的味道,但没有关系,置之死地而后生,有时候恰恰就是多那么一点点勇气,反而将局势彻底扭转过来。

  曹军再一次猛攻向矿山军,杀人与被杀,前进与前进,这一次张辽终于不在只是一味防守了,他等待的机会出现了,之前他们的防御以及成功使得曹军付出了惨重代价,接下来则到了他们收割胜利果实的时刻。

  双方都是悍不畏死冲向对面的敌人,这是最后的疯狂,也是决定战场走势的较量,血腥且残酷,可这不就是冷兵器时代战场最为绚烂的乐章吗?

  每一人都发挥出了自己最大的能量,你来我往的较量中,不时张辽喜上眉梢,不时夏侯渊露出笑颜,但最终二人挂在脸上的笑容都消失不见,严肃而冷酷,他们制定的破敌良策看样子都没有起到作用,可这也说明了,最少在这场战役之中,双方在指挥层面斗了个奇虎相当。

  这是一次棋逢对手的较量,让二人彼此都对对方刮目相看,尤其是张辽,夏侯渊可以说从一开始就注定了他的失败,可他硬是通过个人把败局即定的局面指挥成现在这个样子,可敬的对手,又怎能不为这样的对手送上掌声?

  但长久以来指挥部队作战的经验告诉他,在这应该是曹军最后的疯狂,他心中暗自庆幸,如果不是他下令部队出击,而是继续死守,他真不知道在敌军的猛攻下徐州军是否能够顶住,虽然兵力占优,可是一味的死守,并不一定真的就能阻击敌军,反而可能被敌军冲锋下士气不断高涨最终突破了他们的防御。

  敌军的攻势非常猛烈,但徐州军进攻同样犀利,两将可以说是把最好的防御是进攻演绎到了极致,当然这离不开双方优秀士兵们完美的执行力,不然的话,想要完美呈现各自的意图那就有些天方夜谭了。

  局势不断朝着各自希望的方向发展着,但是很快两人却发现了局势变得有些失控了,虽然这在两人计划之外,但到了这个时候最终的走向其实根本就不是二人所能控制的,徐州军一记重拳打碎了夏侯渊的美梦,可曹军的冲击同样也打乱了张辽趁机突围的部署。

  双方的进攻使得两军彻底混战在了一起,乱成一锅粥,在交战的平原激烈交锋,这个时候别说是想着趁乱突围的两人了,就算是考虑先把队伍集合起来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彻底乱了,别说是这二人了,就算是当世被公认最为优秀的将领刘澜过来,以他的军事才能都没有一点办法来理清现在这个局面。

  这个局面可该怎么办啊?夏侯渊眉头皱了起来,而张辽同样脸色也不太好看,可是他突然好似想到了一些什么事情,居然扬天大笑起来,那样子好像他已经找到了几步对手的钥匙了。九四文学网启用新网址94shu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汉龙骑,大汉龙骑最新章节,大汉龙骑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